金沙好用的线材-木兰歌古诗文网

首页

AD联系:507867812

金沙好用的线材

时间:2019-11-22 18:03:39 作者:阿里巴巴旗下娱乐公司 email 浏览量:58788

金沙好用的线材政策时评-开启战国时代:供销社回马枪VS电商巨头们农村战略-农事资讯政策时评-开启战国时代:供销社回马枪VS电商巨头们农村战略-农事资讯

易农按:供销社回归农村具有重大的政治意义。这标志着中共中央国务院的农村战略已经发生方向性转折。易农认为,农民的组织化已经提上政治议程。当然,这是后话。本文只从经济层面给予分析。欢迎拍砖交流。

开启战国时代:供销社回马枪VS阿里京东电商巨头们农村战略

易农咨询执行董事 贾林州

4月1日愚人节这天,中国中央政府召开全国电视电话会议,部署供销社改革,并以中共中央和国务院的名义出台了《关于深化供销合作社综合改革的决定》。这份文件重新赋予已经退出农村、在城市里吃房租很多年的供销社三大使命:第一,成为服务农民生产生活的生力军和综合平台;第二,成为党和政府密切联系农民群众的桥梁纽带;第三,成为农业现代化建设的重要力量。同时也赋予了供销社三种新职能:第一,金融机构的职能;第二,统筹城乡与三农相关的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购销市场的职能;第三,政策性支农职能。这样看上去,新的中国供销合作社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供销合作社,因为其使命和职能已经远远超出了供销合作本身。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供销合作社综合改革的决定》赋予供销社的新使命和职能,一下子使得供销社比农业部、农信社和农行、保险公司等部门和机构不知重要多少倍、多少倍了。易农咨询认为,这是一件特大的、特大的大事件。

虽然这事件发生在愚人节,但可以肯定这不是愚人的恶作剧。

一,供销社和淘宝京东争夺农村市场的大战正式拉开大幕

今年年初,淘宝宣布出资100亿,实施千县万村计划,解决农民卖难卖难的问题。

2015年4月1日中国供销合作总社李春生说,在对农民产前、产中和产后的服务上,供销合作社必须提供植保、测土配方、产前种子等服务;在产后综合服务上,要搭建平台,让农民享受到便捷化、多样化的服务。通过“新网工程”建设,将解决农产品“买难”“卖难”问题;此外,供销社还要创建覆盖全国的合作银行及金融服务体系。

显然,2015年4月1日,供销社杀出回马枪,正式向逐鹿农村市场的淘宝京东等电商巨头们宣战啦 二,供销合作社为何要和淘宝争夺农村市场

众所周知,供销社从五十年代诞生的那一天起,就承担着连接城乡、连接工农、互联互通、互通有无、互惠互利的使命,供销社几乎遍布城乡的每一个角落。由于众所周知的历史原因,从改革开放以后,供销合作业务逐步退出农村,供销社退守到了镇以上的城市和重点城镇,无数的遗老遗少开始了靠吃城市房产租金的养尊处优的美好生活。也正是靠着在城市和城镇保留的庞大的不动产资产带来的丰厚的租金收入,供销社在经历30多年改革风风雨雨之后不仅没有倒下,而且还靠不动产增值积累了庞大的资产。

现在,阿里巴巴宣布要下乡了,要做供销社以前做的、而现在已经不做了的生意。供销社猛然醒悟——原来农村是一片蓝海!你淘宝投资100亿做农村市场,这算不了什么?和我中国供销社能够投入的资源相比,零头而已!

对供销社系统而言,淘宝下乡,无异于抢地盘的“野狮子来了”。

养尊处优多年的供销社系统的遗老遗少们有种也,携带中共中央国务院的《决议》出场迎战来了!

三,抢占农村市场——统一购销和配送,不仅仅是个经济行为

在共产党刚刚执政的时候,投机疯狂,物价暴涨,危机共产党执政地位。在陈云等人主导的顶层设计下,成立了全国性的供销合作体系,工业品下乡由供销社统一采购和配送,粮食以外的农产品进城由供销社等统一采购和销售,其结果可想而知,猖獗一时的囤积居奇、投机倒把、哄抬物价的“市场行为”几乎被彻底消灭,无数“资本家”不得不接受社会主义改造。供销合作社体系为巩固共产党新政权和走上“社会主义道路”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中国经济经过半个多世纪的发展,由(短缺时代、供给不足)追求数量增长收益阶段,进化到(过剩时代、消费不足)追求稳定市场份额收益和定价权收益阶段——走向垄断资本主义阶段。技术垄断、组织垄断和渠道垄断是最基本的垄断手段。淘宝等电商巨头其实追求的是稳定的市场份额收益和定价权收益,淘宝经济其实也是一定程度的垄断经济。假如淘宝有朝一日有了数十年前的供销社体系的作用和地位,会不会在经济领域也进行一场淘宝式的“社会主义改造运动”呢?

淘宝如果是共产党的淘宝或供销社的淘宝,估计供销社的遗老遗少们就不必重新披挂出征了;或许根本不需要中共中央国务院出台这个《决议》了。

淘宝和供销社会走向合作吗?

不可能。这两“狮子王”的竞争是有你无我的竞争!

四、抢占农村市场,钱多不是核心竞争力

中国乡建院是国内长期致力于在村社内部创建“内置金融合作社”、并为各村社发展提供系统性解决方案的专业性机构。知名三农问题专家、中国乡建院院长李昌平认定中国农民的基本组织形式一定是“内置金融村社及其联合社”,而不是别的形式。李昌平说:“各类资本为争夺农村市场必有一场决战,任何市场主体决战农村市场主要靠两种竞争力,即:一是组织农民的能力,二是农民组织服务农民的综合服务能力。”

李昌平认为中国小农经济困境的根本原因是两个:“一是金融供给无效;二是组织供给无效。谁解决了这两个问题,谁就找到了解决三农问题的金钥匙”。

因此,李昌平还认为谁组织了农民,谁联合了农民组织,农村市场就是谁的!

李昌平还说:“延安时期的共产党员,孤零零一个人从延安出发,什么都不带,靠一套群众路线的工作方法,很快能够在落后的农村建立起党小组、党支部、根据地,进而很快能够为游击战、解放战争提供人财物的后勤保障。而今的共产党干部,从机关出发,带上好多钱,把钱花光了——变成了水泥堆堆就算走了群众路线,每年花去数以万亿计的钱,农村依然还是不能自我造血和发电”。在李昌平看来,“延安的共产党员和今天的共产党员是不一样的共产党员,延安的共产党员会群众路线工作方法的,今天的共产党员知道群众路线而不会用群众路线的工作方法”。所以,“谁找到了重新低成本组织农民的方法、谁创建的农民组织模式具有服务农民的综合服务能力,谁就掌握了决胜农村市场的法宝”。

显然,淘宝是不具备李昌平所说的决胜农村市场的核心竞争力的,供销社的遗老遗少们也不具备这种能力。供销社如果不具备重新组织农民的能力,就可以断定供销社不可能重新成为农民的合作组织,也不可能成为真正的农民合作组织的全国性代表,中共中央国务院的这个《决定》所要达成的目标或许就无法实现了。

五,决战农村市场,要从村社内置金融做起

“村社内置金融是重新组织农民的最有效办法;而内置金融村社及联合社是最好的农民组织模式”。这是李昌平常说的两句话。可惜,即使是做农村农业工作的人中能完全听懂这两句话的人也很少。

李昌平在十多年前就开始做村社内置金融合作社,并依托内置金融合作社创建农村综合性服务体系。2010年李昌平和孙君等人组建中国乡建院,形成团队作战,专门从事内置金融村社建设及农村综合发展服务。创造了闻名全国的以内置金融为切入点的新农村建设及农村综合发展——“郝堂模式”。2013年开始,李昌平受聘珠海市政府顾问,在珠海市委政府的领导和支持下,在珠海斗门改革试验区做村社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组织系统建设。李昌平称这个系统为“{(造血厂+储血站)和(发电厂+蓄电池)+万能插座}”系统,是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这个“新体系”具有服务三农的多种功能:1、资金存贷功能;2,土地、房屋及集体成员权抵押贷款功能;3,农村资产资源金融资产化功能(农户可以把自家的资源资产当长期存款或股权等存入内置金融合作社,把分散资源资产整合并成为可流动交易的金融资产);4,农村产权交易所功能;5,线上线下联合“购销+配送”功能;6,村社内部“余额宝”功能和内部结算平台功能(农民可以先消费后结算);7,产业整合功能(集合农民需求,对饲料、肥料等产业有话语权);8,正规金融机构和保险机构服务农民的中介和纽带功能;9,有大数据采集功能;10,敬老养老功能;11,沟通城乡互联互通互惠互利功;12,增强农民及农民共同体主体性,完善村社共同体双层经营体制,壮大共同体经济的功能;13,改善乡村治理和巩固执政基础的政治功能;等等。

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一头连接现代供销社、银行、保险、电商、产权交易所……开发商、投资商等,为他们服务三农、并抢占农村市场配语言、配血型、配接口,解决“最后一公里”难题;另一头连接千家万户分散的传统小农,把分散的、无造血和发电功能的传统小农变为有组织的、有自我造血和发电功能的现代小农。

到目前为止,珠海农村已经发展内置金融合作社6家(每家政府扶持种子资金100万),并形成了有资本金5000万(不含村社)的内置金融合作社联合社(其中,珠海供销社认购1000万)。2015年珠海市内置金融联合社的村社成员将增加到30家。目前,中国乡建院正在会同有战略眼光的投资机构共同发起“中华乡村复兴基金”,计划给每个县市匹配种子资金1000万协助政府和村民创建以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为核心的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并在此基础上组建全国性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的“服务之家”。易农咨询一直跟踪李昌平的农村实践,读中共中央国务院《决议》恍然大悟——原来李昌平所主持的实验和《决议》完全吻合,只是选择了从下而上的路径。

现在的李昌平,一心一意专注于他的“新体系”建设,他说他的“新体系”是城市现代服务体系服务传统“三农”的纽带和中介,是一个开放的“新体系”。如果中国农业银行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中国农业银行就是服务三农的农业银行了,土地抵押贷款就自然发生了,农行的农村存款就会爆炸式增长;如果中国保险公司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中国保险公司就是服务三农的保险公司了,保险公司与千家万户小农信息不对称的难题就轻易解决的,其农村保险业务就会获得低成本的爆炸式增长;如果全国供销合作总社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供销社就可以服务三农了;中国的电商公司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电商在广大农村的资金流、物流、信息流的“最后一公里”难题就解决了,农产品线上交易的质量安全问题也解决了,电商在农村市场上的巨大优势很快就会充分发挥出来;……

李昌平建设的这个“新体系”,在村庄范围内覆盖村民生产、生活及乡村经营治理等方方面面的需求,也是一个“平台”。凡是与农村农业农民相关的部门、机构和企业等,如果不主动接入“新体系”,就可能会被永久的排斥在农村市场之外了。李昌平所做的“新体系”一旦形成全国性联盟,将是一个功能十分强大的“平台”。

中国乡建院不能和淘宝、供销社等相提并论,中国乡建院只有一支经过李昌平亲自打造的、能够低成本创建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的团队,仅此而已!李昌平说中国乡建院是党和政府的基层“基本农民组织”建设的工程队、工作队。但在易农咨询看来,中国乡建院是任何决战农村市场的“巨无霸”的最佳合作者。易农咨询预言:决战农村市场的最终胜利者,可能既不是淘宝、京东,也不是供销社,极有可能是“**保险+**银行+中国乡建院”+N内置金融村社等合伙扶持组建的“华夏内置金融村社联盟”。

易农按:供销社回归农村具有重大的政治意义。这标志着中共中央国务院的农村战略已经发生方向性转折。易农认为,农民的组织化已经提上政治议程。当然,这是后话。本文只从经济层面给予分析。欢迎拍砖交流。

开启战国时代:供销社回马枪VS阿里京东电商巨头们农村战略

易农咨询执行董事 贾林州

4月1日愚人节这天,中国中央政府召开全国电视电话会议,部署供销社改革,并以中共中央和国务院的名义出台了《关于深化供销合作社综合改革的决定》。这份文件重新赋予已经退出农村、在城市里吃房租很多年的供销社三大使命:第一,成为服务农民生产生活的生力军和综合平台;第二,成为党和政府密切联系农民群众的桥梁纽带;第三,成为农业现代化建设的重要力量。同时也赋予了供销社三种新职能:第一,金融机构的职能;第二,统筹城乡与三农相关的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购销市场的职能;第三,政策性支农职能。这样看上去,新的中国供销合作社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供销合作社,因为其使命和职能已经远远超出了供销合作本身。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供销合作社综合改革的决定》赋予供销社的新使命和职能,一下子使得供销社比农业部、农信社和农行、保险公司等部门和机构不知重要多少倍、多少倍了。易农咨询认为,这是一件特大的、特大的大事件。

虽然这事件发生在愚人节,但可以肯定这不是愚人的恶作剧。

一,供销社和淘宝京东争夺农村市场的大战正式拉开大幕

今年年初,淘宝宣布出资100亿,实施千县万村计划,解决农民卖难卖难的问题。

2015年4月1日中国供销合作总社李春生说,在对农民产前、产中和产后的服务上,供销合作社必须提供植保、测土配方、产前种子等服务;在产后综合服务上,要搭建平台,让农民享受到便捷化、多样化的服务。通过“新网工程”建设,将解决农产品“买难”“卖难”问题;此外,供销社还要创建覆盖全国的合作银行及金融服务体系。

显然,2015年4月1日,供销社杀出回马枪,正式向逐鹿农村市场的淘宝京东等电商巨头们宣战啦 二,供销合作社为何要和淘宝争夺农村市场

众所周知,供销社从五十年代诞生的那一天起,就承担着连接城乡、连接工农、互联互通、互通有无、互惠互利的使命,供销社几乎遍布城乡的每一个角落。由于众所周知的历史原因,从改革开放以后,供销合作业务逐步退出农村,供销社退守到了镇以上的城市和重点城镇,无数的遗老遗少开始了靠吃城市房产租金的养尊处优的美好生活。也正是靠着在城市和城镇保留的庞大的不动产资产带来的丰厚的租金收入,供销社在经历30多年改革风风雨雨之后不仅没有倒下,而且还靠不动产增值积累了庞大的资产。

现在,阿里巴巴宣布要下乡了,要做供销社以前做的、而现在已经不做了的生意。供销社猛然醒悟——原来农村是一片蓝海!你淘宝投资100亿做农村市场,这算不了什么?和我中国供销社能够投入的资源相比,零头而已!

对供销社系统而言,淘宝下乡,无异于抢地盘的“野狮子来了”。

养尊处优多年的供销社系统的遗老遗少们有种也,携带中共中央国务院的《决议》出场迎战来了!

三,抢占农村市场——统一购销和配送,不仅仅是个经济行为

在共产党刚刚执政的时候,投机疯狂,物价暴涨,危机共产党执政地位。在陈云等人主导的顶层设计下,成立了全国性的供销合作体系,工业品下乡由供销社统一采购和配送,粮食以外的农产品进城由供销社等统一采购和销售,其结果可想而知,猖獗一时的囤积居奇、投机倒把、哄抬物价的“市场行为”几乎被彻底消灭,无数“资本家”不得不接受社会主义改造。供销合作社体系为巩固共产党新政权和走上“社会主义道路”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中国经济经过半个多世纪的发展,由(短缺时代、供给不足)追求数量增长收益阶段,进化到(过剩时代、消费不足)追求稳定市场份额收益和定价权收益阶段——走向垄断资本主义阶段。技术垄断、组织垄断和渠道垄断是最基本的垄断手段。淘宝等电商巨头其实追求的是稳定的市场份额收益和定价权收益,淘宝经济其实也是一定程度的垄断经济。假如淘宝有朝一日有了数十年前的供销社体系的作用和地位,会不会在经济领域也进行一场淘宝式的“社会主义改造运动”呢?

淘宝如果是共产党的淘宝或供销社的淘宝,估计供销社的遗老遗少们就不必重新披挂出征了;或许根本不需要中共中央国务院出台这个《决议》了。

淘宝和供销社会走向合作吗?

不可能。这两“狮子王”的竞争是有你无我的竞争!

四、抢占农村市场,钱多不是核心竞争力

中国乡建院是国内长期致力于在村社内部创建“内置金融合作社”、并为各村社发展提供系统性解决方案的专业性机构。知名三农问题专家、中国乡建院院长李昌平认定中国农民的基本组织形式一定是“内置金融村社及其联合社”,而不是别的形式。李昌平说:“各类资本为争夺农村市场必有一场决战,任何市场主体决战农村市场主要靠两种竞争力,即:一是组织农民的能力,二是农民组织服务农民的综合服务能力。”

李昌平认为中国小农经济困境的根本原因是两个:“一是金融供给无效;二是组织供给无效。谁解决了这两个问题,谁就找到了解决三农问题的金钥匙”。

因此,李昌平还认为谁组织了农民,谁联合了农民组织,农村市场就是谁的!

李昌平还说:“延安时期的共产党员,孤零零一个人从延安出发,什么都不带,靠一套群众路线的工作方法,很快能够在落后的农村建立起党小组、党支部、根据地,进而很快能够为游击战、解放战争提供人财物的后勤保障。而今的共产党干部,从机关出发,带上好多钱,把钱花光了——变成了水泥堆堆就算走了群众路线,每年花去数以万亿计的钱,农村依然还是不能自我造血和发电”。在李昌平看来,“延安的共产党员和今天的共产党员是不一样的共产党员,延安的共产党员会群众路线工作方法的,今天的共产党员知道群众路线而不会用群众路线的工作方法”。所以,“谁找到了重新低成本组织农民的方法、谁创建的农民组织模式具有服务农民的综合服务能力,谁就掌握了决胜农村市场的法宝”。

显然,淘宝是不具备李昌平所说的决胜农村市场的核心竞争力的,供销社的遗老遗少们也不具备这种能力。供销社如果不具备重新组织农民的能力,就可以断定供销社不可能重新成为农民的合作组织,也不可能成为真正的农民合作组织的全国性代表,中共中央国务院的这个《决定》所要达成的目标或许就无法实现了。

五,决战农村市场,要从村社内置金融做起

“村社内置金融是重新组织农民的最有效办法;而内置金融村社及联合社是最好的农民组织模式”。这是李昌平常说的两句话。可惜,即使是做农村农业工作的人中能完全听懂这两句话的人也很少。

李昌平在十多年前就开始做村社内置金融合作社,并依托内置金融合作社创建农村综合性服务体系。2010年李昌平和孙君等人组建中国乡建院,形成团队作战,专门从事内置金融村社建设及农村综合发展服务。创造了闻名全国的以内置金融为切入点的新农村建设及农村综合发展——“郝堂模式”。2013年开始,李昌平受聘珠海市政府顾问,在珠海市委政府的领导和支持下,在珠海斗门改革试验区做村社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组织系统建设。李昌平称这个系统为“{(造血厂+储血站)和(发电厂+蓄电池)+万能插座}”系统,是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这个“新体系”具有服务三农的多种功能:1、资金存贷功能;2,土地、房屋及集体成员权抵押贷款功能;3,农村资产资源金融资产化功能(农户可以把自家的资源资产当长期存款或股权等存入内置金融合作社,把分散资源资产整合并成为可流动交易的金融资产);4,农村产权交易所功能;5,线上线下联合“购销+配送”功能;6,村社内部“余额宝”功能和内部结算平台功能(农民可以先消费后结算);7,产业整合功能(集合农民需求,对饲料、肥料等产业有话语权);8,正规金融机构和保险机构服务农民的中介和纽带功能;9,有大数据采集功能;10,敬老养老功能;11,沟通城乡互联互通互惠互利功;12,增强农民及农民共同体主体性,完善村社共同体双层经营体制,壮大共同体经济的功能;13,改善乡村治理和巩固执政基础的政治功能;等等。

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一头连接现代供销社、银行、保险、电商、产权交易所……开发商、投资商等,为他们服务三农、并抢占农村市场配语言、配血型、配接口,解决“最后一公里”难题;另一头连接千家万户分散的传统小农,把分散的、无造血和发电功能的传统小农变为有组织的、有自我造血和发电功能的现代小农。

到目前为止,珠海农村已经发展内置金融合作社6家(每家政府扶持种子资金100万),并形成了有资本金5000万(不含村社)的内置金融合作社联合社(其中,珠海供销社认购1000万)。2015年珠海市内置金融联合社的村社成员将增加到30家。目前,中国乡建院正在会同有战略眼光的投资机构共同发起“中华乡村复兴基金”,计划给每个县市匹配种子资金1000万协助政府和村民创建以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为核心的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并在此基础上组建全国性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的“服务之家”。易农咨询一直跟踪李昌平的农村实践,读中共中央国务院《决议》恍然大悟——原来李昌平所主持的实验和《决议》完全吻合,只是选择了从下而上的路径。

现在的李昌平,一心一意专注于他的“新体系”建设,他说他的“新体系”是城市现代服务体系服务传统“三农”的纽带和中介,是一个开放的“新体系”。如果中国农业银行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中国农业银行就是服务三农的农业银行了,土地抵押贷款就自然发生了,农行的农村存款就会爆炸式增长;如果中国保险公司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中国保险公司就是服务三农的保险公司了,保险公司与千家万户小农信息不对称的难题就轻易解决的,其农村保险业务就会获得低成本的爆炸式增长;如果全国供销合作总社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供销社就可以服务三农了;中国的电商公司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电商在广大农村的资金流、物流、信息流的“最后一公里”难题就解决了,农产品线上交易的质量安全问题也解决了,电商在农村市场上的巨大优势很快就会充分发挥出来;……

李昌平建设的这个“新体系”,在村庄范围内覆盖村民生产、生活及乡村经营治理等方方面面的需求,也是一个“平台”。凡是与农村农业农民相关的部门、机构和企业等,如果不主动接入“新体系”,就可能会被永久的排斥在农村市场之外了。李昌平所做的“新体系”一旦形成全国性联盟,将是一个功能十分强大的“平台”。

中国乡建院不能和淘宝、供销社等相提并论,中国乡建院只有一支经过李昌平亲自打造的、能够低成本创建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的团队,仅此而已!李昌平说中国乡建院是党和政府的基层“基本农民组织”建设的工程队、工作队。但在易农咨询看来,中国乡建院是任何决战农村市场的“巨无霸”的最佳合作者。易农咨询预言:决战农村市场的最终胜利者,可能既不是淘宝、京东,也不是供销社,极有可能是“**保险+**银行+中国乡建院”+N内置金融村社等合伙扶持组建的“华夏内置金融村社联盟”。

易农按:供销社回归农村具有重大的政治意义。这标志着中共中央国务院的农村战略已经发生方向性转折。易农认为,农民的组织化已经提上政治议程。当然,这是后话。本文只从经济层面给予分析。欢迎拍砖交流。

开启战国时代:供销社回马枪VS阿里京东电商巨头们农村战略

易农咨询执行董事 贾林州

4月1日愚人节这天,中国中央政府召开全国电视电话会议,部署供销社改革,并以中共中央和国务院的名义出台了《关于深化供销合作社综合改革的决定》。这份文件重新赋予已经退出农村、在城市里吃房租很多年的供销社三大使命:第一,成为服务农民生产生活的生力军和综合平台;第二,成为党和政府密切联系农民群众的桥梁纽带;第三,成为农业现代化建设的重要力量。同时也赋予了供销社三种新职能:第一,金融机构的职能;第二,统筹城乡与三农相关的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购销市场的职能;第三,政策性支农职能。这样看上去,新的中国供销合作社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供销合作社,因为其使命和职能已经远远超出了供销合作本身。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供销合作社综合改革的决定》赋予供销社的新使命和职能,一下子使得供销社比农业部、农信社和农行、保险公司等部门和机构不知重要多少倍、多少倍了。易农咨询认为,这是一件特大的、特大的大事件。

虽然这事件发生在愚人节,但可以肯定这不是愚人的恶作剧。

一,供销社和淘宝京东争夺农村市场的大战正式拉开大幕

今年年初,淘宝宣布出资100亿,实施千县万村计划,解决农民卖难卖难的问题。

2015年4月1日中国供销合作总社李春生说,在对农民产前、产中和产后的服务上,供销合作社必须提供植保、测土配方、产前种子等服务;在产后综合服务上,要搭建平台,让农民享受到便捷化、多样化的服务。通过“新网工程”建设,将解决农产品“买难”“卖难”问题;此外,供销社还要创建覆盖全国的合作银行及金融服务体系。

显然,2015年4月1日,供销社杀出回马枪,正式向逐鹿农村市场的淘宝京东等电商巨头们宣战啦 二,供销合作社为何要和淘宝争夺农村市场

众所周知,供销社从五十年代诞生的那一天起,就承担着连接城乡、连接工农、互联互通、互通有无、互惠互利的使命,供销社几乎遍布城乡的每一个角落。由于众所周知的历史原因,从改革开放以后,供销合作业务逐步退出农村,供销社退守到了镇以上的城市和重点城镇,无数的遗老遗少开始了靠吃城市房产租金的养尊处优的美好生活。也正是靠着在城市和城镇保留的庞大的不动产资产带来的丰厚的租金收入,供销社在经历30多年改革风风雨雨之后不仅没有倒下,而且还靠不动产增值积累了庞大的资产。

现在,阿里巴巴宣布要下乡了,要做供销社以前做的、而现在已经不做了的生意。供销社猛然醒悟——原来农村是一片蓝海!你淘宝投资100亿做农村市场,这算不了什么?和我中国供销社能够投入的资源相比,零头而已!

对供销社系统而言,淘宝下乡,无异于抢地盘的“野狮子来了”。

养尊处优多年的供销社系统的遗老遗少们有种也,携带中共中央国务院的《决议》出场迎战来了!

三,抢占农村市场——统一购销和配送,不仅仅是个经济行为

在共产党刚刚执政的时候,投机疯狂,物价暴涨,危机共产党执政地位。在陈云等人主导的顶层设计下,成立了全国性的供销合作体系,工业品下乡由供销社统一采购和配送,粮食以外的农产品进城由供销社等统一采购和销售,其结果可想而知,猖獗一时的囤积居奇、投机倒把、哄抬物价的“市场行为”几乎被彻底消灭,无数“资本家”不得不接受社会主义改造。供销合作社体系为巩固共产党新政权和走上“社会主义道路”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中国经济经过半个多世纪的发展,由(短缺时代、供给不足)追求数量增长收益阶段,进化到(过剩时代、消费不足)追求稳定市场份额收益和定价权收益阶段——走向垄断资本主义阶段。技术垄断、组织垄断和渠道垄断是最基本的垄断手段。淘宝等电商巨头其实追求的是稳定的市场份额收益和定价权收益,淘宝经济其实也是一定程度的垄断经济。假如淘宝有朝一日有了数十年前的供销社体系的作用和地位,会不会在经济领域也进行一场淘宝式的“社会主义改造运动”呢?

淘宝如果是共产党的淘宝或供销社的淘宝,估计供销社的遗老遗少们就不必重新披挂出征了;或许根本不需要中共中央国务院出台这个《决议》了。

淘宝和供销社会走向合作吗?

不可能。这两“狮子王”的竞争是有你无我的竞争!

四、抢占农村市场,钱多不是核心竞争力

中国乡建院是国内长期致力于在村社内部创建“内置金融合作社”、并为各村社发展提供系统性解决方案的专业性机构。知名三农问题专家、中国乡建院院长李昌平认定中国农民的基本组织形式一定是“内置金融村社及其联合社”,而不是别的形式。李昌平说:“各类资本为争夺农村市场必有一场决战,任何市场主体决战农村市场主要靠两种竞争力,即:一是组织农民的能力,二是农民组织服务农民的综合服务能力。”

李昌平认为中国小农经济困境的根本原因是两个:“一是金融供给无效;二是组织供给无效。谁解决了这两个问题,谁就找到了解决三农问题的金钥匙”。

因此,李昌平还认为谁组织了农民,谁联合了农民组织,农村市场就是谁的!

李昌平还说:“延安时期的共产党员,孤零零一个人从延安出发,什么都不带,靠一套群众路线的工作方法,很快能够在落后的农村建立起党小组、党支部、根据地,进而很快能够为游击战、解放战争提供人财物的后勤保障。而今的共产党干部,从机关出发,带上好多钱,把钱花光了——变成了水泥堆堆就算走了群众路线,每年花去数以万亿计的钱,农村依然还是不能自我造血和发电”。在李昌平看来,“延安的共产党员和今天的共产党员是不一样的共产党员,延安的共产党员会群众路线工作方法的,今天的共产党员知道群众路线而不会用群众路线的工作方法”。所以,“谁找到了重新低成本组织农民的方法、谁创建的农民组织模式具有服务农民的综合服务能力,谁就掌握了决胜农村市场的法宝”。

显然,淘宝是不具备李昌平所说的决胜农村市场的核心竞争力的,供销社的遗老遗少们也不具备这种能力。供销社如果不具备重新组织农民的能力,就可以断定供销社不可能重新成为农民的合作组织,也不可能成为真正的农民合作组织的全国性代表,中共中央国务院的这个《决定》所要达成的目标或许就无法实现了。

五,决战农村市场,要从村社内置金融做起

“村社内置金融是重新组织农民的最有效办法;而内置金融村社及联合社是最好的农民组织模式”。这是李昌平常说的两句话。可惜,即使是做农村农业工作的人中能完全听懂这两句话的人也很少。

李昌平在十多年前就开始做村社内置金融合作社,并依托内置金融合作社创建农村综合性服务体系。2010年李昌平和孙君等人组建中国乡建院,形成团队作战,专门从事内置金融村社建设及农村综合发展服务。创造了闻名全国的以内置金融为切入点的新农村建设及农村综合发展——“郝堂模式”。2013年开始,李昌平受聘珠海市政府顾问,在珠海市委政府的领导和支持下,在珠海斗门改革试验区做村社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组织系统建设。李昌平称这个系统为“{(造血厂+储血站)和(发电厂+蓄电池)+万能插座}”系统,是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这个“新体系”具有服务三农的多种功能:1、资金存贷功能;2,土地、房屋及集体成员权抵押贷款功能;3,农村资产资源金融资产化功能(农户可以把自家的资源资产当长期存款或股权等存入内置金融合作社,把分散资源资产整合并成为可流动交易的金融资产);4,农村产权交易所功能;5,线上线下联合“购销+配送”功能;6,村社内部“余额宝”功能和内部结算平台功能(农民可以先消费后结算);7,产业整合功能(集合农民需求,对饲料、肥料等产业有话语权);8,正规金融机构和保险机构服务农民的中介和纽带功能;9,有大数据采集功能;10,敬老养老功能;11,沟通城乡互联互通互惠互利功;12,增强农民及农民共同体主体性,完善村社共同体双层经营体制,壮大共同体经济的功能;13,改善乡村治理和巩固执政基础的政治功能;等等。

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一头连接现代供销社、银行、保险、电商、产权交易所……开发商、投资商等,为他们服务三农、并抢占农村市场配语言、配血型、配接口,解决“最后一公里”难题;另一头连接千家万户分散的传统小农,把分散的、无造血和发电功能的传统小农变为有组织的、有自我造血和发电功能的现代小农。

到目前为止,珠海农村已经发展内置金融合作社6家(每家政府扶持种子资金100万),并形成了有资本金5000万(不含村社)的内置金融合作社联合社(其中,珠海供销社认购1000万)。2015年珠海市内置金融联合社的村社成员将增加到30家。目前,中国乡建院正在会同有战略眼光的投资机构共同发起“中华乡村复兴基金”,计划给每个县市匹配种子资金1000万协助政府和村民创建以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为核心的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并在此基础上组建全国性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的“服务之家”。易农咨询一直跟踪李昌平的农村实践,读中共中央国务院《决议》恍然大悟——原来李昌平所主持的实验和《决议》完全吻合,只是选择了从下而上的路径。

现在的李昌平,一心一意专注于他的“新体系”建设,他说他的“新体系”是城市现代服务体系服务传统“三农”的纽带和中介,是一个开放的“新体系”。如果中国农业银行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中国农业银行就是服务三农的农业银行了,土地抵押贷款就自然发生了,农行的农村存款就会爆炸式增长;如果中国保险公司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中国保险公司就是服务三农的保险公司了,保险公司与千家万户小农信息不对称的难题就轻易解决的,其农村保险业务就会获得低成本的爆炸式增长;如果全国供销合作总社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供销社就可以服务三农了;中国的电商公司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电商在广大农村的资金流、物流、信息流的“最后一公里”难题就解决了,农产品线上交易的质量安全问题也解决了,电商在农村市场上的巨大优势很快就会充分发挥出来;……

李昌平建设的这个“新体系”,在村庄范围内覆盖村民生产、生活及乡村经营治理等方方面面的需求,也是一个“平台”。凡是与农村农业农民相关的部门、机构和企业等,如果不主动接入“新体系”,就可能会被永久的排斥在农村市场之外了。李昌平所做的“新体系”一旦形成全国性联盟,将是一个功能十分强大的“平台”。

中国乡建院不能和淘宝、供销社等相提并论,中国乡建院只有一支经过李昌平亲自打造的、能够低成本创建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的团队,仅此而已!李昌平说中国乡建院是党和政府的基层“基本农民组织”建设的工程队、工作队。但在易农咨询看来,中国乡建院是任何决战农村市场的“巨无霸”的最佳合作者。易农咨询预言:决战农村市场的最终胜利者,可能既不是淘宝、京东,也不是供销社,极有可能是“**保险+**银行+中国乡建院”+N内置金融村社等合伙扶持组建的“华夏内置金融村社联盟”。

易农按:供销社回归农村具有重大的政治意义。这标志着中共中央国务院的农村战略已经发生方向性转折。易农认为,农民的组织化已经提上政治议程。当然,这是后话。本文只从经济层面给予分析。欢迎拍砖交流。

开启战国时代:供销社回马枪VS阿里京东电商巨头们农村战略

易农咨询执行董事 贾林州

4月1日愚人节这天,中国中央政府召开全国电视电话会议,部署供销社改革,并以中共中央和国务院的名义出台了《关于深化供销合作社综合改革的决定》。这份文件重新赋予已经退出农村、在城市里吃房租很多年的供销社三大使命:第一,成为服务农民生产生活的生力军和综合平台;第二,成为党和政府密切联系农民群众的桥梁纽带;第三,成为农业现代化建设的重要力量。同时也赋予了供销社三种新职能:第一,金融机构的职能;第二,统筹城乡与三农相关的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购销市场的职能;第三,政策性支农职能。这样看上去,新的中国供销合作社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供销合作社,因为其使命和职能已经远远超出了供销合作本身。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供销合作社综合改革的决定》赋予供销社的新使命和职能,一下子使得供销社比农业部、农信社和农行、保险公司等部门和机构不知重要多少倍、多少倍了。易农咨询认为,这是一件特大的、特大的大事件。

虽然这事件发生在愚人节,但可以肯定这不是愚人的恶作剧。

一,供销社和淘宝京东争夺农村市场的大战正式拉开大幕

今年年初,淘宝宣布出资100亿,实施千县万村计划,解决农民卖难卖难的问题。

2015年4月1日中国供销合作总社李春生说,在对农民产前、产中和产后的服务上,供销合作社必须提供植保、测土配方、产前种子等服务;在产后综合服务上,要搭建平台,让农民享受到便捷化、多样化的服务。通过“新网工程”建设,将解决农产品“买难”“卖难”问题;此外,供销社还要创建覆盖全国的合作银行及金融服务体系。

显然,2015年4月1日,供销社杀出回马枪,正式向逐鹿农村市场的淘宝京东等电商巨头们宣战啦 二,供销合作社为何要和淘宝争夺农村市场

众所周知,供销社从五十年代诞生的那一天起,就承担着连接城乡、连接工农、互联互通、互通有无、互惠互利的使命,供销社几乎遍布城乡的每一个角落。由于众所周知的历史原因,从改革开放以后,供销合作业务逐步退出农村,供销社退守到了镇以上的城市和重点城镇,无数的遗老遗少开始了靠吃城市房产租金的养尊处优的美好生活。也正是靠着在城市和城镇保留的庞大的不动产资产带来的丰厚的租金收入,供销社在经历30多年改革风风雨雨之后不仅没有倒下,而且还靠不动产增值积累了庞大的资产。

现在,阿里巴巴宣布要下乡了,要做供销社以前做的、而现在已经不做了的生意。供销社猛然醒悟——原来农村是一片蓝海!你淘宝投资100亿做农村市场,这算不了什么?和我中国供销社能够投入的资源相比,零头而已!

对供销社系统而言,淘宝下乡,无异于抢地盘的“野狮子来了”。

养尊处优多年的供销社系统的遗老遗少们有种也,携带中共中央国务院的《决议》出场迎战来了!

三,抢占农村市场——统一购销和配送,不仅仅是个经济行为

在共产党刚刚执政的时候,投机疯狂,物价暴涨,危机共产党执政地位。在陈云等人主导的顶层设计下,成立了全国性的供销合作体系,工业品下乡由供销社统一采购和配送,粮食以外的农产品进城由供销社等统一采购和销售,其结果可想而知,猖獗一时的囤积居奇、投机倒把、哄抬物价的“市场行为”几乎被彻底消灭,无数“资本家”不得不接受社会主义改造。供销合作社体系为巩固共产党新政权和走上“社会主义道路”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中国经济经过半个多世纪的发展,由(短缺时代、供给不足)追求数量增长收益阶段,进化到(过剩时代、消费不足)追求稳定市场份额收益和定价权收益阶段——走向垄断资本主义阶段。技术垄断、组织垄断和渠道垄断是最基本的垄断手段。淘宝等电商巨头其实追求的是稳定的市场份额收益和定价权收益,淘宝经济其实也是一定程度的垄断经济。假如淘宝有朝一日有了数十年前的供销社体系的作用和地位,会不会在经济领域也进行一场淘宝式的“社会主义改造运动”呢?

淘宝如果是共产党的淘宝或供销社的淘宝,估计供销社的遗老遗少们就不必重新披挂出征了;或许根本不需要中共中央国务院出台这个《决议》了。

淘宝和供销社会走向合作吗?

不可能。这两“狮子王”的竞争是有你无我的竞争!

四、抢占农村市场,钱多不是核心竞争力

中国乡建院是国内长期致力于在村社内部创建“内置金融合作社”、并为各村社发展提供系统性解决方案的专业性机构。知名三农问题专家、中国乡建院院长李昌平认定中国农民的基本组织形式一定是“内置金融村社及其联合社”,而不是别的形式。李昌平说:“各类资本为争夺农村市场必有一场决战,任何市场主体决战农村市场主要靠两种竞争力,即:一是组织农民的能力,二是农民组织服务农民的综合服务能力。”

李昌平认为中国小农经济困境的根本原因是两个:“一是金融供给无效;二是组织供给无效。谁解决了这两个问题,谁就找到了解决三农问题的金钥匙”。

因此,李昌平还认为谁组织了农民,谁联合了农民组织,农村市场就是谁的!

李昌平还说:“延安时期的共产党员,孤零零一个人从延安出发,什么都不带,靠一套群众路线的工作方法,很快能够在落后的农村建立起党小组、党支部、根据地,进而很快能够为游击战、解放战争提供人财物的后勤保障。而今的共产党干部,从机关出发,带上好多钱,把钱花光了——变成了水泥堆堆就算走了群众路线,每年花去数以万亿计的钱,农村依然还是不能自我造血和发电”。在李昌平看来,“延安的共产党员和今天的共产党员是不一样的共产党员,延安的共产党员会群众路线工作方法的,今天的共产党员知道群众路线而不会用群众路线的工作方法”。所以,“谁找到了重新低成本组织农民的方法、谁创建的农民组织模式具有服务农民的综合服务能力,谁就掌握了决胜农村市场的法宝”。

显然,淘宝是不具备李昌平所说的决胜农村市场的核心竞争力的,供销社的遗老遗少们也不具备这种能力。供销社如果不具备重新组织农民的能力,就可以断定供销社不可能重新成为农民的合作组织,也不可能成为真正的农民合作组织的全国性代表,中共中央国务院的这个《决定》所要达成的目标或许就无法实现了。

五,决战农村市场,要从村社内置金融做起

“村社内置金融是重新组织农民的最有效办法;而内置金融村社及联合社是最好的农民组织模式”。这是李昌平常说的两句话。可惜,即使是做农村农业工作的人中能完全听懂这两句话的人也很少。

李昌平在十多年前就开始做村社内置金融合作社,并依托内置金融合作社创建农村综合性服务体系。2010年李昌平和孙君等人组建中国乡建院,形成团队作战,专门从事内置金融村社建设及农村综合发展服务。创造了闻名全国的以内置金融为切入点的新农村建设及农村综合发展——“郝堂模式”。2013年开始,李昌平受聘珠海市政府顾问,在珠海市委政府的领导和支持下,在珠海斗门改革试验区做村社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组织系统建设。李昌平称这个系统为“{(造血厂+储血站)和(发电厂+蓄电池)+万能插座}”系统,是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这个“新体系”具有服务三农的多种功能:1、资金存贷功能;2,土地、房屋及集体成员权抵押贷款功能;3,农村资产资源金融资产化功能(农户可以把自家的资源资产当长期存款或股权等存入内置金融合作社,把分散资源资产整合并成为可流动交易的金融资产);4,农村产权交易所功能;5,线上线下联合“购销+配送”功能;6,村社内部“余额宝”功能和内部结算平台功能(农民可以先消费后结算);7,产业整合功能(集合农民需求,对饲料、肥料等产业有话语权);8,正规金融机构和保险机构服务农民的中介和纽带功能;9,有大数据采集功能;10,敬老养老功能;11,沟通城乡互联互通互惠互利功;12,增强农民及农民共同体主体性,完善村社共同体双层经营体制,壮大共同体经济的功能;13,改善乡村治理和巩固执政基础的政治功能;等等。

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一头连接现代供销社、银行、保险、电商、产权交易所……开发商、投资商等,为他们服务三农、并抢占农村市场配语言、配血型、配接口,解决“最后一公里”难题;另一头连接千家万户分散的传统小农,把分散的、无造血和发电功能的传统小农变为有组织的、有自我造血和发电功能的现代小农。

到目前为止,珠海农村已经发展内置金融合作社6家(每家政府扶持种子资金100万),并形成了有资本金5000万(不含村社)的内置金融合作社联合社(其中,珠海供销社认购1000万)。2015年珠海市内置金融联合社的村社成员将增加到30家。目前,中国乡建院正在会同有战略眼光的投资机构共同发起“中华乡村复兴基金”,计划给每个县市匹配种子资金1000万协助政府和村民创建以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为核心的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并在此基础上组建全国性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的“服务之家”。易农咨询一直跟踪李昌平的农村实践,读中共中央国务院《决议》恍然大悟——原来李昌平所主持的实验和《决议》完全吻合,只是选择了从下而上的路径。

现在的李昌平,一心一意专注于他的“新体系”建设,他说他的“新体系”是城市现代服务体系服务传统“三农”的纽带和中介,是一个开放的“新体系”。如果中国农业银行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中国农业银行就是服务三农的农业银行了,土地抵押贷款就自然发生了,农行的农村存款就会爆炸式增长;如果中国保险公司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中国保险公司就是服务三农的保险公司了,保险公司与千家万户小农信息不对称的难题就轻易解决的,其农村保险业务就会获得低成本的爆炸式增长;如果全国供销合作总社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供销社就可以服务三农了;中国的电商公司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电商在广大农村的资金流、物流、信息流的“最后一公里”难题就解决了,农产品线上交易的质量安全问题也解决了,电商在农村市场上的巨大优势很快就会充分发挥出来;……

李昌平建设的这个“新体系”,在村庄范围内覆盖村民生产、生活及乡村经营治理等方方面面的需求,也是一个“平台”。凡是与农村农业农民相关的部门、机构和企业等,如果不主动接入“新体系”,就可能会被永久的排斥在农村市场之外了。李昌平所做的“新体系”一旦形成全国性联盟,将是一个功能十分强大的“平台”。

中国乡建院不能和淘宝、供销社等相提并论,中国乡建院只有一支经过李昌平亲自打造的、能够低成本创建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的团队,仅此而已!李昌平说中国乡建院是党和政府的基层“基本农民组织”建设的工程队、工作队。但在易农咨询看来,中国乡建院是任何决战农村市场的“巨无霸”的最佳合作者。易农咨询预言:决战农村市场的最终胜利者,可能既不是淘宝、京东,也不是供销社,极有可能是“**保险+**银行+中国乡建院”+N内置金融村社等合伙扶持组建的“华夏内置金融村社联盟”。

易农按:供销社回归农村具有重大的政治意义。这标志着中共中央国务院的农村战略已经发生方向性转折。易农认为,农民的组织化已经提上政治议程。当然,这是后话。本文只从经济层面给予分析。欢迎拍砖交流。

开启战国时代:供销社回马枪VS阿里京东电商巨头们农村战略

易农咨询执行董事 贾林州

4月1日愚人节这天,中国中央政府召开全国电视电话会议,部署供销社改革,并以中共中央和国务院的名义出台了《关于深化供销合作社综合改革的决定》。这份文件重新赋予已经退出农村、在城市里吃房租很多年的供销社三大使命:第一,成为服务农民生产生活的生力军和综合平台;第二,成为党和政府密切联系农民群众的桥梁纽带;第三,成为农业现代化建设的重要力量。同时也赋予了供销社三种新职能:第一,金融机构的职能;第二,统筹城乡与三农相关的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购销市场的职能;第三,政策性支农职能。这样看上去,新的中国供销合作社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供销合作社,因为其使命和职能已经远远超出了供销合作本身。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供销合作社综合改革的决定》赋予供销社的新使命和职能,一下子使得供销社比农业部、农信社和农行、保险公司等部门和机构不知重要多少倍、多少倍了。易农咨询认为,这是一件特大的、特大的大事件。

虽然这事件发生在愚人节,但可以肯定这不是愚人的恶作剧。

一,供销社和淘宝京东争夺农村市场的大战正式拉开大幕

今年年初,淘宝宣布出资100亿,实施千县万村计划,解决农民卖难卖难的问题。

2015年4月1日中国供销合作总社李春生说,在对农民产前、产中和产后的服务上,供销合作社必须提供植保、测土配方、产前种子等服务;在产后综合服务上,要搭建平台,让农民享受到便捷化、多样化的服务。通过“新网工程”建设,将解决农产品“买难”“卖难”问题;此外,供销社还要创建覆盖全国的合作银行及金融服务体系。

显然,2015年4月1日,供销社杀出回马枪,正式向逐鹿农村市场的淘宝京东等电商巨头们宣战啦 二,供销合作社为何要和淘宝争夺农村市场

众所周知,供销社从五十年代诞生的那一天起,就承担着连接城乡、连接工农、互联互通、互通有无、互惠互利的使命,供销社几乎遍布城乡的每一个角落。由于众所周知的历史原因,从改革开放以后,供销合作业务逐步退出农村,供销社退守到了镇以上的城市和重点城镇,无数的遗老遗少开始了靠吃城市房产租金的养尊处优的美好生活。也正是靠着在城市和城镇保留的庞大的不动产资产带来的丰厚的租金收入,供销社在经历30多年改革风风雨雨之后不仅没有倒下,而且还靠不动产增值积累了庞大的资产。

现在,阿里巴巴宣布要下乡了,要做供销社以前做的、而现在已经不做了的生意。供销社猛然醒悟——原来农村是一片蓝海!你淘宝投资100亿做农村市场,这算不了什么?和我中国供销社能够投入的资源相比,零头而已!

对供销社系统而言,淘宝下乡,无异于抢地盘的“野狮子来了”。

养尊处优多年的供销社系统的遗老遗少们有种也,携带中共中央国务院的《决议》出场迎战来了!

三,抢占农村市场——统一购销和配送,不仅仅是个经济行为

在共产党刚刚执政的时候,投机疯狂,物价暴涨,危机共产党执政地位。在陈云等人主导的顶层设计下,成立了全国性的供销合作体系,工业品下乡由供销社统一采购和配送,粮食以外的农产品进城由供销社等统一采购和销售,其结果可想而知,猖獗一时的囤积居奇、投机倒把、哄抬物价的“市场行为”几乎被彻底消灭,无数“资本家”不得不接受社会主义改造。供销合作社体系为巩固共产党新政权和走上“社会主义道路”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中国经济经过半个多世纪的发展,由(短缺时代、供给不足)追求数量增长收益阶段,进化到(过剩时代、消费不足)追求稳定市场份额收益和定价权收益阶段——走向垄断资本主义阶段。技术垄断、组织垄断和渠道垄断是最基本的垄断手段。淘宝等电商巨头其实追求的是稳定的市场份额收益和定价权收益,淘宝经济其实也是一定程度的垄断经济。假如淘宝有朝一日有了数十年前的供销社体系的作用和地位,会不会在经济领域也进行一场淘宝式的“社会主义改造运动”呢?

淘宝如果是共产党的淘宝或供销社的淘宝,估计供销社的遗老遗少们就不必重新披挂出征了;或许根本不需要中共中央国务院出台这个《决议》了。

淘宝和供销社会走向合作吗?

不可能。这两“狮子王”的竞争是有你无我的竞争!

四、抢占农村市场,钱多不是核心竞争力

中国乡建院是国内长期致力于在村社内部创建“内置金融合作社”、并为各村社发展提供系统性解决方案的专业性机构。知名三农问题专家、中国乡建院院长李昌平认定中国农民的基本组织形式一定是“内置金融村社及其联合社”,而不是别的形式。李昌平说:“各类资本为争夺农村市场必有一场决战,任何市场主体决战农村市场主要靠两种竞争力,即:一是组织农民的能力,二是农民组织服务农民的综合服务能力。”

李昌平认为中国小农经济困境的根本原因是两个:“一是金融供给无效;二是组织供给无效。谁解决了这两个问题,谁就找到了解决三农问题的金钥匙”。

因此,李昌平还认为谁组织了农民,谁联合了农民组织,农村市场就是谁的!

李昌平还说:“延安时期的共产党员,孤零零一个人从延安出发,什么都不带,靠一套群众路线的工作方法,很快能够在落后的农村建立起党小组、党支部、根据地,进而很快能够为游击战、解放战争提供人财物的后勤保障。而今的共产党干部,从机关出发,带上好多钱,把钱花光了——变成了水泥堆堆就算走了群众路线,每年花去数以万亿计的钱,农村依然还是不能自我造血和发电”。在李昌平看来,“延安的共产党员和今天的共产党员是不一样的共产党员,延安的共产党员会群众路线工作方法的,今天的共产党员知道群众路线而不会用群众路线的工作方法”。所以,“谁找到了重新低成本组织农民的方法、谁创建的农民组织模式具有服务农民的综合服务能力,谁就掌握了决胜农村市场的法宝”。

显然,淘宝是不具备李昌平所说的决胜农村市场的核心竞争力的,供销社的遗老遗少们也不具备这种能力。供销社如果不具备重新组织农民的能力,就可以断定供销社不可能重新成为农民的合作组织,也不可能成为真正的农民合作组织的全国性代表,中共中央国务院的这个《决定》所要达成的目标或许就无法实现了。

五,决战农村市场,要从村社内置金融做起

“村社内置金融是重新组织农民的最有效办法;而内置金融村社及联合社是最好的农民组织模式”。这是李昌平常说的两句话。可惜,即使是做农村农业工作的人中能完全听懂这两句话的人也很少。

李昌平在十多年前就开始做村社内置金融合作社,并依托内置金融合作社创建农村综合性服务体系。2010年李昌平和孙君等人组建中国乡建院,形成团队作战,专门从事内置金融村社建设及农村综合发展服务。创造了闻名全国的以内置金融为切入点的新农村建设及农村综合发展——“郝堂模式”。2013年开始,李昌平受聘珠海市政府顾问,在珠海市委政府的领导和支持下,在珠海斗门改革试验区做村社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组织系统建设。李昌平称这个系统为“{(造血厂+储血站)和(发电厂+蓄电池)+万能插座}”系统,是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这个“新体系”具有服务三农的多种功能:1、资金存贷功能;2,土地、房屋及集体成员权抵押贷款功能;3,农村资产资源金融资产化功能(农户可以把自家的资源资产当长期存款或股权等存入内置金融合作社,把分散资源资产整合并成为可流动交易的金融资产);4,农村产权交易所功能;5,线上线下联合“购销+配送”功能;6,村社内部“余额宝”功能和内部结算平台功能(农民可以先消费后结算);7,产业整合功能(集合农民需求,对饲料、肥料等产业有话语权);8,正规金融机构和保险机构服务农民的中介和纽带功能;9,有大数据采集功能;10,敬老养老功能;11,沟通城乡互联互通互惠互利功;12,增强农民及农民共同体主体性,完善村社共同体双层经营体制,壮大共同体经济的功能;13,改善乡村治理和巩固执政基础的政治功能;等等。

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一头连接现代供销社、银行、保险、电商、产权交易所……开发商、投资商等,为他们服务三农、并抢占农村市场配语言、配血型、配接口,解决“最后一公里”难题;另一头连接千家万户分散的传统小农,把分散的、无造血和发电功能的传统小农变为有组织的、有自我造血和发电功能的现代小农。

到目前为止,珠海农村已经发展内置金融合作社6家(每家政府扶持种子资金100万),并形成了有资本金5000万(不含村社)的内置金融合作社联合社(其中,珠海供销社认购1000万)。2015年珠海市内置金融联合社的村社成员将增加到30家。目前,中国乡建院正在会同有战略眼光的投资机构共同发起“中华乡村复兴基金”,计划给每个县市匹配种子资金1000万协助政府和村民创建以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为核心的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并在此基础上组建全国性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的“服务之家”。易农咨询一直跟踪李昌平的农村实践,读中共中央国务院《决议》恍然大悟——原来李昌平所主持的实验和《决议》完全吻合,只是选择了从下而上的路径。

现在的李昌平,一心一意专注于他的“新体系”建设,他说他的“新体系”是城市现代服务体系服务传统“三农”的纽带和中介,是一个开放的“新体系”。如果中国农业银行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中国农业银行就是服务三农的农业银行了,土地抵押贷款就自然发生了,农行的农村存款就会爆炸式增长;如果中国保险公司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中国保险公司就是服务三农的保险公司了,保险公司与千家万户小农信息不对称的难题就轻易解决的,其农村保险业务就会获得低成本的爆炸式增长;如果全国供销合作总社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供销社就可以服务三农了;中国的电商公司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电商在广大农村的资金流、物流、信息流的“最后一公里”难题就解决了,农产品线上交易的质量安全问题也解决了,电商在农村市场上的巨大优势很快就会充分发挥出来;……

李昌平建设的这个“新体系”,在村庄范围内覆盖村民生产、生活及乡村经营治理等方方面面的需求,也是一个“平台”。凡是与农村农业农民相关的部门、机构和企业等,如果不主动接入“新体系”,就可能会被永久的排斥在农村市场之外了。李昌平所做的“新体系”一旦形成全国性联盟,将是一个功能十分强大的“平台”。

中国乡建院不能和淘宝、供销社等相提并论,中国乡建院只有一支经过李昌平亲自打造的、能够低成本创建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的团队,仅此而已!李昌平说中国乡建院是党和政府的基层“基本农民组织”建设的工程队、工作队。但在易农咨询看来,中国乡建院是任何决战农村市场的“巨无霸”的最佳合作者。易农咨询预言:决战农村市场的最终胜利者,可能既不是淘宝、京东,也不是供销社,极有可能是“**保险+**银行+中国乡建院”+N内置金融村社等合伙扶持组建的“华夏内置金融村社联盟”。

,见下图

易农按:供销社回归农村具有重大的政治意义。这标志着中共中央国务院的农村战略已经发生方向性转折。易农认为,农民的组织化已经提上政治议程。当然,这是后话。本文只从经济层面给予分析。欢迎拍砖交流。

开启战国时代:供销社回马枪VS阿里京东电商巨头们农村战略

易农咨询执行董事 贾林州

4月1日愚人节这天,中国中央政府召开全国电视电话会议,部署供销社改革,并以中共中央和国务院的名义出台了《关于深化供销合作社综合改革的决定》。这份文件重新赋予已经退出农村、在城市里吃房租很多年的供销社三大使命:第一,成为服务农民生产生活的生力军和综合平台;第二,成为党和政府密切联系农民群众的桥梁纽带;第三,成为农业现代化建设的重要力量。同时也赋予了供销社三种新职能:第一,金融机构的职能;第二,统筹城乡与三农相关的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购销市场的职能;第三,政策性支农职能。这样看上去,新的中国供销合作社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供销合作社,因为其使命和职能已经远远超出了供销合作本身。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供销合作社综合改革的决定》赋予供销社的新使命和职能,一下子使得供销社比农业部、农信社和农行、保险公司等部门和机构不知重要多少倍、多少倍了。易农咨询认为,这是一件特大的、特大的大事件。

虽然这事件发生在愚人节,但可以肯定这不是愚人的恶作剧。

一,供销社和淘宝京东争夺农村市场的大战正式拉开大幕

今年年初,淘宝宣布出资100亿,实施千县万村计划,解决农民卖难卖难的问题。

2015年4月1日中国供销合作总社李春生说,在对农民产前、产中和产后的服务上,供销合作社必须提供植保、测土配方、产前种子等服务;在产后综合服务上,要搭建平台,让农民享受到便捷化、多样化的服务。通过“新网工程”建设,将解决农产品“买难”“卖难”问题;此外,供销社还要创建覆盖全国的合作银行及金融服务体系。

显然,2015年4月1日,供销社杀出回马枪,正式向逐鹿农村市场的淘宝京东等电商巨头们宣战啦 二,供销合作社为何要和淘宝争夺农村市场

众所周知,供销社从五十年代诞生的那一天起,就承担着连接城乡、连接工农、互联互通、互通有无、互惠互利的使命,供销社几乎遍布城乡的每一个角落。由于众所周知的历史原因,从改革开放以后,供销合作业务逐步退出农村,供销社退守到了镇以上的城市和重点城镇,无数的遗老遗少开始了靠吃城市房产租金的养尊处优的美好生活。也正是靠着在城市和城镇保留的庞大的不动产资产带来的丰厚的租金收入,供销社在经历30多年改革风风雨雨之后不仅没有倒下,而且还靠不动产增值积累了庞大的资产。

现在,阿里巴巴宣布要下乡了,要做供销社以前做的、而现在已经不做了的生意。供销社猛然醒悟——原来农村是一片蓝海!你淘宝投资100亿做农村市场,这算不了什么?和我中国供销社能够投入的资源相比,零头而已!

对供销社系统而言,淘宝下乡,无异于抢地盘的“野狮子来了”。

养尊处优多年的供销社系统的遗老遗少们有种也,携带中共中央国务院的《决议》出场迎战来了!

三,抢占农村市场——统一购销和配送,不仅仅是个经济行为

在共产党刚刚执政的时候,投机疯狂,物价暴涨,危机共产党执政地位。在陈云等人主导的顶层设计下,成立了全国性的供销合作体系,工业品下乡由供销社统一采购和配送,粮食以外的农产品进城由供销社等统一采购和销售,其结果可想而知,猖獗一时的囤积居奇、投机倒把、哄抬物价的“市场行为”几乎被彻底消灭,无数“资本家”不得不接受社会主义改造。供销合作社体系为巩固共产党新政权和走上“社会主义道路”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中国经济经过半个多世纪的发展,由(短缺时代、供给不足)追求数量增长收益阶段,进化到(过剩时代、消费不足)追求稳定市场份额收益和定价权收益阶段——走向垄断资本主义阶段。技术垄断、组织垄断和渠道垄断是最基本的垄断手段。淘宝等电商巨头其实追求的是稳定的市场份额收益和定价权收益,淘宝经济其实也是一定程度的垄断经济。假如淘宝有朝一日有了数十年前的供销社体系的作用和地位,会不会在经济领域也进行一场淘宝式的“社会主义改造运动”呢?

淘宝如果是共产党的淘宝或供销社的淘宝,估计供销社的遗老遗少们就不必重新披挂出征了;或许根本不需要中共中央国务院出台这个《决议》了。

淘宝和供销社会走向合作吗?

不可能。这两“狮子王”的竞争是有你无我的竞争!

四、抢占农村市场,钱多不是核心竞争力

中国乡建院是国内长期致力于在村社内部创建“内置金融合作社”、并为各村社发展提供系统性解决方案的专业性机构。知名三农问题专家、中国乡建院院长李昌平认定中国农民的基本组织形式一定是“内置金融村社及其联合社”,而不是别的形式。李昌平说:“各类资本为争夺农村市场必有一场决战,任何市场主体决战农村市场主要靠两种竞争力,即:一是组织农民的能力,二是农民组织服务农民的综合服务能力。”

李昌平认为中国小农经济困境的根本原因是两个:“一是金融供给无效;二是组织供给无效。谁解决了这两个问题,谁就找到了解决三农问题的金钥匙”。

因此,李昌平还认为谁组织了农民,谁联合了农民组织,农村市场就是谁的!

李昌平还说:“延安时期的共产党员,孤零零一个人从延安出发,什么都不带,靠一套群众路线的工作方法,很快能够在落后的农村建立起党小组、党支部、根据地,进而很快能够为游击战、解放战争提供人财物的后勤保障。而今的共产党干部,从机关出发,带上好多钱,把钱花光了——变成了水泥堆堆就算走了群众路线,每年花去数以万亿计的钱,农村依然还是不能自我造血和发电”。在李昌平看来,“延安的共产党员和今天的共产党员是不一样的共产党员,延安的共产党员会群众路线工作方法的,今天的共产党员知道群众路线而不会用群众路线的工作方法”。所以,“谁找到了重新低成本组织农民的方法、谁创建的农民组织模式具有服务农民的综合服务能力,谁就掌握了决胜农村市场的法宝”。

显然,淘宝是不具备李昌平所说的决胜农村市场的核心竞争力的,供销社的遗老遗少们也不具备这种能力。供销社如果不具备重新组织农民的能力,就可以断定供销社不可能重新成为农民的合作组织,也不可能成为真正的农民合作组织的全国性代表,中共中央国务院的这个《决定》所要达成的目标或许就无法实现了。

五,决战农村市场,要从村社内置金融做起

“村社内置金融是重新组织农民的最有效办法;而内置金融村社及联合社是最好的农民组织模式”。这是李昌平常说的两句话。可惜,即使是做农村农业工作的人中能完全听懂这两句话的人也很少。

李昌平在十多年前就开始做村社内置金融合作社,并依托内置金融合作社创建农村综合性服务体系。2010年李昌平和孙君等人组建中国乡建院,形成团队作战,专门从事内置金融村社建设及农村综合发展服务。创造了闻名全国的以内置金融为切入点的新农村建设及农村综合发展——“郝堂模式”。2013年开始,李昌平受聘珠海市政府顾问,在珠海市委政府的领导和支持下,在珠海斗门改革试验区做村社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组织系统建设。李昌平称这个系统为“{(造血厂+储血站)和(发电厂+蓄电池)+万能插座}”系统,是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这个“新体系”具有服务三农的多种功能:1、资金存贷功能;2,土地、房屋及集体成员权抵押贷款功能;3,农村资产资源金融资产化功能(农户可以把自家的资源资产当长期存款或股权等存入内置金融合作社,把分散资源资产整合并成为可流动交易的金融资产);4,农村产权交易所功能;5,线上线下联合“购销+配送”功能;6,村社内部“余额宝”功能和内部结算平台功能(农民可以先消费后结算);7,产业整合功能(集合农民需求,对饲料、肥料等产业有话语权);8,正规金融机构和保险机构服务农民的中介和纽带功能;9,有大数据采集功能;10,敬老养老功能;11,沟通城乡互联互通互惠互利功;12,增强农民及农民共同体主体性,完善村社共同体双层经营体制,壮大共同体经济的功能;13,改善乡村治理和巩固执政基础的政治功能;等等。

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一头连接现代供销社、银行、保险、电商、产权交易所……开发商、投资商等,为他们服务三农、并抢占农村市场配语言、配血型、配接口,解决“最后一公里”难题;另一头连接千家万户分散的传统小农,把分散的、无造血和发电功能的传统小农变为有组织的、有自我造血和发电功能的现代小农。

到目前为止,珠海农村已经发展内置金融合作社6家(每家政府扶持种子资金100万),并形成了有资本金5000万(不含村社)的内置金融合作社联合社(其中,珠海供销社认购1000万)。2015年珠海市内置金融联合社的村社成员将增加到30家。目前,中国乡建院正在会同有战略眼光的投资机构共同发起“中华乡村复兴基金”,计划给每个县市匹配种子资金1000万协助政府和村民创建以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为核心的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并在此基础上组建全国性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的“服务之家”。易农咨询一直跟踪李昌平的农村实践,读中共中央国务院《决议》恍然大悟——原来李昌平所主持的实验和《决议》完全吻合,只是选择了从下而上的路径。

现在的李昌平,一心一意专注于他的“新体系”建设,他说他的“新体系”是城市现代服务体系服务传统“三农”的纽带和中介,是一个开放的“新体系”。如果中国农业银行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中国农业银行就是服务三农的农业银行了,土地抵押贷款就自然发生了,农行的农村存款就会爆炸式增长;如果中国保险公司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中国保险公司就是服务三农的保险公司了,保险公司与千家万户小农信息不对称的难题就轻易解决的,其农村保险业务就会获得低成本的爆炸式增长;如果全国供销合作总社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供销社就可以服务三农了;中国的电商公司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电商在广大农村的资金流、物流、信息流的“最后一公里”难题就解决了,农产品线上交易的质量安全问题也解决了,电商在农村市场上的巨大优势很快就会充分发挥出来;……

李昌平建设的这个“新体系”,在村庄范围内覆盖村民生产、生活及乡村经营治理等方方面面的需求,也是一个“平台”。凡是与农村农业农民相关的部门、机构和企业等,如果不主动接入“新体系”,就可能会被永久的排斥在农村市场之外了。李昌平所做的“新体系”一旦形成全国性联盟,将是一个功能十分强大的“平台”。

中国乡建院不能和淘宝、供销社等相提并论,中国乡建院只有一支经过李昌平亲自打造的、能够低成本创建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的团队,仅此而已!李昌平说中国乡建院是党和政府的基层“基本农民组织”建设的工程队、工作队。但在易农咨询看来,中国乡建院是任何决战农村市场的“巨无霸”的最佳合作者。易农咨询预言:决战农村市场的最终胜利者,可能既不是淘宝、京东,也不是供销社,极有可能是“**保险+**银行+中国乡建院”+N内置金融村社等合伙扶持组建的“华夏内置金融村社联盟”。

易农按:供销社回归农村具有重大的政治意义。这标志着中共中央国务院的农村战略已经发生方向性转折。易农认为,农民的组织化已经提上政治议程。当然,这是后话。本文只从经济层面给予分析。欢迎拍砖交流。

开启战国时代:供销社回马枪VS阿里京东电商巨头们农村战略

易农咨询执行董事 贾林州

4月1日愚人节这天,中国中央政府召开全国电视电话会议,部署供销社改革,并以中共中央和国务院的名义出台了《关于深化供销合作社综合改革的决定》。这份文件重新赋予已经退出农村、在城市里吃房租很多年的供销社三大使命:第一,成为服务农民生产生活的生力军和综合平台;第二,成为党和政府密切联系农民群众的桥梁纽带;第三,成为农业现代化建设的重要力量。同时也赋予了供销社三种新职能:第一,金融机构的职能;第二,统筹城乡与三农相关的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购销市场的职能;第三,政策性支农职能。这样看上去,新的中国供销合作社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供销合作社,因为其使命和职能已经远远超出了供销合作本身。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供销合作社综合改革的决定》赋予供销社的新使命和职能,一下子使得供销社比农业部、农信社和农行、保险公司等部门和机构不知重要多少倍、多少倍了。易农咨询认为,这是一件特大的、特大的大事件。

虽然这事件发生在愚人节,但可以肯定这不是愚人的恶作剧。

一,供销社和淘宝京东争夺农村市场的大战正式拉开大幕

今年年初,淘宝宣布出资100亿,实施千县万村计划,解决农民卖难卖难的问题。

2015年4月1日中国供销合作总社李春生说,在对农民产前、产中和产后的服务上,供销合作社必须提供植保、测土配方、产前种子等服务;在产后综合服务上,要搭建平台,让农民享受到便捷化、多样化的服务。通过“新网工程”建设,将解决农产品“买难”“卖难”问题;此外,供销社还要创建覆盖全国的合作银行及金融服务体系。

显然,2015年4月1日,供销社杀出回马枪,正式向逐鹿农村市场的淘宝京东等电商巨头们宣战啦 二,供销合作社为何要和淘宝争夺农村市场

众所周知,供销社从五十年代诞生的那一天起,就承担着连接城乡、连接工农、互联互通、互通有无、互惠互利的使命,供销社几乎遍布城乡的每一个角落。由于众所周知的历史原因,从改革开放以后,供销合作业务逐步退出农村,供销社退守到了镇以上的城市和重点城镇,无数的遗老遗少开始了靠吃城市房产租金的养尊处优的美好生活。也正是靠着在城市和城镇保留的庞大的不动产资产带来的丰厚的租金收入,供销社在经历30多年改革风风雨雨之后不仅没有倒下,而且还靠不动产增值积累了庞大的资产。

现在,阿里巴巴宣布要下乡了,要做供销社以前做的、而现在已经不做了的生意。供销社猛然醒悟——原来农村是一片蓝海!你淘宝投资100亿做农村市场,这算不了什么?和我中国供销社能够投入的资源相比,零头而已!

对供销社系统而言,淘宝下乡,无异于抢地盘的“野狮子来了”。

养尊处优多年的供销社系统的遗老遗少们有种也,携带中共中央国务院的《决议》出场迎战来了!

三,抢占农村市场——统一购销和配送,不仅仅是个经济行为

在共产党刚刚执政的时候,投机疯狂,物价暴涨,危机共产党执政地位。在陈云等人主导的顶层设计下,成立了全国性的供销合作体系,工业品下乡由供销社统一采购和配送,粮食以外的农产品进城由供销社等统一采购和销售,其结果可想而知,猖獗一时的囤积居奇、投机倒把、哄抬物价的“市场行为”几乎被彻底消灭,无数“资本家”不得不接受社会主义改造。供销合作社体系为巩固共产党新政权和走上“社会主义道路”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中国经济经过半个多世纪的发展,由(短缺时代、供给不足)追求数量增长收益阶段,进化到(过剩时代、消费不足)追求稳定市场份额收益和定价权收益阶段——走向垄断资本主义阶段。技术垄断、组织垄断和渠道垄断是最基本的垄断手段。淘宝等电商巨头其实追求的是稳定的市场份额收益和定价权收益,淘宝经济其实也是一定程度的垄断经济。假如淘宝有朝一日有了数十年前的供销社体系的作用和地位,会不会在经济领域也进行一场淘宝式的“社会主义改造运动”呢?

淘宝如果是共产党的淘宝或供销社的淘宝,估计供销社的遗老遗少们就不必重新披挂出征了;或许根本不需要中共中央国务院出台这个《决议》了。

淘宝和供销社会走向合作吗?

不可能。这两“狮子王”的竞争是有你无我的竞争!

四、抢占农村市场,钱多不是核心竞争力

中国乡建院是国内长期致力于在村社内部创建“内置金融合作社”、并为各村社发展提供系统性解决方案的专业性机构。知名三农问题专家、中国乡建院院长李昌平认定中国农民的基本组织形式一定是“内置金融村社及其联合社”,而不是别的形式。李昌平说:“各类资本为争夺农村市场必有一场决战,任何市场主体决战农村市场主要靠两种竞争力,即:一是组织农民的能力,二是农民组织服务农民的综合服务能力。”

李昌平认为中国小农经济困境的根本原因是两个:“一是金融供给无效;二是组织供给无效。谁解决了这两个问题,谁就找到了解决三农问题的金钥匙”。

因此,李昌平还认为谁组织了农民,谁联合了农民组织,农村市场就是谁的!

李昌平还说:“延安时期的共产党员,孤零零一个人从延安出发,什么都不带,靠一套群众路线的工作方法,很快能够在落后的农村建立起党小组、党支部、根据地,进而很快能够为游击战、解放战争提供人财物的后勤保障。而今的共产党干部,从机关出发,带上好多钱,把钱花光了——变成了水泥堆堆就算走了群众路线,每年花去数以万亿计的钱,农村依然还是不能自我造血和发电”。在李昌平看来,“延安的共产党员和今天的共产党员是不一样的共产党员,延安的共产党员会群众路线工作方法的,今天的共产党员知道群众路线而不会用群众路线的工作方法”。所以,“谁找到了重新低成本组织农民的方法、谁创建的农民组织模式具有服务农民的综合服务能力,谁就掌握了决胜农村市场的法宝”。

显然,淘宝是不具备李昌平所说的决胜农村市场的核心竞争力的,供销社的遗老遗少们也不具备这种能力。供销社如果不具备重新组织农民的能力,就可以断定供销社不可能重新成为农民的合作组织,也不可能成为真正的农民合作组织的全国性代表,中共中央国务院的这个《决定》所要达成的目标或许就无法实现了。

五,决战农村市场,要从村社内置金融做起

“村社内置金融是重新组织农民的最有效办法;而内置金融村社及联合社是最好的农民组织模式”。这是李昌平常说的两句话。可惜,即使是做农村农业工作的人中能完全听懂这两句话的人也很少。

李昌平在十多年前就开始做村社内置金融合作社,并依托内置金融合作社创建农村综合性服务体系。2010年李昌平和孙君等人组建中国乡建院,形成团队作战,专门从事内置金融村社建设及农村综合发展服务。创造了闻名全国的以内置金融为切入点的新农村建设及农村综合发展——“郝堂模式”。2013年开始,李昌平受聘珠海市政府顾问,在珠海市委政府的领导和支持下,在珠海斗门改革试验区做村社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组织系统建设。李昌平称这个系统为“{(造血厂+储血站)和(发电厂+蓄电池)+万能插座}”系统,是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这个“新体系”具有服务三农的多种功能:1、资金存贷功能;2,土地、房屋及集体成员权抵押贷款功能;3,农村资产资源金融资产化功能(农户可以把自家的资源资产当长期存款或股权等存入内置金融合作社,把分散资源资产整合并成为可流动交易的金融资产);4,农村产权交易所功能;5,线上线下联合“购销+配送”功能;6,村社内部“余额宝”功能和内部结算平台功能(农民可以先消费后结算);7,产业整合功能(集合农民需求,对饲料、肥料等产业有话语权);8,正规金融机构和保险机构服务农民的中介和纽带功能;9,有大数据采集功能;10,敬老养老功能;11,沟通城乡互联互通互惠互利功;12,增强农民及农民共同体主体性,完善村社共同体双层经营体制,壮大共同体经济的功能;13,改善乡村治理和巩固执政基础的政治功能;等等。

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一头连接现代供销社、银行、保险、电商、产权交易所……开发商、投资商等,为他们服务三农、并抢占农村市场配语言、配血型、配接口,解决“最后一公里”难题;另一头连接千家万户分散的传统小农,把分散的、无造血和发电功能的传统小农变为有组织的、有自我造血和发电功能的现代小农。

到目前为止,珠海农村已经发展内置金融合作社6家(每家政府扶持种子资金100万),并形成了有资本金5000万(不含村社)的内置金融合作社联合社(其中,珠海供销社认购1000万)。2015年珠海市内置金融联合社的村社成员将增加到30家。目前,中国乡建院正在会同有战略眼光的投资机构共同发起“中华乡村复兴基金”,计划给每个县市匹配种子资金1000万协助政府和村民创建以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为核心的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并在此基础上组建全国性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的“服务之家”。易农咨询一直跟踪李昌平的农村实践,读中共中央国务院《决议》恍然大悟——原来李昌平所主持的实验和《决议》完全吻合,只是选择了从下而上的路径。

现在的李昌平,一心一意专注于他的“新体系”建设,他说他的“新体系”是城市现代服务体系服务传统“三农”的纽带和中介,是一个开放的“新体系”。如果中国农业银行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中国农业银行就是服务三农的农业银行了,土地抵押贷款就自然发生了,农行的农村存款就会爆炸式增长;如果中国保险公司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中国保险公司就是服务三农的保险公司了,保险公司与千家万户小农信息不对称的难题就轻易解决的,其农村保险业务就会获得低成本的爆炸式增长;如果全国供销合作总社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供销社就可以服务三农了;中国的电商公司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电商在广大农村的资金流、物流、信息流的“最后一公里”难题就解决了,农产品线上交易的质量安全问题也解决了,电商在农村市场上的巨大优势很快就会充分发挥出来;……

李昌平建设的这个“新体系”,在村庄范围内覆盖村民生产、生活及乡村经营治理等方方面面的需求,也是一个“平台”。凡是与农村农业农民相关的部门、机构和企业等,如果不主动接入“新体系”,就可能会被永久的排斥在农村市场之外了。李昌平所做的“新体系”一旦形成全国性联盟,将是一个功能十分强大的“平台”。

中国乡建院不能和淘宝、供销社等相提并论,中国乡建院只有一支经过李昌平亲自打造的、能够低成本创建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的团队,仅此而已!李昌平说中国乡建院是党和政府的基层“基本农民组织”建设的工程队、工作队。但在易农咨询看来,中国乡建院是任何决战农村市场的“巨无霸”的最佳合作者。易农咨询预言:决战农村市场的最终胜利者,可能既不是淘宝、京东,也不是供销社,极有可能是“**保险+**银行+中国乡建院”+N内置金融村社等合伙扶持组建的“华夏内置金融村社联盟”。

政策时评-开启战国时代:供销社回马枪VS电商巨头们农村战略-农事资讯,见下图

易农按:供销社回归农村具有重大的政治意义。这标志着中共中央国务院的农村战略已经发生方向性转折。易农认为,农民的组织化已经提上政治议程。当然,这是后话。本文只从经济层面给予分析。欢迎拍砖交流。

开启战国时代:供销社回马枪VS阿里京东电商巨头们农村战略

易农咨询执行董事 贾林州

4月1日愚人节这天,中国中央政府召开全国电视电话会议,部署供销社改革,并以中共中央和国务院的名义出台了《关于深化供销合作社综合改革的决定》。这份文件重新赋予已经退出农村、在城市里吃房租很多年的供销社三大使命:第一,成为服务农民生产生活的生力军和综合平台;第二,成为党和政府密切联系农民群众的桥梁纽带;第三,成为农业现代化建设的重要力量。同时也赋予了供销社三种新职能:第一,金融机构的职能;第二,统筹城乡与三农相关的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购销市场的职能;第三,政策性支农职能。这样看上去,新的中国供销合作社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供销合作社,因为其使命和职能已经远远超出了供销合作本身。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供销合作社综合改革的决定》赋予供销社的新使命和职能,一下子使得供销社比农业部、农信社和农行、保险公司等部门和机构不知重要多少倍、多少倍了。易农咨询认为,这是一件特大的、特大的大事件。

虽然这事件发生在愚人节,但可以肯定这不是愚人的恶作剧。

一,供销社和淘宝京东争夺农村市场的大战正式拉开大幕

今年年初,淘宝宣布出资100亿,实施千县万村计划,解决农民卖难卖难的问题。

2015年4月1日中国供销合作总社李春生说,在对农民产前、产中和产后的服务上,供销合作社必须提供植保、测土配方、产前种子等服务;在产后综合服务上,要搭建平台,让农民享受到便捷化、多样化的服务。通过“新网工程”建设,将解决农产品“买难”“卖难”问题;此外,供销社还要创建覆盖全国的合作银行及金融服务体系。

显然,2015年4月1日,供销社杀出回马枪,正式向逐鹿农村市场的淘宝京东等电商巨头们宣战啦 二,供销合作社为何要和淘宝争夺农村市场

众所周知,供销社从五十年代诞生的那一天起,就承担着连接城乡、连接工农、互联互通、互通有无、互惠互利的使命,供销社几乎遍布城乡的每一个角落。由于众所周知的历史原因,从改革开放以后,供销合作业务逐步退出农村,供销社退守到了镇以上的城市和重点城镇,无数的遗老遗少开始了靠吃城市房产租金的养尊处优的美好生活。也正是靠着在城市和城镇保留的庞大的不动产资产带来的丰厚的租金收入,供销社在经历30多年改革风风雨雨之后不仅没有倒下,而且还靠不动产增值积累了庞大的资产。

现在,阿里巴巴宣布要下乡了,要做供销社以前做的、而现在已经不做了的生意。供销社猛然醒悟——原来农村是一片蓝海!你淘宝投资100亿做农村市场,这算不了什么?和我中国供销社能够投入的资源相比,零头而已!

对供销社系统而言,淘宝下乡,无异于抢地盘的“野狮子来了”。

养尊处优多年的供销社系统的遗老遗少们有种也,携带中共中央国务院的《决议》出场迎战来了!

三,抢占农村市场——统一购销和配送,不仅仅是个经济行为

在共产党刚刚执政的时候,投机疯狂,物价暴涨,危机共产党执政地位。在陈云等人主导的顶层设计下,成立了全国性的供销合作体系,工业品下乡由供销社统一采购和配送,粮食以外的农产品进城由供销社等统一采购和销售,其结果可想而知,猖獗一时的囤积居奇、投机倒把、哄抬物价的“市场行为”几乎被彻底消灭,无数“资本家”不得不接受社会主义改造。供销合作社体系为巩固共产党新政权和走上“社会主义道路”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中国经济经过半个多世纪的发展,由(短缺时代、供给不足)追求数量增长收益阶段,进化到(过剩时代、消费不足)追求稳定市场份额收益和定价权收益阶段——走向垄断资本主义阶段。技术垄断、组织垄断和渠道垄断是最基本的垄断手段。淘宝等电商巨头其实追求的是稳定的市场份额收益和定价权收益,淘宝经济其实也是一定程度的垄断经济。假如淘宝有朝一日有了数十年前的供销社体系的作用和地位,会不会在经济领域也进行一场淘宝式的“社会主义改造运动”呢?

淘宝如果是共产党的淘宝或供销社的淘宝,估计供销社的遗老遗少们就不必重新披挂出征了;或许根本不需要中共中央国务院出台这个《决议》了。

淘宝和供销社会走向合作吗?

不可能。这两“狮子王”的竞争是有你无我的竞争!

四、抢占农村市场,钱多不是核心竞争力

中国乡建院是国内长期致力于在村社内部创建“内置金融合作社”、并为各村社发展提供系统性解决方案的专业性机构。知名三农问题专家、中国乡建院院长李昌平认定中国农民的基本组织形式一定是“内置金融村社及其联合社”,而不是别的形式。李昌平说:“各类资本为争夺农村市场必有一场决战,任何市场主体决战农村市场主要靠两种竞争力,即:一是组织农民的能力,二是农民组织服务农民的综合服务能力。”

李昌平认为中国小农经济困境的根本原因是两个:“一是金融供给无效;二是组织供给无效。谁解决了这两个问题,谁就找到了解决三农问题的金钥匙”。

因此,李昌平还认为谁组织了农民,谁联合了农民组织,农村市场就是谁的!

李昌平还说:“延安时期的共产党员,孤零零一个人从延安出发,什么都不带,靠一套群众路线的工作方法,很快能够在落后的农村建立起党小组、党支部、根据地,进而很快能够为游击战、解放战争提供人财物的后勤保障。而今的共产党干部,从机关出发,带上好多钱,把钱花光了——变成了水泥堆堆就算走了群众路线,每年花去数以万亿计的钱,农村依然还是不能自我造血和发电”。在李昌平看来,“延安的共产党员和今天的共产党员是不一样的共产党员,延安的共产党员会群众路线工作方法的,今天的共产党员知道群众路线而不会用群众路线的工作方法”。所以,“谁找到了重新低成本组织农民的方法、谁创建的农民组织模式具有服务农民的综合服务能力,谁就掌握了决胜农村市场的法宝”。

显然,淘宝是不具备李昌平所说的决胜农村市场的核心竞争力的,供销社的遗老遗少们也不具备这种能力。供销社如果不具备重新组织农民的能力,就可以断定供销社不可能重新成为农民的合作组织,也不可能成为真正的农民合作组织的全国性代表,中共中央国务院的这个《决定》所要达成的目标或许就无法实现了。

五,决战农村市场,要从村社内置金融做起

“村社内置金融是重新组织农民的最有效办法;而内置金融村社及联合社是最好的农民组织模式”。这是李昌平常说的两句话。可惜,即使是做农村农业工作的人中能完全听懂这两句话的人也很少。

李昌平在十多年前就开始做村社内置金融合作社,并依托内置金融合作社创建农村综合性服务体系。2010年李昌平和孙君等人组建中国乡建院,形成团队作战,专门从事内置金融村社建设及农村综合发展服务。创造了闻名全国的以内置金融为切入点的新农村建设及农村综合发展——“郝堂模式”。2013年开始,李昌平受聘珠海市政府顾问,在珠海市委政府的领导和支持下,在珠海斗门改革试验区做村社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组织系统建设。李昌平称这个系统为“{(造血厂+储血站)和(发电厂+蓄电池)+万能插座}”系统,是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这个“新体系”具有服务三农的多种功能:1、资金存贷功能;2,土地、房屋及集体成员权抵押贷款功能;3,农村资产资源金融资产化功能(农户可以把自家的资源资产当长期存款或股权等存入内置金融合作社,把分散资源资产整合并成为可流动交易的金融资产);4,农村产权交易所功能;5,线上线下联合“购销+配送”功能;6,村社内部“余额宝”功能和内部结算平台功能(农民可以先消费后结算);7,产业整合功能(集合农民需求,对饲料、肥料等产业有话语权);8,正规金融机构和保险机构服务农民的中介和纽带功能;9,有大数据采集功能;10,敬老养老功能;11,沟通城乡互联互通互惠互利功;12,增强农民及农民共同体主体性,完善村社共同体双层经营体制,壮大共同体经济的功能;13,改善乡村治理和巩固执政基础的政治功能;等等。

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一头连接现代供销社、银行、保险、电商、产权交易所……开发商、投资商等,为他们服务三农、并抢占农村市场配语言、配血型、配接口,解决“最后一公里”难题;另一头连接千家万户分散的传统小农,把分散的、无造血和发电功能的传统小农变为有组织的、有自我造血和发电功能的现代小农。

到目前为止,珠海农村已经发展内置金融合作社6家(每家政府扶持种子资金100万),并形成了有资本金5000万(不含村社)的内置金融合作社联合社(其中,珠海供销社认购1000万)。2015年珠海市内置金融联合社的村社成员将增加到30家。目前,中国乡建院正在会同有战略眼光的投资机构共同发起“中华乡村复兴基金”,计划给每个县市匹配种子资金1000万协助政府和村民创建以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为核心的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并在此基础上组建全国性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的“服务之家”。易农咨询一直跟踪李昌平的农村实践,读中共中央国务院《决议》恍然大悟——原来李昌平所主持的实验和《决议》完全吻合,只是选择了从下而上的路径。

现在的李昌平,一心一意专注于他的“新体系”建设,他说他的“新体系”是城市现代服务体系服务传统“三农”的纽带和中介,是一个开放的“新体系”。如果中国农业银行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中国农业银行就是服务三农的农业银行了,土地抵押贷款就自然发生了,农行的农村存款就会爆炸式增长;如果中国保险公司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中国保险公司就是服务三农的保险公司了,保险公司与千家万户小农信息不对称的难题就轻易解决的,其农村保险业务就会获得低成本的爆炸式增长;如果全国供销合作总社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供销社就可以服务三农了;中国的电商公司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电商在广大农村的资金流、物流、信息流的“最后一公里”难题就解决了,农产品线上交易的质量安全问题也解决了,电商在农村市场上的巨大优势很快就会充分发挥出来;……

李昌平建设的这个“新体系”,在村庄范围内覆盖村民生产、生活及乡村经营治理等方方面面的需求,也是一个“平台”。凡是与农村农业农民相关的部门、机构和企业等,如果不主动接入“新体系”,就可能会被永久的排斥在农村市场之外了。李昌平所做的“新体系”一旦形成全国性联盟,将是一个功能十分强大的“平台”。

中国乡建院不能和淘宝、供销社等相提并论,中国乡建院只有一支经过李昌平亲自打造的、能够低成本创建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的团队,仅此而已!李昌平说中国乡建院是党和政府的基层“基本农民组织”建设的工程队、工作队。但在易农咨询看来,中国乡建院是任何决战农村市场的“巨无霸”的最佳合作者。易农咨询预言:决战农村市场的最终胜利者,可能既不是淘宝、京东,也不是供销社,极有可能是“**保险+**银行+中国乡建院”+N内置金融村社等合伙扶持组建的“华夏内置金融村社联盟”。

易农按:供销社回归农村具有重大的政治意义。这标志着中共中央国务院的农村战略已经发生方向性转折。易农认为,农民的组织化已经提上政治议程。当然,这是后话。本文只从经济层面给予分析。欢迎拍砖交流。

开启战国时代:供销社回马枪VS阿里京东电商巨头们农村战略

易农咨询执行董事 贾林州

4月1日愚人节这天,中国中央政府召开全国电视电话会议,部署供销社改革,并以中共中央和国务院的名义出台了《关于深化供销合作社综合改革的决定》。这份文件重新赋予已经退出农村、在城市里吃房租很多年的供销社三大使命:第一,成为服务农民生产生活的生力军和综合平台;第二,成为党和政府密切联系农民群众的桥梁纽带;第三,成为农业现代化建设的重要力量。同时也赋予了供销社三种新职能:第一,金融机构的职能;第二,统筹城乡与三农相关的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购销市场的职能;第三,政策性支农职能。这样看上去,新的中国供销合作社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供销合作社,因为其使命和职能已经远远超出了供销合作本身。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供销合作社综合改革的决定》赋予供销社的新使命和职能,一下子使得供销社比农业部、农信社和农行、保险公司等部门和机构不知重要多少倍、多少倍了。易农咨询认为,这是一件特大的、特大的大事件。

虽然这事件发生在愚人节,但可以肯定这不是愚人的恶作剧。

一,供销社和淘宝京东争夺农村市场的大战正式拉开大幕

今年年初,淘宝宣布出资100亿,实施千县万村计划,解决农民卖难卖难的问题。

2015年4月1日中国供销合作总社李春生说,在对农民产前、产中和产后的服务上,供销合作社必须提供植保、测土配方、产前种子等服务;在产后综合服务上,要搭建平台,让农民享受到便捷化、多样化的服务。通过“新网工程”建设,将解决农产品“买难”“卖难”问题;此外,供销社还要创建覆盖全国的合作银行及金融服务体系。

显然,2015年4月1日,供销社杀出回马枪,正式向逐鹿农村市场的淘宝京东等电商巨头们宣战啦 二,供销合作社为何要和淘宝争夺农村市场

众所周知,供销社从五十年代诞生的那一天起,就承担着连接城乡、连接工农、互联互通、互通有无、互惠互利的使命,供销社几乎遍布城乡的每一个角落。由于众所周知的历史原因,从改革开放以后,供销合作业务逐步退出农村,供销社退守到了镇以上的城市和重点城镇,无数的遗老遗少开始了靠吃城市房产租金的养尊处优的美好生活。也正是靠着在城市和城镇保留的庞大的不动产资产带来的丰厚的租金收入,供销社在经历30多年改革风风雨雨之后不仅没有倒下,而且还靠不动产增值积累了庞大的资产。

现在,阿里巴巴宣布要下乡了,要做供销社以前做的、而现在已经不做了的生意。供销社猛然醒悟——原来农村是一片蓝海!你淘宝投资100亿做农村市场,这算不了什么?和我中国供销社能够投入的资源相比,零头而已!

对供销社系统而言,淘宝下乡,无异于抢地盘的“野狮子来了”。

养尊处优多年的供销社系统的遗老遗少们有种也,携带中共中央国务院的《决议》出场迎战来了!

三,抢占农村市场——统一购销和配送,不仅仅是个经济行为

在共产党刚刚执政的时候,投机疯狂,物价暴涨,危机共产党执政地位。在陈云等人主导的顶层设计下,成立了全国性的供销合作体系,工业品下乡由供销社统一采购和配送,粮食以外的农产品进城由供销社等统一采购和销售,其结果可想而知,猖獗一时的囤积居奇、投机倒把、哄抬物价的“市场行为”几乎被彻底消灭,无数“资本家”不得不接受社会主义改造。供销合作社体系为巩固共产党新政权和走上“社会主义道路”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中国经济经过半个多世纪的发展,由(短缺时代、供给不足)追求数量增长收益阶段,进化到(过剩时代、消费不足)追求稳定市场份额收益和定价权收益阶段——走向垄断资本主义阶段。技术垄断、组织垄断和渠道垄断是最基本的垄断手段。淘宝等电商巨头其实追求的是稳定的市场份额收益和定价权收益,淘宝经济其实也是一定程度的垄断经济。假如淘宝有朝一日有了数十年前的供销社体系的作用和地位,会不会在经济领域也进行一场淘宝式的“社会主义改造运动”呢?

淘宝如果是共产党的淘宝或供销社的淘宝,估计供销社的遗老遗少们就不必重新披挂出征了;或许根本不需要中共中央国务院出台这个《决议》了。

淘宝和供销社会走向合作吗?

不可能。这两“狮子王”的竞争是有你无我的竞争!

四、抢占农村市场,钱多不是核心竞争力

中国乡建院是国内长期致力于在村社内部创建“内置金融合作社”、并为各村社发展提供系统性解决方案的专业性机构。知名三农问题专家、中国乡建院院长李昌平认定中国农民的基本组织形式一定是“内置金融村社及其联合社”,而不是别的形式。李昌平说:“各类资本为争夺农村市场必有一场决战,任何市场主体决战农村市场主要靠两种竞争力,即:一是组织农民的能力,二是农民组织服务农民的综合服务能力。”

李昌平认为中国小农经济困境的根本原因是两个:“一是金融供给无效;二是组织供给无效。谁解决了这两个问题,谁就找到了解决三农问题的金钥匙”。

因此,李昌平还认为谁组织了农民,谁联合了农民组织,农村市场就是谁的!

李昌平还说:“延安时期的共产党员,孤零零一个人从延安出发,什么都不带,靠一套群众路线的工作方法,很快能够在落后的农村建立起党小组、党支部、根据地,进而很快能够为游击战、解放战争提供人财物的后勤保障。而今的共产党干部,从机关出发,带上好多钱,把钱花光了——变成了水泥堆堆就算走了群众路线,每年花去数以万亿计的钱,农村依然还是不能自我造血和发电”。在李昌平看来,“延安的共产党员和今天的共产党员是不一样的共产党员,延安的共产党员会群众路线工作方法的,今天的共产党员知道群众路线而不会用群众路线的工作方法”。所以,“谁找到了重新低成本组织农民的方法、谁创建的农民组织模式具有服务农民的综合服务能力,谁就掌握了决胜农村市场的法宝”。

显然,淘宝是不具备李昌平所说的决胜农村市场的核心竞争力的,供销社的遗老遗少们也不具备这种能力。供销社如果不具备重新组织农民的能力,就可以断定供销社不可能重新成为农民的合作组织,也不可能成为真正的农民合作组织的全国性代表,中共中央国务院的这个《决定》所要达成的目标或许就无法实现了。

五,决战农村市场,要从村社内置金融做起

“村社内置金融是重新组织农民的最有效办法;而内置金融村社及联合社是最好的农民组织模式”。这是李昌平常说的两句话。可惜,即使是做农村农业工作的人中能完全听懂这两句话的人也很少。

李昌平在十多年前就开始做村社内置金融合作社,并依托内置金融合作社创建农村综合性服务体系。2010年李昌平和孙君等人组建中国乡建院,形成团队作战,专门从事内置金融村社建设及农村综合发展服务。创造了闻名全国的以内置金融为切入点的新农村建设及农村综合发展——“郝堂模式”。2013年开始,李昌平受聘珠海市政府顾问,在珠海市委政府的领导和支持下,在珠海斗门改革试验区做村社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组织系统建设。李昌平称这个系统为“{(造血厂+储血站)和(发电厂+蓄电池)+万能插座}”系统,是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这个“新体系”具有服务三农的多种功能:1、资金存贷功能;2,土地、房屋及集体成员权抵押贷款功能;3,农村资产资源金融资产化功能(农户可以把自家的资源资产当长期存款或股权等存入内置金融合作社,把分散资源资产整合并成为可流动交易的金融资产);4,农村产权交易所功能;5,线上线下联合“购销+配送”功能;6,村社内部“余额宝”功能和内部结算平台功能(农民可以先消费后结算);7,产业整合功能(集合农民需求,对饲料、肥料等产业有话语权);8,正规金融机构和保险机构服务农民的中介和纽带功能;9,有大数据采集功能;10,敬老养老功能;11,沟通城乡互联互通互惠互利功;12,增强农民及农民共同体主体性,完善村社共同体双层经营体制,壮大共同体经济的功能;13,改善乡村治理和巩固执政基础的政治功能;等等。

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一头连接现代供销社、银行、保险、电商、产权交易所……开发商、投资商等,为他们服务三农、并抢占农村市场配语言、配血型、配接口,解决“最后一公里”难题;另一头连接千家万户分散的传统小农,把分散的、无造血和发电功能的传统小农变为有组织的、有自我造血和发电功能的现代小农。

到目前为止,珠海农村已经发展内置金融合作社6家(每家政府扶持种子资金100万),并形成了有资本金5000万(不含村社)的内置金融合作社联合社(其中,珠海供销社认购1000万)。2015年珠海市内置金融联合社的村社成员将增加到30家。目前,中国乡建院正在会同有战略眼光的投资机构共同发起“中华乡村复兴基金”,计划给每个县市匹配种子资金1000万协助政府和村民创建以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为核心的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并在此基础上组建全国性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的“服务之家”。易农咨询一直跟踪李昌平的农村实践,读中共中央国务院《决议》恍然大悟——原来李昌平所主持的实验和《决议》完全吻合,只是选择了从下而上的路径。

现在的李昌平,一心一意专注于他的“新体系”建设,他说他的“新体系”是城市现代服务体系服务传统“三农”的纽带和中介,是一个开放的“新体系”。如果中国农业银行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中国农业银行就是服务三农的农业银行了,土地抵押贷款就自然发生了,农行的农村存款就会爆炸式增长;如果中国保险公司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中国保险公司就是服务三农的保险公司了,保险公司与千家万户小农信息不对称的难题就轻易解决的,其农村保险业务就会获得低成本的爆炸式增长;如果全国供销合作总社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供销社就可以服务三农了;中国的电商公司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电商在广大农村的资金流、物流、信息流的“最后一公里”难题就解决了,农产品线上交易的质量安全问题也解决了,电商在农村市场上的巨大优势很快就会充分发挥出来;……

李昌平建设的这个“新体系”,在村庄范围内覆盖村民生产、生活及乡村经营治理等方方面面的需求,也是一个“平台”。凡是与农村农业农民相关的部门、机构和企业等,如果不主动接入“新体系”,就可能会被永久的排斥在农村市场之外了。李昌平所做的“新体系”一旦形成全国性联盟,将是一个功能十分强大的“平台”。

中国乡建院不能和淘宝、供销社等相提并论,中国乡建院只有一支经过李昌平亲自打造的、能够低成本创建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的团队,仅此而已!李昌平说中国乡建院是党和政府的基层“基本农民组织”建设的工程队、工作队。但在易农咨询看来,中国乡建院是任何决战农村市场的“巨无霸”的最佳合作者。易农咨询预言:决战农村市场的最终胜利者,可能既不是淘宝、京东,也不是供销社,极有可能是“**保险+**银行+中国乡建院”+N内置金融村社等合伙扶持组建的“华夏内置金融村社联盟”。

政策时评-开启战国时代:供销社回马枪VS电商巨头们农村战略-农事资讯

易农按:供销社回归农村具有重大的政治意义。这标志着中共中央国务院的农村战略已经发生方向性转折。易农认为,农民的组织化已经提上政治议程。当然,这是后话。本文只从经济层面给予分析。欢迎拍砖交流。

开启战国时代:供销社回马枪VS阿里京东电商巨头们农村战略

易农咨询执行董事 贾林州

4月1日愚人节这天,中国中央政府召开全国电视电话会议,部署供销社改革,并以中共中央和国务院的名义出台了《关于深化供销合作社综合改革的决定》。这份文件重新赋予已经退出农村、在城市里吃房租很多年的供销社三大使命:第一,成为服务农民生产生活的生力军和综合平台;第二,成为党和政府密切联系农民群众的桥梁纽带;第三,成为农业现代化建设的重要力量。同时也赋予了供销社三种新职能:第一,金融机构的职能;第二,统筹城乡与三农相关的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购销市场的职能;第三,政策性支农职能。这样看上去,新的中国供销合作社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供销合作社,因为其使命和职能已经远远超出了供销合作本身。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供销合作社综合改革的决定》赋予供销社的新使命和职能,一下子使得供销社比农业部、农信社和农行、保险公司等部门和机构不知重要多少倍、多少倍了。易农咨询认为,这是一件特大的、特大的大事件。

虽然这事件发生在愚人节,但可以肯定这不是愚人的恶作剧。

一,供销社和淘宝京东争夺农村市场的大战正式拉开大幕

今年年初,淘宝宣布出资100亿,实施千县万村计划,解决农民卖难卖难的问题。

2015年4月1日中国供销合作总社李春生说,在对农民产前、产中和产后的服务上,供销合作社必须提供植保、测土配方、产前种子等服务;在产后综合服务上,要搭建平台,让农民享受到便捷化、多样化的服务。通过“新网工程”建设,将解决农产品“买难”“卖难”问题;此外,供销社还要创建覆盖全国的合作银行及金融服务体系。

显然,2015年4月1日,供销社杀出回马枪,正式向逐鹿农村市场的淘宝京东等电商巨头们宣战啦 二,供销合作社为何要和淘宝争夺农村市场

众所周知,供销社从五十年代诞生的那一天起,就承担着连接城乡、连接工农、互联互通、互通有无、互惠互利的使命,供销社几乎遍布城乡的每一个角落。由于众所周知的历史原因,从改革开放以后,供销合作业务逐步退出农村,供销社退守到了镇以上的城市和重点城镇,无数的遗老遗少开始了靠吃城市房产租金的养尊处优的美好生活。也正是靠着在城市和城镇保留的庞大的不动产资产带来的丰厚的租金收入,供销社在经历30多年改革风风雨雨之后不仅没有倒下,而且还靠不动产增值积累了庞大的资产。

现在,阿里巴巴宣布要下乡了,要做供销社以前做的、而现在已经不做了的生意。供销社猛然醒悟——原来农村是一片蓝海!你淘宝投资100亿做农村市场,这算不了什么?和我中国供销社能够投入的资源相比,零头而已!

对供销社系统而言,淘宝下乡,无异于抢地盘的“野狮子来了”。

养尊处优多年的供销社系统的遗老遗少们有种也,携带中共中央国务院的《决议》出场迎战来了!

三,抢占农村市场——统一购销和配送,不仅仅是个经济行为

在共产党刚刚执政的时候,投机疯狂,物价暴涨,危机共产党执政地位。在陈云等人主导的顶层设计下,成立了全国性的供销合作体系,工业品下乡由供销社统一采购和配送,粮食以外的农产品进城由供销社等统一采购和销售,其结果可想而知,猖獗一时的囤积居奇、投机倒把、哄抬物价的“市场行为”几乎被彻底消灭,无数“资本家”不得不接受社会主义改造。供销合作社体系为巩固共产党新政权和走上“社会主义道路”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中国经济经过半个多世纪的发展,由(短缺时代、供给不足)追求数量增长收益阶段,进化到(过剩时代、消费不足)追求稳定市场份额收益和定价权收益阶段——走向垄断资本主义阶段。技术垄断、组织垄断和渠道垄断是最基本的垄断手段。淘宝等电商巨头其实追求的是稳定的市场份额收益和定价权收益,淘宝经济其实也是一定程度的垄断经济。假如淘宝有朝一日有了数十年前的供销社体系的作用和地位,会不会在经济领域也进行一场淘宝式的“社会主义改造运动”呢?

淘宝如果是共产党的淘宝或供销社的淘宝,估计供销社的遗老遗少们就不必重新披挂出征了;或许根本不需要中共中央国务院出台这个《决议》了。

淘宝和供销社会走向合作吗?

不可能。这两“狮子王”的竞争是有你无我的竞争!

四、抢占农村市场,钱多不是核心竞争力

中国乡建院是国内长期致力于在村社内部创建“内置金融合作社”、并为各村社发展提供系统性解决方案的专业性机构。知名三农问题专家、中国乡建院院长李昌平认定中国农民的基本组织形式一定是“内置金融村社及其联合社”,而不是别的形式。李昌平说:“各类资本为争夺农村市场必有一场决战,任何市场主体决战农村市场主要靠两种竞争力,即:一是组织农民的能力,二是农民组织服务农民的综合服务能力。”

李昌平认为中国小农经济困境的根本原因是两个:“一是金融供给无效;二是组织供给无效。谁解决了这两个问题,谁就找到了解决三农问题的金钥匙”。

因此,李昌平还认为谁组织了农民,谁联合了农民组织,农村市场就是谁的!

李昌平还说:“延安时期的共产党员,孤零零一个人从延安出发,什么都不带,靠一套群众路线的工作方法,很快能够在落后的农村建立起党小组、党支部、根据地,进而很快能够为游击战、解放战争提供人财物的后勤保障。而今的共产党干部,从机关出发,带上好多钱,把钱花光了——变成了水泥堆堆就算走了群众路线,每年花去数以万亿计的钱,农村依然还是不能自我造血和发电”。在李昌平看来,“延安的共产党员和今天的共产党员是不一样的共产党员,延安的共产党员会群众路线工作方法的,今天的共产党员知道群众路线而不会用群众路线的工作方法”。所以,“谁找到了重新低成本组织农民的方法、谁创建的农民组织模式具有服务农民的综合服务能力,谁就掌握了决胜农村市场的法宝”。

显然,淘宝是不具备李昌平所说的决胜农村市场的核心竞争力的,供销社的遗老遗少们也不具备这种能力。供销社如果不具备重新组织农民的能力,就可以断定供销社不可能重新成为农民的合作组织,也不可能成为真正的农民合作组织的全国性代表,中共中央国务院的这个《决定》所要达成的目标或许就无法实现了。

五,决战农村市场,要从村社内置金融做起

“村社内置金融是重新组织农民的最有效办法;而内置金融村社及联合社是最好的农民组织模式”。这是李昌平常说的两句话。可惜,即使是做农村农业工作的人中能完全听懂这两句话的人也很少。

李昌平在十多年前就开始做村社内置金融合作社,并依托内置金融合作社创建农村综合性服务体系。2010年李昌平和孙君等人组建中国乡建院,形成团队作战,专门从事内置金融村社建设及农村综合发展服务。创造了闻名全国的以内置金融为切入点的新农村建设及农村综合发展——“郝堂模式”。2013年开始,李昌平受聘珠海市政府顾问,在珠海市委政府的领导和支持下,在珠海斗门改革试验区做村社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组织系统建设。李昌平称这个系统为“{(造血厂+储血站)和(发电厂+蓄电池)+万能插座}”系统,是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这个“新体系”具有服务三农的多种功能:1、资金存贷功能;2,土地、房屋及集体成员权抵押贷款功能;3,农村资产资源金融资产化功能(农户可以把自家的资源资产当长期存款或股权等存入内置金融合作社,把分散资源资产整合并成为可流动交易的金融资产);4,农村产权交易所功能;5,线上线下联合“购销+配送”功能;6,村社内部“余额宝”功能和内部结算平台功能(农民可以先消费后结算);7,产业整合功能(集合农民需求,对饲料、肥料等产业有话语权);8,正规金融机构和保险机构服务农民的中介和纽带功能;9,有大数据采集功能;10,敬老养老功能;11,沟通城乡互联互通互惠互利功;12,增强农民及农民共同体主体性,完善村社共同体双层经营体制,壮大共同体经济的功能;13,改善乡村治理和巩固执政基础的政治功能;等等。

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一头连接现代供销社、银行、保险、电商、产权交易所……开发商、投资商等,为他们服务三农、并抢占农村市场配语言、配血型、配接口,解决“最后一公里”难题;另一头连接千家万户分散的传统小农,把分散的、无造血和发电功能的传统小农变为有组织的、有自我造血和发电功能的现代小农。

到目前为止,珠海农村已经发展内置金融合作社6家(每家政府扶持种子资金100万),并形成了有资本金5000万(不含村社)的内置金融合作社联合社(其中,珠海供销社认购1000万)。2015年珠海市内置金融联合社的村社成员将增加到30家。目前,中国乡建院正在会同有战略眼光的投资机构共同发起“中华乡村复兴基金”,计划给每个县市匹配种子资金1000万协助政府和村民创建以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为核心的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并在此基础上组建全国性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的“服务之家”。易农咨询一直跟踪李昌平的农村实践,读中共中央国务院《决议》恍然大悟——原来李昌平所主持的实验和《决议》完全吻合,只是选择了从下而上的路径。

现在的李昌平,一心一意专注于他的“新体系”建设,他说他的“新体系”是城市现代服务体系服务传统“三农”的纽带和中介,是一个开放的“新体系”。如果中国农业银行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中国农业银行就是服务三农的农业银行了,土地抵押贷款就自然发生了,农行的农村存款就会爆炸式增长;如果中国保险公司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中国保险公司就是服务三农的保险公司了,保险公司与千家万户小农信息不对称的难题就轻易解决的,其农村保险业务就会获得低成本的爆炸式增长;如果全国供销合作总社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供销社就可以服务三农了;中国的电商公司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电商在广大农村的资金流、物流、信息流的“最后一公里”难题就解决了,农产品线上交易的质量安全问题也解决了,电商在农村市场上的巨大优势很快就会充分发挥出来;……

李昌平建设的这个“新体系”,在村庄范围内覆盖村民生产、生活及乡村经营治理等方方面面的需求,也是一个“平台”。凡是与农村农业农民相关的部门、机构和企业等,如果不主动接入“新体系”,就可能会被永久的排斥在农村市场之外了。李昌平所做的“新体系”一旦形成全国性联盟,将是一个功能十分强大的“平台”。

中国乡建院不能和淘宝、供销社等相提并论,中国乡建院只有一支经过李昌平亲自打造的、能够低成本创建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的团队,仅此而已!李昌平说中国乡建院是党和政府的基层“基本农民组织”建设的工程队、工作队。但在易农咨询看来,中国乡建院是任何决战农村市场的“巨无霸”的最佳合作者。易农咨询预言:决战农村市场的最终胜利者,可能既不是淘宝、京东,也不是供销社,极有可能是“**保险+**银行+中国乡建院”+N内置金融村社等合伙扶持组建的“华夏内置金融村社联盟”。

,如下图

易农按:供销社回归农村具有重大的政治意义。这标志着中共中央国务院的农村战略已经发生方向性转折。易农认为,农民的组织化已经提上政治议程。当然,这是后话。本文只从经济层面给予分析。欢迎拍砖交流。

开启战国时代:供销社回马枪VS阿里京东电商巨头们农村战略

易农咨询执行董事 贾林州

4月1日愚人节这天,中国中央政府召开全国电视电话会议,部署供销社改革,并以中共中央和国务院的名义出台了《关于深化供销合作社综合改革的决定》。这份文件重新赋予已经退出农村、在城市里吃房租很多年的供销社三大使命:第一,成为服务农民生产生活的生力军和综合平台;第二,成为党和政府密切联系农民群众的桥梁纽带;第三,成为农业现代化建设的重要力量。同时也赋予了供销社三种新职能:第一,金融机构的职能;第二,统筹城乡与三农相关的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购销市场的职能;第三,政策性支农职能。这样看上去,新的中国供销合作社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供销合作社,因为其使命和职能已经远远超出了供销合作本身。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供销合作社综合改革的决定》赋予供销社的新使命和职能,一下子使得供销社比农业部、农信社和农行、保险公司等部门和机构不知重要多少倍、多少倍了。易农咨询认为,这是一件特大的、特大的大事件。

虽然这事件发生在愚人节,但可以肯定这不是愚人的恶作剧。

一,供销社和淘宝京东争夺农村市场的大战正式拉开大幕

今年年初,淘宝宣布出资100亿,实施千县万村计划,解决农民卖难卖难的问题。

2015年4月1日中国供销合作总社李春生说,在对农民产前、产中和产后的服务上,供销合作社必须提供植保、测土配方、产前种子等服务;在产后综合服务上,要搭建平台,让农民享受到便捷化、多样化的服务。通过“新网工程”建设,将解决农产品“买难”“卖难”问题;此外,供销社还要创建覆盖全国的合作银行及金融服务体系。

显然,2015年4月1日,供销社杀出回马枪,正式向逐鹿农村市场的淘宝京东等电商巨头们宣战啦 二,供销合作社为何要和淘宝争夺农村市场

众所周知,供销社从五十年代诞生的那一天起,就承担着连接城乡、连接工农、互联互通、互通有无、互惠互利的使命,供销社几乎遍布城乡的每一个角落。由于众所周知的历史原因,从改革开放以后,供销合作业务逐步退出农村,供销社退守到了镇以上的城市和重点城镇,无数的遗老遗少开始了靠吃城市房产租金的养尊处优的美好生活。也正是靠着在城市和城镇保留的庞大的不动产资产带来的丰厚的租金收入,供销社在经历30多年改革风风雨雨之后不仅没有倒下,而且还靠不动产增值积累了庞大的资产。

现在,阿里巴巴宣布要下乡了,要做供销社以前做的、而现在已经不做了的生意。供销社猛然醒悟——原来农村是一片蓝海!你淘宝投资100亿做农村市场,这算不了什么?和我中国供销社能够投入的资源相比,零头而已!

对供销社系统而言,淘宝下乡,无异于抢地盘的“野狮子来了”。

养尊处优多年的供销社系统的遗老遗少们有种也,携带中共中央国务院的《决议》出场迎战来了!

三,抢占农村市场——统一购销和配送,不仅仅是个经济行为

在共产党刚刚执政的时候,投机疯狂,物价暴涨,危机共产党执政地位。在陈云等人主导的顶层设计下,成立了全国性的供销合作体系,工业品下乡由供销社统一采购和配送,粮食以外的农产品进城由供销社等统一采购和销售,其结果可想而知,猖獗一时的囤积居奇、投机倒把、哄抬物价的“市场行为”几乎被彻底消灭,无数“资本家”不得不接受社会主义改造。供销合作社体系为巩固共产党新政权和走上“社会主义道路”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中国经济经过半个多世纪的发展,由(短缺时代、供给不足)追求数量增长收益阶段,进化到(过剩时代、消费不足)追求稳定市场份额收益和定价权收益阶段——走向垄断资本主义阶段。技术垄断、组织垄断和渠道垄断是最基本的垄断手段。淘宝等电商巨头其实追求的是稳定的市场份额收益和定价权收益,淘宝经济其实也是一定程度的垄断经济。假如淘宝有朝一日有了数十年前的供销社体系的作用和地位,会不会在经济领域也进行一场淘宝式的“社会主义改造运动”呢?

淘宝如果是共产党的淘宝或供销社的淘宝,估计供销社的遗老遗少们就不必重新披挂出征了;或许根本不需要中共中央国务院出台这个《决议》了。

淘宝和供销社会走向合作吗?

不可能。这两“狮子王”的竞争是有你无我的竞争!

四、抢占农村市场,钱多不是核心竞争力

中国乡建院是国内长期致力于在村社内部创建“内置金融合作社”、并为各村社发展提供系统性解决方案的专业性机构。知名三农问题专家、中国乡建院院长李昌平认定中国农民的基本组织形式一定是“内置金融村社及其联合社”,而不是别的形式。李昌平说:“各类资本为争夺农村市场必有一场决战,任何市场主体决战农村市场主要靠两种竞争力,即:一是组织农民的能力,二是农民组织服务农民的综合服务能力。”

李昌平认为中国小农经济困境的根本原因是两个:“一是金融供给无效;二是组织供给无效。谁解决了这两个问题,谁就找到了解决三农问题的金钥匙”。

因此,李昌平还认为谁组织了农民,谁联合了农民组织,农村市场就是谁的!

李昌平还说:“延安时期的共产党员,孤零零一个人从延安出发,什么都不带,靠一套群众路线的工作方法,很快能够在落后的农村建立起党小组、党支部、根据地,进而很快能够为游击战、解放战争提供人财物的后勤保障。而今的共产党干部,从机关出发,带上好多钱,把钱花光了——变成了水泥堆堆就算走了群众路线,每年花去数以万亿计的钱,农村依然还是不能自我造血和发电”。在李昌平看来,“延安的共产党员和今天的共产党员是不一样的共产党员,延安的共产党员会群众路线工作方法的,今天的共产党员知道群众路线而不会用群众路线的工作方法”。所以,“谁找到了重新低成本组织农民的方法、谁创建的农民组织模式具有服务农民的综合服务能力,谁就掌握了决胜农村市场的法宝”。

显然,淘宝是不具备李昌平所说的决胜农村市场的核心竞争力的,供销社的遗老遗少们也不具备这种能力。供销社如果不具备重新组织农民的能力,就可以断定供销社不可能重新成为农民的合作组织,也不可能成为真正的农民合作组织的全国性代表,中共中央国务院的这个《决定》所要达成的目标或许就无法实现了。

五,决战农村市场,要从村社内置金融做起

“村社内置金融是重新组织农民的最有效办法;而内置金融村社及联合社是最好的农民组织模式”。这是李昌平常说的两句话。可惜,即使是做农村农业工作的人中能完全听懂这两句话的人也很少。

李昌平在十多年前就开始做村社内置金融合作社,并依托内置金融合作社创建农村综合性服务体系。2010年李昌平和孙君等人组建中国乡建院,形成团队作战,专门从事内置金融村社建设及农村综合发展服务。创造了闻名全国的以内置金融为切入点的新农村建设及农村综合发展——“郝堂模式”。2013年开始,李昌平受聘珠海市政府顾问,在珠海市委政府的领导和支持下,在珠海斗门改革试验区做村社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组织系统建设。李昌平称这个系统为“{(造血厂+储血站)和(发电厂+蓄电池)+万能插座}”系统,是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这个“新体系”具有服务三农的多种功能:1、资金存贷功能;2,土地、房屋及集体成员权抵押贷款功能;3,农村资产资源金融资产化功能(农户可以把自家的资源资产当长期存款或股权等存入内置金融合作社,把分散资源资产整合并成为可流动交易的金融资产);4,农村产权交易所功能;5,线上线下联合“购销+配送”功能;6,村社内部“余额宝”功能和内部结算平台功能(农民可以先消费后结算);7,产业整合功能(集合农民需求,对饲料、肥料等产业有话语权);8,正规金融机构和保险机构服务农民的中介和纽带功能;9,有大数据采集功能;10,敬老养老功能;11,沟通城乡互联互通互惠互利功;12,增强农民及农民共同体主体性,完善村社共同体双层经营体制,壮大共同体经济的功能;13,改善乡村治理和巩固执政基础的政治功能;等等。

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一头连接现代供销社、银行、保险、电商、产权交易所……开发商、投资商等,为他们服务三农、并抢占农村市场配语言、配血型、配接口,解决“最后一公里”难题;另一头连接千家万户分散的传统小农,把分散的、无造血和发电功能的传统小农变为有组织的、有自我造血和发电功能的现代小农。

到目前为止,珠海农村已经发展内置金融合作社6家(每家政府扶持种子资金100万),并形成了有资本金5000万(不含村社)的内置金融合作社联合社(其中,珠海供销社认购1000万)。2015年珠海市内置金融联合社的村社成员将增加到30家。目前,中国乡建院正在会同有战略眼光的投资机构共同发起“中华乡村复兴基金”,计划给每个县市匹配种子资金1000万协助政府和村民创建以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为核心的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并在此基础上组建全国性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的“服务之家”。易农咨询一直跟踪李昌平的农村实践,读中共中央国务院《决议》恍然大悟——原来李昌平所主持的实验和《决议》完全吻合,只是选择了从下而上的路径。

现在的李昌平,一心一意专注于他的“新体系”建设,他说他的“新体系”是城市现代服务体系服务传统“三农”的纽带和中介,是一个开放的“新体系”。如果中国农业银行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中国农业银行就是服务三农的农业银行了,土地抵押贷款就自然发生了,农行的农村存款就会爆炸式增长;如果中国保险公司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中国保险公司就是服务三农的保险公司了,保险公司与千家万户小农信息不对称的难题就轻易解决的,其农村保险业务就会获得低成本的爆炸式增长;如果全国供销合作总社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供销社就可以服务三农了;中国的电商公司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电商在广大农村的资金流、物流、信息流的“最后一公里”难题就解决了,农产品线上交易的质量安全问题也解决了,电商在农村市场上的巨大优势很快就会充分发挥出来;……

李昌平建设的这个“新体系”,在村庄范围内覆盖村民生产、生活及乡村经营治理等方方面面的需求,也是一个“平台”。凡是与农村农业农民相关的部门、机构和企业等,如果不主动接入“新体系”,就可能会被永久的排斥在农村市场之外了。李昌平所做的“新体系”一旦形成全国性联盟,将是一个功能十分强大的“平台”。

中国乡建院不能和淘宝、供销社等相提并论,中国乡建院只有一支经过李昌平亲自打造的、能够低成本创建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的团队,仅此而已!李昌平说中国乡建院是党和政府的基层“基本农民组织”建设的工程队、工作队。但在易农咨询看来,中国乡建院是任何决战农村市场的“巨无霸”的最佳合作者。易农咨询预言:决战农村市场的最终胜利者,可能既不是淘宝、京东,也不是供销社,极有可能是“**保险+**银行+中国乡建院”+N内置金融村社等合伙扶持组建的“华夏内置金融村社联盟”。

易农按:供销社回归农村具有重大的政治意义。这标志着中共中央国务院的农村战略已经发生方向性转折。易农认为,农民的组织化已经提上政治议程。当然,这是后话。本文只从经济层面给予分析。欢迎拍砖交流。

开启战国时代:供销社回马枪VS阿里京东电商巨头们农村战略

易农咨询执行董事 贾林州

4月1日愚人节这天,中国中央政府召开全国电视电话会议,部署供销社改革,并以中共中央和国务院的名义出台了《关于深化供销合作社综合改革的决定》。这份文件重新赋予已经退出农村、在城市里吃房租很多年的供销社三大使命:第一,成为服务农民生产生活的生力军和综合平台;第二,成为党和政府密切联系农民群众的桥梁纽带;第三,成为农业现代化建设的重要力量。同时也赋予了供销社三种新职能:第一,金融机构的职能;第二,统筹城乡与三农相关的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购销市场的职能;第三,政策性支农职能。这样看上去,新的中国供销合作社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供销合作社,因为其使命和职能已经远远超出了供销合作本身。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供销合作社综合改革的决定》赋予供销社的新使命和职能,一下子使得供销社比农业部、农信社和农行、保险公司等部门和机构不知重要多少倍、多少倍了。易农咨询认为,这是一件特大的、特大的大事件。

虽然这事件发生在愚人节,但可以肯定这不是愚人的恶作剧。

一,供销社和淘宝京东争夺农村市场的大战正式拉开大幕

今年年初,淘宝宣布出资100亿,实施千县万村计划,解决农民卖难卖难的问题。

2015年4月1日中国供销合作总社李春生说,在对农民产前、产中和产后的服务上,供销合作社必须提供植保、测土配方、产前种子等服务;在产后综合服务上,要搭建平台,让农民享受到便捷化、多样化的服务。通过“新网工程”建设,将解决农产品“买难”“卖难”问题;此外,供销社还要创建覆盖全国的合作银行及金融服务体系。

显然,2015年4月1日,供销社杀出回马枪,正式向逐鹿农村市场的淘宝京东等电商巨头们宣战啦 二,供销合作社为何要和淘宝争夺农村市场

众所周知,供销社从五十年代诞生的那一天起,就承担着连接城乡、连接工农、互联互通、互通有无、互惠互利的使命,供销社几乎遍布城乡的每一个角落。由于众所周知的历史原因,从改革开放以后,供销合作业务逐步退出农村,供销社退守到了镇以上的城市和重点城镇,无数的遗老遗少开始了靠吃城市房产租金的养尊处优的美好生活。也正是靠着在城市和城镇保留的庞大的不动产资产带来的丰厚的租金收入,供销社在经历30多年改革风风雨雨之后不仅没有倒下,而且还靠不动产增值积累了庞大的资产。

现在,阿里巴巴宣布要下乡了,要做供销社以前做的、而现在已经不做了的生意。供销社猛然醒悟——原来农村是一片蓝海!你淘宝投资100亿做农村市场,这算不了什么?和我中国供销社能够投入的资源相比,零头而已!

对供销社系统而言,淘宝下乡,无异于抢地盘的“野狮子来了”。

养尊处优多年的供销社系统的遗老遗少们有种也,携带中共中央国务院的《决议》出场迎战来了!

三,抢占农村市场——统一购销和配送,不仅仅是个经济行为

在共产党刚刚执政的时候,投机疯狂,物价暴涨,危机共产党执政地位。在陈云等人主导的顶层设计下,成立了全国性的供销合作体系,工业品下乡由供销社统一采购和配送,粮食以外的农产品进城由供销社等统一采购和销售,其结果可想而知,猖獗一时的囤积居奇、投机倒把、哄抬物价的“市场行为”几乎被彻底消灭,无数“资本家”不得不接受社会主义改造。供销合作社体系为巩固共产党新政权和走上“社会主义道路”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中国经济经过半个多世纪的发展,由(短缺时代、供给不足)追求数量增长收益阶段,进化到(过剩时代、消费不足)追求稳定市场份额收益和定价权收益阶段——走向垄断资本主义阶段。技术垄断、组织垄断和渠道垄断是最基本的垄断手段。淘宝等电商巨头其实追求的是稳定的市场份额收益和定价权收益,淘宝经济其实也是一定程度的垄断经济。假如淘宝有朝一日有了数十年前的供销社体系的作用和地位,会不会在经济领域也进行一场淘宝式的“社会主义改造运动”呢?

淘宝如果是共产党的淘宝或供销社的淘宝,估计供销社的遗老遗少们就不必重新披挂出征了;或许根本不需要中共中央国务院出台这个《决议》了。

淘宝和供销社会走向合作吗?

不可能。这两“狮子王”的竞争是有你无我的竞争!

四、抢占农村市场,钱多不是核心竞争力

中国乡建院是国内长期致力于在村社内部创建“内置金融合作社”、并为各村社发展提供系统性解决方案的专业性机构。知名三农问题专家、中国乡建院院长李昌平认定中国农民的基本组织形式一定是“内置金融村社及其联合社”,而不是别的形式。李昌平说:“各类资本为争夺农村市场必有一场决战,任何市场主体决战农村市场主要靠两种竞争力,即:一是组织农民的能力,二是农民组织服务农民的综合服务能力。”

李昌平认为中国小农经济困境的根本原因是两个:“一是金融供给无效;二是组织供给无效。谁解决了这两个问题,谁就找到了解决三农问题的金钥匙”。

因此,李昌平还认为谁组织了农民,谁联合了农民组织,农村市场就是谁的!

李昌平还说:“延安时期的共产党员,孤零零一个人从延安出发,什么都不带,靠一套群众路线的工作方法,很快能够在落后的农村建立起党小组、党支部、根据地,进而很快能够为游击战、解放战争提供人财物的后勤保障。而今的共产党干部,从机关出发,带上好多钱,把钱花光了——变成了水泥堆堆就算走了群众路线,每年花去数以万亿计的钱,农村依然还是不能自我造血和发电”。在李昌平看来,“延安的共产党员和今天的共产党员是不一样的共产党员,延安的共产党员会群众路线工作方法的,今天的共产党员知道群众路线而不会用群众路线的工作方法”。所以,“谁找到了重新低成本组织农民的方法、谁创建的农民组织模式具有服务农民的综合服务能力,谁就掌握了决胜农村市场的法宝”。

显然,淘宝是不具备李昌平所说的决胜农村市场的核心竞争力的,供销社的遗老遗少们也不具备这种能力。供销社如果不具备重新组织农民的能力,就可以断定供销社不可能重新成为农民的合作组织,也不可能成为真正的农民合作组织的全国性代表,中共中央国务院的这个《决定》所要达成的目标或许就无法实现了。

五,决战农村市场,要从村社内置金融做起

“村社内置金融是重新组织农民的最有效办法;而内置金融村社及联合社是最好的农民组织模式”。这是李昌平常说的两句话。可惜,即使是做农村农业工作的人中能完全听懂这两句话的人也很少。

李昌平在十多年前就开始做村社内置金融合作社,并依托内置金融合作社创建农村综合性服务体系。2010年李昌平和孙君等人组建中国乡建院,形成团队作战,专门从事内置金融村社建设及农村综合发展服务。创造了闻名全国的以内置金融为切入点的新农村建设及农村综合发展——“郝堂模式”。2013年开始,李昌平受聘珠海市政府顾问,在珠海市委政府的领导和支持下,在珠海斗门改革试验区做村社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组织系统建设。李昌平称这个系统为“{(造血厂+储血站)和(发电厂+蓄电池)+万能插座}”系统,是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这个“新体系”具有服务三农的多种功能:1、资金存贷功能;2,土地、房屋及集体成员权抵押贷款功能;3,农村资产资源金融资产化功能(农户可以把自家的资源资产当长期存款或股权等存入内置金融合作社,把分散资源资产整合并成为可流动交易的金融资产);4,农村产权交易所功能;5,线上线下联合“购销+配送”功能;6,村社内部“余额宝”功能和内部结算平台功能(农民可以先消费后结算);7,产业整合功能(集合农民需求,对饲料、肥料等产业有话语权);8,正规金融机构和保险机构服务农民的中介和纽带功能;9,有大数据采集功能;10,敬老养老功能;11,沟通城乡互联互通互惠互利功;12,增强农民及农民共同体主体性,完善村社共同体双层经营体制,壮大共同体经济的功能;13,改善乡村治理和巩固执政基础的政治功能;等等。

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一头连接现代供销社、银行、保险、电商、产权交易所……开发商、投资商等,为他们服务三农、并抢占农村市场配语言、配血型、配接口,解决“最后一公里”难题;另一头连接千家万户分散的传统小农,把分散的、无造血和发电功能的传统小农变为有组织的、有自我造血和发电功能的现代小农。

到目前为止,珠海农村已经发展内置金融合作社6家(每家政府扶持种子资金100万),并形成了有资本金5000万(不含村社)的内置金融合作社联合社(其中,珠海供销社认购1000万)。2015年珠海市内置金融联合社的村社成员将增加到30家。目前,中国乡建院正在会同有战略眼光的投资机构共同发起“中华乡村复兴基金”,计划给每个县市匹配种子资金1000万协助政府和村民创建以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为核心的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并在此基础上组建全国性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的“服务之家”。易农咨询一直跟踪李昌平的农村实践,读中共中央国务院《决议》恍然大悟——原来李昌平所主持的实验和《决议》完全吻合,只是选择了从下而上的路径。

现在的李昌平,一心一意专注于他的“新体系”建设,他说他的“新体系”是城市现代服务体系服务传统“三农”的纽带和中介,是一个开放的“新体系”。如果中国农业银行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中国农业银行就是服务三农的农业银行了,土地抵押贷款就自然发生了,农行的农村存款就会爆炸式增长;如果中国保险公司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中国保险公司就是服务三农的保险公司了,保险公司与千家万户小农信息不对称的难题就轻易解决的,其农村保险业务就会获得低成本的爆炸式增长;如果全国供销合作总社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供销社就可以服务三农了;中国的电商公司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电商在广大农村的资金流、物流、信息流的“最后一公里”难题就解决了,农产品线上交易的质量安全问题也解决了,电商在农村市场上的巨大优势很快就会充分发挥出来;……

李昌平建设的这个“新体系”,在村庄范围内覆盖村民生产、生活及乡村经营治理等方方面面的需求,也是一个“平台”。凡是与农村农业农民相关的部门、机构和企业等,如果不主动接入“新体系”,就可能会被永久的排斥在农村市场之外了。李昌平所做的“新体系”一旦形成全国性联盟,将是一个功能十分强大的“平台”。

中国乡建院不能和淘宝、供销社等相提并论,中国乡建院只有一支经过李昌平亲自打造的、能够低成本创建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的团队,仅此而已!李昌平说中国乡建院是党和政府的基层“基本农民组织”建设的工程队、工作队。但在易农咨询看来,中国乡建院是任何决战农村市场的“巨无霸”的最佳合作者。易农咨询预言:决战农村市场的最终胜利者,可能既不是淘宝、京东,也不是供销社,极有可能是“**保险+**银行+中国乡建院”+N内置金融村社等合伙扶持组建的“华夏内置金融村社联盟”。

政策时评-开启战国时代:供销社回马枪VS电商巨头们农村战略-农事资讯

如下图

易农按:供销社回归农村具有重大的政治意义。这标志着中共中央国务院的农村战略已经发生方向性转折。易农认为,农民的组织化已经提上政治议程。当然,这是后话。本文只从经济层面给予分析。欢迎拍砖交流。

开启战国时代:供销社回马枪VS阿里京东电商巨头们农村战略

易农咨询执行董事 贾林州

4月1日愚人节这天,中国中央政府召开全国电视电话会议,部署供销社改革,并以中共中央和国务院的名义出台了《关于深化供销合作社综合改革的决定》。这份文件重新赋予已经退出农村、在城市里吃房租很多年的供销社三大使命:第一,成为服务农民生产生活的生力军和综合平台;第二,成为党和政府密切联系农民群众的桥梁纽带;第三,成为农业现代化建设的重要力量。同时也赋予了供销社三种新职能:第一,金融机构的职能;第二,统筹城乡与三农相关的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购销市场的职能;第三,政策性支农职能。这样看上去,新的中国供销合作社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供销合作社,因为其使命和职能已经远远超出了供销合作本身。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供销合作社综合改革的决定》赋予供销社的新使命和职能,一下子使得供销社比农业部、农信社和农行、保险公司等部门和机构不知重要多少倍、多少倍了。易农咨询认为,这是一件特大的、特大的大事件。

虽然这事件发生在愚人节,但可以肯定这不是愚人的恶作剧。

一,供销社和淘宝京东争夺农村市场的大战正式拉开大幕

今年年初,淘宝宣布出资100亿,实施千县万村计划,解决农民卖难卖难的问题。

2015年4月1日中国供销合作总社李春生说,在对农民产前、产中和产后的服务上,供销合作社必须提供植保、测土配方、产前种子等服务;在产后综合服务上,要搭建平台,让农民享受到便捷化、多样化的服务。通过“新网工程”建设,将解决农产品“买难”“卖难”问题;此外,供销社还要创建覆盖全国的合作银行及金融服务体系。

显然,2015年4月1日,供销社杀出回马枪,正式向逐鹿农村市场的淘宝京东等电商巨头们宣战啦 二,供销合作社为何要和淘宝争夺农村市场

众所周知,供销社从五十年代诞生的那一天起,就承担着连接城乡、连接工农、互联互通、互通有无、互惠互利的使命,供销社几乎遍布城乡的每一个角落。由于众所周知的历史原因,从改革开放以后,供销合作业务逐步退出农村,供销社退守到了镇以上的城市和重点城镇,无数的遗老遗少开始了靠吃城市房产租金的养尊处优的美好生活。也正是靠着在城市和城镇保留的庞大的不动产资产带来的丰厚的租金收入,供销社在经历30多年改革风风雨雨之后不仅没有倒下,而且还靠不动产增值积累了庞大的资产。

现在,阿里巴巴宣布要下乡了,要做供销社以前做的、而现在已经不做了的生意。供销社猛然醒悟——原来农村是一片蓝海!你淘宝投资100亿做农村市场,这算不了什么?和我中国供销社能够投入的资源相比,零头而已!

对供销社系统而言,淘宝下乡,无异于抢地盘的“野狮子来了”。

养尊处优多年的供销社系统的遗老遗少们有种也,携带中共中央国务院的《决议》出场迎战来了!

三,抢占农村市场——统一购销和配送,不仅仅是个经济行为

在共产党刚刚执政的时候,投机疯狂,物价暴涨,危机共产党执政地位。在陈云等人主导的顶层设计下,成立了全国性的供销合作体系,工业品下乡由供销社统一采购和配送,粮食以外的农产品进城由供销社等统一采购和销售,其结果可想而知,猖獗一时的囤积居奇、投机倒把、哄抬物价的“市场行为”几乎被彻底消灭,无数“资本家”不得不接受社会主义改造。供销合作社体系为巩固共产党新政权和走上“社会主义道路”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中国经济经过半个多世纪的发展,由(短缺时代、供给不足)追求数量增长收益阶段,进化到(过剩时代、消费不足)追求稳定市场份额收益和定价权收益阶段——走向垄断资本主义阶段。技术垄断、组织垄断和渠道垄断是最基本的垄断手段。淘宝等电商巨头其实追求的是稳定的市场份额收益和定价权收益,淘宝经济其实也是一定程度的垄断经济。假如淘宝有朝一日有了数十年前的供销社体系的作用和地位,会不会在经济领域也进行一场淘宝式的“社会主义改造运动”呢?

淘宝如果是共产党的淘宝或供销社的淘宝,估计供销社的遗老遗少们就不必重新披挂出征了;或许根本不需要中共中央国务院出台这个《决议》了。

淘宝和供销社会走向合作吗?

不可能。这两“狮子王”的竞争是有你无我的竞争!

四、抢占农村市场,钱多不是核心竞争力

中国乡建院是国内长期致力于在村社内部创建“内置金融合作社”、并为各村社发展提供系统性解决方案的专业性机构。知名三农问题专家、中国乡建院院长李昌平认定中国农民的基本组织形式一定是“内置金融村社及其联合社”,而不是别的形式。李昌平说:“各类资本为争夺农村市场必有一场决战,任何市场主体决战农村市场主要靠两种竞争力,即:一是组织农民的能力,二是农民组织服务农民的综合服务能力。”

李昌平认为中国小农经济困境的根本原因是两个:“一是金融供给无效;二是组织供给无效。谁解决了这两个问题,谁就找到了解决三农问题的金钥匙”。

因此,李昌平还认为谁组织了农民,谁联合了农民组织,农村市场就是谁的!

李昌平还说:“延安时期的共产党员,孤零零一个人从延安出发,什么都不带,靠一套群众路线的工作方法,很快能够在落后的农村建立起党小组、党支部、根据地,进而很快能够为游击战、解放战争提供人财物的后勤保障。而今的共产党干部,从机关出发,带上好多钱,把钱花光了——变成了水泥堆堆就算走了群众路线,每年花去数以万亿计的钱,农村依然还是不能自我造血和发电”。在李昌平看来,“延安的共产党员和今天的共产党员是不一样的共产党员,延安的共产党员会群众路线工作方法的,今天的共产党员知道群众路线而不会用群众路线的工作方法”。所以,“谁找到了重新低成本组织农民的方法、谁创建的农民组织模式具有服务农民的综合服务能力,谁就掌握了决胜农村市场的法宝”。

显然,淘宝是不具备李昌平所说的决胜农村市场的核心竞争力的,供销社的遗老遗少们也不具备这种能力。供销社如果不具备重新组织农民的能力,就可以断定供销社不可能重新成为农民的合作组织,也不可能成为真正的农民合作组织的全国性代表,中共中央国务院的这个《决定》所要达成的目标或许就无法实现了。

五,决战农村市场,要从村社内置金融做起

“村社内置金融是重新组织农民的最有效办法;而内置金融村社及联合社是最好的农民组织模式”。这是李昌平常说的两句话。可惜,即使是做农村农业工作的人中能完全听懂这两句话的人也很少。

李昌平在十多年前就开始做村社内置金融合作社,并依托内置金融合作社创建农村综合性服务体系。2010年李昌平和孙君等人组建中国乡建院,形成团队作战,专门从事内置金融村社建设及农村综合发展服务。创造了闻名全国的以内置金融为切入点的新农村建设及农村综合发展——“郝堂模式”。2013年开始,李昌平受聘珠海市政府顾问,在珠海市委政府的领导和支持下,在珠海斗门改革试验区做村社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组织系统建设。李昌平称这个系统为“{(造血厂+储血站)和(发电厂+蓄电池)+万能插座}”系统,是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这个“新体系”具有服务三农的多种功能:1、资金存贷功能;2,土地、房屋及集体成员权抵押贷款功能;3,农村资产资源金融资产化功能(农户可以把自家的资源资产当长期存款或股权等存入内置金融合作社,把分散资源资产整合并成为可流动交易的金融资产);4,农村产权交易所功能;5,线上线下联合“购销+配送”功能;6,村社内部“余额宝”功能和内部结算平台功能(农民可以先消费后结算);7,产业整合功能(集合农民需求,对饲料、肥料等产业有话语权);8,正规金融机构和保险机构服务农民的中介和纽带功能;9,有大数据采集功能;10,敬老养老功能;11,沟通城乡互联互通互惠互利功;12,增强农民及农民共同体主体性,完善村社共同体双层经营体制,壮大共同体经济的功能;13,改善乡村治理和巩固执政基础的政治功能;等等。

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一头连接现代供销社、银行、保险、电商、产权交易所……开发商、投资商等,为他们服务三农、并抢占农村市场配语言、配血型、配接口,解决“最后一公里”难题;另一头连接千家万户分散的传统小农,把分散的、无造血和发电功能的传统小农变为有组织的、有自我造血和发电功能的现代小农。

到目前为止,珠海农村已经发展内置金融合作社6家(每家政府扶持种子资金100万),并形成了有资本金5000万(不含村社)的内置金融合作社联合社(其中,珠海供销社认购1000万)。2015年珠海市内置金融联合社的村社成员将增加到30家。目前,中国乡建院正在会同有战略眼光的投资机构共同发起“中华乡村复兴基金”,计划给每个县市匹配种子资金1000万协助政府和村民创建以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为核心的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并在此基础上组建全国性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的“服务之家”。易农咨询一直跟踪李昌平的农村实践,读中共中央国务院《决议》恍然大悟——原来李昌平所主持的实验和《决议》完全吻合,只是选择了从下而上的路径。

现在的李昌平,一心一意专注于他的“新体系”建设,他说他的“新体系”是城市现代服务体系服务传统“三农”的纽带和中介,是一个开放的“新体系”。如果中国农业银行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中国农业银行就是服务三农的农业银行了,土地抵押贷款就自然发生了,农行的农村存款就会爆炸式增长;如果中国保险公司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中国保险公司就是服务三农的保险公司了,保险公司与千家万户小农信息不对称的难题就轻易解决的,其农村保险业务就会获得低成本的爆炸式增长;如果全国供销合作总社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供销社就可以服务三农了;中国的电商公司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电商在广大农村的资金流、物流、信息流的“最后一公里”难题就解决了,农产品线上交易的质量安全问题也解决了,电商在农村市场上的巨大优势很快就会充分发挥出来;……

李昌平建设的这个“新体系”,在村庄范围内覆盖村民生产、生活及乡村经营治理等方方面面的需求,也是一个“平台”。凡是与农村农业农民相关的部门、机构和企业等,如果不主动接入“新体系”,就可能会被永久的排斥在农村市场之外了。李昌平所做的“新体系”一旦形成全国性联盟,将是一个功能十分强大的“平台”。

中国乡建院不能和淘宝、供销社等相提并论,中国乡建院只有一支经过李昌平亲自打造的、能够低成本创建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的团队,仅此而已!李昌平说中国乡建院是党和政府的基层“基本农民组织”建设的工程队、工作队。但在易农咨询看来,中国乡建院是任何决战农村市场的“巨无霸”的最佳合作者。易农咨询预言:决战农村市场的最终胜利者,可能既不是淘宝、京东,也不是供销社,极有可能是“**保险+**银行+中国乡建院”+N内置金融村社等合伙扶持组建的“华夏内置金融村社联盟”。

,如下图

易农按:供销社回归农村具有重大的政治意义。这标志着中共中央国务院的农村战略已经发生方向性转折。易农认为,农民的组织化已经提上政治议程。当然,这是后话。本文只从经济层面给予分析。欢迎拍砖交流。

开启战国时代:供销社回马枪VS阿里京东电商巨头们农村战略

易农咨询执行董事 贾林州

4月1日愚人节这天,中国中央政府召开全国电视电话会议,部署供销社改革,并以中共中央和国务院的名义出台了《关于深化供销合作社综合改革的决定》。这份文件重新赋予已经退出农村、在城市里吃房租很多年的供销社三大使命:第一,成为服务农民生产生活的生力军和综合平台;第二,成为党和政府密切联系农民群众的桥梁纽带;第三,成为农业现代化建设的重要力量。同时也赋予了供销社三种新职能:第一,金融机构的职能;第二,统筹城乡与三农相关的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购销市场的职能;第三,政策性支农职能。这样看上去,新的中国供销合作社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供销合作社,因为其使命和职能已经远远超出了供销合作本身。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供销合作社综合改革的决定》赋予供销社的新使命和职能,一下子使得供销社比农业部、农信社和农行、保险公司等部门和机构不知重要多少倍、多少倍了。易农咨询认为,这是一件特大的、特大的大事件。

虽然这事件发生在愚人节,但可以肯定这不是愚人的恶作剧。

一,供销社和淘宝京东争夺农村市场的大战正式拉开大幕

今年年初,淘宝宣布出资100亿,实施千县万村计划,解决农民卖难卖难的问题。

2015年4月1日中国供销合作总社李春生说,在对农民产前、产中和产后的服务上,供销合作社必须提供植保、测土配方、产前种子等服务;在产后综合服务上,要搭建平台,让农民享受到便捷化、多样化的服务。通过“新网工程”建设,将解决农产品“买难”“卖难”问题;此外,供销社还要创建覆盖全国的合作银行及金融服务体系。

显然,2015年4月1日,供销社杀出回马枪,正式向逐鹿农村市场的淘宝京东等电商巨头们宣战啦 二,供销合作社为何要和淘宝争夺农村市场

众所周知,供销社从五十年代诞生的那一天起,就承担着连接城乡、连接工农、互联互通、互通有无、互惠互利的使命,供销社几乎遍布城乡的每一个角落。由于众所周知的历史原因,从改革开放以后,供销合作业务逐步退出农村,供销社退守到了镇以上的城市和重点城镇,无数的遗老遗少开始了靠吃城市房产租金的养尊处优的美好生活。也正是靠着在城市和城镇保留的庞大的不动产资产带来的丰厚的租金收入,供销社在经历30多年改革风风雨雨之后不仅没有倒下,而且还靠不动产增值积累了庞大的资产。

现在,阿里巴巴宣布要下乡了,要做供销社以前做的、而现在已经不做了的生意。供销社猛然醒悟——原来农村是一片蓝海!你淘宝投资100亿做农村市场,这算不了什么?和我中国供销社能够投入的资源相比,零头而已!

对供销社系统而言,淘宝下乡,无异于抢地盘的“野狮子来了”。

养尊处优多年的供销社系统的遗老遗少们有种也,携带中共中央国务院的《决议》出场迎战来了!

三,抢占农村市场——统一购销和配送,不仅仅是个经济行为

在共产党刚刚执政的时候,投机疯狂,物价暴涨,危机共产党执政地位。在陈云等人主导的顶层设计下,成立了全国性的供销合作体系,工业品下乡由供销社统一采购和配送,粮食以外的农产品进城由供销社等统一采购和销售,其结果可想而知,猖獗一时的囤积居奇、投机倒把、哄抬物价的“市场行为”几乎被彻底消灭,无数“资本家”不得不接受社会主义改造。供销合作社体系为巩固共产党新政权和走上“社会主义道路”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中国经济经过半个多世纪的发展,由(短缺时代、供给不足)追求数量增长收益阶段,进化到(过剩时代、消费不足)追求稳定市场份额收益和定价权收益阶段——走向垄断资本主义阶段。技术垄断、组织垄断和渠道垄断是最基本的垄断手段。淘宝等电商巨头其实追求的是稳定的市场份额收益和定价权收益,淘宝经济其实也是一定程度的垄断经济。假如淘宝有朝一日有了数十年前的供销社体系的作用和地位,会不会在经济领域也进行一场淘宝式的“社会主义改造运动”呢?

淘宝如果是共产党的淘宝或供销社的淘宝,估计供销社的遗老遗少们就不必重新披挂出征了;或许根本不需要中共中央国务院出台这个《决议》了。

淘宝和供销社会走向合作吗?

不可能。这两“狮子王”的竞争是有你无我的竞争!

四、抢占农村市场,钱多不是核心竞争力

中国乡建院是国内长期致力于在村社内部创建“内置金融合作社”、并为各村社发展提供系统性解决方案的专业性机构。知名三农问题专家、中国乡建院院长李昌平认定中国农民的基本组织形式一定是“内置金融村社及其联合社”,而不是别的形式。李昌平说:“各类资本为争夺农村市场必有一场决战,任何市场主体决战农村市场主要靠两种竞争力,即:一是组织农民的能力,二是农民组织服务农民的综合服务能力。”

李昌平认为中国小农经济困境的根本原因是两个:“一是金融供给无效;二是组织供给无效。谁解决了这两个问题,谁就找到了解决三农问题的金钥匙”。

因此,李昌平还认为谁组织了农民,谁联合了农民组织,农村市场就是谁的!

李昌平还说:“延安时期的共产党员,孤零零一个人从延安出发,什么都不带,靠一套群众路线的工作方法,很快能够在落后的农村建立起党小组、党支部、根据地,进而很快能够为游击战、解放战争提供人财物的后勤保障。而今的共产党干部,从机关出发,带上好多钱,把钱花光了——变成了水泥堆堆就算走了群众路线,每年花去数以万亿计的钱,农村依然还是不能自我造血和发电”。在李昌平看来,“延安的共产党员和今天的共产党员是不一样的共产党员,延安的共产党员会群众路线工作方法的,今天的共产党员知道群众路线而不会用群众路线的工作方法”。所以,“谁找到了重新低成本组织农民的方法、谁创建的农民组织模式具有服务农民的综合服务能力,谁就掌握了决胜农村市场的法宝”。

显然,淘宝是不具备李昌平所说的决胜农村市场的核心竞争力的,供销社的遗老遗少们也不具备这种能力。供销社如果不具备重新组织农民的能力,就可以断定供销社不可能重新成为农民的合作组织,也不可能成为真正的农民合作组织的全国性代表,中共中央国务院的这个《决定》所要达成的目标或许就无法实现了。

五,决战农村市场,要从村社内置金融做起

“村社内置金融是重新组织农民的最有效办法;而内置金融村社及联合社是最好的农民组织模式”。这是李昌平常说的两句话。可惜,即使是做农村农业工作的人中能完全听懂这两句话的人也很少。

李昌平在十多年前就开始做村社内置金融合作社,并依托内置金融合作社创建农村综合性服务体系。2010年李昌平和孙君等人组建中国乡建院,形成团队作战,专门从事内置金融村社建设及农村综合发展服务。创造了闻名全国的以内置金融为切入点的新农村建设及农村综合发展——“郝堂模式”。2013年开始,李昌平受聘珠海市政府顾问,在珠海市委政府的领导和支持下,在珠海斗门改革试验区做村社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组织系统建设。李昌平称这个系统为“{(造血厂+储血站)和(发电厂+蓄电池)+万能插座}”系统,是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这个“新体系”具有服务三农的多种功能:1、资金存贷功能;2,土地、房屋及集体成员权抵押贷款功能;3,农村资产资源金融资产化功能(农户可以把自家的资源资产当长期存款或股权等存入内置金融合作社,把分散资源资产整合并成为可流动交易的金融资产);4,农村产权交易所功能;5,线上线下联合“购销+配送”功能;6,村社内部“余额宝”功能和内部结算平台功能(农民可以先消费后结算);7,产业整合功能(集合农民需求,对饲料、肥料等产业有话语权);8,正规金融机构和保险机构服务农民的中介和纽带功能;9,有大数据采集功能;10,敬老养老功能;11,沟通城乡互联互通互惠互利功;12,增强农民及农民共同体主体性,完善村社共同体双层经营体制,壮大共同体经济的功能;13,改善乡村治理和巩固执政基础的政治功能;等等。

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一头连接现代供销社、银行、保险、电商、产权交易所……开发商、投资商等,为他们服务三农、并抢占农村市场配语言、配血型、配接口,解决“最后一公里”难题;另一头连接千家万户分散的传统小农,把分散的、无造血和发电功能的传统小农变为有组织的、有自我造血和发电功能的现代小农。

到目前为止,珠海农村已经发展内置金融合作社6家(每家政府扶持种子资金100万),并形成了有资本金5000万(不含村社)的内置金融合作社联合社(其中,珠海供销社认购1000万)。2015年珠海市内置金融联合社的村社成员将增加到30家。目前,中国乡建院正在会同有战略眼光的投资机构共同发起“中华乡村复兴基金”,计划给每个县市匹配种子资金1000万协助政府和村民创建以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为核心的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并在此基础上组建全国性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的“服务之家”。易农咨询一直跟踪李昌平的农村实践,读中共中央国务院《决议》恍然大悟——原来李昌平所主持的实验和《决议》完全吻合,只是选择了从下而上的路径。

现在的李昌平,一心一意专注于他的“新体系”建设,他说他的“新体系”是城市现代服务体系服务传统“三农”的纽带和中介,是一个开放的“新体系”。如果中国农业银行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中国农业银行就是服务三农的农业银行了,土地抵押贷款就自然发生了,农行的农村存款就会爆炸式增长;如果中国保险公司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中国保险公司就是服务三农的保险公司了,保险公司与千家万户小农信息不对称的难题就轻易解决的,其农村保险业务就会获得低成本的爆炸式增长;如果全国供销合作总社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供销社就可以服务三农了;中国的电商公司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电商在广大农村的资金流、物流、信息流的“最后一公里”难题就解决了,农产品线上交易的质量安全问题也解决了,电商在农村市场上的巨大优势很快就会充分发挥出来;……

李昌平建设的这个“新体系”,在村庄范围内覆盖村民生产、生活及乡村经营治理等方方面面的需求,也是一个“平台”。凡是与农村农业农民相关的部门、机构和企业等,如果不主动接入“新体系”,就可能会被永久的排斥在农村市场之外了。李昌平所做的“新体系”一旦形成全国性联盟,将是一个功能十分强大的“平台”。

中国乡建院不能和淘宝、供销社等相提并论,中国乡建院只有一支经过李昌平亲自打造的、能够低成本创建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的团队,仅此而已!李昌平说中国乡建院是党和政府的基层“基本农民组织”建设的工程队、工作队。但在易农咨询看来,中国乡建院是任何决战农村市场的“巨无霸”的最佳合作者。易农咨询预言:决战农村市场的最终胜利者,可能既不是淘宝、京东,也不是供销社,极有可能是“**保险+**银行+中国乡建院”+N内置金融村社等合伙扶持组建的“华夏内置金融村社联盟”。

政策时评-开启战国时代:供销社回马枪VS电商巨头们农村战略-农事资讯,见图

金沙好用的线材

易农按:供销社回归农村具有重大的政治意义。这标志着中共中央国务院的农村战略已经发生方向性转折。易农认为,农民的组织化已经提上政治议程。当然,这是后话。本文只从经济层面给予分析。欢迎拍砖交流。

开启战国时代:供销社回马枪VS阿里京东电商巨头们农村战略

易农咨询执行董事 贾林州

4月1日愚人节这天,中国中央政府召开全国电视电话会议,部署供销社改革,并以中共中央和国务院的名义出台了《关于深化供销合作社综合改革的决定》。这份文件重新赋予已经退出农村、在城市里吃房租很多年的供销社三大使命:第一,成为服务农民生产生活的生力军和综合平台;第二,成为党和政府密切联系农民群众的桥梁纽带;第三,成为农业现代化建设的重要力量。同时也赋予了供销社三种新职能:第一,金融机构的职能;第二,统筹城乡与三农相关的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购销市场的职能;第三,政策性支农职能。这样看上去,新的中国供销合作社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供销合作社,因为其使命和职能已经远远超出了供销合作本身。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供销合作社综合改革的决定》赋予供销社的新使命和职能,一下子使得供销社比农业部、农信社和农行、保险公司等部门和机构不知重要多少倍、多少倍了。易农咨询认为,这是一件特大的、特大的大事件。

虽然这事件发生在愚人节,但可以肯定这不是愚人的恶作剧。

一,供销社和淘宝京东争夺农村市场的大战正式拉开大幕

今年年初,淘宝宣布出资100亿,实施千县万村计划,解决农民卖难卖难的问题。

2015年4月1日中国供销合作总社李春生说,在对农民产前、产中和产后的服务上,供销合作社必须提供植保、测土配方、产前种子等服务;在产后综合服务上,要搭建平台,让农民享受到便捷化、多样化的服务。通过“新网工程”建设,将解决农产品“买难”“卖难”问题;此外,供销社还要创建覆盖全国的合作银行及金融服务体系。

显然,2015年4月1日,供销社杀出回马枪,正式向逐鹿农村市场的淘宝京东等电商巨头们宣战啦 二,供销合作社为何要和淘宝争夺农村市场

众所周知,供销社从五十年代诞生的那一天起,就承担着连接城乡、连接工农、互联互通、互通有无、互惠互利的使命,供销社几乎遍布城乡的每一个角落。由于众所周知的历史原因,从改革开放以后,供销合作业务逐步退出农村,供销社退守到了镇以上的城市和重点城镇,无数的遗老遗少开始了靠吃城市房产租金的养尊处优的美好生活。也正是靠着在城市和城镇保留的庞大的不动产资产带来的丰厚的租金收入,供销社在经历30多年改革风风雨雨之后不仅没有倒下,而且还靠不动产增值积累了庞大的资产。

现在,阿里巴巴宣布要下乡了,要做供销社以前做的、而现在已经不做了的生意。供销社猛然醒悟——原来农村是一片蓝海!你淘宝投资100亿做农村市场,这算不了什么?和我中国供销社能够投入的资源相比,零头而已!

对供销社系统而言,淘宝下乡,无异于抢地盘的“野狮子来了”。

养尊处优多年的供销社系统的遗老遗少们有种也,携带中共中央国务院的《决议》出场迎战来了!

三,抢占农村市场——统一购销和配送,不仅仅是个经济行为

在共产党刚刚执政的时候,投机疯狂,物价暴涨,危机共产党执政地位。在陈云等人主导的顶层设计下,成立了全国性的供销合作体系,工业品下乡由供销社统一采购和配送,粮食以外的农产品进城由供销社等统一采购和销售,其结果可想而知,猖獗一时的囤积居奇、投机倒把、哄抬物价的“市场行为”几乎被彻底消灭,无数“资本家”不得不接受社会主义改造。供销合作社体系为巩固共产党新政权和走上“社会主义道路”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中国经济经过半个多世纪的发展,由(短缺时代、供给不足)追求数量增长收益阶段,进化到(过剩时代、消费不足)追求稳定市场份额收益和定价权收益阶段——走向垄断资本主义阶段。技术垄断、组织垄断和渠道垄断是最基本的垄断手段。淘宝等电商巨头其实追求的是稳定的市场份额收益和定价权收益,淘宝经济其实也是一定程度的垄断经济。假如淘宝有朝一日有了数十年前的供销社体系的作用和地位,会不会在经济领域也进行一场淘宝式的“社会主义改造运动”呢?

淘宝如果是共产党的淘宝或供销社的淘宝,估计供销社的遗老遗少们就不必重新披挂出征了;或许根本不需要中共中央国务院出台这个《决议》了。

淘宝和供销社会走向合作吗?

不可能。这两“狮子王”的竞争是有你无我的竞争!

四、抢占农村市场,钱多不是核心竞争力

中国乡建院是国内长期致力于在村社内部创建“内置金融合作社”、并为各村社发展提供系统性解决方案的专业性机构。知名三农问题专家、中国乡建院院长李昌平认定中国农民的基本组织形式一定是“内置金融村社及其联合社”,而不是别的形式。李昌平说:“各类资本为争夺农村市场必有一场决战,任何市场主体决战农村市场主要靠两种竞争力,即:一是组织农民的能力,二是农民组织服务农民的综合服务能力。”

李昌平认为中国小农经济困境的根本原因是两个:“一是金融供给无效;二是组织供给无效。谁解决了这两个问题,谁就找到了解决三农问题的金钥匙”。

因此,李昌平还认为谁组织了农民,谁联合了农民组织,农村市场就是谁的!

李昌平还说:“延安时期的共产党员,孤零零一个人从延安出发,什么都不带,靠一套群众路线的工作方法,很快能够在落后的农村建立起党小组、党支部、根据地,进而很快能够为游击战、解放战争提供人财物的后勤保障。而今的共产党干部,从机关出发,带上好多钱,把钱花光了——变成了水泥堆堆就算走了群众路线,每年花去数以万亿计的钱,农村依然还是不能自我造血和发电”。在李昌平看来,“延安的共产党员和今天的共产党员是不一样的共产党员,延安的共产党员会群众路线工作方法的,今天的共产党员知道群众路线而不会用群众路线的工作方法”。所以,“谁找到了重新低成本组织农民的方法、谁创建的农民组织模式具有服务农民的综合服务能力,谁就掌握了决胜农村市场的法宝”。

显然,淘宝是不具备李昌平所说的决胜农村市场的核心竞争力的,供销社的遗老遗少们也不具备这种能力。供销社如果不具备重新组织农民的能力,就可以断定供销社不可能重新成为农民的合作组织,也不可能成为真正的农民合作组织的全国性代表,中共中央国务院的这个《决定》所要达成的目标或许就无法实现了。

五,决战农村市场,要从村社内置金融做起

“村社内置金融是重新组织农民的最有效办法;而内置金融村社及联合社是最好的农民组织模式”。这是李昌平常说的两句话。可惜,即使是做农村农业工作的人中能完全听懂这两句话的人也很少。

李昌平在十多年前就开始做村社内置金融合作社,并依托内置金融合作社创建农村综合性服务体系。2010年李昌平和孙君等人组建中国乡建院,形成团队作战,专门从事内置金融村社建设及农村综合发展服务。创造了闻名全国的以内置金融为切入点的新农村建设及农村综合发展——“郝堂模式”。2013年开始,李昌平受聘珠海市政府顾问,在珠海市委政府的领导和支持下,在珠海斗门改革试验区做村社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组织系统建设。李昌平称这个系统为“{(造血厂+储血站)和(发电厂+蓄电池)+万能插座}”系统,是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这个“新体系”具有服务三农的多种功能:1、资金存贷功能;2,土地、房屋及集体成员权抵押贷款功能;3,农村资产资源金融资产化功能(农户可以把自家的资源资产当长期存款或股权等存入内置金融合作社,把分散资源资产整合并成为可流动交易的金融资产);4,农村产权交易所功能;5,线上线下联合“购销+配送”功能;6,村社内部“余额宝”功能和内部结算平台功能(农民可以先消费后结算);7,产业整合功能(集合农民需求,对饲料、肥料等产业有话语权);8,正规金融机构和保险机构服务农民的中介和纽带功能;9,有大数据采集功能;10,敬老养老功能;11,沟通城乡互联互通互惠互利功;12,增强农民及农民共同体主体性,完善村社共同体双层经营体制,壮大共同体经济的功能;13,改善乡村治理和巩固执政基础的政治功能;等等。

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一头连接现代供销社、银行、保险、电商、产权交易所……开发商、投资商等,为他们服务三农、并抢占农村市场配语言、配血型、配接口,解决“最后一公里”难题;另一头连接千家万户分散的传统小农,把分散的、无造血和发电功能的传统小农变为有组织的、有自我造血和发电功能的现代小农。

到目前为止,珠海农村已经发展内置金融合作社6家(每家政府扶持种子资金100万),并形成了有资本金5000万(不含村社)的内置金融合作社联合社(其中,珠海供销社认购1000万)。2015年珠海市内置金融联合社的村社成员将增加到30家。目前,中国乡建院正在会同有战略眼光的投资机构共同发起“中华乡村复兴基金”,计划给每个县市匹配种子资金1000万协助政府和村民创建以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为核心的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并在此基础上组建全国性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的“服务之家”。易农咨询一直跟踪李昌平的农村实践,读中共中央国务院《决议》恍然大悟——原来李昌平所主持的实验和《决议》完全吻合,只是选择了从下而上的路径。

现在的李昌平,一心一意专注于他的“新体系”建设,他说他的“新体系”是城市现代服务体系服务传统“三农”的纽带和中介,是一个开放的“新体系”。如果中国农业银行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中国农业银行就是服务三农的农业银行了,土地抵押贷款就自然发生了,农行的农村存款就会爆炸式增长;如果中国保险公司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中国保险公司就是服务三农的保险公司了,保险公司与千家万户小农信息不对称的难题就轻易解决的,其农村保险业务就会获得低成本的爆炸式增长;如果全国供销合作总社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供销社就可以服务三农了;中国的电商公司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电商在广大农村的资金流、物流、信息流的“最后一公里”难题就解决了,农产品线上交易的质量安全问题也解决了,电商在农村市场上的巨大优势很快就会充分发挥出来;……

李昌平建设的这个“新体系”,在村庄范围内覆盖村民生产、生活及乡村经营治理等方方面面的需求,也是一个“平台”。凡是与农村农业农民相关的部门、机构和企业等,如果不主动接入“新体系”,就可能会被永久的排斥在农村市场之外了。李昌平所做的“新体系”一旦形成全国性联盟,将是一个功能十分强大的“平台”。

中国乡建院不能和淘宝、供销社等相提并论,中国乡建院只有一支经过李昌平亲自打造的、能够低成本创建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的团队,仅此而已!李昌平说中国乡建院是党和政府的基层“基本农民组织”建设的工程队、工作队。但在易农咨询看来,中国乡建院是任何决战农村市场的“巨无霸”的最佳合作者。易农咨询预言:决战农村市场的最终胜利者,可能既不是淘宝、京东,也不是供销社,极有可能是“**保险+**银行+中国乡建院”+N内置金融村社等合伙扶持组建的“华夏内置金融村社联盟”。

易农按:供销社回归农村具有重大的政治意义。这标志着中共中央国务院的农村战略已经发生方向性转折。易农认为,农民的组织化已经提上政治议程。当然,这是后话。本文只从经济层面给予分析。欢迎拍砖交流。

开启战国时代:供销社回马枪VS阿里京东电商巨头们农村战略

易农咨询执行董事 贾林州

4月1日愚人节这天,中国中央政府召开全国电视电话会议,部署供销社改革,并以中共中央和国务院的名义出台了《关于深化供销合作社综合改革的决定》。这份文件重新赋予已经退出农村、在城市里吃房租很多年的供销社三大使命:第一,成为服务农民生产生活的生力军和综合平台;第二,成为党和政府密切联系农民群众的桥梁纽带;第三,成为农业现代化建设的重要力量。同时也赋予了供销社三种新职能:第一,金融机构的职能;第二,统筹城乡与三农相关的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购销市场的职能;第三,政策性支农职能。这样看上去,新的中国供销合作社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供销合作社,因为其使命和职能已经远远超出了供销合作本身。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供销合作社综合改革的决定》赋予供销社的新使命和职能,一下子使得供销社比农业部、农信社和农行、保险公司等部门和机构不知重要多少倍、多少倍了。易农咨询认为,这是一件特大的、特大的大事件。

虽然这事件发生在愚人节,但可以肯定这不是愚人的恶作剧。

一,供销社和淘宝京东争夺农村市场的大战正式拉开大幕

今年年初,淘宝宣布出资100亿,实施千县万村计划,解决农民卖难卖难的问题。

2015年4月1日中国供销合作总社李春生说,在对农民产前、产中和产后的服务上,供销合作社必须提供植保、测土配方、产前种子等服务;在产后综合服务上,要搭建平台,让农民享受到便捷化、多样化的服务。通过“新网工程”建设,将解决农产品“买难”“卖难”问题;此外,供销社还要创建覆盖全国的合作银行及金融服务体系。

显然,2015年4月1日,供销社杀出回马枪,正式向逐鹿农村市场的淘宝京东等电商巨头们宣战啦 二,供销合作社为何要和淘宝争夺农村市场

众所周知,供销社从五十年代诞生的那一天起,就承担着连接城乡、连接工农、互联互通、互通有无、互惠互利的使命,供销社几乎遍布城乡的每一个角落。由于众所周知的历史原因,从改革开放以后,供销合作业务逐步退出农村,供销社退守到了镇以上的城市和重点城镇,无数的遗老遗少开始了靠吃城市房产租金的养尊处优的美好生活。也正是靠着在城市和城镇保留的庞大的不动产资产带来的丰厚的租金收入,供销社在经历30多年改革风风雨雨之后不仅没有倒下,而且还靠不动产增值积累了庞大的资产。

现在,阿里巴巴宣布要下乡了,要做供销社以前做的、而现在已经不做了的生意。供销社猛然醒悟——原来农村是一片蓝海!你淘宝投资100亿做农村市场,这算不了什么?和我中国供销社能够投入的资源相比,零头而已!

对供销社系统而言,淘宝下乡,无异于抢地盘的“野狮子来了”。

养尊处优多年的供销社系统的遗老遗少们有种也,携带中共中央国务院的《决议》出场迎战来了!

三,抢占农村市场——统一购销和配送,不仅仅是个经济行为

在共产党刚刚执政的时候,投机疯狂,物价暴涨,危机共产党执政地位。在陈云等人主导的顶层设计下,成立了全国性的供销合作体系,工业品下乡由供销社统一采购和配送,粮食以外的农产品进城由供销社等统一采购和销售,其结果可想而知,猖獗一时的囤积居奇、投机倒把、哄抬物价的“市场行为”几乎被彻底消灭,无数“资本家”不得不接受社会主义改造。供销合作社体系为巩固共产党新政权和走上“社会主义道路”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中国经济经过半个多世纪的发展,由(短缺时代、供给不足)追求数量增长收益阶段,进化到(过剩时代、消费不足)追求稳定市场份额收益和定价权收益阶段——走向垄断资本主义阶段。技术垄断、组织垄断和渠道垄断是最基本的垄断手段。淘宝等电商巨头其实追求的是稳定的市场份额收益和定价权收益,淘宝经济其实也是一定程度的垄断经济。假如淘宝有朝一日有了数十年前的供销社体系的作用和地位,会不会在经济领域也进行一场淘宝式的“社会主义改造运动”呢?

淘宝如果是共产党的淘宝或供销社的淘宝,估计供销社的遗老遗少们就不必重新披挂出征了;或许根本不需要中共中央国务院出台这个《决议》了。

淘宝和供销社会走向合作吗?

不可能。这两“狮子王”的竞争是有你无我的竞争!

四、抢占农村市场,钱多不是核心竞争力

中国乡建院是国内长期致力于在村社内部创建“内置金融合作社”、并为各村社发展提供系统性解决方案的专业性机构。知名三农问题专家、中国乡建院院长李昌平认定中国农民的基本组织形式一定是“内置金融村社及其联合社”,而不是别的形式。李昌平说:“各类资本为争夺农村市场必有一场决战,任何市场主体决战农村市场主要靠两种竞争力,即:一是组织农民的能力,二是农民组织服务农民的综合服务能力。”

李昌平认为中国小农经济困境的根本原因是两个:“一是金融供给无效;二是组织供给无效。谁解决了这两个问题,谁就找到了解决三农问题的金钥匙”。

因此,李昌平还认为谁组织了农民,谁联合了农民组织,农村市场就是谁的!

李昌平还说:“延安时期的共产党员,孤零零一个人从延安出发,什么都不带,靠一套群众路线的工作方法,很快能够在落后的农村建立起党小组、党支部、根据地,进而很快能够为游击战、解放战争提供人财物的后勤保障。而今的共产党干部,从机关出发,带上好多钱,把钱花光了——变成了水泥堆堆就算走了群众路线,每年花去数以万亿计的钱,农村依然还是不能自我造血和发电”。在李昌平看来,“延安的共产党员和今天的共产党员是不一样的共产党员,延安的共产党员会群众路线工作方法的,今天的共产党员知道群众路线而不会用群众路线的工作方法”。所以,“谁找到了重新低成本组织农民的方法、谁创建的农民组织模式具有服务农民的综合服务能力,谁就掌握了决胜农村市场的法宝”。

显然,淘宝是不具备李昌平所说的决胜农村市场的核心竞争力的,供销社的遗老遗少们也不具备这种能力。供销社如果不具备重新组织农民的能力,就可以断定供销社不可能重新成为农民的合作组织,也不可能成为真正的农民合作组织的全国性代表,中共中央国务院的这个《决定》所要达成的目标或许就无法实现了。

五,决战农村市场,要从村社内置金融做起

“村社内置金融是重新组织农民的最有效办法;而内置金融村社及联合社是最好的农民组织模式”。这是李昌平常说的两句话。可惜,即使是做农村农业工作的人中能完全听懂这两句话的人也很少。

李昌平在十多年前就开始做村社内置金融合作社,并依托内置金融合作社创建农村综合性服务体系。2010年李昌平和孙君等人组建中国乡建院,形成团队作战,专门从事内置金融村社建设及农村综合发展服务。创造了闻名全国的以内置金融为切入点的新农村建设及农村综合发展——“郝堂模式”。2013年开始,李昌平受聘珠海市政府顾问,在珠海市委政府的领导和支持下,在珠海斗门改革试验区做村社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组织系统建设。李昌平称这个系统为“{(造血厂+储血站)和(发电厂+蓄电池)+万能插座}”系统,是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这个“新体系”具有服务三农的多种功能:1、资金存贷功能;2,土地、房屋及集体成员权抵押贷款功能;3,农村资产资源金融资产化功能(农户可以把自家的资源资产当长期存款或股权等存入内置金融合作社,把分散资源资产整合并成为可流动交易的金融资产);4,农村产权交易所功能;5,线上线下联合“购销+配送”功能;6,村社内部“余额宝”功能和内部结算平台功能(农民可以先消费后结算);7,产业整合功能(集合农民需求,对饲料、肥料等产业有话语权);8,正规金融机构和保险机构服务农民的中介和纽带功能;9,有大数据采集功能;10,敬老养老功能;11,沟通城乡互联互通互惠互利功;12,增强农民及农民共同体主体性,完善村社共同体双层经营体制,壮大共同体经济的功能;13,改善乡村治理和巩固执政基础的政治功能;等等。

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一头连接现代供销社、银行、保险、电商、产权交易所……开发商、投资商等,为他们服务三农、并抢占农村市场配语言、配血型、配接口,解决“最后一公里”难题;另一头连接千家万户分散的传统小农,把分散的、无造血和发电功能的传统小农变为有组织的、有自我造血和发电功能的现代小农。

到目前为止,珠海农村已经发展内置金融合作社6家(每家政府扶持种子资金100万),并形成了有资本金5000万(不含村社)的内置金融合作社联合社(其中,珠海供销社认购1000万)。2015年珠海市内置金融联合社的村社成员将增加到30家。目前,中国乡建院正在会同有战略眼光的投资机构共同发起“中华乡村复兴基金”,计划给每个县市匹配种子资金1000万协助政府和村民创建以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为核心的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并在此基础上组建全国性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的“服务之家”。易农咨询一直跟踪李昌平的农村实践,读中共中央国务院《决议》恍然大悟——原来李昌平所主持的实验和《决议》完全吻合,只是选择了从下而上的路径。

现在的李昌平,一心一意专注于他的“新体系”建设,他说他的“新体系”是城市现代服务体系服务传统“三农”的纽带和中介,是一个开放的“新体系”。如果中国农业银行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中国农业银行就是服务三农的农业银行了,土地抵押贷款就自然发生了,农行的农村存款就会爆炸式增长;如果中国保险公司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中国保险公司就是服务三农的保险公司了,保险公司与千家万户小农信息不对称的难题就轻易解决的,其农村保险业务就会获得低成本的爆炸式增长;如果全国供销合作总社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供销社就可以服务三农了;中国的电商公司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电商在广大农村的资金流、物流、信息流的“最后一公里”难题就解决了,农产品线上交易的质量安全问题也解决了,电商在农村市场上的巨大优势很快就会充分发挥出来;……

李昌平建设的这个“新体系”,在村庄范围内覆盖村民生产、生活及乡村经营治理等方方面面的需求,也是一个“平台”。凡是与农村农业农民相关的部门、机构和企业等,如果不主动接入“新体系”,就可能会被永久的排斥在农村市场之外了。李昌平所做的“新体系”一旦形成全国性联盟,将是一个功能十分强大的“平台”。

中国乡建院不能和淘宝、供销社等相提并论,中国乡建院只有一支经过李昌平亲自打造的、能够低成本创建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的团队,仅此而已!李昌平说中国乡建院是党和政府的基层“基本农民组织”建设的工程队、工作队。但在易农咨询看来,中国乡建院是任何决战农村市场的“巨无霸”的最佳合作者。易农咨询预言:决战农村市场的最终胜利者,可能既不是淘宝、京东,也不是供销社,极有可能是“**保险+**银行+中国乡建院”+N内置金融村社等合伙扶持组建的“华夏内置金融村社联盟”。

政策时评-开启战国时代:供销社回马枪VS电商巨头们农村战略-农事资讯

政策时评-开启战国时代:供销社回马枪VS电商巨头们农村战略-农事资讯

政策时评-开启战国时代:供销社回马枪VS电商巨头们农村战略-农事资讯

易农按:供销社回归农村具有重大的政治意义。这标志着中共中央国务院的农村战略已经发生方向性转折。易农认为,农民的组织化已经提上政治议程。当然,这是后话。本文只从经济层面给予分析。欢迎拍砖交流。

开启战国时代:供销社回马枪VS阿里京东电商巨头们农村战略

易农咨询执行董事 贾林州

4月1日愚人节这天,中国中央政府召开全国电视电话会议,部署供销社改革,并以中共中央和国务院的名义出台了《关于深化供销合作社综合改革的决定》。这份文件重新赋予已经退出农村、在城市里吃房租很多年的供销社三大使命:第一,成为服务农民生产生活的生力军和综合平台;第二,成为党和政府密切联系农民群众的桥梁纽带;第三,成为农业现代化建设的重要力量。同时也赋予了供销社三种新职能:第一,金融机构的职能;第二,统筹城乡与三农相关的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购销市场的职能;第三,政策性支农职能。这样看上去,新的中国供销合作社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供销合作社,因为其使命和职能已经远远超出了供销合作本身。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供销合作社综合改革的决定》赋予供销社的新使命和职能,一下子使得供销社比农业部、农信社和农行、保险公司等部门和机构不知重要多少倍、多少倍了。易农咨询认为,这是一件特大的、特大的大事件。

虽然这事件发生在愚人节,但可以肯定这不是愚人的恶作剧。

一,供销社和淘宝京东争夺农村市场的大战正式拉开大幕

今年年初,淘宝宣布出资100亿,实施千县万村计划,解决农民卖难卖难的问题。

2015年4月1日中国供销合作总社李春生说,在对农民产前、产中和产后的服务上,供销合作社必须提供植保、测土配方、产前种子等服务;在产后综合服务上,要搭建平台,让农民享受到便捷化、多样化的服务。通过“新网工程”建设,将解决农产品“买难”“卖难”问题;此外,供销社还要创建覆盖全国的合作银行及金融服务体系。

显然,2015年4月1日,供销社杀出回马枪,正式向逐鹿农村市场的淘宝京东等电商巨头们宣战啦 二,供销合作社为何要和淘宝争夺农村市场

众所周知,供销社从五十年代诞生的那一天起,就承担着连接城乡、连接工农、互联互通、互通有无、互惠互利的使命,供销社几乎遍布城乡的每一个角落。由于众所周知的历史原因,从改革开放以后,供销合作业务逐步退出农村,供销社退守到了镇以上的城市和重点城镇,无数的遗老遗少开始了靠吃城市房产租金的养尊处优的美好生活。也正是靠着在城市和城镇保留的庞大的不动产资产带来的丰厚的租金收入,供销社在经历30多年改革风风雨雨之后不仅没有倒下,而且还靠不动产增值积累了庞大的资产。

现在,阿里巴巴宣布要下乡了,要做供销社以前做的、而现在已经不做了的生意。供销社猛然醒悟——原来农村是一片蓝海!你淘宝投资100亿做农村市场,这算不了什么?和我中国供销社能够投入的资源相比,零头而已!

对供销社系统而言,淘宝下乡,无异于抢地盘的“野狮子来了”。

养尊处优多年的供销社系统的遗老遗少们有种也,携带中共中央国务院的《决议》出场迎战来了!

三,抢占农村市场——统一购销和配送,不仅仅是个经济行为

在共产党刚刚执政的时候,投机疯狂,物价暴涨,危机共产党执政地位。在陈云等人主导的顶层设计下,成立了全国性的供销合作体系,工业品下乡由供销社统一采购和配送,粮食以外的农产品进城由供销社等统一采购和销售,其结果可想而知,猖獗一时的囤积居奇、投机倒把、哄抬物价的“市场行为”几乎被彻底消灭,无数“资本家”不得不接受社会主义改造。供销合作社体系为巩固共产党新政权和走上“社会主义道路”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中国经济经过半个多世纪的发展,由(短缺时代、供给不足)追求数量增长收益阶段,进化到(过剩时代、消费不足)追求稳定市场份额收益和定价权收益阶段——走向垄断资本主义阶段。技术垄断、组织垄断和渠道垄断是最基本的垄断手段。淘宝等电商巨头其实追求的是稳定的市场份额收益和定价权收益,淘宝经济其实也是一定程度的垄断经济。假如淘宝有朝一日有了数十年前的供销社体系的作用和地位,会不会在经济领域也进行一场淘宝式的“社会主义改造运动”呢?

淘宝如果是共产党的淘宝或供销社的淘宝,估计供销社的遗老遗少们就不必重新披挂出征了;或许根本不需要中共中央国务院出台这个《决议》了。

淘宝和供销社会走向合作吗?

不可能。这两“狮子王”的竞争是有你无我的竞争!

四、抢占农村市场,钱多不是核心竞争力

中国乡建院是国内长期致力于在村社内部创建“内置金融合作社”、并为各村社发展提供系统性解决方案的专业性机构。知名三农问题专家、中国乡建院院长李昌平认定中国农民的基本组织形式一定是“内置金融村社及其联合社”,而不是别的形式。李昌平说:“各类资本为争夺农村市场必有一场决战,任何市场主体决战农村市场主要靠两种竞争力,即:一是组织农民的能力,二是农民组织服务农民的综合服务能力。”

李昌平认为中国小农经济困境的根本原因是两个:“一是金融供给无效;二是组织供给无效。谁解决了这两个问题,谁就找到了解决三农问题的金钥匙”。

因此,李昌平还认为谁组织了农民,谁联合了农民组织,农村市场就是谁的!

李昌平还说:“延安时期的共产党员,孤零零一个人从延安出发,什么都不带,靠一套群众路线的工作方法,很快能够在落后的农村建立起党小组、党支部、根据地,进而很快能够为游击战、解放战争提供人财物的后勤保障。而今的共产党干部,从机关出发,带上好多钱,把钱花光了——变成了水泥堆堆就算走了群众路线,每年花去数以万亿计的钱,农村依然还是不能自我造血和发电”。在李昌平看来,“延安的共产党员和今天的共产党员是不一样的共产党员,延安的共产党员会群众路线工作方法的,今天的共产党员知道群众路线而不会用群众路线的工作方法”。所以,“谁找到了重新低成本组织农民的方法、谁创建的农民组织模式具有服务农民的综合服务能力,谁就掌握了决胜农村市场的法宝”。

显然,淘宝是不具备李昌平所说的决胜农村市场的核心竞争力的,供销社的遗老遗少们也不具备这种能力。供销社如果不具备重新组织农民的能力,就可以断定供销社不可能重新成为农民的合作组织,也不可能成为真正的农民合作组织的全国性代表,中共中央国务院的这个《决定》所要达成的目标或许就无法实现了。

五,决战农村市场,要从村社内置金融做起

“村社内置金融是重新组织农民的最有效办法;而内置金融村社及联合社是最好的农民组织模式”。这是李昌平常说的两句话。可惜,即使是做农村农业工作的人中能完全听懂这两句话的人也很少。

李昌平在十多年前就开始做村社内置金融合作社,并依托内置金融合作社创建农村综合性服务体系。2010年李昌平和孙君等人组建中国乡建院,形成团队作战,专门从事内置金融村社建设及农村综合发展服务。创造了闻名全国的以内置金融为切入点的新农村建设及农村综合发展——“郝堂模式”。2013年开始,李昌平受聘珠海市政府顾问,在珠海市委政府的领导和支持下,在珠海斗门改革试验区做村社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组织系统建设。李昌平称这个系统为“{(造血厂+储血站)和(发电厂+蓄电池)+万能插座}”系统,是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这个“新体系”具有服务三农的多种功能:1、资金存贷功能;2,土地、房屋及集体成员权抵押贷款功能;3,农村资产资源金融资产化功能(农户可以把自家的资源资产当长期存款或股权等存入内置金融合作社,把分散资源资产整合并成为可流动交易的金融资产);4,农村产权交易所功能;5,线上线下联合“购销+配送”功能;6,村社内部“余额宝”功能和内部结算平台功能(农民可以先消费后结算);7,产业整合功能(集合农民需求,对饲料、肥料等产业有话语权);8,正规金融机构和保险机构服务农民的中介和纽带功能;9,有大数据采集功能;10,敬老养老功能;11,沟通城乡互联互通互惠互利功;12,增强农民及农民共同体主体性,完善村社共同体双层经营体制,壮大共同体经济的功能;13,改善乡村治理和巩固执政基础的政治功能;等等。

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一头连接现代供销社、银行、保险、电商、产权交易所……开发商、投资商等,为他们服务三农、并抢占农村市场配语言、配血型、配接口,解决“最后一公里”难题;另一头连接千家万户分散的传统小农,把分散的、无造血和发电功能的传统小农变为有组织的、有自我造血和发电功能的现代小农。

到目前为止,珠海农村已经发展内置金融合作社6家(每家政府扶持种子资金100万),并形成了有资本金5000万(不含村社)的内置金融合作社联合社(其中,珠海供销社认购1000万)。2015年珠海市内置金融联合社的村社成员将增加到30家。目前,中国乡建院正在会同有战略眼光的投资机构共同发起“中华乡村复兴基金”,计划给每个县市匹配种子资金1000万协助政府和村民创建以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为核心的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并在此基础上组建全国性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的“服务之家”。易农咨询一直跟踪李昌平的农村实践,读中共中央国务院《决议》恍然大悟——原来李昌平所主持的实验和《决议》完全吻合,只是选择了从下而上的路径。

现在的李昌平,一心一意专注于他的“新体系”建设,他说他的“新体系”是城市现代服务体系服务传统“三农”的纽带和中介,是一个开放的“新体系”。如果中国农业银行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中国农业银行就是服务三农的农业银行了,土地抵押贷款就自然发生了,农行的农村存款就会爆炸式增长;如果中国保险公司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中国保险公司就是服务三农的保险公司了,保险公司与千家万户小农信息不对称的难题就轻易解决的,其农村保险业务就会获得低成本的爆炸式增长;如果全国供销合作总社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供销社就可以服务三农了;中国的电商公司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电商在广大农村的资金流、物流、信息流的“最后一公里”难题就解决了,农产品线上交易的质量安全问题也解决了,电商在农村市场上的巨大优势很快就会充分发挥出来;……

李昌平建设的这个“新体系”,在村庄范围内覆盖村民生产、生活及乡村经营治理等方方面面的需求,也是一个“平台”。凡是与农村农业农民相关的部门、机构和企业等,如果不主动接入“新体系”,就可能会被永久的排斥在农村市场之外了。李昌平所做的“新体系”一旦形成全国性联盟,将是一个功能十分强大的“平台”。

中国乡建院不能和淘宝、供销社等相提并论,中国乡建院只有一支经过李昌平亲自打造的、能够低成本创建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的团队,仅此而已!李昌平说中国乡建院是党和政府的基层“基本农民组织”建设的工程队、工作队。但在易农咨询看来,中国乡建院是任何决战农村市场的“巨无霸”的最佳合作者。易农咨询预言:决战农村市场的最终胜利者,可能既不是淘宝、京东,也不是供销社,极有可能是“**保险+**银行+中国乡建院”+N内置金融村社等合伙扶持组建的“华夏内置金融村社联盟”。

政策时评-开启战国时代:供销社回马枪VS电商巨头们农村战略-农事资讯政策时评-开启战国时代:供销社回马枪VS电商巨头们农村战略-农事资讯

易农按:供销社回归农村具有重大的政治意义。这标志着中共中央国务院的农村战略已经发生方向性转折。易农认为,农民的组织化已经提上政治议程。当然,这是后话。本文只从经济层面给予分析。欢迎拍砖交流。

开启战国时代:供销社回马枪VS阿里京东电商巨头们农村战略

易农咨询执行董事 贾林州

4月1日愚人节这天,中国中央政府召开全国电视电话会议,部署供销社改革,并以中共中央和国务院的名义出台了《关于深化供销合作社综合改革的决定》。这份文件重新赋予已经退出农村、在城市里吃房租很多年的供销社三大使命:第一,成为服务农民生产生活的生力军和综合平台;第二,成为党和政府密切联系农民群众的桥梁纽带;第三,成为农业现代化建设的重要力量。同时也赋予了供销社三种新职能:第一,金融机构的职能;第二,统筹城乡与三农相关的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购销市场的职能;第三,政策性支农职能。这样看上去,新的中国供销合作社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供销合作社,因为其使命和职能已经远远超出了供销合作本身。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供销合作社综合改革的决定》赋予供销社的新使命和职能,一下子使得供销社比农业部、农信社和农行、保险公司等部门和机构不知重要多少倍、多少倍了。易农咨询认为,这是一件特大的、特大的大事件。

虽然这事件发生在愚人节,但可以肯定这不是愚人的恶作剧。

一,供销社和淘宝京东争夺农村市场的大战正式拉开大幕

今年年初,淘宝宣布出资100亿,实施千县万村计划,解决农民卖难卖难的问题。

2015年4月1日中国供销合作总社李春生说,在对农民产前、产中和产后的服务上,供销合作社必须提供植保、测土配方、产前种子等服务;在产后综合服务上,要搭建平台,让农民享受到便捷化、多样化的服务。通过“新网工程”建设,将解决农产品“买难”“卖难”问题;此外,供销社还要创建覆盖全国的合作银行及金融服务体系。

显然,2015年4月1日,供销社杀出回马枪,正式向逐鹿农村市场的淘宝京东等电商巨头们宣战啦 二,供销合作社为何要和淘宝争夺农村市场

众所周知,供销社从五十年代诞生的那一天起,就承担着连接城乡、连接工农、互联互通、互通有无、互惠互利的使命,供销社几乎遍布城乡的每一个角落。由于众所周知的历史原因,从改革开放以后,供销合作业务逐步退出农村,供销社退守到了镇以上的城市和重点城镇,无数的遗老遗少开始了靠吃城市房产租金的养尊处优的美好生活。也正是靠着在城市和城镇保留的庞大的不动产资产带来的丰厚的租金收入,供销社在经历30多年改革风风雨雨之后不仅没有倒下,而且还靠不动产增值积累了庞大的资产。

现在,阿里巴巴宣布要下乡了,要做供销社以前做的、而现在已经不做了的生意。供销社猛然醒悟——原来农村是一片蓝海!你淘宝投资100亿做农村市场,这算不了什么?和我中国供销社能够投入的资源相比,零头而已!

对供销社系统而言,淘宝下乡,无异于抢地盘的“野狮子来了”。

养尊处优多年的供销社系统的遗老遗少们有种也,携带中共中央国务院的《决议》出场迎战来了!

三,抢占农村市场——统一购销和配送,不仅仅是个经济行为

在共产党刚刚执政的时候,投机疯狂,物价暴涨,危机共产党执政地位。在陈云等人主导的顶层设计下,成立了全国性的供销合作体系,工业品下乡由供销社统一采购和配送,粮食以外的农产品进城由供销社等统一采购和销售,其结果可想而知,猖獗一时的囤积居奇、投机倒把、哄抬物价的“市场行为”几乎被彻底消灭,无数“资本家”不得不接受社会主义改造。供销合作社体系为巩固共产党新政权和走上“社会主义道路”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中国经济经过半个多世纪的发展,由(短缺时代、供给不足)追求数量增长收益阶段,进化到(过剩时代、消费不足)追求稳定市场份额收益和定价权收益阶段——走向垄断资本主义阶段。技术垄断、组织垄断和渠道垄断是最基本的垄断手段。淘宝等电商巨头其实追求的是稳定的市场份额收益和定价权收益,淘宝经济其实也是一定程度的垄断经济。假如淘宝有朝一日有了数十年前的供销社体系的作用和地位,会不会在经济领域也进行一场淘宝式的“社会主义改造运动”呢?

淘宝如果是共产党的淘宝或供销社的淘宝,估计供销社的遗老遗少们就不必重新披挂出征了;或许根本不需要中共中央国务院出台这个《决议》了。

淘宝和供销社会走向合作吗?

不可能。这两“狮子王”的竞争是有你无我的竞争!

四、抢占农村市场,钱多不是核心竞争力

中国乡建院是国内长期致力于在村社内部创建“内置金融合作社”、并为各村社发展提供系统性解决方案的专业性机构。知名三农问题专家、中国乡建院院长李昌平认定中国农民的基本组织形式一定是“内置金融村社及其联合社”,而不是别的形式。李昌平说:“各类资本为争夺农村市场必有一场决战,任何市场主体决战农村市场主要靠两种竞争力,即:一是组织农民的能力,二是农民组织服务农民的综合服务能力。”

李昌平认为中国小农经济困境的根本原因是两个:“一是金融供给无效;二是组织供给无效。谁解决了这两个问题,谁就找到了解决三农问题的金钥匙”。

因此,李昌平还认为谁组织了农民,谁联合了农民组织,农村市场就是谁的!

李昌平还说:“延安时期的共产党员,孤零零一个人从延安出发,什么都不带,靠一套群众路线的工作方法,很快能够在落后的农村建立起党小组、党支部、根据地,进而很快能够为游击战、解放战争提供人财物的后勤保障。而今的共产党干部,从机关出发,带上好多钱,把钱花光了——变成了水泥堆堆就算走了群众路线,每年花去数以万亿计的钱,农村依然还是不能自我造血和发电”。在李昌平看来,“延安的共产党员和今天的共产党员是不一样的共产党员,延安的共产党员会群众路线工作方法的,今天的共产党员知道群众路线而不会用群众路线的工作方法”。所以,“谁找到了重新低成本组织农民的方法、谁创建的农民组织模式具有服务农民的综合服务能力,谁就掌握了决胜农村市场的法宝”。

显然,淘宝是不具备李昌平所说的决胜农村市场的核心竞争力的,供销社的遗老遗少们也不具备这种能力。供销社如果不具备重新组织农民的能力,就可以断定供销社不可能重新成为农民的合作组织,也不可能成为真正的农民合作组织的全国性代表,中共中央国务院的这个《决定》所要达成的目标或许就无法实现了。

五,决战农村市场,要从村社内置金融做起

“村社内置金融是重新组织农民的最有效办法;而内置金融村社及联合社是最好的农民组织模式”。这是李昌平常说的两句话。可惜,即使是做农村农业工作的人中能完全听懂这两句话的人也很少。

李昌平在十多年前就开始做村社内置金融合作社,并依托内置金融合作社创建农村综合性服务体系。2010年李昌平和孙君等人组建中国乡建院,形成团队作战,专门从事内置金融村社建设及农村综合发展服务。创造了闻名全国的以内置金融为切入点的新农村建设及农村综合发展——“郝堂模式”。2013年开始,李昌平受聘珠海市政府顾问,在珠海市委政府的领导和支持下,在珠海斗门改革试验区做村社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组织系统建设。李昌平称这个系统为“{(造血厂+储血站)和(发电厂+蓄电池)+万能插座}”系统,是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这个“新体系”具有服务三农的多种功能:1、资金存贷功能;2,土地、房屋及集体成员权抵押贷款功能;3,农村资产资源金融资产化功能(农户可以把自家的资源资产当长期存款或股权等存入内置金融合作社,把分散资源资产整合并成为可流动交易的金融资产);4,农村产权交易所功能;5,线上线下联合“购销+配送”功能;6,村社内部“余额宝”功能和内部结算平台功能(农民可以先消费后结算);7,产业整合功能(集合农民需求,对饲料、肥料等产业有话语权);8,正规金融机构和保险机构服务农民的中介和纽带功能;9,有大数据采集功能;10,敬老养老功能;11,沟通城乡互联互通互惠互利功;12,增强农民及农民共同体主体性,完善村社共同体双层经营体制,壮大共同体经济的功能;13,改善乡村治理和巩固执政基础的政治功能;等等。

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一头连接现代供销社、银行、保险、电商、产权交易所……开发商、投资商等,为他们服务三农、并抢占农村市场配语言、配血型、配接口,解决“最后一公里”难题;另一头连接千家万户分散的传统小农,把分散的、无造血和发电功能的传统小农变为有组织的、有自我造血和发电功能的现代小农。

到目前为止,珠海农村已经发展内置金融合作社6家(每家政府扶持种子资金100万),并形成了有资本金5000万(不含村社)的内置金融合作社联合社(其中,珠海供销社认购1000万)。2015年珠海市内置金融联合社的村社成员将增加到30家。目前,中国乡建院正在会同有战略眼光的投资机构共同发起“中华乡村复兴基金”,计划给每个县市匹配种子资金1000万协助政府和村民创建以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为核心的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并在此基础上组建全国性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的“服务之家”。易农咨询一直跟踪李昌平的农村实践,读中共中央国务院《决议》恍然大悟——原来李昌平所主持的实验和《决议》完全吻合,只是选择了从下而上的路径。

现在的李昌平,一心一意专注于他的“新体系”建设,他说他的“新体系”是城市现代服务体系服务传统“三农”的纽带和中介,是一个开放的“新体系”。如果中国农业银行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中国农业银行就是服务三农的农业银行了,土地抵押贷款就自然发生了,农行的农村存款就会爆炸式增长;如果中国保险公司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中国保险公司就是服务三农的保险公司了,保险公司与千家万户小农信息不对称的难题就轻易解决的,其农村保险业务就会获得低成本的爆炸式增长;如果全国供销合作总社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供销社就可以服务三农了;中国的电商公司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电商在广大农村的资金流、物流、信息流的“最后一公里”难题就解决了,农产品线上交易的质量安全问题也解决了,电商在农村市场上的巨大优势很快就会充分发挥出来;……

李昌平建设的这个“新体系”,在村庄范围内覆盖村民生产、生活及乡村经营治理等方方面面的需求,也是一个“平台”。凡是与农村农业农民相关的部门、机构和企业等,如果不主动接入“新体系”,就可能会被永久的排斥在农村市场之外了。李昌平所做的“新体系”一旦形成全国性联盟,将是一个功能十分强大的“平台”。

中国乡建院不能和淘宝、供销社等相提并论,中国乡建院只有一支经过李昌平亲自打造的、能够低成本创建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的团队,仅此而已!李昌平说中国乡建院是党和政府的基层“基本农民组织”建设的工程队、工作队。但在易农咨询看来,中国乡建院是任何决战农村市场的“巨无霸”的最佳合作者。易农咨询预言:决战农村市场的最终胜利者,可能既不是淘宝、京东,也不是供销社,极有可能是“**保险+**银行+中国乡建院”+N内置金融村社等合伙扶持组建的“华夏内置金融村社联盟”。

易农按:供销社回归农村具有重大的政治意义。这标志着中共中央国务院的农村战略已经发生方向性转折。易农认为,农民的组织化已经提上政治议程。当然,这是后话。本文只从经济层面给予分析。欢迎拍砖交流。

开启战国时代:供销社回马枪VS阿里京东电商巨头们农村战略

易农咨询执行董事 贾林州

4月1日愚人节这天,中国中央政府召开全国电视电话会议,部署供销社改革,并以中共中央和国务院的名义出台了《关于深化供销合作社综合改革的决定》。这份文件重新赋予已经退出农村、在城市里吃房租很多年的供销社三大使命:第一,成为服务农民生产生活的生力军和综合平台;第二,成为党和政府密切联系农民群众的桥梁纽带;第三,成为农业现代化建设的重要力量。同时也赋予了供销社三种新职能:第一,金融机构的职能;第二,统筹城乡与三农相关的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购销市场的职能;第三,政策性支农职能。这样看上去,新的中国供销合作社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供销合作社,因为其使命和职能已经远远超出了供销合作本身。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供销合作社综合改革的决定》赋予供销社的新使命和职能,一下子使得供销社比农业部、农信社和农行、保险公司等部门和机构不知重要多少倍、多少倍了。易农咨询认为,这是一件特大的、特大的大事件。

虽然这事件发生在愚人节,但可以肯定这不是愚人的恶作剧。

一,供销社和淘宝京东争夺农村市场的大战正式拉开大幕

今年年初,淘宝宣布出资100亿,实施千县万村计划,解决农民卖难卖难的问题。

2015年4月1日中国供销合作总社李春生说,在对农民产前、产中和产后的服务上,供销合作社必须提供植保、测土配方、产前种子等服务;在产后综合服务上,要搭建平台,让农民享受到便捷化、多样化的服务。通过“新网工程”建设,将解决农产品“买难”“卖难”问题;此外,供销社还要创建覆盖全国的合作银行及金融服务体系。

显然,2015年4月1日,供销社杀出回马枪,正式向逐鹿农村市场的淘宝京东等电商巨头们宣战啦 二,供销合作社为何要和淘宝争夺农村市场

众所周知,供销社从五十年代诞生的那一天起,就承担着连接城乡、连接工农、互联互通、互通有无、互惠互利的使命,供销社几乎遍布城乡的每一个角落。由于众所周知的历史原因,从改革开放以后,供销合作业务逐步退出农村,供销社退守到了镇以上的城市和重点城镇,无数的遗老遗少开始了靠吃城市房产租金的养尊处优的美好生活。也正是靠着在城市和城镇保留的庞大的不动产资产带来的丰厚的租金收入,供销社在经历30多年改革风风雨雨之后不仅没有倒下,而且还靠不动产增值积累了庞大的资产。

现在,阿里巴巴宣布要下乡了,要做供销社以前做的、而现在已经不做了的生意。供销社猛然醒悟——原来农村是一片蓝海!你淘宝投资100亿做农村市场,这算不了什么?和我中国供销社能够投入的资源相比,零头而已!

对供销社系统而言,淘宝下乡,无异于抢地盘的“野狮子来了”。

养尊处优多年的供销社系统的遗老遗少们有种也,携带中共中央国务院的《决议》出场迎战来了!

三,抢占农村市场——统一购销和配送,不仅仅是个经济行为

在共产党刚刚执政的时候,投机疯狂,物价暴涨,危机共产党执政地位。在陈云等人主导的顶层设计下,成立了全国性的供销合作体系,工业品下乡由供销社统一采购和配送,粮食以外的农产品进城由供销社等统一采购和销售,其结果可想而知,猖獗一时的囤积居奇、投机倒把、哄抬物价的“市场行为”几乎被彻底消灭,无数“资本家”不得不接受社会主义改造。供销合作社体系为巩固共产党新政权和走上“社会主义道路”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中国经济经过半个多世纪的发展,由(短缺时代、供给不足)追求数量增长收益阶段,进化到(过剩时代、消费不足)追求稳定市场份额收益和定价权收益阶段——走向垄断资本主义阶段。技术垄断、组织垄断和渠道垄断是最基本的垄断手段。淘宝等电商巨头其实追求的是稳定的市场份额收益和定价权收益,淘宝经济其实也是一定程度的垄断经济。假如淘宝有朝一日有了数十年前的供销社体系的作用和地位,会不会在经济领域也进行一场淘宝式的“社会主义改造运动”呢?

淘宝如果是共产党的淘宝或供销社的淘宝,估计供销社的遗老遗少们就不必重新披挂出征了;或许根本不需要中共中央国务院出台这个《决议》了。

淘宝和供销社会走向合作吗?

不可能。这两“狮子王”的竞争是有你无我的竞争!

四、抢占农村市场,钱多不是核心竞争力

中国乡建院是国内长期致力于在村社内部创建“内置金融合作社”、并为各村社发展提供系统性解决方案的专业性机构。知名三农问题专家、中国乡建院院长李昌平认定中国农民的基本组织形式一定是“内置金融村社及其联合社”,而不是别的形式。李昌平说:“各类资本为争夺农村市场必有一场决战,任何市场主体决战农村市场主要靠两种竞争力,即:一是组织农民的能力,二是农民组织服务农民的综合服务能力。”

李昌平认为中国小农经济困境的根本原因是两个:“一是金融供给无效;二是组织供给无效。谁解决了这两个问题,谁就找到了解决三农问题的金钥匙”。

因此,李昌平还认为谁组织了农民,谁联合了农民组织,农村市场就是谁的!

李昌平还说:“延安时期的共产党员,孤零零一个人从延安出发,什么都不带,靠一套群众路线的工作方法,很快能够在落后的农村建立起党小组、党支部、根据地,进而很快能够为游击战、解放战争提供人财物的后勤保障。而今的共产党干部,从机关出发,带上好多钱,把钱花光了——变成了水泥堆堆就算走了群众路线,每年花去数以万亿计的钱,农村依然还是不能自我造血和发电”。在李昌平看来,“延安的共产党员和今天的共产党员是不一样的共产党员,延安的共产党员会群众路线工作方法的,今天的共产党员知道群众路线而不会用群众路线的工作方法”。所以,“谁找到了重新低成本组织农民的方法、谁创建的农民组织模式具有服务农民的综合服务能力,谁就掌握了决胜农村市场的法宝”。

显然,淘宝是不具备李昌平所说的决胜农村市场的核心竞争力的,供销社的遗老遗少们也不具备这种能力。供销社如果不具备重新组织农民的能力,就可以断定供销社不可能重新成为农民的合作组织,也不可能成为真正的农民合作组织的全国性代表,中共中央国务院的这个《决定》所要达成的目标或许就无法实现了。

五,决战农村市场,要从村社内置金融做起

“村社内置金融是重新组织农民的最有效办法;而内置金融村社及联合社是最好的农民组织模式”。这是李昌平常说的两句话。可惜,即使是做农村农业工作的人中能完全听懂这两句话的人也很少。

李昌平在十多年前就开始做村社内置金融合作社,并依托内置金融合作社创建农村综合性服务体系。2010年李昌平和孙君等人组建中国乡建院,形成团队作战,专门从事内置金融村社建设及农村综合发展服务。创造了闻名全国的以内置金融为切入点的新农村建设及农村综合发展——“郝堂模式”。2013年开始,李昌平受聘珠海市政府顾问,在珠海市委政府的领导和支持下,在珠海斗门改革试验区做村社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组织系统建设。李昌平称这个系统为“{(造血厂+储血站)和(发电厂+蓄电池)+万能插座}”系统,是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这个“新体系”具有服务三农的多种功能:1、资金存贷功能;2,土地、房屋及集体成员权抵押贷款功能;3,农村资产资源金融资产化功能(农户可以把自家的资源资产当长期存款或股权等存入内置金融合作社,把分散资源资产整合并成为可流动交易的金融资产);4,农村产权交易所功能;5,线上线下联合“购销+配送”功能;6,村社内部“余额宝”功能和内部结算平台功能(农民可以先消费后结算);7,产业整合功能(集合农民需求,对饲料、肥料等产业有话语权);8,正规金融机构和保险机构服务农民的中介和纽带功能;9,有大数据采集功能;10,敬老养老功能;11,沟通城乡互联互通互惠互利功;12,增强农民及农民共同体主体性,完善村社共同体双层经营体制,壮大共同体经济的功能;13,改善乡村治理和巩固执政基础的政治功能;等等。

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一头连接现代供销社、银行、保险、电商、产权交易所……开发商、投资商等,为他们服务三农、并抢占农村市场配语言、配血型、配接口,解决“最后一公里”难题;另一头连接千家万户分散的传统小农,把分散的、无造血和发电功能的传统小农变为有组织的、有自我造血和发电功能的现代小农。

到目前为止,珠海农村已经发展内置金融合作社6家(每家政府扶持种子资金100万),并形成了有资本金5000万(不含村社)的内置金融合作社联合社(其中,珠海供销社认购1000万)。2015年珠海市内置金融联合社的村社成员将增加到30家。目前,中国乡建院正在会同有战略眼光的投资机构共同发起“中华乡村复兴基金”,计划给每个县市匹配种子资金1000万协助政府和村民创建以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为核心的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并在此基础上组建全国性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的“服务之家”。易农咨询一直跟踪李昌平的农村实践,读中共中央国务院《决议》恍然大悟——原来李昌平所主持的实验和《决议》完全吻合,只是选择了从下而上的路径。

现在的李昌平,一心一意专注于他的“新体系”建设,他说他的“新体系”是城市现代服务体系服务传统“三农”的纽带和中介,是一个开放的“新体系”。如果中国农业银行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中国农业银行就是服务三农的农业银行了,土地抵押贷款就自然发生了,农行的农村存款就会爆炸式增长;如果中国保险公司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中国保险公司就是服务三农的保险公司了,保险公司与千家万户小农信息不对称的难题就轻易解决的,其农村保险业务就会获得低成本的爆炸式增长;如果全国供销合作总社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供销社就可以服务三农了;中国的电商公司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电商在广大农村的资金流、物流、信息流的“最后一公里”难题就解决了,农产品线上交易的质量安全问题也解决了,电商在农村市场上的巨大优势很快就会充分发挥出来;……

李昌平建设的这个“新体系”,在村庄范围内覆盖村民生产、生活及乡村经营治理等方方面面的需求,也是一个“平台”。凡是与农村农业农民相关的部门、机构和企业等,如果不主动接入“新体系”,就可能会被永久的排斥在农村市场之外了。李昌平所做的“新体系”一旦形成全国性联盟,将是一个功能十分强大的“平台”。

中国乡建院不能和淘宝、供销社等相提并论,中国乡建院只有一支经过李昌平亲自打造的、能够低成本创建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的团队,仅此而已!李昌平说中国乡建院是党和政府的基层“基本农民组织”建设的工程队、工作队。但在易农咨询看来,中国乡建院是任何决战农村市场的“巨无霸”的最佳合作者。易农咨询预言:决战农村市场的最终胜利者,可能既不是淘宝、京东,也不是供销社,极有可能是“**保险+**银行+中国乡建院”+N内置金融村社等合伙扶持组建的“华夏内置金融村社联盟”。

易农按:供销社回归农村具有重大的政治意义。这标志着中共中央国务院的农村战略已经发生方向性转折。易农认为,农民的组织化已经提上政治议程。当然,这是后话。本文只从经济层面给予分析。欢迎拍砖交流。

开启战国时代:供销社回马枪VS阿里京东电商巨头们农村战略

易农咨询执行董事 贾林州

4月1日愚人节这天,中国中央政府召开全国电视电话会议,部署供销社改革,并以中共中央和国务院的名义出台了《关于深化供销合作社综合改革的决定》。这份文件重新赋予已经退出农村、在城市里吃房租很多年的供销社三大使命:第一,成为服务农民生产生活的生力军和综合平台;第二,成为党和政府密切联系农民群众的桥梁纽带;第三,成为农业现代化建设的重要力量。同时也赋予了供销社三种新职能:第一,金融机构的职能;第二,统筹城乡与三农相关的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购销市场的职能;第三,政策性支农职能。这样看上去,新的中国供销合作社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供销合作社,因为其使命和职能已经远远超出了供销合作本身。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供销合作社综合改革的决定》赋予供销社的新使命和职能,一下子使得供销社比农业部、农信社和农行、保险公司等部门和机构不知重要多少倍、多少倍了。易农咨询认为,这是一件特大的、特大的大事件。

虽然这事件发生在愚人节,但可以肯定这不是愚人的恶作剧。

一,供销社和淘宝京东争夺农村市场的大战正式拉开大幕

今年年初,淘宝宣布出资100亿,实施千县万村计划,解决农民卖难卖难的问题。

2015年4月1日中国供销合作总社李春生说,在对农民产前、产中和产后的服务上,供销合作社必须提供植保、测土配方、产前种子等服务;在产后综合服务上,要搭建平台,让农民享受到便捷化、多样化的服务。通过“新网工程”建设,将解决农产品“买难”“卖难”问题;此外,供销社还要创建覆盖全国的合作银行及金融服务体系。

显然,2015年4月1日,供销社杀出回马枪,正式向逐鹿农村市场的淘宝京东等电商巨头们宣战啦 二,供销合作社为何要和淘宝争夺农村市场

众所周知,供销社从五十年代诞生的那一天起,就承担着连接城乡、连接工农、互联互通、互通有无、互惠互利的使命,供销社几乎遍布城乡的每一个角落。由于众所周知的历史原因,从改革开放以后,供销合作业务逐步退出农村,供销社退守到了镇以上的城市和重点城镇,无数的遗老遗少开始了靠吃城市房产租金的养尊处优的美好生活。也正是靠着在城市和城镇保留的庞大的不动产资产带来的丰厚的租金收入,供销社在经历30多年改革风风雨雨之后不仅没有倒下,而且还靠不动产增值积累了庞大的资产。

现在,阿里巴巴宣布要下乡了,要做供销社以前做的、而现在已经不做了的生意。供销社猛然醒悟——原来农村是一片蓝海!你淘宝投资100亿做农村市场,这算不了什么?和我中国供销社能够投入的资源相比,零头而已!

对供销社系统而言,淘宝下乡,无异于抢地盘的“野狮子来了”。

养尊处优多年的供销社系统的遗老遗少们有种也,携带中共中央国务院的《决议》出场迎战来了!

三,抢占农村市场——统一购销和配送,不仅仅是个经济行为

在共产党刚刚执政的时候,投机疯狂,物价暴涨,危机共产党执政地位。在陈云等人主导的顶层设计下,成立了全国性的供销合作体系,工业品下乡由供销社统一采购和配送,粮食以外的农产品进城由供销社等统一采购和销售,其结果可想而知,猖獗一时的囤积居奇、投机倒把、哄抬物价的“市场行为”几乎被彻底消灭,无数“资本家”不得不接受社会主义改造。供销合作社体系为巩固共产党新政权和走上“社会主义道路”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中国经济经过半个多世纪的发展,由(短缺时代、供给不足)追求数量增长收益阶段,进化到(过剩时代、消费不足)追求稳定市场份额收益和定价权收益阶段——走向垄断资本主义阶段。技术垄断、组织垄断和渠道垄断是最基本的垄断手段。淘宝等电商巨头其实追求的是稳定的市场份额收益和定价权收益,淘宝经济其实也是一定程度的垄断经济。假如淘宝有朝一日有了数十年前的供销社体系的作用和地位,会不会在经济领域也进行一场淘宝式的“社会主义改造运动”呢?

淘宝如果是共产党的淘宝或供销社的淘宝,估计供销社的遗老遗少们就不必重新披挂出征了;或许根本不需要中共中央国务院出台这个《决议》了。

淘宝和供销社会走向合作吗?

不可能。这两“狮子王”的竞争是有你无我的竞争!

四、抢占农村市场,钱多不是核心竞争力

中国乡建院是国内长期致力于在村社内部创建“内置金融合作社”、并为各村社发展提供系统性解决方案的专业性机构。知名三农问题专家、中国乡建院院长李昌平认定中国农民的基本组织形式一定是“内置金融村社及其联合社”,而不是别的形式。李昌平说:“各类资本为争夺农村市场必有一场决战,任何市场主体决战农村市场主要靠两种竞争力,即:一是组织农民的能力,二是农民组织服务农民的综合服务能力。”

李昌平认为中国小农经济困境的根本原因是两个:“一是金融供给无效;二是组织供给无效。谁解决了这两个问题,谁就找到了解决三农问题的金钥匙”。

因此,李昌平还认为谁组织了农民,谁联合了农民组织,农村市场就是谁的!

李昌平还说:“延安时期的共产党员,孤零零一个人从延安出发,什么都不带,靠一套群众路线的工作方法,很快能够在落后的农村建立起党小组、党支部、根据地,进而很快能够为游击战、解放战争提供人财物的后勤保障。而今的共产党干部,从机关出发,带上好多钱,把钱花光了——变成了水泥堆堆就算走了群众路线,每年花去数以万亿计的钱,农村依然还是不能自我造血和发电”。在李昌平看来,“延安的共产党员和今天的共产党员是不一样的共产党员,延安的共产党员会群众路线工作方法的,今天的共产党员知道群众路线而不会用群众路线的工作方法”。所以,“谁找到了重新低成本组织农民的方法、谁创建的农民组织模式具有服务农民的综合服务能力,谁就掌握了决胜农村市场的法宝”。

显然,淘宝是不具备李昌平所说的决胜农村市场的核心竞争力的,供销社的遗老遗少们也不具备这种能力。供销社如果不具备重新组织农民的能力,就可以断定供销社不可能重新成为农民的合作组织,也不可能成为真正的农民合作组织的全国性代表,中共中央国务院的这个《决定》所要达成的目标或许就无法实现了。

五,决战农村市场,要从村社内置金融做起

“村社内置金融是重新组织农民的最有效办法;而内置金融村社及联合社是最好的农民组织模式”。这是李昌平常说的两句话。可惜,即使是做农村农业工作的人中能完全听懂这两句话的人也很少。

李昌平在十多年前就开始做村社内置金融合作社,并依托内置金融合作社创建农村综合性服务体系。2010年李昌平和孙君等人组建中国乡建院,形成团队作战,专门从事内置金融村社建设及农村综合发展服务。创造了闻名全国的以内置金融为切入点的新农村建设及农村综合发展——“郝堂模式”。2013年开始,李昌平受聘珠海市政府顾问,在珠海市委政府的领导和支持下,在珠海斗门改革试验区做村社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组织系统建设。李昌平称这个系统为“{(造血厂+储血站)和(发电厂+蓄电池)+万能插座}”系统,是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这个“新体系”具有服务三农的多种功能:1、资金存贷功能;2,土地、房屋及集体成员权抵押贷款功能;3,农村资产资源金融资产化功能(农户可以把自家的资源资产当长期存款或股权等存入内置金融合作社,把分散资源资产整合并成为可流动交易的金融资产);4,农村产权交易所功能;5,线上线下联合“购销+配送”功能;6,村社内部“余额宝”功能和内部结算平台功能(农民可以先消费后结算);7,产业整合功能(集合农民需求,对饲料、肥料等产业有话语权);8,正规金融机构和保险机构服务农民的中介和纽带功能;9,有大数据采集功能;10,敬老养老功能;11,沟通城乡互联互通互惠互利功;12,增强农民及农民共同体主体性,完善村社共同体双层经营体制,壮大共同体经济的功能;13,改善乡村治理和巩固执政基础的政治功能;等等。

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一头连接现代供销社、银行、保险、电商、产权交易所……开发商、投资商等,为他们服务三农、并抢占农村市场配语言、配血型、配接口,解决“最后一公里”难题;另一头连接千家万户分散的传统小农,把分散的、无造血和发电功能的传统小农变为有组织的、有自我造血和发电功能的现代小农。

到目前为止,珠海农村已经发展内置金融合作社6家(每家政府扶持种子资金100万),并形成了有资本金5000万(不含村社)的内置金融合作社联合社(其中,珠海供销社认购1000万)。2015年珠海市内置金融联合社的村社成员将增加到30家。目前,中国乡建院正在会同有战略眼光的投资机构共同发起“中华乡村复兴基金”,计划给每个县市匹配种子资金1000万协助政府和村民创建以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为核心的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并在此基础上组建全国性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的“服务之家”。易农咨询一直跟踪李昌平的农村实践,读中共中央国务院《决议》恍然大悟——原来李昌平所主持的实验和《决议》完全吻合,只是选择了从下而上的路径。

现在的李昌平,一心一意专注于他的“新体系”建设,他说他的“新体系”是城市现代服务体系服务传统“三农”的纽带和中介,是一个开放的“新体系”。如果中国农业银行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中国农业银行就是服务三农的农业银行了,土地抵押贷款就自然发生了,农行的农村存款就会爆炸式增长;如果中国保险公司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中国保险公司就是服务三农的保险公司了,保险公司与千家万户小农信息不对称的难题就轻易解决的,其农村保险业务就会获得低成本的爆炸式增长;如果全国供销合作总社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供销社就可以服务三农了;中国的电商公司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电商在广大农村的资金流、物流、信息流的“最后一公里”难题就解决了,农产品线上交易的质量安全问题也解决了,电商在农村市场上的巨大优势很快就会充分发挥出来;……

李昌平建设的这个“新体系”,在村庄范围内覆盖村民生产、生活及乡村经营治理等方方面面的需求,也是一个“平台”。凡是与农村农业农民相关的部门、机构和企业等,如果不主动接入“新体系”,就可能会被永久的排斥在农村市场之外了。李昌平所做的“新体系”一旦形成全国性联盟,将是一个功能十分强大的“平台”。

中国乡建院不能和淘宝、供销社等相提并论,中国乡建院只有一支经过李昌平亲自打造的、能够低成本创建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的团队,仅此而已!李昌平说中国乡建院是党和政府的基层“基本农民组织”建设的工程队、工作队。但在易农咨询看来,中国乡建院是任何决战农村市场的“巨无霸”的最佳合作者。易农咨询预言:决战农村市场的最终胜利者,可能既不是淘宝、京东,也不是供销社,极有可能是“**保险+**银行+中国乡建院”+N内置金融村社等合伙扶持组建的“华夏内置金融村社联盟”。

易农按:供销社回归农村具有重大的政治意义。这标志着中共中央国务院的农村战略已经发生方向性转折。易农认为,农民的组织化已经提上政治议程。当然,这是后话。本文只从经济层面给予分析。欢迎拍砖交流。

开启战国时代:供销社回马枪VS阿里京东电商巨头们农村战略

易农咨询执行董事 贾林州

4月1日愚人节这天,中国中央政府召开全国电视电话会议,部署供销社改革,并以中共中央和国务院的名义出台了《关于深化供销合作社综合改革的决定》。这份文件重新赋予已经退出农村、在城市里吃房租很多年的供销社三大使命:第一,成为服务农民生产生活的生力军和综合平台;第二,成为党和政府密切联系农民群众的桥梁纽带;第三,成为农业现代化建设的重要力量。同时也赋予了供销社三种新职能:第一,金融机构的职能;第二,统筹城乡与三农相关的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购销市场的职能;第三,政策性支农职能。这样看上去,新的中国供销合作社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供销合作社,因为其使命和职能已经远远超出了供销合作本身。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供销合作社综合改革的决定》赋予供销社的新使命和职能,一下子使得供销社比农业部、农信社和农行、保险公司等部门和机构不知重要多少倍、多少倍了。易农咨询认为,这是一件特大的、特大的大事件。

虽然这事件发生在愚人节,但可以肯定这不是愚人的恶作剧。

一,供销社和淘宝京东争夺农村市场的大战正式拉开大幕

今年年初,淘宝宣布出资100亿,实施千县万村计划,解决农民卖难卖难的问题。

2015年4月1日中国供销合作总社李春生说,在对农民产前、产中和产后的服务上,供销合作社必须提供植保、测土配方、产前种子等服务;在产后综合服务上,要搭建平台,让农民享受到便捷化、多样化的服务。通过“新网工程”建设,将解决农产品“买难”“卖难”问题;此外,供销社还要创建覆盖全国的合作银行及金融服务体系。

显然,2015年4月1日,供销社杀出回马枪,正式向逐鹿农村市场的淘宝京东等电商巨头们宣战啦 二,供销合作社为何要和淘宝争夺农村市场

众所周知,供销社从五十年代诞生的那一天起,就承担着连接城乡、连接工农、互联互通、互通有无、互惠互利的使命,供销社几乎遍布城乡的每一个角落。由于众所周知的历史原因,从改革开放以后,供销合作业务逐步退出农村,供销社退守到了镇以上的城市和重点城镇,无数的遗老遗少开始了靠吃城市房产租金的养尊处优的美好生活。也正是靠着在城市和城镇保留的庞大的不动产资产带来的丰厚的租金收入,供销社在经历30多年改革风风雨雨之后不仅没有倒下,而且还靠不动产增值积累了庞大的资产。

现在,阿里巴巴宣布要下乡了,要做供销社以前做的、而现在已经不做了的生意。供销社猛然醒悟——原来农村是一片蓝海!你淘宝投资100亿做农村市场,这算不了什么?和我中国供销社能够投入的资源相比,零头而已!

对供销社系统而言,淘宝下乡,无异于抢地盘的“野狮子来了”。

养尊处优多年的供销社系统的遗老遗少们有种也,携带中共中央国务院的《决议》出场迎战来了!

三,抢占农村市场——统一购销和配送,不仅仅是个经济行为

在共产党刚刚执政的时候,投机疯狂,物价暴涨,危机共产党执政地位。在陈云等人主导的顶层设计下,成立了全国性的供销合作体系,工业品下乡由供销社统一采购和配送,粮食以外的农产品进城由供销社等统一采购和销售,其结果可想而知,猖獗一时的囤积居奇、投机倒把、哄抬物价的“市场行为”几乎被彻底消灭,无数“资本家”不得不接受社会主义改造。供销合作社体系为巩固共产党新政权和走上“社会主义道路”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中国经济经过半个多世纪的发展,由(短缺时代、供给不足)追求数量增长收益阶段,进化到(过剩时代、消费不足)追求稳定市场份额收益和定价权收益阶段——走向垄断资本主义阶段。技术垄断、组织垄断和渠道垄断是最基本的垄断手段。淘宝等电商巨头其实追求的是稳定的市场份额收益和定价权收益,淘宝经济其实也是一定程度的垄断经济。假如淘宝有朝一日有了数十年前的供销社体系的作用和地位,会不会在经济领域也进行一场淘宝式的“社会主义改造运动”呢?

淘宝如果是共产党的淘宝或供销社的淘宝,估计供销社的遗老遗少们就不必重新披挂出征了;或许根本不需要中共中央国务院出台这个《决议》了。

淘宝和供销社会走向合作吗?

不可能。这两“狮子王”的竞争是有你无我的竞争!

四、抢占农村市场,钱多不是核心竞争力

中国乡建院是国内长期致力于在村社内部创建“内置金融合作社”、并为各村社发展提供系统性解决方案的专业性机构。知名三农问题专家、中国乡建院院长李昌平认定中国农民的基本组织形式一定是“内置金融村社及其联合社”,而不是别的形式。李昌平说:“各类资本为争夺农村市场必有一场决战,任何市场主体决战农村市场主要靠两种竞争力,即:一是组织农民的能力,二是农民组织服务农民的综合服务能力。”

李昌平认为中国小农经济困境的根本原因是两个:“一是金融供给无效;二是组织供给无效。谁解决了这两个问题,谁就找到了解决三农问题的金钥匙”。

因此,李昌平还认为谁组织了农民,谁联合了农民组织,农村市场就是谁的!

李昌平还说:“延安时期的共产党员,孤零零一个人从延安出发,什么都不带,靠一套群众路线的工作方法,很快能够在落后的农村建立起党小组、党支部、根据地,进而很快能够为游击战、解放战争提供人财物的后勤保障。而今的共产党干部,从机关出发,带上好多钱,把钱花光了——变成了水泥堆堆就算走了群众路线,每年花去数以万亿计的钱,农村依然还是不能自我造血和发电”。在李昌平看来,“延安的共产党员和今天的共产党员是不一样的共产党员,延安的共产党员会群众路线工作方法的,今天的共产党员知道群众路线而不会用群众路线的工作方法”。所以,“谁找到了重新低成本组织农民的方法、谁创建的农民组织模式具有服务农民的综合服务能力,谁就掌握了决胜农村市场的法宝”。

显然,淘宝是不具备李昌平所说的决胜农村市场的核心竞争力的,供销社的遗老遗少们也不具备这种能力。供销社如果不具备重新组织农民的能力,就可以断定供销社不可能重新成为农民的合作组织,也不可能成为真正的农民合作组织的全国性代表,中共中央国务院的这个《决定》所要达成的目标或许就无法实现了。

五,决战农村市场,要从村社内置金融做起

“村社内置金融是重新组织农民的最有效办法;而内置金融村社及联合社是最好的农民组织模式”。这是李昌平常说的两句话。可惜,即使是做农村农业工作的人中能完全听懂这两句话的人也很少。

李昌平在十多年前就开始做村社内置金融合作社,并依托内置金融合作社创建农村综合性服务体系。2010年李昌平和孙君等人组建中国乡建院,形成团队作战,专门从事内置金融村社建设及农村综合发展服务。创造了闻名全国的以内置金融为切入点的新农村建设及农村综合发展——“郝堂模式”。2013年开始,李昌平受聘珠海市政府顾问,在珠海市委政府的领导和支持下,在珠海斗门改革试验区做村社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组织系统建设。李昌平称这个系统为“{(造血厂+储血站)和(发电厂+蓄电池)+万能插座}”系统,是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这个“新体系”具有服务三农的多种功能:1、资金存贷功能;2,土地、房屋及集体成员权抵押贷款功能;3,农村资产资源金融资产化功能(农户可以把自家的资源资产当长期存款或股权等存入内置金融合作社,把分散资源资产整合并成为可流动交易的金融资产);4,农村产权交易所功能;5,线上线下联合“购销+配送”功能;6,村社内部“余额宝”功能和内部结算平台功能(农民可以先消费后结算);7,产业整合功能(集合农民需求,对饲料、肥料等产业有话语权);8,正规金融机构和保险机构服务农民的中介和纽带功能;9,有大数据采集功能;10,敬老养老功能;11,沟通城乡互联互通互惠互利功;12,增强农民及农民共同体主体性,完善村社共同体双层经营体制,壮大共同体经济的功能;13,改善乡村治理和巩固执政基础的政治功能;等等。

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一头连接现代供销社、银行、保险、电商、产权交易所……开发商、投资商等,为他们服务三农、并抢占农村市场配语言、配血型、配接口,解决“最后一公里”难题;另一头连接千家万户分散的传统小农,把分散的、无造血和发电功能的传统小农变为有组织的、有自我造血和发电功能的现代小农。

到目前为止,珠海农村已经发展内置金融合作社6家(每家政府扶持种子资金100万),并形成了有资本金5000万(不含村社)的内置金融合作社联合社(其中,珠海供销社认购1000万)。2015年珠海市内置金融联合社的村社成员将增加到30家。目前,中国乡建院正在会同有战略眼光的投资机构共同发起“中华乡村复兴基金”,计划给每个县市匹配种子资金1000万协助政府和村民创建以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为核心的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并在此基础上组建全国性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的“服务之家”。易农咨询一直跟踪李昌平的农村实践,读中共中央国务院《决议》恍然大悟——原来李昌平所主持的实验和《决议》完全吻合,只是选择了从下而上的路径。

现在的李昌平,一心一意专注于他的“新体系”建设,他说他的“新体系”是城市现代服务体系服务传统“三农”的纽带和中介,是一个开放的“新体系”。如果中国农业银行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中国农业银行就是服务三农的农业银行了,土地抵押贷款就自然发生了,农行的农村存款就会爆炸式增长;如果中国保险公司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中国保险公司就是服务三农的保险公司了,保险公司与千家万户小农信息不对称的难题就轻易解决的,其农村保险业务就会获得低成本的爆炸式增长;如果全国供销合作总社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供销社就可以服务三农了;中国的电商公司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电商在广大农村的资金流、物流、信息流的“最后一公里”难题就解决了,农产品线上交易的质量安全问题也解决了,电商在农村市场上的巨大优势很快就会充分发挥出来;……

李昌平建设的这个“新体系”,在村庄范围内覆盖村民生产、生活及乡村经营治理等方方面面的需求,也是一个“平台”。凡是与农村农业农民相关的部门、机构和企业等,如果不主动接入“新体系”,就可能会被永久的排斥在农村市场之外了。李昌平所做的“新体系”一旦形成全国性联盟,将是一个功能十分强大的“平台”。

中国乡建院不能和淘宝、供销社等相提并论,中国乡建院只有一支经过李昌平亲自打造的、能够低成本创建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的团队,仅此而已!李昌平说中国乡建院是党和政府的基层“基本农民组织”建设的工程队、工作队。但在易农咨询看来,中国乡建院是任何决战农村市场的“巨无霸”的最佳合作者。易农咨询预言:决战农村市场的最终胜利者,可能既不是淘宝、京东,也不是供销社,极有可能是“**保险+**银行+中国乡建院”+N内置金融村社等合伙扶持组建的“华夏内置金融村社联盟”。

政策时评-开启战国时代:供销社回马枪VS电商巨头们农村战略-农事资讯

易农按:供销社回归农村具有重大的政治意义。这标志着中共中央国务院的农村战略已经发生方向性转折。易农认为,农民的组织化已经提上政治议程。当然,这是后话。本文只从经济层面给予分析。欢迎拍砖交流。

开启战国时代:供销社回马枪VS阿里京东电商巨头们农村战略

易农咨询执行董事 贾林州

4月1日愚人节这天,中国中央政府召开全国电视电话会议,部署供销社改革,并以中共中央和国务院的名义出台了《关于深化供销合作社综合改革的决定》。这份文件重新赋予已经退出农村、在城市里吃房租很多年的供销社三大使命:第一,成为服务农民生产生活的生力军和综合平台;第二,成为党和政府密切联系农民群众的桥梁纽带;第三,成为农业现代化建设的重要力量。同时也赋予了供销社三种新职能:第一,金融机构的职能;第二,统筹城乡与三农相关的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购销市场的职能;第三,政策性支农职能。这样看上去,新的中国供销合作社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供销合作社,因为其使命和职能已经远远超出了供销合作本身。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供销合作社综合改革的决定》赋予供销社的新使命和职能,一下子使得供销社比农业部、农信社和农行、保险公司等部门和机构不知重要多少倍、多少倍了。易农咨询认为,这是一件特大的、特大的大事件。

虽然这事件发生在愚人节,但可以肯定这不是愚人的恶作剧。

一,供销社和淘宝京东争夺农村市场的大战正式拉开大幕

今年年初,淘宝宣布出资100亿,实施千县万村计划,解决农民卖难卖难的问题。

2015年4月1日中国供销合作总社李春生说,在对农民产前、产中和产后的服务上,供销合作社必须提供植保、测土配方、产前种子等服务;在产后综合服务上,要搭建平台,让农民享受到便捷化、多样化的服务。通过“新网工程”建设,将解决农产品“买难”“卖难”问题;此外,供销社还要创建覆盖全国的合作银行及金融服务体系。

显然,2015年4月1日,供销社杀出回马枪,正式向逐鹿农村市场的淘宝京东等电商巨头们宣战啦 二,供销合作社为何要和淘宝争夺农村市场

众所周知,供销社从五十年代诞生的那一天起,就承担着连接城乡、连接工农、互联互通、互通有无、互惠互利的使命,供销社几乎遍布城乡的每一个角落。由于众所周知的历史原因,从改革开放以后,供销合作业务逐步退出农村,供销社退守到了镇以上的城市和重点城镇,无数的遗老遗少开始了靠吃城市房产租金的养尊处优的美好生活。也正是靠着在城市和城镇保留的庞大的不动产资产带来的丰厚的租金收入,供销社在经历30多年改革风风雨雨之后不仅没有倒下,而且还靠不动产增值积累了庞大的资产。

现在,阿里巴巴宣布要下乡了,要做供销社以前做的、而现在已经不做了的生意。供销社猛然醒悟——原来农村是一片蓝海!你淘宝投资100亿做农村市场,这算不了什么?和我中国供销社能够投入的资源相比,零头而已!

对供销社系统而言,淘宝下乡,无异于抢地盘的“野狮子来了”。

养尊处优多年的供销社系统的遗老遗少们有种也,携带中共中央国务院的《决议》出场迎战来了!

三,抢占农村市场——统一购销和配送,不仅仅是个经济行为

在共产党刚刚执政的时候,投机疯狂,物价暴涨,危机共产党执政地位。在陈云等人主导的顶层设计下,成立了全国性的供销合作体系,工业品下乡由供销社统一采购和配送,粮食以外的农产品进城由供销社等统一采购和销售,其结果可想而知,猖獗一时的囤积居奇、投机倒把、哄抬物价的“市场行为”几乎被彻底消灭,无数“资本家”不得不接受社会主义改造。供销合作社体系为巩固共产党新政权和走上“社会主义道路”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中国经济经过半个多世纪的发展,由(短缺时代、供给不足)追求数量增长收益阶段,进化到(过剩时代、消费不足)追求稳定市场份额收益和定价权收益阶段——走向垄断资本主义阶段。技术垄断、组织垄断和渠道垄断是最基本的垄断手段。淘宝等电商巨头其实追求的是稳定的市场份额收益和定价权收益,淘宝经济其实也是一定程度的垄断经济。假如淘宝有朝一日有了数十年前的供销社体系的作用和地位,会不会在经济领域也进行一场淘宝式的“社会主义改造运动”呢?

淘宝如果是共产党的淘宝或供销社的淘宝,估计供销社的遗老遗少们就不必重新披挂出征了;或许根本不需要中共中央国务院出台这个《决议》了。

淘宝和供销社会走向合作吗?

不可能。这两“狮子王”的竞争是有你无我的竞争!

四、抢占农村市场,钱多不是核心竞争力

中国乡建院是国内长期致力于在村社内部创建“内置金融合作社”、并为各村社发展提供系统性解决方案的专业性机构。知名三农问题专家、中国乡建院院长李昌平认定中国农民的基本组织形式一定是“内置金融村社及其联合社”,而不是别的形式。李昌平说:“各类资本为争夺农村市场必有一场决战,任何市场主体决战农村市场主要靠两种竞争力,即:一是组织农民的能力,二是农民组织服务农民的综合服务能力。”

李昌平认为中国小农经济困境的根本原因是两个:“一是金融供给无效;二是组织供给无效。谁解决了这两个问题,谁就找到了解决三农问题的金钥匙”。

因此,李昌平还认为谁组织了农民,谁联合了农民组织,农村市场就是谁的!

李昌平还说:“延安时期的共产党员,孤零零一个人从延安出发,什么都不带,靠一套群众路线的工作方法,很快能够在落后的农村建立起党小组、党支部、根据地,进而很快能够为游击战、解放战争提供人财物的后勤保障。而今的共产党干部,从机关出发,带上好多钱,把钱花光了——变成了水泥堆堆就算走了群众路线,每年花去数以万亿计的钱,农村依然还是不能自我造血和发电”。在李昌平看来,“延安的共产党员和今天的共产党员是不一样的共产党员,延安的共产党员会群众路线工作方法的,今天的共产党员知道群众路线而不会用群众路线的工作方法”。所以,“谁找到了重新低成本组织农民的方法、谁创建的农民组织模式具有服务农民的综合服务能力,谁就掌握了决胜农村市场的法宝”。

显然,淘宝是不具备李昌平所说的决胜农村市场的核心竞争力的,供销社的遗老遗少们也不具备这种能力。供销社如果不具备重新组织农民的能力,就可以断定供销社不可能重新成为农民的合作组织,也不可能成为真正的农民合作组织的全国性代表,中共中央国务院的这个《决定》所要达成的目标或许就无法实现了。

五,决战农村市场,要从村社内置金融做起

“村社内置金融是重新组织农民的最有效办法;而内置金融村社及联合社是最好的农民组织模式”。这是李昌平常说的两句话。可惜,即使是做农村农业工作的人中能完全听懂这两句话的人也很少。

李昌平在十多年前就开始做村社内置金融合作社,并依托内置金融合作社创建农村综合性服务体系。2010年李昌平和孙君等人组建中国乡建院,形成团队作战,专门从事内置金融村社建设及农村综合发展服务。创造了闻名全国的以内置金融为切入点的新农村建设及农村综合发展——“郝堂模式”。2013年开始,李昌平受聘珠海市政府顾问,在珠海市委政府的领导和支持下,在珠海斗门改革试验区做村社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组织系统建设。李昌平称这个系统为“{(造血厂+储血站)和(发电厂+蓄电池)+万能插座}”系统,是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这个“新体系”具有服务三农的多种功能:1、资金存贷功能;2,土地、房屋及集体成员权抵押贷款功能;3,农村资产资源金融资产化功能(农户可以把自家的资源资产当长期存款或股权等存入内置金融合作社,把分散资源资产整合并成为可流动交易的金融资产);4,农村产权交易所功能;5,线上线下联合“购销+配送”功能;6,村社内部“余额宝”功能和内部结算平台功能(农民可以先消费后结算);7,产业整合功能(集合农民需求,对饲料、肥料等产业有话语权);8,正规金融机构和保险机构服务农民的中介和纽带功能;9,有大数据采集功能;10,敬老养老功能;11,沟通城乡互联互通互惠互利功;12,增强农民及农民共同体主体性,完善村社共同体双层经营体制,壮大共同体经济的功能;13,改善乡村治理和巩固执政基础的政治功能;等等。

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一头连接现代供销社、银行、保险、电商、产权交易所……开发商、投资商等,为他们服务三农、并抢占农村市场配语言、配血型、配接口,解决“最后一公里”难题;另一头连接千家万户分散的传统小农,把分散的、无造血和发电功能的传统小农变为有组织的、有自我造血和发电功能的现代小农。

到目前为止,珠海农村已经发展内置金融合作社6家(每家政府扶持种子资金100万),并形成了有资本金5000万(不含村社)的内置金融合作社联合社(其中,珠海供销社认购1000万)。2015年珠海市内置金融联合社的村社成员将增加到30家。目前,中国乡建院正在会同有战略眼光的投资机构共同发起“中华乡村复兴基金”,计划给每个县市匹配种子资金1000万协助政府和村民创建以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为核心的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并在此基础上组建全国性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的“服务之家”。易农咨询一直跟踪李昌平的农村实践,读中共中央国务院《决议》恍然大悟——原来李昌平所主持的实验和《决议》完全吻合,只是选择了从下而上的路径。

现在的李昌平,一心一意专注于他的“新体系”建设,他说他的“新体系”是城市现代服务体系服务传统“三农”的纽带和中介,是一个开放的“新体系”。如果中国农业银行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中国农业银行就是服务三农的农业银行了,土地抵押贷款就自然发生了,农行的农村存款就会爆炸式增长;如果中国保险公司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中国保险公司就是服务三农的保险公司了,保险公司与千家万户小农信息不对称的难题就轻易解决的,其农村保险业务就会获得低成本的爆炸式增长;如果全国供销合作总社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供销社就可以服务三农了;中国的电商公司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电商在广大农村的资金流、物流、信息流的“最后一公里”难题就解决了,农产品线上交易的质量安全问题也解决了,电商在农村市场上的巨大优势很快就会充分发挥出来;……

李昌平建设的这个“新体系”,在村庄范围内覆盖村民生产、生活及乡村经营治理等方方面面的需求,也是一个“平台”。凡是与农村农业农民相关的部门、机构和企业等,如果不主动接入“新体系”,就可能会被永久的排斥在农村市场之外了。李昌平所做的“新体系”一旦形成全国性联盟,将是一个功能十分强大的“平台”。

中国乡建院不能和淘宝、供销社等相提并论,中国乡建院只有一支经过李昌平亲自打造的、能够低成本创建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的团队,仅此而已!李昌平说中国乡建院是党和政府的基层“基本农民组织”建设的工程队、工作队。但在易农咨询看来,中国乡建院是任何决战农村市场的“巨无霸”的最佳合作者。易农咨询预言:决战农村市场的最终胜利者,可能既不是淘宝、京东,也不是供销社,极有可能是“**保险+**银行+中国乡建院”+N内置金融村社等合伙扶持组建的“华夏内置金融村社联盟”。

政策时评-开启战国时代:供销社回马枪VS电商巨头们农村战略-农事资讯政策时评-开启战国时代:供销社回马枪VS电商巨头们农村战略-农事资讯政策时评-开启战国时代:供销社回马枪VS电商巨头们农村战略-农事资讯政策时评-开启战国时代:供销社回马枪VS电商巨头们农村战略-农事资讯政策时评-开启战国时代:供销社回马枪VS电商巨头们农村战略-农事资讯政策时评-开启战国时代:供销社回马枪VS电商巨头们农村战略-农事资讯政策时评-开启战国时代:供销社回马枪VS电商巨头们农村战略-农事资讯

易农按:供销社回归农村具有重大的政治意义。这标志着中共中央国务院的农村战略已经发生方向性转折。易农认为,农民的组织化已经提上政治议程。当然,这是后话。本文只从经济层面给予分析。欢迎拍砖交流。

开启战国时代:供销社回马枪VS阿里京东电商巨头们农村战略

易农咨询执行董事 贾林州

4月1日愚人节这天,中国中央政府召开全国电视电话会议,部署供销社改革,并以中共中央和国务院的名义出台了《关于深化供销合作社综合改革的决定》。这份文件重新赋予已经退出农村、在城市里吃房租很多年的供销社三大使命:第一,成为服务农民生产生活的生力军和综合平台;第二,成为党和政府密切联系农民群众的桥梁纽带;第三,成为农业现代化建设的重要力量。同时也赋予了供销社三种新职能:第一,金融机构的职能;第二,统筹城乡与三农相关的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购销市场的职能;第三,政策性支农职能。这样看上去,新的中国供销合作社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供销合作社,因为其使命和职能已经远远超出了供销合作本身。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供销合作社综合改革的决定》赋予供销社的新使命和职能,一下子使得供销社比农业部、农信社和农行、保险公司等部门和机构不知重要多少倍、多少倍了。易农咨询认为,这是一件特大的、特大的大事件。

虽然这事件发生在愚人节,但可以肯定这不是愚人的恶作剧。

一,供销社和淘宝京东争夺农村市场的大战正式拉开大幕

今年年初,淘宝宣布出资100亿,实施千县万村计划,解决农民卖难卖难的问题。

2015年4月1日中国供销合作总社李春生说,在对农民产前、产中和产后的服务上,供销合作社必须提供植保、测土配方、产前种子等服务;在产后综合服务上,要搭建平台,让农民享受到便捷化、多样化的服务。通过“新网工程”建设,将解决农产品“买难”“卖难”问题;此外,供销社还要创建覆盖全国的合作银行及金融服务体系。

显然,2015年4月1日,供销社杀出回马枪,正式向逐鹿农村市场的淘宝京东等电商巨头们宣战啦 二,供销合作社为何要和淘宝争夺农村市场

众所周知,供销社从五十年代诞生的那一天起,就承担着连接城乡、连接工农、互联互通、互通有无、互惠互利的使命,供销社几乎遍布城乡的每一个角落。由于众所周知的历史原因,从改革开放以后,供销合作业务逐步退出农村,供销社退守到了镇以上的城市和重点城镇,无数的遗老遗少开始了靠吃城市房产租金的养尊处优的美好生活。也正是靠着在城市和城镇保留的庞大的不动产资产带来的丰厚的租金收入,供销社在经历30多年改革风风雨雨之后不仅没有倒下,而且还靠不动产增值积累了庞大的资产。

现在,阿里巴巴宣布要下乡了,要做供销社以前做的、而现在已经不做了的生意。供销社猛然醒悟——原来农村是一片蓝海!你淘宝投资100亿做农村市场,这算不了什么?和我中国供销社能够投入的资源相比,零头而已!

对供销社系统而言,淘宝下乡,无异于抢地盘的“野狮子来了”。

养尊处优多年的供销社系统的遗老遗少们有种也,携带中共中央国务院的《决议》出场迎战来了!

三,抢占农村市场——统一购销和配送,不仅仅是个经济行为

在共产党刚刚执政的时候,投机疯狂,物价暴涨,危机共产党执政地位。在陈云等人主导的顶层设计下,成立了全国性的供销合作体系,工业品下乡由供销社统一采购和配送,粮食以外的农产品进城由供销社等统一采购和销售,其结果可想而知,猖獗一时的囤积居奇、投机倒把、哄抬物价的“市场行为”几乎被彻底消灭,无数“资本家”不得不接受社会主义改造。供销合作社体系为巩固共产党新政权和走上“社会主义道路”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中国经济经过半个多世纪的发展,由(短缺时代、供给不足)追求数量增长收益阶段,进化到(过剩时代、消费不足)追求稳定市场份额收益和定价权收益阶段——走向垄断资本主义阶段。技术垄断、组织垄断和渠道垄断是最基本的垄断手段。淘宝等电商巨头其实追求的是稳定的市场份额收益和定价权收益,淘宝经济其实也是一定程度的垄断经济。假如淘宝有朝一日有了数十年前的供销社体系的作用和地位,会不会在经济领域也进行一场淘宝式的“社会主义改造运动”呢?

淘宝如果是共产党的淘宝或供销社的淘宝,估计供销社的遗老遗少们就不必重新披挂出征了;或许根本不需要中共中央国务院出台这个《决议》了。

淘宝和供销社会走向合作吗?

不可能。这两“狮子王”的竞争是有你无我的竞争!

四、抢占农村市场,钱多不是核心竞争力

中国乡建院是国内长期致力于在村社内部创建“内置金融合作社”、并为各村社发展提供系统性解决方案的专业性机构。知名三农问题专家、中国乡建院院长李昌平认定中国农民的基本组织形式一定是“内置金融村社及其联合社”,而不是别的形式。李昌平说:“各类资本为争夺农村市场必有一场决战,任何市场主体决战农村市场主要靠两种竞争力,即:一是组织农民的能力,二是农民组织服务农民的综合服务能力。”

李昌平认为中国小农经济困境的根本原因是两个:“一是金融供给无效;二是组织供给无效。谁解决了这两个问题,谁就找到了解决三农问题的金钥匙”。

因此,李昌平还认为谁组织了农民,谁联合了农民组织,农村市场就是谁的!

李昌平还说:“延安时期的共产党员,孤零零一个人从延安出发,什么都不带,靠一套群众路线的工作方法,很快能够在落后的农村建立起党小组、党支部、根据地,进而很快能够为游击战、解放战争提供人财物的后勤保障。而今的共产党干部,从机关出发,带上好多钱,把钱花光了——变成了水泥堆堆就算走了群众路线,每年花去数以万亿计的钱,农村依然还是不能自我造血和发电”。在李昌平看来,“延安的共产党员和今天的共产党员是不一样的共产党员,延安的共产党员会群众路线工作方法的,今天的共产党员知道群众路线而不会用群众路线的工作方法”。所以,“谁找到了重新低成本组织农民的方法、谁创建的农民组织模式具有服务农民的综合服务能力,谁就掌握了决胜农村市场的法宝”。

显然,淘宝是不具备李昌平所说的决胜农村市场的核心竞争力的,供销社的遗老遗少们也不具备这种能力。供销社如果不具备重新组织农民的能力,就可以断定供销社不可能重新成为农民的合作组织,也不可能成为真正的农民合作组织的全国性代表,中共中央国务院的这个《决定》所要达成的目标或许就无法实现了。

五,决战农村市场,要从村社内置金融做起

“村社内置金融是重新组织农民的最有效办法;而内置金融村社及联合社是最好的农民组织模式”。这是李昌平常说的两句话。可惜,即使是做农村农业工作的人中能完全听懂这两句话的人也很少。

李昌平在十多年前就开始做村社内置金融合作社,并依托内置金融合作社创建农村综合性服务体系。2010年李昌平和孙君等人组建中国乡建院,形成团队作战,专门从事内置金融村社建设及农村综合发展服务。创造了闻名全国的以内置金融为切入点的新农村建设及农村综合发展——“郝堂模式”。2013年开始,李昌平受聘珠海市政府顾问,在珠海市委政府的领导和支持下,在珠海斗门改革试验区做村社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组织系统建设。李昌平称这个系统为“{(造血厂+储血站)和(发电厂+蓄电池)+万能插座}”系统,是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这个“新体系”具有服务三农的多种功能:1、资金存贷功能;2,土地、房屋及集体成员权抵押贷款功能;3,农村资产资源金融资产化功能(农户可以把自家的资源资产当长期存款或股权等存入内置金融合作社,把分散资源资产整合并成为可流动交易的金融资产);4,农村产权交易所功能;5,线上线下联合“购销+配送”功能;6,村社内部“余额宝”功能和内部结算平台功能(农民可以先消费后结算);7,产业整合功能(集合农民需求,对饲料、肥料等产业有话语权);8,正规金融机构和保险机构服务农民的中介和纽带功能;9,有大数据采集功能;10,敬老养老功能;11,沟通城乡互联互通互惠互利功;12,增强农民及农民共同体主体性,完善村社共同体双层经营体制,壮大共同体经济的功能;13,改善乡村治理和巩固执政基础的政治功能;等等。

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一头连接现代供销社、银行、保险、电商、产权交易所……开发商、投资商等,为他们服务三农、并抢占农村市场配语言、配血型、配接口,解决“最后一公里”难题;另一头连接千家万户分散的传统小农,把分散的、无造血和发电功能的传统小农变为有组织的、有自我造血和发电功能的现代小农。

到目前为止,珠海农村已经发展内置金融合作社6家(每家政府扶持种子资金100万),并形成了有资本金5000万(不含村社)的内置金融合作社联合社(其中,珠海供销社认购1000万)。2015年珠海市内置金融联合社的村社成员将增加到30家。目前,中国乡建院正在会同有战略眼光的投资机构共同发起“中华乡村复兴基金”,计划给每个县市匹配种子资金1000万协助政府和村民创建以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为核心的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并在此基础上组建全国性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的“服务之家”。易农咨询一直跟踪李昌平的农村实践,读中共中央国务院《决议》恍然大悟——原来李昌平所主持的实验和《决议》完全吻合,只是选择了从下而上的路径。

现在的李昌平,一心一意专注于他的“新体系”建设,他说他的“新体系”是城市现代服务体系服务传统“三农”的纽带和中介,是一个开放的“新体系”。如果中国农业银行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中国农业银行就是服务三农的农业银行了,土地抵押贷款就自然发生了,农行的农村存款就会爆炸式增长;如果中国保险公司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中国保险公司就是服务三农的保险公司了,保险公司与千家万户小农信息不对称的难题就轻易解决的,其农村保险业务就会获得低成本的爆炸式增长;如果全国供销合作总社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供销社就可以服务三农了;中国的电商公司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电商在广大农村的资金流、物流、信息流的“最后一公里”难题就解决了,农产品线上交易的质量安全问题也解决了,电商在农村市场上的巨大优势很快就会充分发挥出来;……

李昌平建设的这个“新体系”,在村庄范围内覆盖村民生产、生活及乡村经营治理等方方面面的需求,也是一个“平台”。凡是与农村农业农民相关的部门、机构和企业等,如果不主动接入“新体系”,就可能会被永久的排斥在农村市场之外了。李昌平所做的“新体系”一旦形成全国性联盟,将是一个功能十分强大的“平台”。

中国乡建院不能和淘宝、供销社等相提并论,中国乡建院只有一支经过李昌平亲自打造的、能够低成本创建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的团队,仅此而已!李昌平说中国乡建院是党和政府的基层“基本农民组织”建设的工程队、工作队。但在易农咨询看来,中国乡建院是任何决战农村市场的“巨无霸”的最佳合作者。易农咨询预言:决战农村市场的最终胜利者,可能既不是淘宝、京东,也不是供销社,极有可能是“**保险+**银行+中国乡建院”+N内置金融村社等合伙扶持组建的“华夏内置金融村社联盟”。

易农按:供销社回归农村具有重大的政治意义。这标志着中共中央国务院的农村战略已经发生方向性转折。易农认为,农民的组织化已经提上政治议程。当然,这是后话。本文只从经济层面给予分析。欢迎拍砖交流。

开启战国时代:供销社回马枪VS阿里京东电商巨头们农村战略

易农咨询执行董事 贾林州

4月1日愚人节这天,中国中央政府召开全国电视电话会议,部署供销社改革,并以中共中央和国务院的名义出台了《关于深化供销合作社综合改革的决定》。这份文件重新赋予已经退出农村、在城市里吃房租很多年的供销社三大使命:第一,成为服务农民生产生活的生力军和综合平台;第二,成为党和政府密切联系农民群众的桥梁纽带;第三,成为农业现代化建设的重要力量。同时也赋予了供销社三种新职能:第一,金融机构的职能;第二,统筹城乡与三农相关的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购销市场的职能;第三,政策性支农职能。这样看上去,新的中国供销合作社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供销合作社,因为其使命和职能已经远远超出了供销合作本身。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供销合作社综合改革的决定》赋予供销社的新使命和职能,一下子使得供销社比农业部、农信社和农行、保险公司等部门和机构不知重要多少倍、多少倍了。易农咨询认为,这是一件特大的、特大的大事件。

虽然这事件发生在愚人节,但可以肯定这不是愚人的恶作剧。

一,供销社和淘宝京东争夺农村市场的大战正式拉开大幕

今年年初,淘宝宣布出资100亿,实施千县万村计划,解决农民卖难卖难的问题。

2015年4月1日中国供销合作总社李春生说,在对农民产前、产中和产后的服务上,供销合作社必须提供植保、测土配方、产前种子等服务;在产后综合服务上,要搭建平台,让农民享受到便捷化、多样化的服务。通过“新网工程”建设,将解决农产品“买难”“卖难”问题;此外,供销社还要创建覆盖全国的合作银行及金融服务体系。

显然,2015年4月1日,供销社杀出回马枪,正式向逐鹿农村市场的淘宝京东等电商巨头们宣战啦 二,供销合作社为何要和淘宝争夺农村市场

众所周知,供销社从五十年代诞生的那一天起,就承担着连接城乡、连接工农、互联互通、互通有无、互惠互利的使命,供销社几乎遍布城乡的每一个角落。由于众所周知的历史原因,从改革开放以后,供销合作业务逐步退出农村,供销社退守到了镇以上的城市和重点城镇,无数的遗老遗少开始了靠吃城市房产租金的养尊处优的美好生活。也正是靠着在城市和城镇保留的庞大的不动产资产带来的丰厚的租金收入,供销社在经历30多年改革风风雨雨之后不仅没有倒下,而且还靠不动产增值积累了庞大的资产。

现在,阿里巴巴宣布要下乡了,要做供销社以前做的、而现在已经不做了的生意。供销社猛然醒悟——原来农村是一片蓝海!你淘宝投资100亿做农村市场,这算不了什么?和我中国供销社能够投入的资源相比,零头而已!

对供销社系统而言,淘宝下乡,无异于抢地盘的“野狮子来了”。

养尊处优多年的供销社系统的遗老遗少们有种也,携带中共中央国务院的《决议》出场迎战来了!

三,抢占农村市场——统一购销和配送,不仅仅是个经济行为

在共产党刚刚执政的时候,投机疯狂,物价暴涨,危机共产党执政地位。在陈云等人主导的顶层设计下,成立了全国性的供销合作体系,工业品下乡由供销社统一采购和配送,粮食以外的农产品进城由供销社等统一采购和销售,其结果可想而知,猖獗一时的囤积居奇、投机倒把、哄抬物价的“市场行为”几乎被彻底消灭,无数“资本家”不得不接受社会主义改造。供销合作社体系为巩固共产党新政权和走上“社会主义道路”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中国经济经过半个多世纪的发展,由(短缺时代、供给不足)追求数量增长收益阶段,进化到(过剩时代、消费不足)追求稳定市场份额收益和定价权收益阶段——走向垄断资本主义阶段。技术垄断、组织垄断和渠道垄断是最基本的垄断手段。淘宝等电商巨头其实追求的是稳定的市场份额收益和定价权收益,淘宝经济其实也是一定程度的垄断经济。假如淘宝有朝一日有了数十年前的供销社体系的作用和地位,会不会在经济领域也进行一场淘宝式的“社会主义改造运动”呢?

淘宝如果是共产党的淘宝或供销社的淘宝,估计供销社的遗老遗少们就不必重新披挂出征了;或许根本不需要中共中央国务院出台这个《决议》了。

淘宝和供销社会走向合作吗?

不可能。这两“狮子王”的竞争是有你无我的竞争!

四、抢占农村市场,钱多不是核心竞争力

中国乡建院是国内长期致力于在村社内部创建“内置金融合作社”、并为各村社发展提供系统性解决方案的专业性机构。知名三农问题专家、中国乡建院院长李昌平认定中国农民的基本组织形式一定是“内置金融村社及其联合社”,而不是别的形式。李昌平说:“各类资本为争夺农村市场必有一场决战,任何市场主体决战农村市场主要靠两种竞争力,即:一是组织农民的能力,二是农民组织服务农民的综合服务能力。”

李昌平认为中国小农经济困境的根本原因是两个:“一是金融供给无效;二是组织供给无效。谁解决了这两个问题,谁就找到了解决三农问题的金钥匙”。

因此,李昌平还认为谁组织了农民,谁联合了农民组织,农村市场就是谁的!

李昌平还说:“延安时期的共产党员,孤零零一个人从延安出发,什么都不带,靠一套群众路线的工作方法,很快能够在落后的农村建立起党小组、党支部、根据地,进而很快能够为游击战、解放战争提供人财物的后勤保障。而今的共产党干部,从机关出发,带上好多钱,把钱花光了——变成了水泥堆堆就算走了群众路线,每年花去数以万亿计的钱,农村依然还是不能自我造血和发电”。在李昌平看来,“延安的共产党员和今天的共产党员是不一样的共产党员,延安的共产党员会群众路线工作方法的,今天的共产党员知道群众路线而不会用群众路线的工作方法”。所以,“谁找到了重新低成本组织农民的方法、谁创建的农民组织模式具有服务农民的综合服务能力,谁就掌握了决胜农村市场的法宝”。

显然,淘宝是不具备李昌平所说的决胜农村市场的核心竞争力的,供销社的遗老遗少们也不具备这种能力。供销社如果不具备重新组织农民的能力,就可以断定供销社不可能重新成为农民的合作组织,也不可能成为真正的农民合作组织的全国性代表,中共中央国务院的这个《决定》所要达成的目标或许就无法实现了。

五,决战农村市场,要从村社内置金融做起

“村社内置金融是重新组织农民的最有效办法;而内置金融村社及联合社是最好的农民组织模式”。这是李昌平常说的两句话。可惜,即使是做农村农业工作的人中能完全听懂这两句话的人也很少。

李昌平在十多年前就开始做村社内置金融合作社,并依托内置金融合作社创建农村综合性服务体系。2010年李昌平和孙君等人组建中国乡建院,形成团队作战,专门从事内置金融村社建设及农村综合发展服务。创造了闻名全国的以内置金融为切入点的新农村建设及农村综合发展——“郝堂模式”。2013年开始,李昌平受聘珠海市政府顾问,在珠海市委政府的领导和支持下,在珠海斗门改革试验区做村社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组织系统建设。李昌平称这个系统为“{(造血厂+储血站)和(发电厂+蓄电池)+万能插座}”系统,是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这个“新体系”具有服务三农的多种功能:1、资金存贷功能;2,土地、房屋及集体成员权抵押贷款功能;3,农村资产资源金融资产化功能(农户可以把自家的资源资产当长期存款或股权等存入内置金融合作社,把分散资源资产整合并成为可流动交易的金融资产);4,农村产权交易所功能;5,线上线下联合“购销+配送”功能;6,村社内部“余额宝”功能和内部结算平台功能(农民可以先消费后结算);7,产业整合功能(集合农民需求,对饲料、肥料等产业有话语权);8,正规金融机构和保险机构服务农民的中介和纽带功能;9,有大数据采集功能;10,敬老养老功能;11,沟通城乡互联互通互惠互利功;12,增强农民及农民共同体主体性,完善村社共同体双层经营体制,壮大共同体经济的功能;13,改善乡村治理和巩固执政基础的政治功能;等等。

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一头连接现代供销社、银行、保险、电商、产权交易所……开发商、投资商等,为他们服务三农、并抢占农村市场配语言、配血型、配接口,解决“最后一公里”难题;另一头连接千家万户分散的传统小农,把分散的、无造血和发电功能的传统小农变为有组织的、有自我造血和发电功能的现代小农。

到目前为止,珠海农村已经发展内置金融合作社6家(每家政府扶持种子资金100万),并形成了有资本金5000万(不含村社)的内置金融合作社联合社(其中,珠海供销社认购1000万)。2015年珠海市内置金融联合社的村社成员将增加到30家。目前,中国乡建院正在会同有战略眼光的投资机构共同发起“中华乡村复兴基金”,计划给每个县市匹配种子资金1000万协助政府和村民创建以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为核心的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并在此基础上组建全国性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的“服务之家”。易农咨询一直跟踪李昌平的农村实践,读中共中央国务院《决议》恍然大悟——原来李昌平所主持的实验和《决议》完全吻合,只是选择了从下而上的路径。

现在的李昌平,一心一意专注于他的“新体系”建设,他说他的“新体系”是城市现代服务体系服务传统“三农”的纽带和中介,是一个开放的“新体系”。如果中国农业银行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中国农业银行就是服务三农的农业银行了,土地抵押贷款就自然发生了,农行的农村存款就会爆炸式增长;如果中国保险公司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中国保险公司就是服务三农的保险公司了,保险公司与千家万户小农信息不对称的难题就轻易解决的,其农村保险业务就会获得低成本的爆炸式增长;如果全国供销合作总社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供销社就可以服务三农了;中国的电商公司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电商在广大农村的资金流、物流、信息流的“最后一公里”难题就解决了,农产品线上交易的质量安全问题也解决了,电商在农村市场上的巨大优势很快就会充分发挥出来;……

李昌平建设的这个“新体系”,在村庄范围内覆盖村民生产、生活及乡村经营治理等方方面面的需求,也是一个“平台”。凡是与农村农业农民相关的部门、机构和企业等,如果不主动接入“新体系”,就可能会被永久的排斥在农村市场之外了。李昌平所做的“新体系”一旦形成全国性联盟,将是一个功能十分强大的“平台”。

中国乡建院不能和淘宝、供销社等相提并论,中国乡建院只有一支经过李昌平亲自打造的、能够低成本创建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的团队,仅此而已!李昌平说中国乡建院是党和政府的基层“基本农民组织”建设的工程队、工作队。但在易农咨询看来,中国乡建院是任何决战农村市场的“巨无霸”的最佳合作者。易农咨询预言:决战农村市场的最终胜利者,可能既不是淘宝、京东,也不是供销社,极有可能是“**保险+**银行+中国乡建院”+N内置金融村社等合伙扶持组建的“华夏内置金融村社联盟”。

政策时评-开启战国时代:供销社回马枪VS电商巨头们农村战略-农事资讯政策时评-开启战国时代:供销社回马枪VS电商巨头们农村战略-农事资讯。

易农按:供销社回归农村具有重大的政治意义。这标志着中共中央国务院的农村战略已经发生方向性转折。易农认为,农民的组织化已经提上政治议程。当然,这是后话。本文只从经济层面给予分析。欢迎拍砖交流。

开启战国时代:供销社回马枪VS阿里京东电商巨头们农村战略

易农咨询执行董事 贾林州

4月1日愚人节这天,中国中央政府召开全国电视电话会议,部署供销社改革,并以中共中央和国务院的名义出台了《关于深化供销合作社综合改革的决定》。这份文件重新赋予已经退出农村、在城市里吃房租很多年的供销社三大使命:第一,成为服务农民生产生活的生力军和综合平台;第二,成为党和政府密切联系农民群众的桥梁纽带;第三,成为农业现代化建设的重要力量。同时也赋予了供销社三种新职能:第一,金融机构的职能;第二,统筹城乡与三农相关的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购销市场的职能;第三,政策性支农职能。这样看上去,新的中国供销合作社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供销合作社,因为其使命和职能已经远远超出了供销合作本身。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供销合作社综合改革的决定》赋予供销社的新使命和职能,一下子使得供销社比农业部、农信社和农行、保险公司等部门和机构不知重要多少倍、多少倍了。易农咨询认为,这是一件特大的、特大的大事件。

虽然这事件发生在愚人节,但可以肯定这不是愚人的恶作剧。

一,供销社和淘宝京东争夺农村市场的大战正式拉开大幕

今年年初,淘宝宣布出资100亿,实施千县万村计划,解决农民卖难卖难的问题。

2015年4月1日中国供销合作总社李春生说,在对农民产前、产中和产后的服务上,供销合作社必须提供植保、测土配方、产前种子等服务;在产后综合服务上,要搭建平台,让农民享受到便捷化、多样化的服务。通过“新网工程”建设,将解决农产品“买难”“卖难”问题;此外,供销社还要创建覆盖全国的合作银行及金融服务体系。

显然,2015年4月1日,供销社杀出回马枪,正式向逐鹿农村市场的淘宝京东等电商巨头们宣战啦 二,供销合作社为何要和淘宝争夺农村市场

众所周知,供销社从五十年代诞生的那一天起,就承担着连接城乡、连接工农、互联互通、互通有无、互惠互利的使命,供销社几乎遍布城乡的每一个角落。由于众所周知的历史原因,从改革开放以后,供销合作业务逐步退出农村,供销社退守到了镇以上的城市和重点城镇,无数的遗老遗少开始了靠吃城市房产租金的养尊处优的美好生活。也正是靠着在城市和城镇保留的庞大的不动产资产带来的丰厚的租金收入,供销社在经历30多年改革风风雨雨之后不仅没有倒下,而且还靠不动产增值积累了庞大的资产。

现在,阿里巴巴宣布要下乡了,要做供销社以前做的、而现在已经不做了的生意。供销社猛然醒悟——原来农村是一片蓝海!你淘宝投资100亿做农村市场,这算不了什么?和我中国供销社能够投入的资源相比,零头而已!

对供销社系统而言,淘宝下乡,无异于抢地盘的“野狮子来了”。

养尊处优多年的供销社系统的遗老遗少们有种也,携带中共中央国务院的《决议》出场迎战来了!

三,抢占农村市场——统一购销和配送,不仅仅是个经济行为

在共产党刚刚执政的时候,投机疯狂,物价暴涨,危机共产党执政地位。在陈云等人主导的顶层设计下,成立了全国性的供销合作体系,工业品下乡由供销社统一采购和配送,粮食以外的农产品进城由供销社等统一采购和销售,其结果可想而知,猖獗一时的囤积居奇、投机倒把、哄抬物价的“市场行为”几乎被彻底消灭,无数“资本家”不得不接受社会主义改造。供销合作社体系为巩固共产党新政权和走上“社会主义道路”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中国经济经过半个多世纪的发展,由(短缺时代、供给不足)追求数量增长收益阶段,进化到(过剩时代、消费不足)追求稳定市场份额收益和定价权收益阶段——走向垄断资本主义阶段。技术垄断、组织垄断和渠道垄断是最基本的垄断手段。淘宝等电商巨头其实追求的是稳定的市场份额收益和定价权收益,淘宝经济其实也是一定程度的垄断经济。假如淘宝有朝一日有了数十年前的供销社体系的作用和地位,会不会在经济领域也进行一场淘宝式的“社会主义改造运动”呢?

淘宝如果是共产党的淘宝或供销社的淘宝,估计供销社的遗老遗少们就不必重新披挂出征了;或许根本不需要中共中央国务院出台这个《决议》了。

淘宝和供销社会走向合作吗?

不可能。这两“狮子王”的竞争是有你无我的竞争!

四、抢占农村市场,钱多不是核心竞争力

中国乡建院是国内长期致力于在村社内部创建“内置金融合作社”、并为各村社发展提供系统性解决方案的专业性机构。知名三农问题专家、中国乡建院院长李昌平认定中国农民的基本组织形式一定是“内置金融村社及其联合社”,而不是别的形式。李昌平说:“各类资本为争夺农村市场必有一场决战,任何市场主体决战农村市场主要靠两种竞争力,即:一是组织农民的能力,二是农民组织服务农民的综合服务能力。”

李昌平认为中国小农经济困境的根本原因是两个:“一是金融供给无效;二是组织供给无效。谁解决了这两个问题,谁就找到了解决三农问题的金钥匙”。

因此,李昌平还认为谁组织了农民,谁联合了农民组织,农村市场就是谁的!

李昌平还说:“延安时期的共产党员,孤零零一个人从延安出发,什么都不带,靠一套群众路线的工作方法,很快能够在落后的农村建立起党小组、党支部、根据地,进而很快能够为游击战、解放战争提供人财物的后勤保障。而今的共产党干部,从机关出发,带上好多钱,把钱花光了——变成了水泥堆堆就算走了群众路线,每年花去数以万亿计的钱,农村依然还是不能自我造血和发电”。在李昌平看来,“延安的共产党员和今天的共产党员是不一样的共产党员,延安的共产党员会群众路线工作方法的,今天的共产党员知道群众路线而不会用群众路线的工作方法”。所以,“谁找到了重新低成本组织农民的方法、谁创建的农民组织模式具有服务农民的综合服务能力,谁就掌握了决胜农村市场的法宝”。

显然,淘宝是不具备李昌平所说的决胜农村市场的核心竞争力的,供销社的遗老遗少们也不具备这种能力。供销社如果不具备重新组织农民的能力,就可以断定供销社不可能重新成为农民的合作组织,也不可能成为真正的农民合作组织的全国性代表,中共中央国务院的这个《决定》所要达成的目标或许就无法实现了。

五,决战农村市场,要从村社内置金融做起

“村社内置金融是重新组织农民的最有效办法;而内置金融村社及联合社是最好的农民组织模式”。这是李昌平常说的两句话。可惜,即使是做农村农业工作的人中能完全听懂这两句话的人也很少。

李昌平在十多年前就开始做村社内置金融合作社,并依托内置金融合作社创建农村综合性服务体系。2010年李昌平和孙君等人组建中国乡建院,形成团队作战,专门从事内置金融村社建设及农村综合发展服务。创造了闻名全国的以内置金融为切入点的新农村建设及农村综合发展——“郝堂模式”。2013年开始,李昌平受聘珠海市政府顾问,在珠海市委政府的领导和支持下,在珠海斗门改革试验区做村社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组织系统建设。李昌平称这个系统为“{(造血厂+储血站)和(发电厂+蓄电池)+万能插座}”系统,是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这个“新体系”具有服务三农的多种功能:1、资金存贷功能;2,土地、房屋及集体成员权抵押贷款功能;3,农村资产资源金融资产化功能(农户可以把自家的资源资产当长期存款或股权等存入内置金融合作社,把分散资源资产整合并成为可流动交易的金融资产);4,农村产权交易所功能;5,线上线下联合“购销+配送”功能;6,村社内部“余额宝”功能和内部结算平台功能(农民可以先消费后结算);7,产业整合功能(集合农民需求,对饲料、肥料等产业有话语权);8,正规金融机构和保险机构服务农民的中介和纽带功能;9,有大数据采集功能;10,敬老养老功能;11,沟通城乡互联互通互惠互利功;12,增强农民及农民共同体主体性,完善村社共同体双层经营体制,壮大共同体经济的功能;13,改善乡村治理和巩固执政基础的政治功能;等等。

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一头连接现代供销社、银行、保险、电商、产权交易所……开发商、投资商等,为他们服务三农、并抢占农村市场配语言、配血型、配接口,解决“最后一公里”难题;另一头连接千家万户分散的传统小农,把分散的、无造血和发电功能的传统小农变为有组织的、有自我造血和发电功能的现代小农。

到目前为止,珠海农村已经发展内置金融合作社6家(每家政府扶持种子资金100万),并形成了有资本金5000万(不含村社)的内置金融合作社联合社(其中,珠海供销社认购1000万)。2015年珠海市内置金融联合社的村社成员将增加到30家。目前,中国乡建院正在会同有战略眼光的投资机构共同发起“中华乡村复兴基金”,计划给每个县市匹配种子资金1000万协助政府和村民创建以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为核心的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并在此基础上组建全国性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的“服务之家”。易农咨询一直跟踪李昌平的农村实践,读中共中央国务院《决议》恍然大悟——原来李昌平所主持的实验和《决议》完全吻合,只是选择了从下而上的路径。

现在的李昌平,一心一意专注于他的“新体系”建设,他说他的“新体系”是城市现代服务体系服务传统“三农”的纽带和中介,是一个开放的“新体系”。如果中国农业银行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中国农业银行就是服务三农的农业银行了,土地抵押贷款就自然发生了,农行的农村存款就会爆炸式增长;如果中国保险公司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中国保险公司就是服务三农的保险公司了,保险公司与千家万户小农信息不对称的难题就轻易解决的,其农村保险业务就会获得低成本的爆炸式增长;如果全国供销合作总社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供销社就可以服务三农了;中国的电商公司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电商在广大农村的资金流、物流、信息流的“最后一公里”难题就解决了,农产品线上交易的质量安全问题也解决了,电商在农村市场上的巨大优势很快就会充分发挥出来;……

李昌平建设的这个“新体系”,在村庄范围内覆盖村民生产、生活及乡村经营治理等方方面面的需求,也是一个“平台”。凡是与农村农业农民相关的部门、机构和企业等,如果不主动接入“新体系”,就可能会被永久的排斥在农村市场之外了。李昌平所做的“新体系”一旦形成全国性联盟,将是一个功能十分强大的“平台”。

中国乡建院不能和淘宝、供销社等相提并论,中国乡建院只有一支经过李昌平亲自打造的、能够低成本创建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的团队,仅此而已!李昌平说中国乡建院是党和政府的基层“基本农民组织”建设的工程队、工作队。但在易农咨询看来,中国乡建院是任何决战农村市场的“巨无霸”的最佳合作者。易农咨询预言:决战农村市场的最终胜利者,可能既不是淘宝、京东,也不是供销社,极有可能是“**保险+**银行+中国乡建院”+N内置金融村社等合伙扶持组建的“华夏内置金融村社联盟”。

金沙好用的线材

易农按:供销社回归农村具有重大的政治意义。这标志着中共中央国务院的农村战略已经发生方向性转折。易农认为,农民的组织化已经提上政治议程。当然,这是后话。本文只从经济层面给予分析。欢迎拍砖交流。

开启战国时代:供销社回马枪VS阿里京东电商巨头们农村战略

易农咨询执行董事 贾林州

4月1日愚人节这天,中国中央政府召开全国电视电话会议,部署供销社改革,并以中共中央和国务院的名义出台了《关于深化供销合作社综合改革的决定》。这份文件重新赋予已经退出农村、在城市里吃房租很多年的供销社三大使命:第一,成为服务农民生产生活的生力军和综合平台;第二,成为党和政府密切联系农民群众的桥梁纽带;第三,成为农业现代化建设的重要力量。同时也赋予了供销社三种新职能:第一,金融机构的职能;第二,统筹城乡与三农相关的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购销市场的职能;第三,政策性支农职能。这样看上去,新的中国供销合作社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供销合作社,因为其使命和职能已经远远超出了供销合作本身。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供销合作社综合改革的决定》赋予供销社的新使命和职能,一下子使得供销社比农业部、农信社和农行、保险公司等部门和机构不知重要多少倍、多少倍了。易农咨询认为,这是一件特大的、特大的大事件。

虽然这事件发生在愚人节,但可以肯定这不是愚人的恶作剧。

一,供销社和淘宝京东争夺农村市场的大战正式拉开大幕

今年年初,淘宝宣布出资100亿,实施千县万村计划,解决农民卖难卖难的问题。

2015年4月1日中国供销合作总社李春生说,在对农民产前、产中和产后的服务上,供销合作社必须提供植保、测土配方、产前种子等服务;在产后综合服务上,要搭建平台,让农民享受到便捷化、多样化的服务。通过“新网工程”建设,将解决农产品“买难”“卖难”问题;此外,供销社还要创建覆盖全国的合作银行及金融服务体系。

显然,2015年4月1日,供销社杀出回马枪,正式向逐鹿农村市场的淘宝京东等电商巨头们宣战啦 二,供销合作社为何要和淘宝争夺农村市场

众所周知,供销社从五十年代诞生的那一天起,就承担着连接城乡、连接工农、互联互通、互通有无、互惠互利的使命,供销社几乎遍布城乡的每一个角落。由于众所周知的历史原因,从改革开放以后,供销合作业务逐步退出农村,供销社退守到了镇以上的城市和重点城镇,无数的遗老遗少开始了靠吃城市房产租金的养尊处优的美好生活。也正是靠着在城市和城镇保留的庞大的不动产资产带来的丰厚的租金收入,供销社在经历30多年改革风风雨雨之后不仅没有倒下,而且还靠不动产增值积累了庞大的资产。

现在,阿里巴巴宣布要下乡了,要做供销社以前做的、而现在已经不做了的生意。供销社猛然醒悟——原来农村是一片蓝海!你淘宝投资100亿做农村市场,这算不了什么?和我中国供销社能够投入的资源相比,零头而已!

对供销社系统而言,淘宝下乡,无异于抢地盘的“野狮子来了”。

养尊处优多年的供销社系统的遗老遗少们有种也,携带中共中央国务院的《决议》出场迎战来了!

三,抢占农村市场——统一购销和配送,不仅仅是个经济行为

在共产党刚刚执政的时候,投机疯狂,物价暴涨,危机共产党执政地位。在陈云等人主导的顶层设计下,成立了全国性的供销合作体系,工业品下乡由供销社统一采购和配送,粮食以外的农产品进城由供销社等统一采购和销售,其结果可想而知,猖獗一时的囤积居奇、投机倒把、哄抬物价的“市场行为”几乎被彻底消灭,无数“资本家”不得不接受社会主义改造。供销合作社体系为巩固共产党新政权和走上“社会主义道路”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中国经济经过半个多世纪的发展,由(短缺时代、供给不足)追求数量增长收益阶段,进化到(过剩时代、消费不足)追求稳定市场份额收益和定价权收益阶段——走向垄断资本主义阶段。技术垄断、组织垄断和渠道垄断是最基本的垄断手段。淘宝等电商巨头其实追求的是稳定的市场份额收益和定价权收益,淘宝经济其实也是一定程度的垄断经济。假如淘宝有朝一日有了数十年前的供销社体系的作用和地位,会不会在经济领域也进行一场淘宝式的“社会主义改造运动”呢?

淘宝如果是共产党的淘宝或供销社的淘宝,估计供销社的遗老遗少们就不必重新披挂出征了;或许根本不需要中共中央国务院出台这个《决议》了。

淘宝和供销社会走向合作吗?

不可能。这两“狮子王”的竞争是有你无我的竞争!

四、抢占农村市场,钱多不是核心竞争力

中国乡建院是国内长期致力于在村社内部创建“内置金融合作社”、并为各村社发展提供系统性解决方案的专业性机构。知名三农问题专家、中国乡建院院长李昌平认定中国农民的基本组织形式一定是“内置金融村社及其联合社”,而不是别的形式。李昌平说:“各类资本为争夺农村市场必有一场决战,任何市场主体决战农村市场主要靠两种竞争力,即:一是组织农民的能力,二是农民组织服务农民的综合服务能力。”

李昌平认为中国小农经济困境的根本原因是两个:“一是金融供给无效;二是组织供给无效。谁解决了这两个问题,谁就找到了解决三农问题的金钥匙”。

因此,李昌平还认为谁组织了农民,谁联合了农民组织,农村市场就是谁的!

李昌平还说:“延安时期的共产党员,孤零零一个人从延安出发,什么都不带,靠一套群众路线的工作方法,很快能够在落后的农村建立起党小组、党支部、根据地,进而很快能够为游击战、解放战争提供人财物的后勤保障。而今的共产党干部,从机关出发,带上好多钱,把钱花光了——变成了水泥堆堆就算走了群众路线,每年花去数以万亿计的钱,农村依然还是不能自我造血和发电”。在李昌平看来,“延安的共产党员和今天的共产党员是不一样的共产党员,延安的共产党员会群众路线工作方法的,今天的共产党员知道群众路线而不会用群众路线的工作方法”。所以,“谁找到了重新低成本组织农民的方法、谁创建的农民组织模式具有服务农民的综合服务能力,谁就掌握了决胜农村市场的法宝”。

显然,淘宝是不具备李昌平所说的决胜农村市场的核心竞争力的,供销社的遗老遗少们也不具备这种能力。供销社如果不具备重新组织农民的能力,就可以断定供销社不可能重新成为农民的合作组织,也不可能成为真正的农民合作组织的全国性代表,中共中央国务院的这个《决定》所要达成的目标或许就无法实现了。

五,决战农村市场,要从村社内置金融做起

“村社内置金融是重新组织农民的最有效办法;而内置金融村社及联合社是最好的农民组织模式”。这是李昌平常说的两句话。可惜,即使是做农村农业工作的人中能完全听懂这两句话的人也很少。

李昌平在十多年前就开始做村社内置金融合作社,并依托内置金融合作社创建农村综合性服务体系。2010年李昌平和孙君等人组建中国乡建院,形成团队作战,专门从事内置金融村社建设及农村综合发展服务。创造了闻名全国的以内置金融为切入点的新农村建设及农村综合发展——“郝堂模式”。2013年开始,李昌平受聘珠海市政府顾问,在珠海市委政府的领导和支持下,在珠海斗门改革试验区做村社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组织系统建设。李昌平称这个系统为“{(造血厂+储血站)和(发电厂+蓄电池)+万能插座}”系统,是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这个“新体系”具有服务三农的多种功能:1、资金存贷功能;2,土地、房屋及集体成员权抵押贷款功能;3,农村资产资源金融资产化功能(农户可以把自家的资源资产当长期存款或股权等存入内置金融合作社,把分散资源资产整合并成为可流动交易的金融资产);4,农村产权交易所功能;5,线上线下联合“购销+配送”功能;6,村社内部“余额宝”功能和内部结算平台功能(农民可以先消费后结算);7,产业整合功能(集合农民需求,对饲料、肥料等产业有话语权);8,正规金融机构和保险机构服务农民的中介和纽带功能;9,有大数据采集功能;10,敬老养老功能;11,沟通城乡互联互通互惠互利功;12,增强农民及农民共同体主体性,完善村社共同体双层经营体制,壮大共同体经济的功能;13,改善乡村治理和巩固执政基础的政治功能;等等。

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一头连接现代供销社、银行、保险、电商、产权交易所……开发商、投资商等,为他们服务三农、并抢占农村市场配语言、配血型、配接口,解决“最后一公里”难题;另一头连接千家万户分散的传统小农,把分散的、无造血和发电功能的传统小农变为有组织的、有自我造血和发电功能的现代小农。

到目前为止,珠海农村已经发展内置金融合作社6家(每家政府扶持种子资金100万),并形成了有资本金5000万(不含村社)的内置金融合作社联合社(其中,珠海供销社认购1000万)。2015年珠海市内置金融联合社的村社成员将增加到30家。目前,中国乡建院正在会同有战略眼光的投资机构共同发起“中华乡村复兴基金”,计划给每个县市匹配种子资金1000万协助政府和村民创建以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为核心的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并在此基础上组建全国性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的“服务之家”。易农咨询一直跟踪李昌平的农村实践,读中共中央国务院《决议》恍然大悟——原来李昌平所主持的实验和《决议》完全吻合,只是选择了从下而上的路径。

现在的李昌平,一心一意专注于他的“新体系”建设,他说他的“新体系”是城市现代服务体系服务传统“三农”的纽带和中介,是一个开放的“新体系”。如果中国农业银行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中国农业银行就是服务三农的农业银行了,土地抵押贷款就自然发生了,农行的农村存款就会爆炸式增长;如果中国保险公司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中国保险公司就是服务三农的保险公司了,保险公司与千家万户小农信息不对称的难题就轻易解决的,其农村保险业务就会获得低成本的爆炸式增长;如果全国供销合作总社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供销社就可以服务三农了;中国的电商公司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电商在广大农村的资金流、物流、信息流的“最后一公里”难题就解决了,农产品线上交易的质量安全问题也解决了,电商在农村市场上的巨大优势很快就会充分发挥出来;……

李昌平建设的这个“新体系”,在村庄范围内覆盖村民生产、生活及乡村经营治理等方方面面的需求,也是一个“平台”。凡是与农村农业农民相关的部门、机构和企业等,如果不主动接入“新体系”,就可能会被永久的排斥在农村市场之外了。李昌平所做的“新体系”一旦形成全国性联盟,将是一个功能十分强大的“平台”。

中国乡建院不能和淘宝、供销社等相提并论,中国乡建院只有一支经过李昌平亲自打造的、能够低成本创建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的团队,仅此而已!李昌平说中国乡建院是党和政府的基层“基本农民组织”建设的工程队、工作队。但在易农咨询看来,中国乡建院是任何决战农村市场的“巨无霸”的最佳合作者。易农咨询预言:决战农村市场的最终胜利者,可能既不是淘宝、京东,也不是供销社,极有可能是“**保险+**银行+中国乡建院”+N内置金融村社等合伙扶持组建的“华夏内置金融村社联盟”。

政策时评-开启战国时代:供销社回马枪VS电商巨头们农村战略-农事资讯政策时评-开启战国时代:供销社回马枪VS电商巨头们农村战略-农事资讯政策时评-开启战国时代:供销社回马枪VS电商巨头们农村战略-农事资讯

易农按:供销社回归农村具有重大的政治意义。这标志着中共中央国务院的农村战略已经发生方向性转折。易农认为,农民的组织化已经提上政治议程。当然,这是后话。本文只从经济层面给予分析。欢迎拍砖交流。

开启战国时代:供销社回马枪VS阿里京东电商巨头们农村战略

易农咨询执行董事 贾林州

4月1日愚人节这天,中国中央政府召开全国电视电话会议,部署供销社改革,并以中共中央和国务院的名义出台了《关于深化供销合作社综合改革的决定》。这份文件重新赋予已经退出农村、在城市里吃房租很多年的供销社三大使命:第一,成为服务农民生产生活的生力军和综合平台;第二,成为党和政府密切联系农民群众的桥梁纽带;第三,成为农业现代化建设的重要力量。同时也赋予了供销社三种新职能:第一,金融机构的职能;第二,统筹城乡与三农相关的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购销市场的职能;第三,政策性支农职能。这样看上去,新的中国供销合作社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供销合作社,因为其使命和职能已经远远超出了供销合作本身。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供销合作社综合改革的决定》赋予供销社的新使命和职能,一下子使得供销社比农业部、农信社和农行、保险公司等部门和机构不知重要多少倍、多少倍了。易农咨询认为,这是一件特大的、特大的大事件。

虽然这事件发生在愚人节,但可以肯定这不是愚人的恶作剧。

一,供销社和淘宝京东争夺农村市场的大战正式拉开大幕

今年年初,淘宝宣布出资100亿,实施千县万村计划,解决农民卖难卖难的问题。

2015年4月1日中国供销合作总社李春生说,在对农民产前、产中和产后的服务上,供销合作社必须提供植保、测土配方、产前种子等服务;在产后综合服务上,要搭建平台,让农民享受到便捷化、多样化的服务。通过“新网工程”建设,将解决农产品“买难”“卖难”问题;此外,供销社还要创建覆盖全国的合作银行及金融服务体系。

显然,2015年4月1日,供销社杀出回马枪,正式向逐鹿农村市场的淘宝京东等电商巨头们宣战啦 二,供销合作社为何要和淘宝争夺农村市场

众所周知,供销社从五十年代诞生的那一天起,就承担着连接城乡、连接工农、互联互通、互通有无、互惠互利的使命,供销社几乎遍布城乡的每一个角落。由于众所周知的历史原因,从改革开放以后,供销合作业务逐步退出农村,供销社退守到了镇以上的城市和重点城镇,无数的遗老遗少开始了靠吃城市房产租金的养尊处优的美好生活。也正是靠着在城市和城镇保留的庞大的不动产资产带来的丰厚的租金收入,供销社在经历30多年改革风风雨雨之后不仅没有倒下,而且还靠不动产增值积累了庞大的资产。

现在,阿里巴巴宣布要下乡了,要做供销社以前做的、而现在已经不做了的生意。供销社猛然醒悟——原来农村是一片蓝海!你淘宝投资100亿做农村市场,这算不了什么?和我中国供销社能够投入的资源相比,零头而已!

对供销社系统而言,淘宝下乡,无异于抢地盘的“野狮子来了”。

养尊处优多年的供销社系统的遗老遗少们有种也,携带中共中央国务院的《决议》出场迎战来了!

三,抢占农村市场——统一购销和配送,不仅仅是个经济行为

在共产党刚刚执政的时候,投机疯狂,物价暴涨,危机共产党执政地位。在陈云等人主导的顶层设计下,成立了全国性的供销合作体系,工业品下乡由供销社统一采购和配送,粮食以外的农产品进城由供销社等统一采购和销售,其结果可想而知,猖獗一时的囤积居奇、投机倒把、哄抬物价的“市场行为”几乎被彻底消灭,无数“资本家”不得不接受社会主义改造。供销合作社体系为巩固共产党新政权和走上“社会主义道路”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中国经济经过半个多世纪的发展,由(短缺时代、供给不足)追求数量增长收益阶段,进化到(过剩时代、消费不足)追求稳定市场份额收益和定价权收益阶段——走向垄断资本主义阶段。技术垄断、组织垄断和渠道垄断是最基本的垄断手段。淘宝等电商巨头其实追求的是稳定的市场份额收益和定价权收益,淘宝经济其实也是一定程度的垄断经济。假如淘宝有朝一日有了数十年前的供销社体系的作用和地位,会不会在经济领域也进行一场淘宝式的“社会主义改造运动”呢?

淘宝如果是共产党的淘宝或供销社的淘宝,估计供销社的遗老遗少们就不必重新披挂出征了;或许根本不需要中共中央国务院出台这个《决议》了。

淘宝和供销社会走向合作吗?

不可能。这两“狮子王”的竞争是有你无我的竞争!

四、抢占农村市场,钱多不是核心竞争力

中国乡建院是国内长期致力于在村社内部创建“内置金融合作社”、并为各村社发展提供系统性解决方案的专业性机构。知名三农问题专家、中国乡建院院长李昌平认定中国农民的基本组织形式一定是“内置金融村社及其联合社”,而不是别的形式。李昌平说:“各类资本为争夺农村市场必有一场决战,任何市场主体决战农村市场主要靠两种竞争力,即:一是组织农民的能力,二是农民组织服务农民的综合服务能力。”

李昌平认为中国小农经济困境的根本原因是两个:“一是金融供给无效;二是组织供给无效。谁解决了这两个问题,谁就找到了解决三农问题的金钥匙”。

因此,李昌平还认为谁组织了农民,谁联合了农民组织,农村市场就是谁的!

李昌平还说:“延安时期的共产党员,孤零零一个人从延安出发,什么都不带,靠一套群众路线的工作方法,很快能够在落后的农村建立起党小组、党支部、根据地,进而很快能够为游击战、解放战争提供人财物的后勤保障。而今的共产党干部,从机关出发,带上好多钱,把钱花光了——变成了水泥堆堆就算走了群众路线,每年花去数以万亿计的钱,农村依然还是不能自我造血和发电”。在李昌平看来,“延安的共产党员和今天的共产党员是不一样的共产党员,延安的共产党员会群众路线工作方法的,今天的共产党员知道群众路线而不会用群众路线的工作方法”。所以,“谁找到了重新低成本组织农民的方法、谁创建的农民组织模式具有服务农民的综合服务能力,谁就掌握了决胜农村市场的法宝”。

显然,淘宝是不具备李昌平所说的决胜农村市场的核心竞争力的,供销社的遗老遗少们也不具备这种能力。供销社如果不具备重新组织农民的能力,就可以断定供销社不可能重新成为农民的合作组织,也不可能成为真正的农民合作组织的全国性代表,中共中央国务院的这个《决定》所要达成的目标或许就无法实现了。

五,决战农村市场,要从村社内置金融做起

“村社内置金融是重新组织农民的最有效办法;而内置金融村社及联合社是最好的农民组织模式”。这是李昌平常说的两句话。可惜,即使是做农村农业工作的人中能完全听懂这两句话的人也很少。

李昌平在十多年前就开始做村社内置金融合作社,并依托内置金融合作社创建农村综合性服务体系。2010年李昌平和孙君等人组建中国乡建院,形成团队作战,专门从事内置金融村社建设及农村综合发展服务。创造了闻名全国的以内置金融为切入点的新农村建设及农村综合发展——“郝堂模式”。2013年开始,李昌平受聘珠海市政府顾问,在珠海市委政府的领导和支持下,在珠海斗门改革试验区做村社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组织系统建设。李昌平称这个系统为“{(造血厂+储血站)和(发电厂+蓄电池)+万能插座}”系统,是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这个“新体系”具有服务三农的多种功能:1、资金存贷功能;2,土地、房屋及集体成员权抵押贷款功能;3,农村资产资源金融资产化功能(农户可以把自家的资源资产当长期存款或股权等存入内置金融合作社,把分散资源资产整合并成为可流动交易的金融资产);4,农村产权交易所功能;5,线上线下联合“购销+配送”功能;6,村社内部“余额宝”功能和内部结算平台功能(农民可以先消费后结算);7,产业整合功能(集合农民需求,对饲料、肥料等产业有话语权);8,正规金融机构和保险机构服务农民的中介和纽带功能;9,有大数据采集功能;10,敬老养老功能;11,沟通城乡互联互通互惠互利功;12,增强农民及农民共同体主体性,完善村社共同体双层经营体制,壮大共同体经济的功能;13,改善乡村治理和巩固执政基础的政治功能;等等。

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一头连接现代供销社、银行、保险、电商、产权交易所……开发商、投资商等,为他们服务三农、并抢占农村市场配语言、配血型、配接口,解决“最后一公里”难题;另一头连接千家万户分散的传统小农,把分散的、无造血和发电功能的传统小农变为有组织的、有自我造血和发电功能的现代小农。

到目前为止,珠海农村已经发展内置金融合作社6家(每家政府扶持种子资金100万),并形成了有资本金5000万(不含村社)的内置金融合作社联合社(其中,珠海供销社认购1000万)。2015年珠海市内置金融联合社的村社成员将增加到30家。目前,中国乡建院正在会同有战略眼光的投资机构共同发起“中华乡村复兴基金”,计划给每个县市匹配种子资金1000万协助政府和村民创建以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为核心的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并在此基础上组建全国性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的“服务之家”。易农咨询一直跟踪李昌平的农村实践,读中共中央国务院《决议》恍然大悟——原来李昌平所主持的实验和《决议》完全吻合,只是选择了从下而上的路径。

现在的李昌平,一心一意专注于他的“新体系”建设,他说他的“新体系”是城市现代服务体系服务传统“三农”的纽带和中介,是一个开放的“新体系”。如果中国农业银行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中国农业银行就是服务三农的农业银行了,土地抵押贷款就自然发生了,农行的农村存款就会爆炸式增长;如果中国保险公司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中国保险公司就是服务三农的保险公司了,保险公司与千家万户小农信息不对称的难题就轻易解决的,其农村保险业务就会获得低成本的爆炸式增长;如果全国供销合作总社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供销社就可以服务三农了;中国的电商公司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电商在广大农村的资金流、物流、信息流的“最后一公里”难题就解决了,农产品线上交易的质量安全问题也解决了,电商在农村市场上的巨大优势很快就会充分发挥出来;……

李昌平建设的这个“新体系”,在村庄范围内覆盖村民生产、生活及乡村经营治理等方方面面的需求,也是一个“平台”。凡是与农村农业农民相关的部门、机构和企业等,如果不主动接入“新体系”,就可能会被永久的排斥在农村市场之外了。李昌平所做的“新体系”一旦形成全国性联盟,将是一个功能十分强大的“平台”。

中国乡建院不能和淘宝、供销社等相提并论,中国乡建院只有一支经过李昌平亲自打造的、能够低成本创建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的团队,仅此而已!李昌平说中国乡建院是党和政府的基层“基本农民组织”建设的工程队、工作队。但在易农咨询看来,中国乡建院是任何决战农村市场的“巨无霸”的最佳合作者。易农咨询预言:决战农村市场的最终胜利者,可能既不是淘宝、京东,也不是供销社,极有可能是“**保险+**银行+中国乡建院”+N内置金融村社等合伙扶持组建的“华夏内置金融村社联盟”。

政策时评-开启战国时代:供销社回马枪VS电商巨头们农村战略-农事资讯

易农按:供销社回归农村具有重大的政治意义。这标志着中共中央国务院的农村战略已经发生方向性转折。易农认为,农民的组织化已经提上政治议程。当然,这是后话。本文只从经济层面给予分析。欢迎拍砖交流。

开启战国时代:供销社回马枪VS阿里京东电商巨头们农村战略

易农咨询执行董事 贾林州

4月1日愚人节这天,中国中央政府召开全国电视电话会议,部署供销社改革,并以中共中央和国务院的名义出台了《关于深化供销合作社综合改革的决定》。这份文件重新赋予已经退出农村、在城市里吃房租很多年的供销社三大使命:第一,成为服务农民生产生活的生力军和综合平台;第二,成为党和政府密切联系农民群众的桥梁纽带;第三,成为农业现代化建设的重要力量。同时也赋予了供销社三种新职能:第一,金融机构的职能;第二,统筹城乡与三农相关的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购销市场的职能;第三,政策性支农职能。这样看上去,新的中国供销合作社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供销合作社,因为其使命和职能已经远远超出了供销合作本身。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供销合作社综合改革的决定》赋予供销社的新使命和职能,一下子使得供销社比农业部、农信社和农行、保险公司等部门和机构不知重要多少倍、多少倍了。易农咨询认为,这是一件特大的、特大的大事件。

虽然这事件发生在愚人节,但可以肯定这不是愚人的恶作剧。

一,供销社和淘宝京东争夺农村市场的大战正式拉开大幕

今年年初,淘宝宣布出资100亿,实施千县万村计划,解决农民卖难卖难的问题。

2015年4月1日中国供销合作总社李春生说,在对农民产前、产中和产后的服务上,供销合作社必须提供植保、测土配方、产前种子等服务;在产后综合服务上,要搭建平台,让农民享受到便捷化、多样化的服务。通过“新网工程”建设,将解决农产品“买难”“卖难”问题;此外,供销社还要创建覆盖全国的合作银行及金融服务体系。

显然,2015年4月1日,供销社杀出回马枪,正式向逐鹿农村市场的淘宝京东等电商巨头们宣战啦 二,供销合作社为何要和淘宝争夺农村市场

众所周知,供销社从五十年代诞生的那一天起,就承担着连接城乡、连接工农、互联互通、互通有无、互惠互利的使命,供销社几乎遍布城乡的每一个角落。由于众所周知的历史原因,从改革开放以后,供销合作业务逐步退出农村,供销社退守到了镇以上的城市和重点城镇,无数的遗老遗少开始了靠吃城市房产租金的养尊处优的美好生活。也正是靠着在城市和城镇保留的庞大的不动产资产带来的丰厚的租金收入,供销社在经历30多年改革风风雨雨之后不仅没有倒下,而且还靠不动产增值积累了庞大的资产。

现在,阿里巴巴宣布要下乡了,要做供销社以前做的、而现在已经不做了的生意。供销社猛然醒悟——原来农村是一片蓝海!你淘宝投资100亿做农村市场,这算不了什么?和我中国供销社能够投入的资源相比,零头而已!

对供销社系统而言,淘宝下乡,无异于抢地盘的“野狮子来了”。

养尊处优多年的供销社系统的遗老遗少们有种也,携带中共中央国务院的《决议》出场迎战来了!

三,抢占农村市场——统一购销和配送,不仅仅是个经济行为

在共产党刚刚执政的时候,投机疯狂,物价暴涨,危机共产党执政地位。在陈云等人主导的顶层设计下,成立了全国性的供销合作体系,工业品下乡由供销社统一采购和配送,粮食以外的农产品进城由供销社等统一采购和销售,其结果可想而知,猖獗一时的囤积居奇、投机倒把、哄抬物价的“市场行为”几乎被彻底消灭,无数“资本家”不得不接受社会主义改造。供销合作社体系为巩固共产党新政权和走上“社会主义道路”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中国经济经过半个多世纪的发展,由(短缺时代、供给不足)追求数量增长收益阶段,进化到(过剩时代、消费不足)追求稳定市场份额收益和定价权收益阶段——走向垄断资本主义阶段。技术垄断、组织垄断和渠道垄断是最基本的垄断手段。淘宝等电商巨头其实追求的是稳定的市场份额收益和定价权收益,淘宝经济其实也是一定程度的垄断经济。假如淘宝有朝一日有了数十年前的供销社体系的作用和地位,会不会在经济领域也进行一场淘宝式的“社会主义改造运动”呢?

淘宝如果是共产党的淘宝或供销社的淘宝,估计供销社的遗老遗少们就不必重新披挂出征了;或许根本不需要中共中央国务院出台这个《决议》了。

淘宝和供销社会走向合作吗?

不可能。这两“狮子王”的竞争是有你无我的竞争!

四、抢占农村市场,钱多不是核心竞争力

中国乡建院是国内长期致力于在村社内部创建“内置金融合作社”、并为各村社发展提供系统性解决方案的专业性机构。知名三农问题专家、中国乡建院院长李昌平认定中国农民的基本组织形式一定是“内置金融村社及其联合社”,而不是别的形式。李昌平说:“各类资本为争夺农村市场必有一场决战,任何市场主体决战农村市场主要靠两种竞争力,即:一是组织农民的能力,二是农民组织服务农民的综合服务能力。”

李昌平认为中国小农经济困境的根本原因是两个:“一是金融供给无效;二是组织供给无效。谁解决了这两个问题,谁就找到了解决三农问题的金钥匙”。

因此,李昌平还认为谁组织了农民,谁联合了农民组织,农村市场就是谁的!

李昌平还说:“延安时期的共产党员,孤零零一个人从延安出发,什么都不带,靠一套群众路线的工作方法,很快能够在落后的农村建立起党小组、党支部、根据地,进而很快能够为游击战、解放战争提供人财物的后勤保障。而今的共产党干部,从机关出发,带上好多钱,把钱花光了——变成了水泥堆堆就算走了群众路线,每年花去数以万亿计的钱,农村依然还是不能自我造血和发电”。在李昌平看来,“延安的共产党员和今天的共产党员是不一样的共产党员,延安的共产党员会群众路线工作方法的,今天的共产党员知道群众路线而不会用群众路线的工作方法”。所以,“谁找到了重新低成本组织农民的方法、谁创建的农民组织模式具有服务农民的综合服务能力,谁就掌握了决胜农村市场的法宝”。

显然,淘宝是不具备李昌平所说的决胜农村市场的核心竞争力的,供销社的遗老遗少们也不具备这种能力。供销社如果不具备重新组织农民的能力,就可以断定供销社不可能重新成为农民的合作组织,也不可能成为真正的农民合作组织的全国性代表,中共中央国务院的这个《决定》所要达成的目标或许就无法实现了。

五,决战农村市场,要从村社内置金融做起

“村社内置金融是重新组织农民的最有效办法;而内置金融村社及联合社是最好的农民组织模式”。这是李昌平常说的两句话。可惜,即使是做农村农业工作的人中能完全听懂这两句话的人也很少。

李昌平在十多年前就开始做村社内置金融合作社,并依托内置金融合作社创建农村综合性服务体系。2010年李昌平和孙君等人组建中国乡建院,形成团队作战,专门从事内置金融村社建设及农村综合发展服务。创造了闻名全国的以内置金融为切入点的新农村建设及农村综合发展——“郝堂模式”。2013年开始,李昌平受聘珠海市政府顾问,在珠海市委政府的领导和支持下,在珠海斗门改革试验区做村社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组织系统建设。李昌平称这个系统为“{(造血厂+储血站)和(发电厂+蓄电池)+万能插座}”系统,是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这个“新体系”具有服务三农的多种功能:1、资金存贷功能;2,土地、房屋及集体成员权抵押贷款功能;3,农村资产资源金融资产化功能(农户可以把自家的资源资产当长期存款或股权等存入内置金融合作社,把分散资源资产整合并成为可流动交易的金融资产);4,农村产权交易所功能;5,线上线下联合“购销+配送”功能;6,村社内部“余额宝”功能和内部结算平台功能(农民可以先消费后结算);7,产业整合功能(集合农民需求,对饲料、肥料等产业有话语权);8,正规金融机构和保险机构服务农民的中介和纽带功能;9,有大数据采集功能;10,敬老养老功能;11,沟通城乡互联互通互惠互利功;12,增强农民及农民共同体主体性,完善村社共同体双层经营体制,壮大共同体经济的功能;13,改善乡村治理和巩固执政基础的政治功能;等等。

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一头连接现代供销社、银行、保险、电商、产权交易所……开发商、投资商等,为他们服务三农、并抢占农村市场配语言、配血型、配接口,解决“最后一公里”难题;另一头连接千家万户分散的传统小农,把分散的、无造血和发电功能的传统小农变为有组织的、有自我造血和发电功能的现代小农。

到目前为止,珠海农村已经发展内置金融合作社6家(每家政府扶持种子资金100万),并形成了有资本金5000万(不含村社)的内置金融合作社联合社(其中,珠海供销社认购1000万)。2015年珠海市内置金融联合社的村社成员将增加到30家。目前,中国乡建院正在会同有战略眼光的投资机构共同发起“中华乡村复兴基金”,计划给每个县市匹配种子资金1000万协助政府和村民创建以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为核心的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并在此基础上组建全国性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的“服务之家”。易农咨询一直跟踪李昌平的农村实践,读中共中央国务院《决议》恍然大悟——原来李昌平所主持的实验和《决议》完全吻合,只是选择了从下而上的路径。

现在的李昌平,一心一意专注于他的“新体系”建设,他说他的“新体系”是城市现代服务体系服务传统“三农”的纽带和中介,是一个开放的“新体系”。如果中国农业银行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中国农业银行就是服务三农的农业银行了,土地抵押贷款就自然发生了,农行的农村存款就会爆炸式增长;如果中国保险公司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中国保险公司就是服务三农的保险公司了,保险公司与千家万户小农信息不对称的难题就轻易解决的,其农村保险业务就会获得低成本的爆炸式增长;如果全国供销合作总社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供销社就可以服务三农了;中国的电商公司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电商在广大农村的资金流、物流、信息流的“最后一公里”难题就解决了,农产品线上交易的质量安全问题也解决了,电商在农村市场上的巨大优势很快就会充分发挥出来;……

李昌平建设的这个“新体系”,在村庄范围内覆盖村民生产、生活及乡村经营治理等方方面面的需求,也是一个“平台”。凡是与农村农业农民相关的部门、机构和企业等,如果不主动接入“新体系”,就可能会被永久的排斥在农村市场之外了。李昌平所做的“新体系”一旦形成全国性联盟,将是一个功能十分强大的“平台”。

中国乡建院不能和淘宝、供销社等相提并论,中国乡建院只有一支经过李昌平亲自打造的、能够低成本创建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的团队,仅此而已!李昌平说中国乡建院是党和政府的基层“基本农民组织”建设的工程队、工作队。但在易农咨询看来,中国乡建院是任何决战农村市场的“巨无霸”的最佳合作者。易农咨询预言:决战农村市场的最终胜利者,可能既不是淘宝、京东,也不是供销社,极有可能是“**保险+**银行+中国乡建院”+N内置金融村社等合伙扶持组建的“华夏内置金融村社联盟”。

政策时评-开启战国时代:供销社回马枪VS电商巨头们农村战略-农事资讯政策时评-开启战国时代:供销社回马枪VS电商巨头们农村战略-农事资讯

易农按:供销社回归农村具有重大的政治意义。这标志着中共中央国务院的农村战略已经发生方向性转折。易农认为,农民的组织化已经提上政治议程。当然,这是后话。本文只从经济层面给予分析。欢迎拍砖交流。

开启战国时代:供销社回马枪VS阿里京东电商巨头们农村战略

易农咨询执行董事 贾林州

4月1日愚人节这天,中国中央政府召开全国电视电话会议,部署供销社改革,并以中共中央和国务院的名义出台了《关于深化供销合作社综合改革的决定》。这份文件重新赋予已经退出农村、在城市里吃房租很多年的供销社三大使命:第一,成为服务农民生产生活的生力军和综合平台;第二,成为党和政府密切联系农民群众的桥梁纽带;第三,成为农业现代化建设的重要力量。同时也赋予了供销社三种新职能:第一,金融机构的职能;第二,统筹城乡与三农相关的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购销市场的职能;第三,政策性支农职能。这样看上去,新的中国供销合作社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供销合作社,因为其使命和职能已经远远超出了供销合作本身。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供销合作社综合改革的决定》赋予供销社的新使命和职能,一下子使得供销社比农业部、农信社和农行、保险公司等部门和机构不知重要多少倍、多少倍了。易农咨询认为,这是一件特大的、特大的大事件。

虽然这事件发生在愚人节,但可以肯定这不是愚人的恶作剧。

一,供销社和淘宝京东争夺农村市场的大战正式拉开大幕

今年年初,淘宝宣布出资100亿,实施千县万村计划,解决农民卖难卖难的问题。

2015年4月1日中国供销合作总社李春生说,在对农民产前、产中和产后的服务上,供销合作社必须提供植保、测土配方、产前种子等服务;在产后综合服务上,要搭建平台,让农民享受到便捷化、多样化的服务。通过“新网工程”建设,将解决农产品“买难”“卖难”问题;此外,供销社还要创建覆盖全国的合作银行及金融服务体系。

显然,2015年4月1日,供销社杀出回马枪,正式向逐鹿农村市场的淘宝京东等电商巨头们宣战啦 二,供销合作社为何要和淘宝争夺农村市场

众所周知,供销社从五十年代诞生的那一天起,就承担着连接城乡、连接工农、互联互通、互通有无、互惠互利的使命,供销社几乎遍布城乡的每一个角落。由于众所周知的历史原因,从改革开放以后,供销合作业务逐步退出农村,供销社退守到了镇以上的城市和重点城镇,无数的遗老遗少开始了靠吃城市房产租金的养尊处优的美好生活。也正是靠着在城市和城镇保留的庞大的不动产资产带来的丰厚的租金收入,供销社在经历30多年改革风风雨雨之后不仅没有倒下,而且还靠不动产增值积累了庞大的资产。

现在,阿里巴巴宣布要下乡了,要做供销社以前做的、而现在已经不做了的生意。供销社猛然醒悟——原来农村是一片蓝海!你淘宝投资100亿做农村市场,这算不了什么?和我中国供销社能够投入的资源相比,零头而已!

对供销社系统而言,淘宝下乡,无异于抢地盘的“野狮子来了”。

养尊处优多年的供销社系统的遗老遗少们有种也,携带中共中央国务院的《决议》出场迎战来了!

三,抢占农村市场——统一购销和配送,不仅仅是个经济行为

在共产党刚刚执政的时候,投机疯狂,物价暴涨,危机共产党执政地位。在陈云等人主导的顶层设计下,成立了全国性的供销合作体系,工业品下乡由供销社统一采购和配送,粮食以外的农产品进城由供销社等统一采购和销售,其结果可想而知,猖獗一时的囤积居奇、投机倒把、哄抬物价的“市场行为”几乎被彻底消灭,无数“资本家”不得不接受社会主义改造。供销合作社体系为巩固共产党新政权和走上“社会主义道路”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中国经济经过半个多世纪的发展,由(短缺时代、供给不足)追求数量增长收益阶段,进化到(过剩时代、消费不足)追求稳定市场份额收益和定价权收益阶段——走向垄断资本主义阶段。技术垄断、组织垄断和渠道垄断是最基本的垄断手段。淘宝等电商巨头其实追求的是稳定的市场份额收益和定价权收益,淘宝经济其实也是一定程度的垄断经济。假如淘宝有朝一日有了数十年前的供销社体系的作用和地位,会不会在经济领域也进行一场淘宝式的“社会主义改造运动”呢?

淘宝如果是共产党的淘宝或供销社的淘宝,估计供销社的遗老遗少们就不必重新披挂出征了;或许根本不需要中共中央国务院出台这个《决议》了。

淘宝和供销社会走向合作吗?

不可能。这两“狮子王”的竞争是有你无我的竞争!

四、抢占农村市场,钱多不是核心竞争力

中国乡建院是国内长期致力于在村社内部创建“内置金融合作社”、并为各村社发展提供系统性解决方案的专业性机构。知名三农问题专家、中国乡建院院长李昌平认定中国农民的基本组织形式一定是“内置金融村社及其联合社”,而不是别的形式。李昌平说:“各类资本为争夺农村市场必有一场决战,任何市场主体决战农村市场主要靠两种竞争力,即:一是组织农民的能力,二是农民组织服务农民的综合服务能力。”

李昌平认为中国小农经济困境的根本原因是两个:“一是金融供给无效;二是组织供给无效。谁解决了这两个问题,谁就找到了解决三农问题的金钥匙”。

因此,李昌平还认为谁组织了农民,谁联合了农民组织,农村市场就是谁的!

李昌平还说:“延安时期的共产党员,孤零零一个人从延安出发,什么都不带,靠一套群众路线的工作方法,很快能够在落后的农村建立起党小组、党支部、根据地,进而很快能够为游击战、解放战争提供人财物的后勤保障。而今的共产党干部,从机关出发,带上好多钱,把钱花光了——变成了水泥堆堆就算走了群众路线,每年花去数以万亿计的钱,农村依然还是不能自我造血和发电”。在李昌平看来,“延安的共产党员和今天的共产党员是不一样的共产党员,延安的共产党员会群众路线工作方法的,今天的共产党员知道群众路线而不会用群众路线的工作方法”。所以,“谁找到了重新低成本组织农民的方法、谁创建的农民组织模式具有服务农民的综合服务能力,谁就掌握了决胜农村市场的法宝”。

显然,淘宝是不具备李昌平所说的决胜农村市场的核心竞争力的,供销社的遗老遗少们也不具备这种能力。供销社如果不具备重新组织农民的能力,就可以断定供销社不可能重新成为农民的合作组织,也不可能成为真正的农民合作组织的全国性代表,中共中央国务院的这个《决定》所要达成的目标或许就无法实现了。

五,决战农村市场,要从村社内置金融做起

“村社内置金融是重新组织农民的最有效办法;而内置金融村社及联合社是最好的农民组织模式”。这是李昌平常说的两句话。可惜,即使是做农村农业工作的人中能完全听懂这两句话的人也很少。

李昌平在十多年前就开始做村社内置金融合作社,并依托内置金融合作社创建农村综合性服务体系。2010年李昌平和孙君等人组建中国乡建院,形成团队作战,专门从事内置金融村社建设及农村综合发展服务。创造了闻名全国的以内置金融为切入点的新农村建设及农村综合发展——“郝堂模式”。2013年开始,李昌平受聘珠海市政府顾问,在珠海市委政府的领导和支持下,在珠海斗门改革试验区做村社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组织系统建设。李昌平称这个系统为“{(造血厂+储血站)和(发电厂+蓄电池)+万能插座}”系统,是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这个“新体系”具有服务三农的多种功能:1、资金存贷功能;2,土地、房屋及集体成员权抵押贷款功能;3,农村资产资源金融资产化功能(农户可以把自家的资源资产当长期存款或股权等存入内置金融合作社,把分散资源资产整合并成为可流动交易的金融资产);4,农村产权交易所功能;5,线上线下联合“购销+配送”功能;6,村社内部“余额宝”功能和内部结算平台功能(农民可以先消费后结算);7,产业整合功能(集合农民需求,对饲料、肥料等产业有话语权);8,正规金融机构和保险机构服务农民的中介和纽带功能;9,有大数据采集功能;10,敬老养老功能;11,沟通城乡互联互通互惠互利功;12,增强农民及农民共同体主体性,完善村社共同体双层经营体制,壮大共同体经济的功能;13,改善乡村治理和巩固执政基础的政治功能;等等。

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一头连接现代供销社、银行、保险、电商、产权交易所……开发商、投资商等,为他们服务三农、并抢占农村市场配语言、配血型、配接口,解决“最后一公里”难题;另一头连接千家万户分散的传统小农,把分散的、无造血和发电功能的传统小农变为有组织的、有自我造血和发电功能的现代小农。

到目前为止,珠海农村已经发展内置金融合作社6家(每家政府扶持种子资金100万),并形成了有资本金5000万(不含村社)的内置金融合作社联合社(其中,珠海供销社认购1000万)。2015年珠海市内置金融联合社的村社成员将增加到30家。目前,中国乡建院正在会同有战略眼光的投资机构共同发起“中华乡村复兴基金”,计划给每个县市匹配种子资金1000万协助政府和村民创建以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为核心的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并在此基础上组建全国性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的“服务之家”。易农咨询一直跟踪李昌平的农村实践,读中共中央国务院《决议》恍然大悟——原来李昌平所主持的实验和《决议》完全吻合,只是选择了从下而上的路径。

现在的李昌平,一心一意专注于他的“新体系”建设,他说他的“新体系”是城市现代服务体系服务传统“三农”的纽带和中介,是一个开放的“新体系”。如果中国农业银行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中国农业银行就是服务三农的农业银行了,土地抵押贷款就自然发生了,农行的农村存款就会爆炸式增长;如果中国保险公司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中国保险公司就是服务三农的保险公司了,保险公司与千家万户小农信息不对称的难题就轻易解决的,其农村保险业务就会获得低成本的爆炸式增长;如果全国供销合作总社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供销社就可以服务三农了;中国的电商公司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电商在广大农村的资金流、物流、信息流的“最后一公里”难题就解决了,农产品线上交易的质量安全问题也解决了,电商在农村市场上的巨大优势很快就会充分发挥出来;……

李昌平建设的这个“新体系”,在村庄范围内覆盖村民生产、生活及乡村经营治理等方方面面的需求,也是一个“平台”。凡是与农村农业农民相关的部门、机构和企业等,如果不主动接入“新体系”,就可能会被永久的排斥在农村市场之外了。李昌平所做的“新体系”一旦形成全国性联盟,将是一个功能十分强大的“平台”。

中国乡建院不能和淘宝、供销社等相提并论,中国乡建院只有一支经过李昌平亲自打造的、能够低成本创建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的团队,仅此而已!李昌平说中国乡建院是党和政府的基层“基本农民组织”建设的工程队、工作队。但在易农咨询看来,中国乡建院是任何决战农村市场的“巨无霸”的最佳合作者。易农咨询预言:决战农村市场的最终胜利者,可能既不是淘宝、京东,也不是供销社,极有可能是“**保险+**银行+中国乡建院”+N内置金融村社等合伙扶持组建的“华夏内置金融村社联盟”。

易农按:供销社回归农村具有重大的政治意义。这标志着中共中央国务院的农村战略已经发生方向性转折。易农认为,农民的组织化已经提上政治议程。当然,这是后话。本文只从经济层面给予分析。欢迎拍砖交流。

开启战国时代:供销社回马枪VS阿里京东电商巨头们农村战略

易农咨询执行董事 贾林州

4月1日愚人节这天,中国中央政府召开全国电视电话会议,部署供销社改革,并以中共中央和国务院的名义出台了《关于深化供销合作社综合改革的决定》。这份文件重新赋予已经退出农村、在城市里吃房租很多年的供销社三大使命:第一,成为服务农民生产生活的生力军和综合平台;第二,成为党和政府密切联系农民群众的桥梁纽带;第三,成为农业现代化建设的重要力量。同时也赋予了供销社三种新职能:第一,金融机构的职能;第二,统筹城乡与三农相关的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购销市场的职能;第三,政策性支农职能。这样看上去,新的中国供销合作社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供销合作社,因为其使命和职能已经远远超出了供销合作本身。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供销合作社综合改革的决定》赋予供销社的新使命和职能,一下子使得供销社比农业部、农信社和农行、保险公司等部门和机构不知重要多少倍、多少倍了。易农咨询认为,这是一件特大的、特大的大事件。

虽然这事件发生在愚人节,但可以肯定这不是愚人的恶作剧。

一,供销社和淘宝京东争夺农村市场的大战正式拉开大幕

今年年初,淘宝宣布出资100亿,实施千县万村计划,解决农民卖难卖难的问题。

2015年4月1日中国供销合作总社李春生说,在对农民产前、产中和产后的服务上,供销合作社必须提供植保、测土配方、产前种子等服务;在产后综合服务上,要搭建平台,让农民享受到便捷化、多样化的服务。通过“新网工程”建设,将解决农产品“买难”“卖难”问题;此外,供销社还要创建覆盖全国的合作银行及金融服务体系。

显然,2015年4月1日,供销社杀出回马枪,正式向逐鹿农村市场的淘宝京东等电商巨头们宣战啦 二,供销合作社为何要和淘宝争夺农村市场

众所周知,供销社从五十年代诞生的那一天起,就承担着连接城乡、连接工农、互联互通、互通有无、互惠互利的使命,供销社几乎遍布城乡的每一个角落。由于众所周知的历史原因,从改革开放以后,供销合作业务逐步退出农村,供销社退守到了镇以上的城市和重点城镇,无数的遗老遗少开始了靠吃城市房产租金的养尊处优的美好生活。也正是靠着在城市和城镇保留的庞大的不动产资产带来的丰厚的租金收入,供销社在经历30多年改革风风雨雨之后不仅没有倒下,而且还靠不动产增值积累了庞大的资产。

现在,阿里巴巴宣布要下乡了,要做供销社以前做的、而现在已经不做了的生意。供销社猛然醒悟——原来农村是一片蓝海!你淘宝投资100亿做农村市场,这算不了什么?和我中国供销社能够投入的资源相比,零头而已!

对供销社系统而言,淘宝下乡,无异于抢地盘的“野狮子来了”。

养尊处优多年的供销社系统的遗老遗少们有种也,携带中共中央国务院的《决议》出场迎战来了!

三,抢占农村市场——统一购销和配送,不仅仅是个经济行为

在共产党刚刚执政的时候,投机疯狂,物价暴涨,危机共产党执政地位。在陈云等人主导的顶层设计下,成立了全国性的供销合作体系,工业品下乡由供销社统一采购和配送,粮食以外的农产品进城由供销社等统一采购和销售,其结果可想而知,猖獗一时的囤积居奇、投机倒把、哄抬物价的“市场行为”几乎被彻底消灭,无数“资本家”不得不接受社会主义改造。供销合作社体系为巩固共产党新政权和走上“社会主义道路”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中国经济经过半个多世纪的发展,由(短缺时代、供给不足)追求数量增长收益阶段,进化到(过剩时代、消费不足)追求稳定市场份额收益和定价权收益阶段——走向垄断资本主义阶段。技术垄断、组织垄断和渠道垄断是最基本的垄断手段。淘宝等电商巨头其实追求的是稳定的市场份额收益和定价权收益,淘宝经济其实也是一定程度的垄断经济。假如淘宝有朝一日有了数十年前的供销社体系的作用和地位,会不会在经济领域也进行一场淘宝式的“社会主义改造运动”呢?

淘宝如果是共产党的淘宝或供销社的淘宝,估计供销社的遗老遗少们就不必重新披挂出征了;或许根本不需要中共中央国务院出台这个《决议》了。

淘宝和供销社会走向合作吗?

不可能。这两“狮子王”的竞争是有你无我的竞争!

四、抢占农村市场,钱多不是核心竞争力

中国乡建院是国内长期致力于在村社内部创建“内置金融合作社”、并为各村社发展提供系统性解决方案的专业性机构。知名三农问题专家、中国乡建院院长李昌平认定中国农民的基本组织形式一定是“内置金融村社及其联合社”,而不是别的形式。李昌平说:“各类资本为争夺农村市场必有一场决战,任何市场主体决战农村市场主要靠两种竞争力,即:一是组织农民的能力,二是农民组织服务农民的综合服务能力。”

李昌平认为中国小农经济困境的根本原因是两个:“一是金融供给无效;二是组织供给无效。谁解决了这两个问题,谁就找到了解决三农问题的金钥匙”。

因此,李昌平还认为谁组织了农民,谁联合了农民组织,农村市场就是谁的!

李昌平还说:“延安时期的共产党员,孤零零一个人从延安出发,什么都不带,靠一套群众路线的工作方法,很快能够在落后的农村建立起党小组、党支部、根据地,进而很快能够为游击战、解放战争提供人财物的后勤保障。而今的共产党干部,从机关出发,带上好多钱,把钱花光了——变成了水泥堆堆就算走了群众路线,每年花去数以万亿计的钱,农村依然还是不能自我造血和发电”。在李昌平看来,“延安的共产党员和今天的共产党员是不一样的共产党员,延安的共产党员会群众路线工作方法的,今天的共产党员知道群众路线而不会用群众路线的工作方法”。所以,“谁找到了重新低成本组织农民的方法、谁创建的农民组织模式具有服务农民的综合服务能力,谁就掌握了决胜农村市场的法宝”。

显然,淘宝是不具备李昌平所说的决胜农村市场的核心竞争力的,供销社的遗老遗少们也不具备这种能力。供销社如果不具备重新组织农民的能力,就可以断定供销社不可能重新成为农民的合作组织,也不可能成为真正的农民合作组织的全国性代表,中共中央国务院的这个《决定》所要达成的目标或许就无法实现了。

五,决战农村市场,要从村社内置金融做起

“村社内置金融是重新组织农民的最有效办法;而内置金融村社及联合社是最好的农民组织模式”。这是李昌平常说的两句话。可惜,即使是做农村农业工作的人中能完全听懂这两句话的人也很少。

李昌平在十多年前就开始做村社内置金融合作社,并依托内置金融合作社创建农村综合性服务体系。2010年李昌平和孙君等人组建中国乡建院,形成团队作战,专门从事内置金融村社建设及农村综合发展服务。创造了闻名全国的以内置金融为切入点的新农村建设及农村综合发展——“郝堂模式”。2013年开始,李昌平受聘珠海市政府顾问,在珠海市委政府的领导和支持下,在珠海斗门改革试验区做村社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组织系统建设。李昌平称这个系统为“{(造血厂+储血站)和(发电厂+蓄电池)+万能插座}”系统,是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这个“新体系”具有服务三农的多种功能:1、资金存贷功能;2,土地、房屋及集体成员权抵押贷款功能;3,农村资产资源金融资产化功能(农户可以把自家的资源资产当长期存款或股权等存入内置金融合作社,把分散资源资产整合并成为可流动交易的金融资产);4,农村产权交易所功能;5,线上线下联合“购销+配送”功能;6,村社内部“余额宝”功能和内部结算平台功能(农民可以先消费后结算);7,产业整合功能(集合农民需求,对饲料、肥料等产业有话语权);8,正规金融机构和保险机构服务农民的中介和纽带功能;9,有大数据采集功能;10,敬老养老功能;11,沟通城乡互联互通互惠互利功;12,增强农民及农民共同体主体性,完善村社共同体双层经营体制,壮大共同体经济的功能;13,改善乡村治理和巩固执政基础的政治功能;等等。

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一头连接现代供销社、银行、保险、电商、产权交易所……开发商、投资商等,为他们服务三农、并抢占农村市场配语言、配血型、配接口,解决“最后一公里”难题;另一头连接千家万户分散的传统小农,把分散的、无造血和发电功能的传统小农变为有组织的、有自我造血和发电功能的现代小农。

到目前为止,珠海农村已经发展内置金融合作社6家(每家政府扶持种子资金100万),并形成了有资本金5000万(不含村社)的内置金融合作社联合社(其中,珠海供销社认购1000万)。2015年珠海市内置金融联合社的村社成员将增加到30家。目前,中国乡建院正在会同有战略眼光的投资机构共同发起“中华乡村复兴基金”,计划给每个县市匹配种子资金1000万协助政府和村民创建以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为核心的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并在此基础上组建全国性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的“服务之家”。易农咨询一直跟踪李昌平的农村实践,读中共中央国务院《决议》恍然大悟——原来李昌平所主持的实验和《决议》完全吻合,只是选择了从下而上的路径。

现在的李昌平,一心一意专注于他的“新体系”建设,他说他的“新体系”是城市现代服务体系服务传统“三农”的纽带和中介,是一个开放的“新体系”。如果中国农业银行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中国农业银行就是服务三农的农业银行了,土地抵押贷款就自然发生了,农行的农村存款就会爆炸式增长;如果中国保险公司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中国保险公司就是服务三农的保险公司了,保险公司与千家万户小农信息不对称的难题就轻易解决的,其农村保险业务就会获得低成本的爆炸式增长;如果全国供销合作总社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供销社就可以服务三农了;中国的电商公司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电商在广大农村的资金流、物流、信息流的“最后一公里”难题就解决了,农产品线上交易的质量安全问题也解决了,电商在农村市场上的巨大优势很快就会充分发挥出来;……

李昌平建设的这个“新体系”,在村庄范围内覆盖村民生产、生活及乡村经营治理等方方面面的需求,也是一个“平台”。凡是与农村农业农民相关的部门、机构和企业等,如果不主动接入“新体系”,就可能会被永久的排斥在农村市场之外了。李昌平所做的“新体系”一旦形成全国性联盟,将是一个功能十分强大的“平台”。

中国乡建院不能和淘宝、供销社等相提并论,中国乡建院只有一支经过李昌平亲自打造的、能够低成本创建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的团队,仅此而已!李昌平说中国乡建院是党和政府的基层“基本农民组织”建设的工程队、工作队。但在易农咨询看来,中国乡建院是任何决战农村市场的“巨无霸”的最佳合作者。易农咨询预言:决战农村市场的最终胜利者,可能既不是淘宝、京东,也不是供销社,极有可能是“**保险+**银行+中国乡建院”+N内置金融村社等合伙扶持组建的“华夏内置金融村社联盟”。

1.

易农按:供销社回归农村具有重大的政治意义。这标志着中共中央国务院的农村战略已经发生方向性转折。易农认为,农民的组织化已经提上政治议程。当然,这是后话。本文只从经济层面给予分析。欢迎拍砖交流。

开启战国时代:供销社回马枪VS阿里京东电商巨头们农村战略

易农咨询执行董事 贾林州

4月1日愚人节这天,中国中央政府召开全国电视电话会议,部署供销社改革,并以中共中央和国务院的名义出台了《关于深化供销合作社综合改革的决定》。这份文件重新赋予已经退出农村、在城市里吃房租很多年的供销社三大使命:第一,成为服务农民生产生活的生力军和综合平台;第二,成为党和政府密切联系农民群众的桥梁纽带;第三,成为农业现代化建设的重要力量。同时也赋予了供销社三种新职能:第一,金融机构的职能;第二,统筹城乡与三农相关的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购销市场的职能;第三,政策性支农职能。这样看上去,新的中国供销合作社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供销合作社,因为其使命和职能已经远远超出了供销合作本身。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供销合作社综合改革的决定》赋予供销社的新使命和职能,一下子使得供销社比农业部、农信社和农行、保险公司等部门和机构不知重要多少倍、多少倍了。易农咨询认为,这是一件特大的、特大的大事件。

虽然这事件发生在愚人节,但可以肯定这不是愚人的恶作剧。

一,供销社和淘宝京东争夺农村市场的大战正式拉开大幕

今年年初,淘宝宣布出资100亿,实施千县万村计划,解决农民卖难卖难的问题。

2015年4月1日中国供销合作总社李春生说,在对农民产前、产中和产后的服务上,供销合作社必须提供植保、测土配方、产前种子等服务;在产后综合服务上,要搭建平台,让农民享受到便捷化、多样化的服务。通过“新网工程”建设,将解决农产品“买难”“卖难”问题;此外,供销社还要创建覆盖全国的合作银行及金融服务体系。

显然,2015年4月1日,供销社杀出回马枪,正式向逐鹿农村市场的淘宝京东等电商巨头们宣战啦 二,供销合作社为何要和淘宝争夺农村市场

众所周知,供销社从五十年代诞生的那一天起,就承担着连接城乡、连接工农、互联互通、互通有无、互惠互利的使命,供销社几乎遍布城乡的每一个角落。由于众所周知的历史原因,从改革开放以后,供销合作业务逐步退出农村,供销社退守到了镇以上的城市和重点城镇,无数的遗老遗少开始了靠吃城市房产租金的养尊处优的美好生活。也正是靠着在城市和城镇保留的庞大的不动产资产带来的丰厚的租金收入,供销社在经历30多年改革风风雨雨之后不仅没有倒下,而且还靠不动产增值积累了庞大的资产。

现在,阿里巴巴宣布要下乡了,要做供销社以前做的、而现在已经不做了的生意。供销社猛然醒悟——原来农村是一片蓝海!你淘宝投资100亿做农村市场,这算不了什么?和我中国供销社能够投入的资源相比,零头而已!

对供销社系统而言,淘宝下乡,无异于抢地盘的“野狮子来了”。

养尊处优多年的供销社系统的遗老遗少们有种也,携带中共中央国务院的《决议》出场迎战来了!

三,抢占农村市场——统一购销和配送,不仅仅是个经济行为

在共产党刚刚执政的时候,投机疯狂,物价暴涨,危机共产党执政地位。在陈云等人主导的顶层设计下,成立了全国性的供销合作体系,工业品下乡由供销社统一采购和配送,粮食以外的农产品进城由供销社等统一采购和销售,其结果可想而知,猖獗一时的囤积居奇、投机倒把、哄抬物价的“市场行为”几乎被彻底消灭,无数“资本家”不得不接受社会主义改造。供销合作社体系为巩固共产党新政权和走上“社会主义道路”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中国经济经过半个多世纪的发展,由(短缺时代、供给不足)追求数量增长收益阶段,进化到(过剩时代、消费不足)追求稳定市场份额收益和定价权收益阶段——走向垄断资本主义阶段。技术垄断、组织垄断和渠道垄断是最基本的垄断手段。淘宝等电商巨头其实追求的是稳定的市场份额收益和定价权收益,淘宝经济其实也是一定程度的垄断经济。假如淘宝有朝一日有了数十年前的供销社体系的作用和地位,会不会在经济领域也进行一场淘宝式的“社会主义改造运动”呢?

淘宝如果是共产党的淘宝或供销社的淘宝,估计供销社的遗老遗少们就不必重新披挂出征了;或许根本不需要中共中央国务院出台这个《决议》了。

淘宝和供销社会走向合作吗?

不可能。这两“狮子王”的竞争是有你无我的竞争!

四、抢占农村市场,钱多不是核心竞争力

中国乡建院是国内长期致力于在村社内部创建“内置金融合作社”、并为各村社发展提供系统性解决方案的专业性机构。知名三农问题专家、中国乡建院院长李昌平认定中国农民的基本组织形式一定是“内置金融村社及其联合社”,而不是别的形式。李昌平说:“各类资本为争夺农村市场必有一场决战,任何市场主体决战农村市场主要靠两种竞争力,即:一是组织农民的能力,二是农民组织服务农民的综合服务能力。”

李昌平认为中国小农经济困境的根本原因是两个:“一是金融供给无效;二是组织供给无效。谁解决了这两个问题,谁就找到了解决三农问题的金钥匙”。

因此,李昌平还认为谁组织了农民,谁联合了农民组织,农村市场就是谁的!

李昌平还说:“延安时期的共产党员,孤零零一个人从延安出发,什么都不带,靠一套群众路线的工作方法,很快能够在落后的农村建立起党小组、党支部、根据地,进而很快能够为游击战、解放战争提供人财物的后勤保障。而今的共产党干部,从机关出发,带上好多钱,把钱花光了——变成了水泥堆堆就算走了群众路线,每年花去数以万亿计的钱,农村依然还是不能自我造血和发电”。在李昌平看来,“延安的共产党员和今天的共产党员是不一样的共产党员,延安的共产党员会群众路线工作方法的,今天的共产党员知道群众路线而不会用群众路线的工作方法”。所以,“谁找到了重新低成本组织农民的方法、谁创建的农民组织模式具有服务农民的综合服务能力,谁就掌握了决胜农村市场的法宝”。

显然,淘宝是不具备李昌平所说的决胜农村市场的核心竞争力的,供销社的遗老遗少们也不具备这种能力。供销社如果不具备重新组织农民的能力,就可以断定供销社不可能重新成为农民的合作组织,也不可能成为真正的农民合作组织的全国性代表,中共中央国务院的这个《决定》所要达成的目标或许就无法实现了。

五,决战农村市场,要从村社内置金融做起

“村社内置金融是重新组织农民的最有效办法;而内置金融村社及联合社是最好的农民组织模式”。这是李昌平常说的两句话。可惜,即使是做农村农业工作的人中能完全听懂这两句话的人也很少。

李昌平在十多年前就开始做村社内置金融合作社,并依托内置金融合作社创建农村综合性服务体系。2010年李昌平和孙君等人组建中国乡建院,形成团队作战,专门从事内置金融村社建设及农村综合发展服务。创造了闻名全国的以内置金融为切入点的新农村建设及农村综合发展——“郝堂模式”。2013年开始,李昌平受聘珠海市政府顾问,在珠海市委政府的领导和支持下,在珠海斗门改革试验区做村社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组织系统建设。李昌平称这个系统为“{(造血厂+储血站)和(发电厂+蓄电池)+万能插座}”系统,是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这个“新体系”具有服务三农的多种功能:1、资金存贷功能;2,土地、房屋及集体成员权抵押贷款功能;3,农村资产资源金融资产化功能(农户可以把自家的资源资产当长期存款或股权等存入内置金融合作社,把分散资源资产整合并成为可流动交易的金融资产);4,农村产权交易所功能;5,线上线下联合“购销+配送”功能;6,村社内部“余额宝”功能和内部结算平台功能(农民可以先消费后结算);7,产业整合功能(集合农民需求,对饲料、肥料等产业有话语权);8,正规金融机构和保险机构服务农民的中介和纽带功能;9,有大数据采集功能;10,敬老养老功能;11,沟通城乡互联互通互惠互利功;12,增强农民及农民共同体主体性,完善村社共同体双层经营体制,壮大共同体经济的功能;13,改善乡村治理和巩固执政基础的政治功能;等等。

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一头连接现代供销社、银行、保险、电商、产权交易所……开发商、投资商等,为他们服务三农、并抢占农村市场配语言、配血型、配接口,解决“最后一公里”难题;另一头连接千家万户分散的传统小农,把分散的、无造血和发电功能的传统小农变为有组织的、有自我造血和发电功能的现代小农。

到目前为止,珠海农村已经发展内置金融合作社6家(每家政府扶持种子资金100万),并形成了有资本金5000万(不含村社)的内置金融合作社联合社(其中,珠海供销社认购1000万)。2015年珠海市内置金融联合社的村社成员将增加到30家。目前,中国乡建院正在会同有战略眼光的投资机构共同发起“中华乡村复兴基金”,计划给每个县市匹配种子资金1000万协助政府和村民创建以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为核心的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并在此基础上组建全国性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的“服务之家”。易农咨询一直跟踪李昌平的农村实践,读中共中央国务院《决议》恍然大悟——原来李昌平所主持的实验和《决议》完全吻合,只是选择了从下而上的路径。

现在的李昌平,一心一意专注于他的“新体系”建设,他说他的“新体系”是城市现代服务体系服务传统“三农”的纽带和中介,是一个开放的“新体系”。如果中国农业银行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中国农业银行就是服务三农的农业银行了,土地抵押贷款就自然发生了,农行的农村存款就会爆炸式增长;如果中国保险公司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中国保险公司就是服务三农的保险公司了,保险公司与千家万户小农信息不对称的难题就轻易解决的,其农村保险业务就会获得低成本的爆炸式增长;如果全国供销合作总社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供销社就可以服务三农了;中国的电商公司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电商在广大农村的资金流、物流、信息流的“最后一公里”难题就解决了,农产品线上交易的质量安全问题也解决了,电商在农村市场上的巨大优势很快就会充分发挥出来;……

李昌平建设的这个“新体系”,在村庄范围内覆盖村民生产、生活及乡村经营治理等方方面面的需求,也是一个“平台”。凡是与农村农业农民相关的部门、机构和企业等,如果不主动接入“新体系”,就可能会被永久的排斥在农村市场之外了。李昌平所做的“新体系”一旦形成全国性联盟,将是一个功能十分强大的“平台”。

中国乡建院不能和淘宝、供销社等相提并论,中国乡建院只有一支经过李昌平亲自打造的、能够低成本创建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的团队,仅此而已!李昌平说中国乡建院是党和政府的基层“基本农民组织”建设的工程队、工作队。但在易农咨询看来,中国乡建院是任何决战农村市场的“巨无霸”的最佳合作者。易农咨询预言:决战农村市场的最终胜利者,可能既不是淘宝、京东,也不是供销社,极有可能是“**保险+**银行+中国乡建院”+N内置金融村社等合伙扶持组建的“华夏内置金融村社联盟”。

政策时评-开启战国时代:供销社回马枪VS电商巨头们农村战略-农事资讯政策时评-开启战国时代:供销社回马枪VS电商巨头们农村战略-农事资讯

易农按:供销社回归农村具有重大的政治意义。这标志着中共中央国务院的农村战略已经发生方向性转折。易农认为,农民的组织化已经提上政治议程。当然,这是后话。本文只从经济层面给予分析。欢迎拍砖交流。

开启战国时代:供销社回马枪VS阿里京东电商巨头们农村战略

易农咨询执行董事 贾林州

4月1日愚人节这天,中国中央政府召开全国电视电话会议,部署供销社改革,并以中共中央和国务院的名义出台了《关于深化供销合作社综合改革的决定》。这份文件重新赋予已经退出农村、在城市里吃房租很多年的供销社三大使命:第一,成为服务农民生产生活的生力军和综合平台;第二,成为党和政府密切联系农民群众的桥梁纽带;第三,成为农业现代化建设的重要力量。同时也赋予了供销社三种新职能:第一,金融机构的职能;第二,统筹城乡与三农相关的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购销市场的职能;第三,政策性支农职能。这样看上去,新的中国供销合作社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供销合作社,因为其使命和职能已经远远超出了供销合作本身。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供销合作社综合改革的决定》赋予供销社的新使命和职能,一下子使得供销社比农业部、农信社和农行、保险公司等部门和机构不知重要多少倍、多少倍了。易农咨询认为,这是一件特大的、特大的大事件。

虽然这事件发生在愚人节,但可以肯定这不是愚人的恶作剧。

一,供销社和淘宝京东争夺农村市场的大战正式拉开大幕

今年年初,淘宝宣布出资100亿,实施千县万村计划,解决农民卖难卖难的问题。

2015年4月1日中国供销合作总社李春生说,在对农民产前、产中和产后的服务上,供销合作社必须提供植保、测土配方、产前种子等服务;在产后综合服务上,要搭建平台,让农民享受到便捷化、多样化的服务。通过“新网工程”建设,将解决农产品“买难”“卖难”问题;此外,供销社还要创建覆盖全国的合作银行及金融服务体系。

显然,2015年4月1日,供销社杀出回马枪,正式向逐鹿农村市场的淘宝京东等电商巨头们宣战啦 二,供销合作社为何要和淘宝争夺农村市场

众所周知,供销社从五十年代诞生的那一天起,就承担着连接城乡、连接工农、互联互通、互通有无、互惠互利的使命,供销社几乎遍布城乡的每一个角落。由于众所周知的历史原因,从改革开放以后,供销合作业务逐步退出农村,供销社退守到了镇以上的城市和重点城镇,无数的遗老遗少开始了靠吃城市房产租金的养尊处优的美好生活。也正是靠着在城市和城镇保留的庞大的不动产资产带来的丰厚的租金收入,供销社在经历30多年改革风风雨雨之后不仅没有倒下,而且还靠不动产增值积累了庞大的资产。

现在,阿里巴巴宣布要下乡了,要做供销社以前做的、而现在已经不做了的生意。供销社猛然醒悟——原来农村是一片蓝海!你淘宝投资100亿做农村市场,这算不了什么?和我中国供销社能够投入的资源相比,零头而已!

对供销社系统而言,淘宝下乡,无异于抢地盘的“野狮子来了”。

养尊处优多年的供销社系统的遗老遗少们有种也,携带中共中央国务院的《决议》出场迎战来了!

三,抢占农村市场——统一购销和配送,不仅仅是个经济行为

在共产党刚刚执政的时候,投机疯狂,物价暴涨,危机共产党执政地位。在陈云等人主导的顶层设计下,成立了全国性的供销合作体系,工业品下乡由供销社统一采购和配送,粮食以外的农产品进城由供销社等统一采购和销售,其结果可想而知,猖獗一时的囤积居奇、投机倒把、哄抬物价的“市场行为”几乎被彻底消灭,无数“资本家”不得不接受社会主义改造。供销合作社体系为巩固共产党新政权和走上“社会主义道路”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中国经济经过半个多世纪的发展,由(短缺时代、供给不足)追求数量增长收益阶段,进化到(过剩时代、消费不足)追求稳定市场份额收益和定价权收益阶段——走向垄断资本主义阶段。技术垄断、组织垄断和渠道垄断是最基本的垄断手段。淘宝等电商巨头其实追求的是稳定的市场份额收益和定价权收益,淘宝经济其实也是一定程度的垄断经济。假如淘宝有朝一日有了数十年前的供销社体系的作用和地位,会不会在经济领域也进行一场淘宝式的“社会主义改造运动”呢?

淘宝如果是共产党的淘宝或供销社的淘宝,估计供销社的遗老遗少们就不必重新披挂出征了;或许根本不需要中共中央国务院出台这个《决议》了。

淘宝和供销社会走向合作吗?

不可能。这两“狮子王”的竞争是有你无我的竞争!

四、抢占农村市场,钱多不是核心竞争力

中国乡建院是国内长期致力于在村社内部创建“内置金融合作社”、并为各村社发展提供系统性解决方案的专业性机构。知名三农问题专家、中国乡建院院长李昌平认定中国农民的基本组织形式一定是“内置金融村社及其联合社”,而不是别的形式。李昌平说:“各类资本为争夺农村市场必有一场决战,任何市场主体决战农村市场主要靠两种竞争力,即:一是组织农民的能力,二是农民组织服务农民的综合服务能力。”

李昌平认为中国小农经济困境的根本原因是两个:“一是金融供给无效;二是组织供给无效。谁解决了这两个问题,谁就找到了解决三农问题的金钥匙”。

因此,李昌平还认为谁组织了农民,谁联合了农民组织,农村市场就是谁的!

李昌平还说:“延安时期的共产党员,孤零零一个人从延安出发,什么都不带,靠一套群众路线的工作方法,很快能够在落后的农村建立起党小组、党支部、根据地,进而很快能够为游击战、解放战争提供人财物的后勤保障。而今的共产党干部,从机关出发,带上好多钱,把钱花光了——变成了水泥堆堆就算走了群众路线,每年花去数以万亿计的钱,农村依然还是不能自我造血和发电”。在李昌平看来,“延安的共产党员和今天的共产党员是不一样的共产党员,延安的共产党员会群众路线工作方法的,今天的共产党员知道群众路线而不会用群众路线的工作方法”。所以,“谁找到了重新低成本组织农民的方法、谁创建的农民组织模式具有服务农民的综合服务能力,谁就掌握了决胜农村市场的法宝”。

显然,淘宝是不具备李昌平所说的决胜农村市场的核心竞争力的,供销社的遗老遗少们也不具备这种能力。供销社如果不具备重新组织农民的能力,就可以断定供销社不可能重新成为农民的合作组织,也不可能成为真正的农民合作组织的全国性代表,中共中央国务院的这个《决定》所要达成的目标或许就无法实现了。

五,决战农村市场,要从村社内置金融做起

“村社内置金融是重新组织农民的最有效办法;而内置金融村社及联合社是最好的农民组织模式”。这是李昌平常说的两句话。可惜,即使是做农村农业工作的人中能完全听懂这两句话的人也很少。

李昌平在十多年前就开始做村社内置金融合作社,并依托内置金融合作社创建农村综合性服务体系。2010年李昌平和孙君等人组建中国乡建院,形成团队作战,专门从事内置金融村社建设及农村综合发展服务。创造了闻名全国的以内置金融为切入点的新农村建设及农村综合发展——“郝堂模式”。2013年开始,李昌平受聘珠海市政府顾问,在珠海市委政府的领导和支持下,在珠海斗门改革试验区做村社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组织系统建设。李昌平称这个系统为“{(造血厂+储血站)和(发电厂+蓄电池)+万能插座}”系统,是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这个“新体系”具有服务三农的多种功能:1、资金存贷功能;2,土地、房屋及集体成员权抵押贷款功能;3,农村资产资源金融资产化功能(农户可以把自家的资源资产当长期存款或股权等存入内置金融合作社,把分散资源资产整合并成为可流动交易的金融资产);4,农村产权交易所功能;5,线上线下联合“购销+配送”功能;6,村社内部“余额宝”功能和内部结算平台功能(农民可以先消费后结算);7,产业整合功能(集合农民需求,对饲料、肥料等产业有话语权);8,正规金融机构和保险机构服务农民的中介和纽带功能;9,有大数据采集功能;10,敬老养老功能;11,沟通城乡互联互通互惠互利功;12,增强农民及农民共同体主体性,完善村社共同体双层经营体制,壮大共同体经济的功能;13,改善乡村治理和巩固执政基础的政治功能;等等。

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一头连接现代供销社、银行、保险、电商、产权交易所……开发商、投资商等,为他们服务三农、并抢占农村市场配语言、配血型、配接口,解决“最后一公里”难题;另一头连接千家万户分散的传统小农,把分散的、无造血和发电功能的传统小农变为有组织的、有自我造血和发电功能的现代小农。

到目前为止,珠海农村已经发展内置金融合作社6家(每家政府扶持种子资金100万),并形成了有资本金5000万(不含村社)的内置金融合作社联合社(其中,珠海供销社认购1000万)。2015年珠海市内置金融联合社的村社成员将增加到30家。目前,中国乡建院正在会同有战略眼光的投资机构共同发起“中华乡村复兴基金”,计划给每个县市匹配种子资金1000万协助政府和村民创建以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为核心的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并在此基础上组建全国性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的“服务之家”。易农咨询一直跟踪李昌平的农村实践,读中共中央国务院《决议》恍然大悟——原来李昌平所主持的实验和《决议》完全吻合,只是选择了从下而上的路径。

现在的李昌平,一心一意专注于他的“新体系”建设,他说他的“新体系”是城市现代服务体系服务传统“三农”的纽带和中介,是一个开放的“新体系”。如果中国农业银行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中国农业银行就是服务三农的农业银行了,土地抵押贷款就自然发生了,农行的农村存款就会爆炸式增长;如果中国保险公司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中国保险公司就是服务三农的保险公司了,保险公司与千家万户小农信息不对称的难题就轻易解决的,其农村保险业务就会获得低成本的爆炸式增长;如果全国供销合作总社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供销社就可以服务三农了;中国的电商公司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电商在广大农村的资金流、物流、信息流的“最后一公里”难题就解决了,农产品线上交易的质量安全问题也解决了,电商在农村市场上的巨大优势很快就会充分发挥出来;……

李昌平建设的这个“新体系”,在村庄范围内覆盖村民生产、生活及乡村经营治理等方方面面的需求,也是一个“平台”。凡是与农村农业农民相关的部门、机构和企业等,如果不主动接入“新体系”,就可能会被永久的排斥在农村市场之外了。李昌平所做的“新体系”一旦形成全国性联盟,将是一个功能十分强大的“平台”。

中国乡建院不能和淘宝、供销社等相提并论,中国乡建院只有一支经过李昌平亲自打造的、能够低成本创建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的团队,仅此而已!李昌平说中国乡建院是党和政府的基层“基本农民组织”建设的工程队、工作队。但在易农咨询看来,中国乡建院是任何决战农村市场的“巨无霸”的最佳合作者。易农咨询预言:决战农村市场的最终胜利者,可能既不是淘宝、京东,也不是供销社,极有可能是“**保险+**银行+中国乡建院”+N内置金融村社等合伙扶持组建的“华夏内置金融村社联盟”。

政策时评-开启战国时代:供销社回马枪VS电商巨头们农村战略-农事资讯政策时评-开启战国时代:供销社回马枪VS电商巨头们农村战略-农事资讯

易农按:供销社回归农村具有重大的政治意义。这标志着中共中央国务院的农村战略已经发生方向性转折。易农认为,农民的组织化已经提上政治议程。当然,这是后话。本文只从经济层面给予分析。欢迎拍砖交流。

开启战国时代:供销社回马枪VS阿里京东电商巨头们农村战略

易农咨询执行董事 贾林州

4月1日愚人节这天,中国中央政府召开全国电视电话会议,部署供销社改革,并以中共中央和国务院的名义出台了《关于深化供销合作社综合改革的决定》。这份文件重新赋予已经退出农村、在城市里吃房租很多年的供销社三大使命:第一,成为服务农民生产生活的生力军和综合平台;第二,成为党和政府密切联系农民群众的桥梁纽带;第三,成为农业现代化建设的重要力量。同时也赋予了供销社三种新职能:第一,金融机构的职能;第二,统筹城乡与三农相关的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购销市场的职能;第三,政策性支农职能。这样看上去,新的中国供销合作社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供销合作社,因为其使命和职能已经远远超出了供销合作本身。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供销合作社综合改革的决定》赋予供销社的新使命和职能,一下子使得供销社比农业部、农信社和农行、保险公司等部门和机构不知重要多少倍、多少倍了。易农咨询认为,这是一件特大的、特大的大事件。

虽然这事件发生在愚人节,但可以肯定这不是愚人的恶作剧。

一,供销社和淘宝京东争夺农村市场的大战正式拉开大幕

今年年初,淘宝宣布出资100亿,实施千县万村计划,解决农民卖难卖难的问题。

2015年4月1日中国供销合作总社李春生说,在对农民产前、产中和产后的服务上,供销合作社必须提供植保、测土配方、产前种子等服务;在产后综合服务上,要搭建平台,让农民享受到便捷化、多样化的服务。通过“新网工程”建设,将解决农产品“买难”“卖难”问题;此外,供销社还要创建覆盖全国的合作银行及金融服务体系。

显然,2015年4月1日,供销社杀出回马枪,正式向逐鹿农村市场的淘宝京东等电商巨头们宣战啦 二,供销合作社为何要和淘宝争夺农村市场

众所周知,供销社从五十年代诞生的那一天起,就承担着连接城乡、连接工农、互联互通、互通有无、互惠互利的使命,供销社几乎遍布城乡的每一个角落。由于众所周知的历史原因,从改革开放以后,供销合作业务逐步退出农村,供销社退守到了镇以上的城市和重点城镇,无数的遗老遗少开始了靠吃城市房产租金的养尊处优的美好生活。也正是靠着在城市和城镇保留的庞大的不动产资产带来的丰厚的租金收入,供销社在经历30多年改革风风雨雨之后不仅没有倒下,而且还靠不动产增值积累了庞大的资产。

现在,阿里巴巴宣布要下乡了,要做供销社以前做的、而现在已经不做了的生意。供销社猛然醒悟——原来农村是一片蓝海!你淘宝投资100亿做农村市场,这算不了什么?和我中国供销社能够投入的资源相比,零头而已!

对供销社系统而言,淘宝下乡,无异于抢地盘的“野狮子来了”。

养尊处优多年的供销社系统的遗老遗少们有种也,携带中共中央国务院的《决议》出场迎战来了!

三,抢占农村市场——统一购销和配送,不仅仅是个经济行为

在共产党刚刚执政的时候,投机疯狂,物价暴涨,危机共产党执政地位。在陈云等人主导的顶层设计下,成立了全国性的供销合作体系,工业品下乡由供销社统一采购和配送,粮食以外的农产品进城由供销社等统一采购和销售,其结果可想而知,猖獗一时的囤积居奇、投机倒把、哄抬物价的“市场行为”几乎被彻底消灭,无数“资本家”不得不接受社会主义改造。供销合作社体系为巩固共产党新政权和走上“社会主义道路”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中国经济经过半个多世纪的发展,由(短缺时代、供给不足)追求数量增长收益阶段,进化到(过剩时代、消费不足)追求稳定市场份额收益和定价权收益阶段——走向垄断资本主义阶段。技术垄断、组织垄断和渠道垄断是最基本的垄断手段。淘宝等电商巨头其实追求的是稳定的市场份额收益和定价权收益,淘宝经济其实也是一定程度的垄断经济。假如淘宝有朝一日有了数十年前的供销社体系的作用和地位,会不会在经济领域也进行一场淘宝式的“社会主义改造运动”呢?

淘宝如果是共产党的淘宝或供销社的淘宝,估计供销社的遗老遗少们就不必重新披挂出征了;或许根本不需要中共中央国务院出台这个《决议》了。

淘宝和供销社会走向合作吗?

不可能。这两“狮子王”的竞争是有你无我的竞争!

四、抢占农村市场,钱多不是核心竞争力

中国乡建院是国内长期致力于在村社内部创建“内置金融合作社”、并为各村社发展提供系统性解决方案的专业性机构。知名三农问题专家、中国乡建院院长李昌平认定中国农民的基本组织形式一定是“内置金融村社及其联合社”,而不是别的形式。李昌平说:“各类资本为争夺农村市场必有一场决战,任何市场主体决战农村市场主要靠两种竞争力,即:一是组织农民的能力,二是农民组织服务农民的综合服务能力。”

李昌平认为中国小农经济困境的根本原因是两个:“一是金融供给无效;二是组织供给无效。谁解决了这两个问题,谁就找到了解决三农问题的金钥匙”。

因此,李昌平还认为谁组织了农民,谁联合了农民组织,农村市场就是谁的!

李昌平还说:“延安时期的共产党员,孤零零一个人从延安出发,什么都不带,靠一套群众路线的工作方法,很快能够在落后的农村建立起党小组、党支部、根据地,进而很快能够为游击战、解放战争提供人财物的后勤保障。而今的共产党干部,从机关出发,带上好多钱,把钱花光了——变成了水泥堆堆就算走了群众路线,每年花去数以万亿计的钱,农村依然还是不能自我造血和发电”。在李昌平看来,“延安的共产党员和今天的共产党员是不一样的共产党员,延安的共产党员会群众路线工作方法的,今天的共产党员知道群众路线而不会用群众路线的工作方法”。所以,“谁找到了重新低成本组织农民的方法、谁创建的农民组织模式具有服务农民的综合服务能力,谁就掌握了决胜农村市场的法宝”。

显然,淘宝是不具备李昌平所说的决胜农村市场的核心竞争力的,供销社的遗老遗少们也不具备这种能力。供销社如果不具备重新组织农民的能力,就可以断定供销社不可能重新成为农民的合作组织,也不可能成为真正的农民合作组织的全国性代表,中共中央国务院的这个《决定》所要达成的目标或许就无法实现了。

五,决战农村市场,要从村社内置金融做起

“村社内置金融是重新组织农民的最有效办法;而内置金融村社及联合社是最好的农民组织模式”。这是李昌平常说的两句话。可惜,即使是做农村农业工作的人中能完全听懂这两句话的人也很少。

李昌平在十多年前就开始做村社内置金融合作社,并依托内置金融合作社创建农村综合性服务体系。2010年李昌平和孙君等人组建中国乡建院,形成团队作战,专门从事内置金融村社建设及农村综合发展服务。创造了闻名全国的以内置金融为切入点的新农村建设及农村综合发展——“郝堂模式”。2013年开始,李昌平受聘珠海市政府顾问,在珠海市委政府的领导和支持下,在珠海斗门改革试验区做村社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组织系统建设。李昌平称这个系统为“{(造血厂+储血站)和(发电厂+蓄电池)+万能插座}”系统,是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这个“新体系”具有服务三农的多种功能:1、资金存贷功能;2,土地、房屋及集体成员权抵押贷款功能;3,农村资产资源金融资产化功能(农户可以把自家的资源资产当长期存款或股权等存入内置金融合作社,把分散资源资产整合并成为可流动交易的金融资产);4,农村产权交易所功能;5,线上线下联合“购销+配送”功能;6,村社内部“余额宝”功能和内部结算平台功能(农民可以先消费后结算);7,产业整合功能(集合农民需求,对饲料、肥料等产业有话语权);8,正规金融机构和保险机构服务农民的中介和纽带功能;9,有大数据采集功能;10,敬老养老功能;11,沟通城乡互联互通互惠互利功;12,增强农民及农民共同体主体性,完善村社共同体双层经营体制,壮大共同体经济的功能;13,改善乡村治理和巩固执政基础的政治功能;等等。

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一头连接现代供销社、银行、保险、电商、产权交易所……开发商、投资商等,为他们服务三农、并抢占农村市场配语言、配血型、配接口,解决“最后一公里”难题;另一头连接千家万户分散的传统小农,把分散的、无造血和发电功能的传统小农变为有组织的、有自我造血和发电功能的现代小农。

到目前为止,珠海农村已经发展内置金融合作社6家(每家政府扶持种子资金100万),并形成了有资本金5000万(不含村社)的内置金融合作社联合社(其中,珠海供销社认购1000万)。2015年珠海市内置金融联合社的村社成员将增加到30家。目前,中国乡建院正在会同有战略眼光的投资机构共同发起“中华乡村复兴基金”,计划给每个县市匹配种子资金1000万协助政府和村民创建以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为核心的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并在此基础上组建全国性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的“服务之家”。易农咨询一直跟踪李昌平的农村实践,读中共中央国务院《决议》恍然大悟——原来李昌平所主持的实验和《决议》完全吻合,只是选择了从下而上的路径。

现在的李昌平,一心一意专注于他的“新体系”建设,他说他的“新体系”是城市现代服务体系服务传统“三农”的纽带和中介,是一个开放的“新体系”。如果中国农业银行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中国农业银行就是服务三农的农业银行了,土地抵押贷款就自然发生了,农行的农村存款就会爆炸式增长;如果中国保险公司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中国保险公司就是服务三农的保险公司了,保险公司与千家万户小农信息不对称的难题就轻易解决的,其农村保险业务就会获得低成本的爆炸式增长;如果全国供销合作总社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供销社就可以服务三农了;中国的电商公司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电商在广大农村的资金流、物流、信息流的“最后一公里”难题就解决了,农产品线上交易的质量安全问题也解决了,电商在农村市场上的巨大优势很快就会充分发挥出来;……

李昌平建设的这个“新体系”,在村庄范围内覆盖村民生产、生活及乡村经营治理等方方面面的需求,也是一个“平台”。凡是与农村农业农民相关的部门、机构和企业等,如果不主动接入“新体系”,就可能会被永久的排斥在农村市场之外了。李昌平所做的“新体系”一旦形成全国性联盟,将是一个功能十分强大的“平台”。

中国乡建院不能和淘宝、供销社等相提并论,中国乡建院只有一支经过李昌平亲自打造的、能够低成本创建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的团队,仅此而已!李昌平说中国乡建院是党和政府的基层“基本农民组织”建设的工程队、工作队。但在易农咨询看来,中国乡建院是任何决战农村市场的“巨无霸”的最佳合作者。易农咨询预言:决战农村市场的最终胜利者,可能既不是淘宝、京东,也不是供销社,极有可能是“**保险+**银行+中国乡建院”+N内置金融村社等合伙扶持组建的“华夏内置金融村社联盟”。

易农按:供销社回归农村具有重大的政治意义。这标志着中共中央国务院的农村战略已经发生方向性转折。易农认为,农民的组织化已经提上政治议程。当然,这是后话。本文只从经济层面给予分析。欢迎拍砖交流。

开启战国时代:供销社回马枪VS阿里京东电商巨头们农村战略

易农咨询执行董事 贾林州

4月1日愚人节这天,中国中央政府召开全国电视电话会议,部署供销社改革,并以中共中央和国务院的名义出台了《关于深化供销合作社综合改革的决定》。这份文件重新赋予已经退出农村、在城市里吃房租很多年的供销社三大使命:第一,成为服务农民生产生活的生力军和综合平台;第二,成为党和政府密切联系农民群众的桥梁纽带;第三,成为农业现代化建设的重要力量。同时也赋予了供销社三种新职能:第一,金融机构的职能;第二,统筹城乡与三农相关的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购销市场的职能;第三,政策性支农职能。这样看上去,新的中国供销合作社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供销合作社,因为其使命和职能已经远远超出了供销合作本身。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供销合作社综合改革的决定》赋予供销社的新使命和职能,一下子使得供销社比农业部、农信社和农行、保险公司等部门和机构不知重要多少倍、多少倍了。易农咨询认为,这是一件特大的、特大的大事件。

虽然这事件发生在愚人节,但可以肯定这不是愚人的恶作剧。

一,供销社和淘宝京东争夺农村市场的大战正式拉开大幕

今年年初,淘宝宣布出资100亿,实施千县万村计划,解决农民卖难卖难的问题。

2015年4月1日中国供销合作总社李春生说,在对农民产前、产中和产后的服务上,供销合作社必须提供植保、测土配方、产前种子等服务;在产后综合服务上,要搭建平台,让农民享受到便捷化、多样化的服务。通过“新网工程”建设,将解决农产品“买难”“卖难”问题;此外,供销社还要创建覆盖全国的合作银行及金融服务体系。

显然,2015年4月1日,供销社杀出回马枪,正式向逐鹿农村市场的淘宝京东等电商巨头们宣战啦 二,供销合作社为何要和淘宝争夺农村市场

众所周知,供销社从五十年代诞生的那一天起,就承担着连接城乡、连接工农、互联互通、互通有无、互惠互利的使命,供销社几乎遍布城乡的每一个角落。由于众所周知的历史原因,从改革开放以后,供销合作业务逐步退出农村,供销社退守到了镇以上的城市和重点城镇,无数的遗老遗少开始了靠吃城市房产租金的养尊处优的美好生活。也正是靠着在城市和城镇保留的庞大的不动产资产带来的丰厚的租金收入,供销社在经历30多年改革风风雨雨之后不仅没有倒下,而且还靠不动产增值积累了庞大的资产。

现在,阿里巴巴宣布要下乡了,要做供销社以前做的、而现在已经不做了的生意。供销社猛然醒悟——原来农村是一片蓝海!你淘宝投资100亿做农村市场,这算不了什么?和我中国供销社能够投入的资源相比,零头而已!

对供销社系统而言,淘宝下乡,无异于抢地盘的“野狮子来了”。

养尊处优多年的供销社系统的遗老遗少们有种也,携带中共中央国务院的《决议》出场迎战来了!

三,抢占农村市场——统一购销和配送,不仅仅是个经济行为

在共产党刚刚执政的时候,投机疯狂,物价暴涨,危机共产党执政地位。在陈云等人主导的顶层设计下,成立了全国性的供销合作体系,工业品下乡由供销社统一采购和配送,粮食以外的农产品进城由供销社等统一采购和销售,其结果可想而知,猖獗一时的囤积居奇、投机倒把、哄抬物价的“市场行为”几乎被彻底消灭,无数“资本家”不得不接受社会主义改造。供销合作社体系为巩固共产党新政权和走上“社会主义道路”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中国经济经过半个多世纪的发展,由(短缺时代、供给不足)追求数量增长收益阶段,进化到(过剩时代、消费不足)追求稳定市场份额收益和定价权收益阶段——走向垄断资本主义阶段。技术垄断、组织垄断和渠道垄断是最基本的垄断手段。淘宝等电商巨头其实追求的是稳定的市场份额收益和定价权收益,淘宝经济其实也是一定程度的垄断经济。假如淘宝有朝一日有了数十年前的供销社体系的作用和地位,会不会在经济领域也进行一场淘宝式的“社会主义改造运动”呢?

淘宝如果是共产党的淘宝或供销社的淘宝,估计供销社的遗老遗少们就不必重新披挂出征了;或许根本不需要中共中央国务院出台这个《决议》了。

淘宝和供销社会走向合作吗?

不可能。这两“狮子王”的竞争是有你无我的竞争!

四、抢占农村市场,钱多不是核心竞争力

中国乡建院是国内长期致力于在村社内部创建“内置金融合作社”、并为各村社发展提供系统性解决方案的专业性机构。知名三农问题专家、中国乡建院院长李昌平认定中国农民的基本组织形式一定是“内置金融村社及其联合社”,而不是别的形式。李昌平说:“各类资本为争夺农村市场必有一场决战,任何市场主体决战农村市场主要靠两种竞争力,即:一是组织农民的能力,二是农民组织服务农民的综合服务能力。”

李昌平认为中国小农经济困境的根本原因是两个:“一是金融供给无效;二是组织供给无效。谁解决了这两个问题,谁就找到了解决三农问题的金钥匙”。

因此,李昌平还认为谁组织了农民,谁联合了农民组织,农村市场就是谁的!

李昌平还说:“延安时期的共产党员,孤零零一个人从延安出发,什么都不带,靠一套群众路线的工作方法,很快能够在落后的农村建立起党小组、党支部、根据地,进而很快能够为游击战、解放战争提供人财物的后勤保障。而今的共产党干部,从机关出发,带上好多钱,把钱花光了——变成了水泥堆堆就算走了群众路线,每年花去数以万亿计的钱,农村依然还是不能自我造血和发电”。在李昌平看来,“延安的共产党员和今天的共产党员是不一样的共产党员,延安的共产党员会群众路线工作方法的,今天的共产党员知道群众路线而不会用群众路线的工作方法”。所以,“谁找到了重新低成本组织农民的方法、谁创建的农民组织模式具有服务农民的综合服务能力,谁就掌握了决胜农村市场的法宝”。

显然,淘宝是不具备李昌平所说的决胜农村市场的核心竞争力的,供销社的遗老遗少们也不具备这种能力。供销社如果不具备重新组织农民的能力,就可以断定供销社不可能重新成为农民的合作组织,也不可能成为真正的农民合作组织的全国性代表,中共中央国务院的这个《决定》所要达成的目标或许就无法实现了。

五,决战农村市场,要从村社内置金融做起

“村社内置金融是重新组织农民的最有效办法;而内置金融村社及联合社是最好的农民组织模式”。这是李昌平常说的两句话。可惜,即使是做农村农业工作的人中能完全听懂这两句话的人也很少。

李昌平在十多年前就开始做村社内置金融合作社,并依托内置金融合作社创建农村综合性服务体系。2010年李昌平和孙君等人组建中国乡建院,形成团队作战,专门从事内置金融村社建设及农村综合发展服务。创造了闻名全国的以内置金融为切入点的新农村建设及农村综合发展——“郝堂模式”。2013年开始,李昌平受聘珠海市政府顾问,在珠海市委政府的领导和支持下,在珠海斗门改革试验区做村社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组织系统建设。李昌平称这个系统为“{(造血厂+储血站)和(发电厂+蓄电池)+万能插座}”系统,是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这个“新体系”具有服务三农的多种功能:1、资金存贷功能;2,土地、房屋及集体成员权抵押贷款功能;3,农村资产资源金融资产化功能(农户可以把自家的资源资产当长期存款或股权等存入内置金融合作社,把分散资源资产整合并成为可流动交易的金融资产);4,农村产权交易所功能;5,线上线下联合“购销+配送”功能;6,村社内部“余额宝”功能和内部结算平台功能(农民可以先消费后结算);7,产业整合功能(集合农民需求,对饲料、肥料等产业有话语权);8,正规金融机构和保险机构服务农民的中介和纽带功能;9,有大数据采集功能;10,敬老养老功能;11,沟通城乡互联互通互惠互利功;12,增强农民及农民共同体主体性,完善村社共同体双层经营体制,壮大共同体经济的功能;13,改善乡村治理和巩固执政基础的政治功能;等等。

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一头连接现代供销社、银行、保险、电商、产权交易所……开发商、投资商等,为他们服务三农、并抢占农村市场配语言、配血型、配接口,解决“最后一公里”难题;另一头连接千家万户分散的传统小农,把分散的、无造血和发电功能的传统小农变为有组织的、有自我造血和发电功能的现代小农。

到目前为止,珠海农村已经发展内置金融合作社6家(每家政府扶持种子资金100万),并形成了有资本金5000万(不含村社)的内置金融合作社联合社(其中,珠海供销社认购1000万)。2015年珠海市内置金融联合社的村社成员将增加到30家。目前,中国乡建院正在会同有战略眼光的投资机构共同发起“中华乡村复兴基金”,计划给每个县市匹配种子资金1000万协助政府和村民创建以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为核心的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并在此基础上组建全国性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的“服务之家”。易农咨询一直跟踪李昌平的农村实践,读中共中央国务院《决议》恍然大悟——原来李昌平所主持的实验和《决议》完全吻合,只是选择了从下而上的路径。

现在的李昌平,一心一意专注于他的“新体系”建设,他说他的“新体系”是城市现代服务体系服务传统“三农”的纽带和中介,是一个开放的“新体系”。如果中国农业银行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中国农业银行就是服务三农的农业银行了,土地抵押贷款就自然发生了,农行的农村存款就会爆炸式增长;如果中国保险公司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中国保险公司就是服务三农的保险公司了,保险公司与千家万户小农信息不对称的难题就轻易解决的,其农村保险业务就会获得低成本的爆炸式增长;如果全国供销合作总社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供销社就可以服务三农了;中国的电商公司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电商在广大农村的资金流、物流、信息流的“最后一公里”难题就解决了,农产品线上交易的质量安全问题也解决了,电商在农村市场上的巨大优势很快就会充分发挥出来;……

李昌平建设的这个“新体系”,在村庄范围内覆盖村民生产、生活及乡村经营治理等方方面面的需求,也是一个“平台”。凡是与农村农业农民相关的部门、机构和企业等,如果不主动接入“新体系”,就可能会被永久的排斥在农村市场之外了。李昌平所做的“新体系”一旦形成全国性联盟,将是一个功能十分强大的“平台”。

中国乡建院不能和淘宝、供销社等相提并论,中国乡建院只有一支经过李昌平亲自打造的、能够低成本创建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的团队,仅此而已!李昌平说中国乡建院是党和政府的基层“基本农民组织”建设的工程队、工作队。但在易农咨询看来,中国乡建院是任何决战农村市场的“巨无霸”的最佳合作者。易农咨询预言:决战农村市场的最终胜利者,可能既不是淘宝、京东,也不是供销社,极有可能是“**保险+**银行+中国乡建院”+N内置金融村社等合伙扶持组建的“华夏内置金融村社联盟”。

政策时评-开启战国时代:供销社回马枪VS电商巨头们农村战略-农事资讯

易农按:供销社回归农村具有重大的政治意义。这标志着中共中央国务院的农村战略已经发生方向性转折。易农认为,农民的组织化已经提上政治议程。当然,这是后话。本文只从经济层面给予分析。欢迎拍砖交流。

开启战国时代:供销社回马枪VS阿里京东电商巨头们农村战略

易农咨询执行董事 贾林州

4月1日愚人节这天,中国中央政府召开全国电视电话会议,部署供销社改革,并以中共中央和国务院的名义出台了《关于深化供销合作社综合改革的决定》。这份文件重新赋予已经退出农村、在城市里吃房租很多年的供销社三大使命:第一,成为服务农民生产生活的生力军和综合平台;第二,成为党和政府密切联系农民群众的桥梁纽带;第三,成为农业现代化建设的重要力量。同时也赋予了供销社三种新职能:第一,金融机构的职能;第二,统筹城乡与三农相关的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购销市场的职能;第三,政策性支农职能。这样看上去,新的中国供销合作社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供销合作社,因为其使命和职能已经远远超出了供销合作本身。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供销合作社综合改革的决定》赋予供销社的新使命和职能,一下子使得供销社比农业部、农信社和农行、保险公司等部门和机构不知重要多少倍、多少倍了。易农咨询认为,这是一件特大的、特大的大事件。

虽然这事件发生在愚人节,但可以肯定这不是愚人的恶作剧。

一,供销社和淘宝京东争夺农村市场的大战正式拉开大幕

今年年初,淘宝宣布出资100亿,实施千县万村计划,解决农民卖难卖难的问题。

2015年4月1日中国供销合作总社李春生说,在对农民产前、产中和产后的服务上,供销合作社必须提供植保、测土配方、产前种子等服务;在产后综合服务上,要搭建平台,让农民享受到便捷化、多样化的服务。通过“新网工程”建设,将解决农产品“买难”“卖难”问题;此外,供销社还要创建覆盖全国的合作银行及金融服务体系。

显然,2015年4月1日,供销社杀出回马枪,正式向逐鹿农村市场的淘宝京东等电商巨头们宣战啦 二,供销合作社为何要和淘宝争夺农村市场

众所周知,供销社从五十年代诞生的那一天起,就承担着连接城乡、连接工农、互联互通、互通有无、互惠互利的使命,供销社几乎遍布城乡的每一个角落。由于众所周知的历史原因,从改革开放以后,供销合作业务逐步退出农村,供销社退守到了镇以上的城市和重点城镇,无数的遗老遗少开始了靠吃城市房产租金的养尊处优的美好生活。也正是靠着在城市和城镇保留的庞大的不动产资产带来的丰厚的租金收入,供销社在经历30多年改革风风雨雨之后不仅没有倒下,而且还靠不动产增值积累了庞大的资产。

现在,阿里巴巴宣布要下乡了,要做供销社以前做的、而现在已经不做了的生意。供销社猛然醒悟——原来农村是一片蓝海!你淘宝投资100亿做农村市场,这算不了什么?和我中国供销社能够投入的资源相比,零头而已!

对供销社系统而言,淘宝下乡,无异于抢地盘的“野狮子来了”。

养尊处优多年的供销社系统的遗老遗少们有种也,携带中共中央国务院的《决议》出场迎战来了!

三,抢占农村市场——统一购销和配送,不仅仅是个经济行为

在共产党刚刚执政的时候,投机疯狂,物价暴涨,危机共产党执政地位。在陈云等人主导的顶层设计下,成立了全国性的供销合作体系,工业品下乡由供销社统一采购和配送,粮食以外的农产品进城由供销社等统一采购和销售,其结果可想而知,猖獗一时的囤积居奇、投机倒把、哄抬物价的“市场行为”几乎被彻底消灭,无数“资本家”不得不接受社会主义改造。供销合作社体系为巩固共产党新政权和走上“社会主义道路”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中国经济经过半个多世纪的发展,由(短缺时代、供给不足)追求数量增长收益阶段,进化到(过剩时代、消费不足)追求稳定市场份额收益和定价权收益阶段——走向垄断资本主义阶段。技术垄断、组织垄断和渠道垄断是最基本的垄断手段。淘宝等电商巨头其实追求的是稳定的市场份额收益和定价权收益,淘宝经济其实也是一定程度的垄断经济。假如淘宝有朝一日有了数十年前的供销社体系的作用和地位,会不会在经济领域也进行一场淘宝式的“社会主义改造运动”呢?

淘宝如果是共产党的淘宝或供销社的淘宝,估计供销社的遗老遗少们就不必重新披挂出征了;或许根本不需要中共中央国务院出台这个《决议》了。

淘宝和供销社会走向合作吗?

不可能。这两“狮子王”的竞争是有你无我的竞争!

四、抢占农村市场,钱多不是核心竞争力

中国乡建院是国内长期致力于在村社内部创建“内置金融合作社”、并为各村社发展提供系统性解决方案的专业性机构。知名三农问题专家、中国乡建院院长李昌平认定中国农民的基本组织形式一定是“内置金融村社及其联合社”,而不是别的形式。李昌平说:“各类资本为争夺农村市场必有一场决战,任何市场主体决战农村市场主要靠两种竞争力,即:一是组织农民的能力,二是农民组织服务农民的综合服务能力。”

李昌平认为中国小农经济困境的根本原因是两个:“一是金融供给无效;二是组织供给无效。谁解决了这两个问题,谁就找到了解决三农问题的金钥匙”。

因此,李昌平还认为谁组织了农民,谁联合了农民组织,农村市场就是谁的!

李昌平还说:“延安时期的共产党员,孤零零一个人从延安出发,什么都不带,靠一套群众路线的工作方法,很快能够在落后的农村建立起党小组、党支部、根据地,进而很快能够为游击战、解放战争提供人财物的后勤保障。而今的共产党干部,从机关出发,带上好多钱,把钱花光了——变成了水泥堆堆就算走了群众路线,每年花去数以万亿计的钱,农村依然还是不能自我造血和发电”。在李昌平看来,“延安的共产党员和今天的共产党员是不一样的共产党员,延安的共产党员会群众路线工作方法的,今天的共产党员知道群众路线而不会用群众路线的工作方法”。所以,“谁找到了重新低成本组织农民的方法、谁创建的农民组织模式具有服务农民的综合服务能力,谁就掌握了决胜农村市场的法宝”。

显然,淘宝是不具备李昌平所说的决胜农村市场的核心竞争力的,供销社的遗老遗少们也不具备这种能力。供销社如果不具备重新组织农民的能力,就可以断定供销社不可能重新成为农民的合作组织,也不可能成为真正的农民合作组织的全国性代表,中共中央国务院的这个《决定》所要达成的目标或许就无法实现了。

五,决战农村市场,要从村社内置金融做起

“村社内置金融是重新组织农民的最有效办法;而内置金融村社及联合社是最好的农民组织模式”。这是李昌平常说的两句话。可惜,即使是做农村农业工作的人中能完全听懂这两句话的人也很少。

李昌平在十多年前就开始做村社内置金融合作社,并依托内置金融合作社创建农村综合性服务体系。2010年李昌平和孙君等人组建中国乡建院,形成团队作战,专门从事内置金融村社建设及农村综合发展服务。创造了闻名全国的以内置金融为切入点的新农村建设及农村综合发展——“郝堂模式”。2013年开始,李昌平受聘珠海市政府顾问,在珠海市委政府的领导和支持下,在珠海斗门改革试验区做村社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组织系统建设。李昌平称这个系统为“{(造血厂+储血站)和(发电厂+蓄电池)+万能插座}”系统,是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这个“新体系”具有服务三农的多种功能:1、资金存贷功能;2,土地、房屋及集体成员权抵押贷款功能;3,农村资产资源金融资产化功能(农户可以把自家的资源资产当长期存款或股权等存入内置金融合作社,把分散资源资产整合并成为可流动交易的金融资产);4,农村产权交易所功能;5,线上线下联合“购销+配送”功能;6,村社内部“余额宝”功能和内部结算平台功能(农民可以先消费后结算);7,产业整合功能(集合农民需求,对饲料、肥料等产业有话语权);8,正规金融机构和保险机构服务农民的中介和纽带功能;9,有大数据采集功能;10,敬老养老功能;11,沟通城乡互联互通互惠互利功;12,增强农民及农民共同体主体性,完善村社共同体双层经营体制,壮大共同体经济的功能;13,改善乡村治理和巩固执政基础的政治功能;等等。

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一头连接现代供销社、银行、保险、电商、产权交易所……开发商、投资商等,为他们服务三农、并抢占农村市场配语言、配血型、配接口,解决“最后一公里”难题;另一头连接千家万户分散的传统小农,把分散的、无造血和发电功能的传统小农变为有组织的、有自我造血和发电功能的现代小农。

到目前为止,珠海农村已经发展内置金融合作社6家(每家政府扶持种子资金100万),并形成了有资本金5000万(不含村社)的内置金融合作社联合社(其中,珠海供销社认购1000万)。2015年珠海市内置金融联合社的村社成员将增加到30家。目前,中国乡建院正在会同有战略眼光的投资机构共同发起“中华乡村复兴基金”,计划给每个县市匹配种子资金1000万协助政府和村民创建以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为核心的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并在此基础上组建全国性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的“服务之家”。易农咨询一直跟踪李昌平的农村实践,读中共中央国务院《决议》恍然大悟——原来李昌平所主持的实验和《决议》完全吻合,只是选择了从下而上的路径。

现在的李昌平,一心一意专注于他的“新体系”建设,他说他的“新体系”是城市现代服务体系服务传统“三农”的纽带和中介,是一个开放的“新体系”。如果中国农业银行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中国农业银行就是服务三农的农业银行了,土地抵押贷款就自然发生了,农行的农村存款就会爆炸式增长;如果中国保险公司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中国保险公司就是服务三农的保险公司了,保险公司与千家万户小农信息不对称的难题就轻易解决的,其农村保险业务就会获得低成本的爆炸式增长;如果全国供销合作总社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供销社就可以服务三农了;中国的电商公司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电商在广大农村的资金流、物流、信息流的“最后一公里”难题就解决了,农产品线上交易的质量安全问题也解决了,电商在农村市场上的巨大优势很快就会充分发挥出来;……

李昌平建设的这个“新体系”,在村庄范围内覆盖村民生产、生活及乡村经营治理等方方面面的需求,也是一个“平台”。凡是与农村农业农民相关的部门、机构和企业等,如果不主动接入“新体系”,就可能会被永久的排斥在农村市场之外了。李昌平所做的“新体系”一旦形成全国性联盟,将是一个功能十分强大的“平台”。

中国乡建院不能和淘宝、供销社等相提并论,中国乡建院只有一支经过李昌平亲自打造的、能够低成本创建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的团队,仅此而已!李昌平说中国乡建院是党和政府的基层“基本农民组织”建设的工程队、工作队。但在易农咨询看来,中国乡建院是任何决战农村市场的“巨无霸”的最佳合作者。易农咨询预言:决战农村市场的最终胜利者,可能既不是淘宝、京东,也不是供销社,极有可能是“**保险+**银行+中国乡建院”+N内置金融村社等合伙扶持组建的“华夏内置金融村社联盟”。

政策时评-开启战国时代:供销社回马枪VS电商巨头们农村战略-农事资讯

易农按:供销社回归农村具有重大的政治意义。这标志着中共中央国务院的农村战略已经发生方向性转折。易农认为,农民的组织化已经提上政治议程。当然,这是后话。本文只从经济层面给予分析。欢迎拍砖交流。

开启战国时代:供销社回马枪VS阿里京东电商巨头们农村战略

易农咨询执行董事 贾林州

4月1日愚人节这天,中国中央政府召开全国电视电话会议,部署供销社改革,并以中共中央和国务院的名义出台了《关于深化供销合作社综合改革的决定》。这份文件重新赋予已经退出农村、在城市里吃房租很多年的供销社三大使命:第一,成为服务农民生产生活的生力军和综合平台;第二,成为党和政府密切联系农民群众的桥梁纽带;第三,成为农业现代化建设的重要力量。同时也赋予了供销社三种新职能:第一,金融机构的职能;第二,统筹城乡与三农相关的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购销市场的职能;第三,政策性支农职能。这样看上去,新的中国供销合作社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供销合作社,因为其使命和职能已经远远超出了供销合作本身。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供销合作社综合改革的决定》赋予供销社的新使命和职能,一下子使得供销社比农业部、农信社和农行、保险公司等部门和机构不知重要多少倍、多少倍了。易农咨询认为,这是一件特大的、特大的大事件。

虽然这事件发生在愚人节,但可以肯定这不是愚人的恶作剧。

一,供销社和淘宝京东争夺农村市场的大战正式拉开大幕

今年年初,淘宝宣布出资100亿,实施千县万村计划,解决农民卖难卖难的问题。

2015年4月1日中国供销合作总社李春生说,在对农民产前、产中和产后的服务上,供销合作社必须提供植保、测土配方、产前种子等服务;在产后综合服务上,要搭建平台,让农民享受到便捷化、多样化的服务。通过“新网工程”建设,将解决农产品“买难”“卖难”问题;此外,供销社还要创建覆盖全国的合作银行及金融服务体系。

显然,2015年4月1日,供销社杀出回马枪,正式向逐鹿农村市场的淘宝京东等电商巨头们宣战啦 二,供销合作社为何要和淘宝争夺农村市场

众所周知,供销社从五十年代诞生的那一天起,就承担着连接城乡、连接工农、互联互通、互通有无、互惠互利的使命,供销社几乎遍布城乡的每一个角落。由于众所周知的历史原因,从改革开放以后,供销合作业务逐步退出农村,供销社退守到了镇以上的城市和重点城镇,无数的遗老遗少开始了靠吃城市房产租金的养尊处优的美好生活。也正是靠着在城市和城镇保留的庞大的不动产资产带来的丰厚的租金收入,供销社在经历30多年改革风风雨雨之后不仅没有倒下,而且还靠不动产增值积累了庞大的资产。

现在,阿里巴巴宣布要下乡了,要做供销社以前做的、而现在已经不做了的生意。供销社猛然醒悟——原来农村是一片蓝海!你淘宝投资100亿做农村市场,这算不了什么?和我中国供销社能够投入的资源相比,零头而已!

对供销社系统而言,淘宝下乡,无异于抢地盘的“野狮子来了”。

养尊处优多年的供销社系统的遗老遗少们有种也,携带中共中央国务院的《决议》出场迎战来了!

三,抢占农村市场——统一购销和配送,不仅仅是个经济行为

在共产党刚刚执政的时候,投机疯狂,物价暴涨,危机共产党执政地位。在陈云等人主导的顶层设计下,成立了全国性的供销合作体系,工业品下乡由供销社统一采购和配送,粮食以外的农产品进城由供销社等统一采购和销售,其结果可想而知,猖獗一时的囤积居奇、投机倒把、哄抬物价的“市场行为”几乎被彻底消灭,无数“资本家”不得不接受社会主义改造。供销合作社体系为巩固共产党新政权和走上“社会主义道路”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中国经济经过半个多世纪的发展,由(短缺时代、供给不足)追求数量增长收益阶段,进化到(过剩时代、消费不足)追求稳定市场份额收益和定价权收益阶段——走向垄断资本主义阶段。技术垄断、组织垄断和渠道垄断是最基本的垄断手段。淘宝等电商巨头其实追求的是稳定的市场份额收益和定价权收益,淘宝经济其实也是一定程度的垄断经济。假如淘宝有朝一日有了数十年前的供销社体系的作用和地位,会不会在经济领域也进行一场淘宝式的“社会主义改造运动”呢?

淘宝如果是共产党的淘宝或供销社的淘宝,估计供销社的遗老遗少们就不必重新披挂出征了;或许根本不需要中共中央国务院出台这个《决议》了。

淘宝和供销社会走向合作吗?

不可能。这两“狮子王”的竞争是有你无我的竞争!

四、抢占农村市场,钱多不是核心竞争力

中国乡建院是国内长期致力于在村社内部创建“内置金融合作社”、并为各村社发展提供系统性解决方案的专业性机构。知名三农问题专家、中国乡建院院长李昌平认定中国农民的基本组织形式一定是“内置金融村社及其联合社”,而不是别的形式。李昌平说:“各类资本为争夺农村市场必有一场决战,任何市场主体决战农村市场主要靠两种竞争力,即:一是组织农民的能力,二是农民组织服务农民的综合服务能力。”

李昌平认为中国小农经济困境的根本原因是两个:“一是金融供给无效;二是组织供给无效。谁解决了这两个问题,谁就找到了解决三农问题的金钥匙”。

因此,李昌平还认为谁组织了农民,谁联合了农民组织,农村市场就是谁的!

李昌平还说:“延安时期的共产党员,孤零零一个人从延安出发,什么都不带,靠一套群众路线的工作方法,很快能够在落后的农村建立起党小组、党支部、根据地,进而很快能够为游击战、解放战争提供人财物的后勤保障。而今的共产党干部,从机关出发,带上好多钱,把钱花光了——变成了水泥堆堆就算走了群众路线,每年花去数以万亿计的钱,农村依然还是不能自我造血和发电”。在李昌平看来,“延安的共产党员和今天的共产党员是不一样的共产党员,延安的共产党员会群众路线工作方法的,今天的共产党员知道群众路线而不会用群众路线的工作方法”。所以,“谁找到了重新低成本组织农民的方法、谁创建的农民组织模式具有服务农民的综合服务能力,谁就掌握了决胜农村市场的法宝”。

显然,淘宝是不具备李昌平所说的决胜农村市场的核心竞争力的,供销社的遗老遗少们也不具备这种能力。供销社如果不具备重新组织农民的能力,就可以断定供销社不可能重新成为农民的合作组织,也不可能成为真正的农民合作组织的全国性代表,中共中央国务院的这个《决定》所要达成的目标或许就无法实现了。

五,决战农村市场,要从村社内置金融做起

“村社内置金融是重新组织农民的最有效办法;而内置金融村社及联合社是最好的农民组织模式”。这是李昌平常说的两句话。可惜,即使是做农村农业工作的人中能完全听懂这两句话的人也很少。

李昌平在十多年前就开始做村社内置金融合作社,并依托内置金融合作社创建农村综合性服务体系。2010年李昌平和孙君等人组建中国乡建院,形成团队作战,专门从事内置金融村社建设及农村综合发展服务。创造了闻名全国的以内置金融为切入点的新农村建设及农村综合发展——“郝堂模式”。2013年开始,李昌平受聘珠海市政府顾问,在珠海市委政府的领导和支持下,在珠海斗门改革试验区做村社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组织系统建设。李昌平称这个系统为“{(造血厂+储血站)和(发电厂+蓄电池)+万能插座}”系统,是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这个“新体系”具有服务三农的多种功能:1、资金存贷功能;2,土地、房屋及集体成员权抵押贷款功能;3,农村资产资源金融资产化功能(农户可以把自家的资源资产当长期存款或股权等存入内置金融合作社,把分散资源资产整合并成为可流动交易的金融资产);4,农村产权交易所功能;5,线上线下联合“购销+配送”功能;6,村社内部“余额宝”功能和内部结算平台功能(农民可以先消费后结算);7,产业整合功能(集合农民需求,对饲料、肥料等产业有话语权);8,正规金融机构和保险机构服务农民的中介和纽带功能;9,有大数据采集功能;10,敬老养老功能;11,沟通城乡互联互通互惠互利功;12,增强农民及农民共同体主体性,完善村社共同体双层经营体制,壮大共同体经济的功能;13,改善乡村治理和巩固执政基础的政治功能;等等。

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一头连接现代供销社、银行、保险、电商、产权交易所……开发商、投资商等,为他们服务三农、并抢占农村市场配语言、配血型、配接口,解决“最后一公里”难题;另一头连接千家万户分散的传统小农,把分散的、无造血和发电功能的传统小农变为有组织的、有自我造血和发电功能的现代小农。

到目前为止,珠海农村已经发展内置金融合作社6家(每家政府扶持种子资金100万),并形成了有资本金5000万(不含村社)的内置金融合作社联合社(其中,珠海供销社认购1000万)。2015年珠海市内置金融联合社的村社成员将增加到30家。目前,中国乡建院正在会同有战略眼光的投资机构共同发起“中华乡村复兴基金”,计划给每个县市匹配种子资金1000万协助政府和村民创建以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为核心的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并在此基础上组建全国性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的“服务之家”。易农咨询一直跟踪李昌平的农村实践,读中共中央国务院《决议》恍然大悟——原来李昌平所主持的实验和《决议》完全吻合,只是选择了从下而上的路径。

现在的李昌平,一心一意专注于他的“新体系”建设,他说他的“新体系”是城市现代服务体系服务传统“三农”的纽带和中介,是一个开放的“新体系”。如果中国农业银行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中国农业银行就是服务三农的农业银行了,土地抵押贷款就自然发生了,农行的农村存款就会爆炸式增长;如果中国保险公司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中国保险公司就是服务三农的保险公司了,保险公司与千家万户小农信息不对称的难题就轻易解决的,其农村保险业务就会获得低成本的爆炸式增长;如果全国供销合作总社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供销社就可以服务三农了;中国的电商公司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电商在广大农村的资金流、物流、信息流的“最后一公里”难题就解决了,农产品线上交易的质量安全问题也解决了,电商在农村市场上的巨大优势很快就会充分发挥出来;……

李昌平建设的这个“新体系”,在村庄范围内覆盖村民生产、生活及乡村经营治理等方方面面的需求,也是一个“平台”。凡是与农村农业农民相关的部门、机构和企业等,如果不主动接入“新体系”,就可能会被永久的排斥在农村市场之外了。李昌平所做的“新体系”一旦形成全国性联盟,将是一个功能十分强大的“平台”。

中国乡建院不能和淘宝、供销社等相提并论,中国乡建院只有一支经过李昌平亲自打造的、能够低成本创建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的团队,仅此而已!李昌平说中国乡建院是党和政府的基层“基本农民组织”建设的工程队、工作队。但在易农咨询看来,中国乡建院是任何决战农村市场的“巨无霸”的最佳合作者。易农咨询预言:决战农村市场的最终胜利者,可能既不是淘宝、京东,也不是供销社,极有可能是“**保险+**银行+中国乡建院”+N内置金融村社等合伙扶持组建的“华夏内置金融村社联盟”。

易农按:供销社回归农村具有重大的政治意义。这标志着中共中央国务院的农村战略已经发生方向性转折。易农认为,农民的组织化已经提上政治议程。当然,这是后话。本文只从经济层面给予分析。欢迎拍砖交流。

开启战国时代:供销社回马枪VS阿里京东电商巨头们农村战略

易农咨询执行董事 贾林州

4月1日愚人节这天,中国中央政府召开全国电视电话会议,部署供销社改革,并以中共中央和国务院的名义出台了《关于深化供销合作社综合改革的决定》。这份文件重新赋予已经退出农村、在城市里吃房租很多年的供销社三大使命:第一,成为服务农民生产生活的生力军和综合平台;第二,成为党和政府密切联系农民群众的桥梁纽带;第三,成为农业现代化建设的重要力量。同时也赋予了供销社三种新职能:第一,金融机构的职能;第二,统筹城乡与三农相关的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购销市场的职能;第三,政策性支农职能。这样看上去,新的中国供销合作社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供销合作社,因为其使命和职能已经远远超出了供销合作本身。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供销合作社综合改革的决定》赋予供销社的新使命和职能,一下子使得供销社比农业部、农信社和农行、保险公司等部门和机构不知重要多少倍、多少倍了。易农咨询认为,这是一件特大的、特大的大事件。

虽然这事件发生在愚人节,但可以肯定这不是愚人的恶作剧。

一,供销社和淘宝京东争夺农村市场的大战正式拉开大幕

今年年初,淘宝宣布出资100亿,实施千县万村计划,解决农民卖难卖难的问题。

2015年4月1日中国供销合作总社李春生说,在对农民产前、产中和产后的服务上,供销合作社必须提供植保、测土配方、产前种子等服务;在产后综合服务上,要搭建平台,让农民享受到便捷化、多样化的服务。通过“新网工程”建设,将解决农产品“买难”“卖难”问题;此外,供销社还要创建覆盖全国的合作银行及金融服务体系。

显然,2015年4月1日,供销社杀出回马枪,正式向逐鹿农村市场的淘宝京东等电商巨头们宣战啦 二,供销合作社为何要和淘宝争夺农村市场

众所周知,供销社从五十年代诞生的那一天起,就承担着连接城乡、连接工农、互联互通、互通有无、互惠互利的使命,供销社几乎遍布城乡的每一个角落。由于众所周知的历史原因,从改革开放以后,供销合作业务逐步退出农村,供销社退守到了镇以上的城市和重点城镇,无数的遗老遗少开始了靠吃城市房产租金的养尊处优的美好生活。也正是靠着在城市和城镇保留的庞大的不动产资产带来的丰厚的租金收入,供销社在经历30多年改革风风雨雨之后不仅没有倒下,而且还靠不动产增值积累了庞大的资产。

现在,阿里巴巴宣布要下乡了,要做供销社以前做的、而现在已经不做了的生意。供销社猛然醒悟——原来农村是一片蓝海!你淘宝投资100亿做农村市场,这算不了什么?和我中国供销社能够投入的资源相比,零头而已!

对供销社系统而言,淘宝下乡,无异于抢地盘的“野狮子来了”。

养尊处优多年的供销社系统的遗老遗少们有种也,携带中共中央国务院的《决议》出场迎战来了!

三,抢占农村市场——统一购销和配送,不仅仅是个经济行为

在共产党刚刚执政的时候,投机疯狂,物价暴涨,危机共产党执政地位。在陈云等人主导的顶层设计下,成立了全国性的供销合作体系,工业品下乡由供销社统一采购和配送,粮食以外的农产品进城由供销社等统一采购和销售,其结果可想而知,猖獗一时的囤积居奇、投机倒把、哄抬物价的“市场行为”几乎被彻底消灭,无数“资本家”不得不接受社会主义改造。供销合作社体系为巩固共产党新政权和走上“社会主义道路”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中国经济经过半个多世纪的发展,由(短缺时代、供给不足)追求数量增长收益阶段,进化到(过剩时代、消费不足)追求稳定市场份额收益和定价权收益阶段——走向垄断资本主义阶段。技术垄断、组织垄断和渠道垄断是最基本的垄断手段。淘宝等电商巨头其实追求的是稳定的市场份额收益和定价权收益,淘宝经济其实也是一定程度的垄断经济。假如淘宝有朝一日有了数十年前的供销社体系的作用和地位,会不会在经济领域也进行一场淘宝式的“社会主义改造运动”呢?

淘宝如果是共产党的淘宝或供销社的淘宝,估计供销社的遗老遗少们就不必重新披挂出征了;或许根本不需要中共中央国务院出台这个《决议》了。

淘宝和供销社会走向合作吗?

不可能。这两“狮子王”的竞争是有你无我的竞争!

四、抢占农村市场,钱多不是核心竞争力

中国乡建院是国内长期致力于在村社内部创建“内置金融合作社”、并为各村社发展提供系统性解决方案的专业性机构。知名三农问题专家、中国乡建院院长李昌平认定中国农民的基本组织形式一定是“内置金融村社及其联合社”,而不是别的形式。李昌平说:“各类资本为争夺农村市场必有一场决战,任何市场主体决战农村市场主要靠两种竞争力,即:一是组织农民的能力,二是农民组织服务农民的综合服务能力。”

李昌平认为中国小农经济困境的根本原因是两个:“一是金融供给无效;二是组织供给无效。谁解决了这两个问题,谁就找到了解决三农问题的金钥匙”。

因此,李昌平还认为谁组织了农民,谁联合了农民组织,农村市场就是谁的!

李昌平还说:“延安时期的共产党员,孤零零一个人从延安出发,什么都不带,靠一套群众路线的工作方法,很快能够在落后的农村建立起党小组、党支部、根据地,进而很快能够为游击战、解放战争提供人财物的后勤保障。而今的共产党干部,从机关出发,带上好多钱,把钱花光了——变成了水泥堆堆就算走了群众路线,每年花去数以万亿计的钱,农村依然还是不能自我造血和发电”。在李昌平看来,“延安的共产党员和今天的共产党员是不一样的共产党员,延安的共产党员会群众路线工作方法的,今天的共产党员知道群众路线而不会用群众路线的工作方法”。所以,“谁找到了重新低成本组织农民的方法、谁创建的农民组织模式具有服务农民的综合服务能力,谁就掌握了决胜农村市场的法宝”。

显然,淘宝是不具备李昌平所说的决胜农村市场的核心竞争力的,供销社的遗老遗少们也不具备这种能力。供销社如果不具备重新组织农民的能力,就可以断定供销社不可能重新成为农民的合作组织,也不可能成为真正的农民合作组织的全国性代表,中共中央国务院的这个《决定》所要达成的目标或许就无法实现了。

五,决战农村市场,要从村社内置金融做起

“村社内置金融是重新组织农民的最有效办法;而内置金融村社及联合社是最好的农民组织模式”。这是李昌平常说的两句话。可惜,即使是做农村农业工作的人中能完全听懂这两句话的人也很少。

李昌平在十多年前就开始做村社内置金融合作社,并依托内置金融合作社创建农村综合性服务体系。2010年李昌平和孙君等人组建中国乡建院,形成团队作战,专门从事内置金融村社建设及农村综合发展服务。创造了闻名全国的以内置金融为切入点的新农村建设及农村综合发展——“郝堂模式”。2013年开始,李昌平受聘珠海市政府顾问,在珠海市委政府的领导和支持下,在珠海斗门改革试验区做村社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组织系统建设。李昌平称这个系统为“{(造血厂+储血站)和(发电厂+蓄电池)+万能插座}”系统,是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这个“新体系”具有服务三农的多种功能:1、资金存贷功能;2,土地、房屋及集体成员权抵押贷款功能;3,农村资产资源金融资产化功能(农户可以把自家的资源资产当长期存款或股权等存入内置金融合作社,把分散资源资产整合并成为可流动交易的金融资产);4,农村产权交易所功能;5,线上线下联合“购销+配送”功能;6,村社内部“余额宝”功能和内部结算平台功能(农民可以先消费后结算);7,产业整合功能(集合农民需求,对饲料、肥料等产业有话语权);8,正规金融机构和保险机构服务农民的中介和纽带功能;9,有大数据采集功能;10,敬老养老功能;11,沟通城乡互联互通互惠互利功;12,增强农民及农民共同体主体性,完善村社共同体双层经营体制,壮大共同体经济的功能;13,改善乡村治理和巩固执政基础的政治功能;等等。

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一头连接现代供销社、银行、保险、电商、产权交易所……开发商、投资商等,为他们服务三农、并抢占农村市场配语言、配血型、配接口,解决“最后一公里”难题;另一头连接千家万户分散的传统小农,把分散的、无造血和发电功能的传统小农变为有组织的、有自我造血和发电功能的现代小农。

到目前为止,珠海农村已经发展内置金融合作社6家(每家政府扶持种子资金100万),并形成了有资本金5000万(不含村社)的内置金融合作社联合社(其中,珠海供销社认购1000万)。2015年珠海市内置金融联合社的村社成员将增加到30家。目前,中国乡建院正在会同有战略眼光的投资机构共同发起“中华乡村复兴基金”,计划给每个县市匹配种子资金1000万协助政府和村民创建以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为核心的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并在此基础上组建全国性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的“服务之家”。易农咨询一直跟踪李昌平的农村实践,读中共中央国务院《决议》恍然大悟——原来李昌平所主持的实验和《决议》完全吻合,只是选择了从下而上的路径。

现在的李昌平,一心一意专注于他的“新体系”建设,他说他的“新体系”是城市现代服务体系服务传统“三农”的纽带和中介,是一个开放的“新体系”。如果中国农业银行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中国农业银行就是服务三农的农业银行了,土地抵押贷款就自然发生了,农行的农村存款就会爆炸式增长;如果中国保险公司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中国保险公司就是服务三农的保险公司了,保险公司与千家万户小农信息不对称的难题就轻易解决的,其农村保险业务就会获得低成本的爆炸式增长;如果全国供销合作总社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供销社就可以服务三农了;中国的电商公司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电商在广大农村的资金流、物流、信息流的“最后一公里”难题就解决了,农产品线上交易的质量安全问题也解决了,电商在农村市场上的巨大优势很快就会充分发挥出来;……

李昌平建设的这个“新体系”,在村庄范围内覆盖村民生产、生活及乡村经营治理等方方面面的需求,也是一个“平台”。凡是与农村农业农民相关的部门、机构和企业等,如果不主动接入“新体系”,就可能会被永久的排斥在农村市场之外了。李昌平所做的“新体系”一旦形成全国性联盟,将是一个功能十分强大的“平台”。

中国乡建院不能和淘宝、供销社等相提并论,中国乡建院只有一支经过李昌平亲自打造的、能够低成本创建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的团队,仅此而已!李昌平说中国乡建院是党和政府的基层“基本农民组织”建设的工程队、工作队。但在易农咨询看来,中国乡建院是任何决战农村市场的“巨无霸”的最佳合作者。易农咨询预言:决战农村市场的最终胜利者,可能既不是淘宝、京东,也不是供销社,极有可能是“**保险+**银行+中国乡建院”+N内置金融村社等合伙扶持组建的“华夏内置金融村社联盟”。

政策时评-开启战国时代:供销社回马枪VS电商巨头们农村战略-农事资讯

易农按:供销社回归农村具有重大的政治意义。这标志着中共中央国务院的农村战略已经发生方向性转折。易农认为,农民的组织化已经提上政治议程。当然,这是后话。本文只从经济层面给予分析。欢迎拍砖交流。

开启战国时代:供销社回马枪VS阿里京东电商巨头们农村战略

易农咨询执行董事 贾林州

4月1日愚人节这天,中国中央政府召开全国电视电话会议,部署供销社改革,并以中共中央和国务院的名义出台了《关于深化供销合作社综合改革的决定》。这份文件重新赋予已经退出农村、在城市里吃房租很多年的供销社三大使命:第一,成为服务农民生产生活的生力军和综合平台;第二,成为党和政府密切联系农民群众的桥梁纽带;第三,成为农业现代化建设的重要力量。同时也赋予了供销社三种新职能:第一,金融机构的职能;第二,统筹城乡与三农相关的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购销市场的职能;第三,政策性支农职能。这样看上去,新的中国供销合作社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供销合作社,因为其使命和职能已经远远超出了供销合作本身。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供销合作社综合改革的决定》赋予供销社的新使命和职能,一下子使得供销社比农业部、农信社和农行、保险公司等部门和机构不知重要多少倍、多少倍了。易农咨询认为,这是一件特大的、特大的大事件。

虽然这事件发生在愚人节,但可以肯定这不是愚人的恶作剧。

一,供销社和淘宝京东争夺农村市场的大战正式拉开大幕

今年年初,淘宝宣布出资100亿,实施千县万村计划,解决农民卖难卖难的问题。

2015年4月1日中国供销合作总社李春生说,在对农民产前、产中和产后的服务上,供销合作社必须提供植保、测土配方、产前种子等服务;在产后综合服务上,要搭建平台,让农民享受到便捷化、多样化的服务。通过“新网工程”建设,将解决农产品“买难”“卖难”问题;此外,供销社还要创建覆盖全国的合作银行及金融服务体系。

显然,2015年4月1日,供销社杀出回马枪,正式向逐鹿农村市场的淘宝京东等电商巨头们宣战啦 二,供销合作社为何要和淘宝争夺农村市场

众所周知,供销社从五十年代诞生的那一天起,就承担着连接城乡、连接工农、互联互通、互通有无、互惠互利的使命,供销社几乎遍布城乡的每一个角落。由于众所周知的历史原因,从改革开放以后,供销合作业务逐步退出农村,供销社退守到了镇以上的城市和重点城镇,无数的遗老遗少开始了靠吃城市房产租金的养尊处优的美好生活。也正是靠着在城市和城镇保留的庞大的不动产资产带来的丰厚的租金收入,供销社在经历30多年改革风风雨雨之后不仅没有倒下,而且还靠不动产增值积累了庞大的资产。

现在,阿里巴巴宣布要下乡了,要做供销社以前做的、而现在已经不做了的生意。供销社猛然醒悟——原来农村是一片蓝海!你淘宝投资100亿做农村市场,这算不了什么?和我中国供销社能够投入的资源相比,零头而已!

对供销社系统而言,淘宝下乡,无异于抢地盘的“野狮子来了”。

养尊处优多年的供销社系统的遗老遗少们有种也,携带中共中央国务院的《决议》出场迎战来了!

三,抢占农村市场——统一购销和配送,不仅仅是个经济行为

在共产党刚刚执政的时候,投机疯狂,物价暴涨,危机共产党执政地位。在陈云等人主导的顶层设计下,成立了全国性的供销合作体系,工业品下乡由供销社统一采购和配送,粮食以外的农产品进城由供销社等统一采购和销售,其结果可想而知,猖獗一时的囤积居奇、投机倒把、哄抬物价的“市场行为”几乎被彻底消灭,无数“资本家”不得不接受社会主义改造。供销合作社体系为巩固共产党新政权和走上“社会主义道路”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中国经济经过半个多世纪的发展,由(短缺时代、供给不足)追求数量增长收益阶段,进化到(过剩时代、消费不足)追求稳定市场份额收益和定价权收益阶段——走向垄断资本主义阶段。技术垄断、组织垄断和渠道垄断是最基本的垄断手段。淘宝等电商巨头其实追求的是稳定的市场份额收益和定价权收益,淘宝经济其实也是一定程度的垄断经济。假如淘宝有朝一日有了数十年前的供销社体系的作用和地位,会不会在经济领域也进行一场淘宝式的“社会主义改造运动”呢?

淘宝如果是共产党的淘宝或供销社的淘宝,估计供销社的遗老遗少们就不必重新披挂出征了;或许根本不需要中共中央国务院出台这个《决议》了。

淘宝和供销社会走向合作吗?

不可能。这两“狮子王”的竞争是有你无我的竞争!

四、抢占农村市场,钱多不是核心竞争力

中国乡建院是国内长期致力于在村社内部创建“内置金融合作社”、并为各村社发展提供系统性解决方案的专业性机构。知名三农问题专家、中国乡建院院长李昌平认定中国农民的基本组织形式一定是“内置金融村社及其联合社”,而不是别的形式。李昌平说:“各类资本为争夺农村市场必有一场决战,任何市场主体决战农村市场主要靠两种竞争力,即:一是组织农民的能力,二是农民组织服务农民的综合服务能力。”

李昌平认为中国小农经济困境的根本原因是两个:“一是金融供给无效;二是组织供给无效。谁解决了这两个问题,谁就找到了解决三农问题的金钥匙”。

因此,李昌平还认为谁组织了农民,谁联合了农民组织,农村市场就是谁的!

李昌平还说:“延安时期的共产党员,孤零零一个人从延安出发,什么都不带,靠一套群众路线的工作方法,很快能够在落后的农村建立起党小组、党支部、根据地,进而很快能够为游击战、解放战争提供人财物的后勤保障。而今的共产党干部,从机关出发,带上好多钱,把钱花光了——变成了水泥堆堆就算走了群众路线,每年花去数以万亿计的钱,农村依然还是不能自我造血和发电”。在李昌平看来,“延安的共产党员和今天的共产党员是不一样的共产党员,延安的共产党员会群众路线工作方法的,今天的共产党员知道群众路线而不会用群众路线的工作方法”。所以,“谁找到了重新低成本组织农民的方法、谁创建的农民组织模式具有服务农民的综合服务能力,谁就掌握了决胜农村市场的法宝”。

显然,淘宝是不具备李昌平所说的决胜农村市场的核心竞争力的,供销社的遗老遗少们也不具备这种能力。供销社如果不具备重新组织农民的能力,就可以断定供销社不可能重新成为农民的合作组织,也不可能成为真正的农民合作组织的全国性代表,中共中央国务院的这个《决定》所要达成的目标或许就无法实现了。

五,决战农村市场,要从村社内置金融做起

“村社内置金融是重新组织农民的最有效办法;而内置金融村社及联合社是最好的农民组织模式”。这是李昌平常说的两句话。可惜,即使是做农村农业工作的人中能完全听懂这两句话的人也很少。

李昌平在十多年前就开始做村社内置金融合作社,并依托内置金融合作社创建农村综合性服务体系。2010年李昌平和孙君等人组建中国乡建院,形成团队作战,专门从事内置金融村社建设及农村综合发展服务。创造了闻名全国的以内置金融为切入点的新农村建设及农村综合发展——“郝堂模式”。2013年开始,李昌平受聘珠海市政府顾问,在珠海市委政府的领导和支持下,在珠海斗门改革试验区做村社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组织系统建设。李昌平称这个系统为“{(造血厂+储血站)和(发电厂+蓄电池)+万能插座}”系统,是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这个“新体系”具有服务三农的多种功能:1、资金存贷功能;2,土地、房屋及集体成员权抵押贷款功能;3,农村资产资源金融资产化功能(农户可以把自家的资源资产当长期存款或股权等存入内置金融合作社,把分散资源资产整合并成为可流动交易的金融资产);4,农村产权交易所功能;5,线上线下联合“购销+配送”功能;6,村社内部“余额宝”功能和内部结算平台功能(农民可以先消费后结算);7,产业整合功能(集合农民需求,对饲料、肥料等产业有话语权);8,正规金融机构和保险机构服务农民的中介和纽带功能;9,有大数据采集功能;10,敬老养老功能;11,沟通城乡互联互通互惠互利功;12,增强农民及农民共同体主体性,完善村社共同体双层经营体制,壮大共同体经济的功能;13,改善乡村治理和巩固执政基础的政治功能;等等。

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一头连接现代供销社、银行、保险、电商、产权交易所……开发商、投资商等,为他们服务三农、并抢占农村市场配语言、配血型、配接口,解决“最后一公里”难题;另一头连接千家万户分散的传统小农,把分散的、无造血和发电功能的传统小农变为有组织的、有自我造血和发电功能的现代小农。

到目前为止,珠海农村已经发展内置金融合作社6家(每家政府扶持种子资金100万),并形成了有资本金5000万(不含村社)的内置金融合作社联合社(其中,珠海供销社认购1000万)。2015年珠海市内置金融联合社的村社成员将增加到30家。目前,中国乡建院正在会同有战略眼光的投资机构共同发起“中华乡村复兴基金”,计划给每个县市匹配种子资金1000万协助政府和村民创建以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为核心的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并在此基础上组建全国性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的“服务之家”。易农咨询一直跟踪李昌平的农村实践,读中共中央国务院《决议》恍然大悟——原来李昌平所主持的实验和《决议》完全吻合,只是选择了从下而上的路径。

现在的李昌平,一心一意专注于他的“新体系”建设,他说他的“新体系”是城市现代服务体系服务传统“三农”的纽带和中介,是一个开放的“新体系”。如果中国农业银行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中国农业银行就是服务三农的农业银行了,土地抵押贷款就自然发生了,农行的农村存款就会爆炸式增长;如果中国保险公司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中国保险公司就是服务三农的保险公司了,保险公司与千家万户小农信息不对称的难题就轻易解决的,其农村保险业务就会获得低成本的爆炸式增长;如果全国供销合作总社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供销社就可以服务三农了;中国的电商公司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电商在广大农村的资金流、物流、信息流的“最后一公里”难题就解决了,农产品线上交易的质量安全问题也解决了,电商在农村市场上的巨大优势很快就会充分发挥出来;……

李昌平建设的这个“新体系”,在村庄范围内覆盖村民生产、生活及乡村经营治理等方方面面的需求,也是一个“平台”。凡是与农村农业农民相关的部门、机构和企业等,如果不主动接入“新体系”,就可能会被永久的排斥在农村市场之外了。李昌平所做的“新体系”一旦形成全国性联盟,将是一个功能十分强大的“平台”。

中国乡建院不能和淘宝、供销社等相提并论,中国乡建院只有一支经过李昌平亲自打造的、能够低成本创建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的团队,仅此而已!李昌平说中国乡建院是党和政府的基层“基本农民组织”建设的工程队、工作队。但在易农咨询看来,中国乡建院是任何决战农村市场的“巨无霸”的最佳合作者。易农咨询预言:决战农村市场的最终胜利者,可能既不是淘宝、京东,也不是供销社,极有可能是“**保险+**银行+中国乡建院”+N内置金融村社等合伙扶持组建的“华夏内置金融村社联盟”。

易农按:供销社回归农村具有重大的政治意义。这标志着中共中央国务院的农村战略已经发生方向性转折。易农认为,农民的组织化已经提上政治议程。当然,这是后话。本文只从经济层面给予分析。欢迎拍砖交流。

开启战国时代:供销社回马枪VS阿里京东电商巨头们农村战略

易农咨询执行董事 贾林州

4月1日愚人节这天,中国中央政府召开全国电视电话会议,部署供销社改革,并以中共中央和国务院的名义出台了《关于深化供销合作社综合改革的决定》。这份文件重新赋予已经退出农村、在城市里吃房租很多年的供销社三大使命:第一,成为服务农民生产生活的生力军和综合平台;第二,成为党和政府密切联系农民群众的桥梁纽带;第三,成为农业现代化建设的重要力量。同时也赋予了供销社三种新职能:第一,金融机构的职能;第二,统筹城乡与三农相关的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购销市场的职能;第三,政策性支农职能。这样看上去,新的中国供销合作社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供销合作社,因为其使命和职能已经远远超出了供销合作本身。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供销合作社综合改革的决定》赋予供销社的新使命和职能,一下子使得供销社比农业部、农信社和农行、保险公司等部门和机构不知重要多少倍、多少倍了。易农咨询认为,这是一件特大的、特大的大事件。

虽然这事件发生在愚人节,但可以肯定这不是愚人的恶作剧。

一,供销社和淘宝京东争夺农村市场的大战正式拉开大幕

今年年初,淘宝宣布出资100亿,实施千县万村计划,解决农民卖难卖难的问题。

2015年4月1日中国供销合作总社李春生说,在对农民产前、产中和产后的服务上,供销合作社必须提供植保、测土配方、产前种子等服务;在产后综合服务上,要搭建平台,让农民享受到便捷化、多样化的服务。通过“新网工程”建设,将解决农产品“买难”“卖难”问题;此外,供销社还要创建覆盖全国的合作银行及金融服务体系。

显然,2015年4月1日,供销社杀出回马枪,正式向逐鹿农村市场的淘宝京东等电商巨头们宣战啦 二,供销合作社为何要和淘宝争夺农村市场

众所周知,供销社从五十年代诞生的那一天起,就承担着连接城乡、连接工农、互联互通、互通有无、互惠互利的使命,供销社几乎遍布城乡的每一个角落。由于众所周知的历史原因,从改革开放以后,供销合作业务逐步退出农村,供销社退守到了镇以上的城市和重点城镇,无数的遗老遗少开始了靠吃城市房产租金的养尊处优的美好生活。也正是靠着在城市和城镇保留的庞大的不动产资产带来的丰厚的租金收入,供销社在经历30多年改革风风雨雨之后不仅没有倒下,而且还靠不动产增值积累了庞大的资产。

现在,阿里巴巴宣布要下乡了,要做供销社以前做的、而现在已经不做了的生意。供销社猛然醒悟——原来农村是一片蓝海!你淘宝投资100亿做农村市场,这算不了什么?和我中国供销社能够投入的资源相比,零头而已!

对供销社系统而言,淘宝下乡,无异于抢地盘的“野狮子来了”。

养尊处优多年的供销社系统的遗老遗少们有种也,携带中共中央国务院的《决议》出场迎战来了!

三,抢占农村市场——统一购销和配送,不仅仅是个经济行为

在共产党刚刚执政的时候,投机疯狂,物价暴涨,危机共产党执政地位。在陈云等人主导的顶层设计下,成立了全国性的供销合作体系,工业品下乡由供销社统一采购和配送,粮食以外的农产品进城由供销社等统一采购和销售,其结果可想而知,猖獗一时的囤积居奇、投机倒把、哄抬物价的“市场行为”几乎被彻底消灭,无数“资本家”不得不接受社会主义改造。供销合作社体系为巩固共产党新政权和走上“社会主义道路”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中国经济经过半个多世纪的发展,由(短缺时代、供给不足)追求数量增长收益阶段,进化到(过剩时代、消费不足)追求稳定市场份额收益和定价权收益阶段——走向垄断资本主义阶段。技术垄断、组织垄断和渠道垄断是最基本的垄断手段。淘宝等电商巨头其实追求的是稳定的市场份额收益和定价权收益,淘宝经济其实也是一定程度的垄断经济。假如淘宝有朝一日有了数十年前的供销社体系的作用和地位,会不会在经济领域也进行一场淘宝式的“社会主义改造运动”呢?

淘宝如果是共产党的淘宝或供销社的淘宝,估计供销社的遗老遗少们就不必重新披挂出征了;或许根本不需要中共中央国务院出台这个《决议》了。

淘宝和供销社会走向合作吗?

不可能。这两“狮子王”的竞争是有你无我的竞争!

四、抢占农村市场,钱多不是核心竞争力

中国乡建院是国内长期致力于在村社内部创建“内置金融合作社”、并为各村社发展提供系统性解决方案的专业性机构。知名三农问题专家、中国乡建院院长李昌平认定中国农民的基本组织形式一定是“内置金融村社及其联合社”,而不是别的形式。李昌平说:“各类资本为争夺农村市场必有一场决战,任何市场主体决战农村市场主要靠两种竞争力,即:一是组织农民的能力,二是农民组织服务农民的综合服务能力。”

李昌平认为中国小农经济困境的根本原因是两个:“一是金融供给无效;二是组织供给无效。谁解决了这两个问题,谁就找到了解决三农问题的金钥匙”。

因此,李昌平还认为谁组织了农民,谁联合了农民组织,农村市场就是谁的!

李昌平还说:“延安时期的共产党员,孤零零一个人从延安出发,什么都不带,靠一套群众路线的工作方法,很快能够在落后的农村建立起党小组、党支部、根据地,进而很快能够为游击战、解放战争提供人财物的后勤保障。而今的共产党干部,从机关出发,带上好多钱,把钱花光了——变成了水泥堆堆就算走了群众路线,每年花去数以万亿计的钱,农村依然还是不能自我造血和发电”。在李昌平看来,“延安的共产党员和今天的共产党员是不一样的共产党员,延安的共产党员会群众路线工作方法的,今天的共产党员知道群众路线而不会用群众路线的工作方法”。所以,“谁找到了重新低成本组织农民的方法、谁创建的农民组织模式具有服务农民的综合服务能力,谁就掌握了决胜农村市场的法宝”。

显然,淘宝是不具备李昌平所说的决胜农村市场的核心竞争力的,供销社的遗老遗少们也不具备这种能力。供销社如果不具备重新组织农民的能力,就可以断定供销社不可能重新成为农民的合作组织,也不可能成为真正的农民合作组织的全国性代表,中共中央国务院的这个《决定》所要达成的目标或许就无法实现了。

五,决战农村市场,要从村社内置金融做起

“村社内置金融是重新组织农民的最有效办法;而内置金融村社及联合社是最好的农民组织模式”。这是李昌平常说的两句话。可惜,即使是做农村农业工作的人中能完全听懂这两句话的人也很少。

李昌平在十多年前就开始做村社内置金融合作社,并依托内置金融合作社创建农村综合性服务体系。2010年李昌平和孙君等人组建中国乡建院,形成团队作战,专门从事内置金融村社建设及农村综合发展服务。创造了闻名全国的以内置金融为切入点的新农村建设及农村综合发展——“郝堂模式”。2013年开始,李昌平受聘珠海市政府顾问,在珠海市委政府的领导和支持下,在珠海斗门改革试验区做村社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组织系统建设。李昌平称这个系统为“{(造血厂+储血站)和(发电厂+蓄电池)+万能插座}”系统,是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这个“新体系”具有服务三农的多种功能:1、资金存贷功能;2,土地、房屋及集体成员权抵押贷款功能;3,农村资产资源金融资产化功能(农户可以把自家的资源资产当长期存款或股权等存入内置金融合作社,把分散资源资产整合并成为可流动交易的金融资产);4,农村产权交易所功能;5,线上线下联合“购销+配送”功能;6,村社内部“余额宝”功能和内部结算平台功能(农民可以先消费后结算);7,产业整合功能(集合农民需求,对饲料、肥料等产业有话语权);8,正规金融机构和保险机构服务农民的中介和纽带功能;9,有大数据采集功能;10,敬老养老功能;11,沟通城乡互联互通互惠互利功;12,增强农民及农民共同体主体性,完善村社共同体双层经营体制,壮大共同体经济的功能;13,改善乡村治理和巩固执政基础的政治功能;等等。

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一头连接现代供销社、银行、保险、电商、产权交易所……开发商、投资商等,为他们服务三农、并抢占农村市场配语言、配血型、配接口,解决“最后一公里”难题;另一头连接千家万户分散的传统小农,把分散的、无造血和发电功能的传统小农变为有组织的、有自我造血和发电功能的现代小农。

到目前为止,珠海农村已经发展内置金融合作社6家(每家政府扶持种子资金100万),并形成了有资本金5000万(不含村社)的内置金融合作社联合社(其中,珠海供销社认购1000万)。2015年珠海市内置金融联合社的村社成员将增加到30家。目前,中国乡建院正在会同有战略眼光的投资机构共同发起“中华乡村复兴基金”,计划给每个县市匹配种子资金1000万协助政府和村民创建以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为核心的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并在此基础上组建全国性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的“服务之家”。易农咨询一直跟踪李昌平的农村实践,读中共中央国务院《决议》恍然大悟——原来李昌平所主持的实验和《决议》完全吻合,只是选择了从下而上的路径。

现在的李昌平,一心一意专注于他的“新体系”建设,他说他的“新体系”是城市现代服务体系服务传统“三农”的纽带和中介,是一个开放的“新体系”。如果中国农业银行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中国农业银行就是服务三农的农业银行了,土地抵押贷款就自然发生了,农行的农村存款就会爆炸式增长;如果中国保险公司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中国保险公司就是服务三农的保险公司了,保险公司与千家万户小农信息不对称的难题就轻易解决的,其农村保险业务就会获得低成本的爆炸式增长;如果全国供销合作总社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供销社就可以服务三农了;中国的电商公司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电商在广大农村的资金流、物流、信息流的“最后一公里”难题就解决了,农产品线上交易的质量安全问题也解决了,电商在农村市场上的巨大优势很快就会充分发挥出来;……

李昌平建设的这个“新体系”,在村庄范围内覆盖村民生产、生活及乡村经营治理等方方面面的需求,也是一个“平台”。凡是与农村农业农民相关的部门、机构和企业等,如果不主动接入“新体系”,就可能会被永久的排斥在农村市场之外了。李昌平所做的“新体系”一旦形成全国性联盟,将是一个功能十分强大的“平台”。

中国乡建院不能和淘宝、供销社等相提并论,中国乡建院只有一支经过李昌平亲自打造的、能够低成本创建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的团队,仅此而已!李昌平说中国乡建院是党和政府的基层“基本农民组织”建设的工程队、工作队。但在易农咨询看来,中国乡建院是任何决战农村市场的“巨无霸”的最佳合作者。易农咨询预言:决战农村市场的最终胜利者,可能既不是淘宝、京东,也不是供销社,极有可能是“**保险+**银行+中国乡建院”+N内置金融村社等合伙扶持组建的“华夏内置金融村社联盟”。

2.

易农按:供销社回归农村具有重大的政治意义。这标志着中共中央国务院的农村战略已经发生方向性转折。易农认为,农民的组织化已经提上政治议程。当然,这是后话。本文只从经济层面给予分析。欢迎拍砖交流。

开启战国时代:供销社回马枪VS阿里京东电商巨头们农村战略

易农咨询执行董事 贾林州

4月1日愚人节这天,中国中央政府召开全国电视电话会议,部署供销社改革,并以中共中央和国务院的名义出台了《关于深化供销合作社综合改革的决定》。这份文件重新赋予已经退出农村、在城市里吃房租很多年的供销社三大使命:第一,成为服务农民生产生活的生力军和综合平台;第二,成为党和政府密切联系农民群众的桥梁纽带;第三,成为农业现代化建设的重要力量。同时也赋予了供销社三种新职能:第一,金融机构的职能;第二,统筹城乡与三农相关的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购销市场的职能;第三,政策性支农职能。这样看上去,新的中国供销合作社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供销合作社,因为其使命和职能已经远远超出了供销合作本身。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供销合作社综合改革的决定》赋予供销社的新使命和职能,一下子使得供销社比农业部、农信社和农行、保险公司等部门和机构不知重要多少倍、多少倍了。易农咨询认为,这是一件特大的、特大的大事件。

虽然这事件发生在愚人节,但可以肯定这不是愚人的恶作剧。

一,供销社和淘宝京东争夺农村市场的大战正式拉开大幕

今年年初,淘宝宣布出资100亿,实施千县万村计划,解决农民卖难卖难的问题。

2015年4月1日中国供销合作总社李春生说,在对农民产前、产中和产后的服务上,供销合作社必须提供植保、测土配方、产前种子等服务;在产后综合服务上,要搭建平台,让农民享受到便捷化、多样化的服务。通过“新网工程”建设,将解决农产品“买难”“卖难”问题;此外,供销社还要创建覆盖全国的合作银行及金融服务体系。

显然,2015年4月1日,供销社杀出回马枪,正式向逐鹿农村市场的淘宝京东等电商巨头们宣战啦 二,供销合作社为何要和淘宝争夺农村市场

众所周知,供销社从五十年代诞生的那一天起,就承担着连接城乡、连接工农、互联互通、互通有无、互惠互利的使命,供销社几乎遍布城乡的每一个角落。由于众所周知的历史原因,从改革开放以后,供销合作业务逐步退出农村,供销社退守到了镇以上的城市和重点城镇,无数的遗老遗少开始了靠吃城市房产租金的养尊处优的美好生活。也正是靠着在城市和城镇保留的庞大的不动产资产带来的丰厚的租金收入,供销社在经历30多年改革风风雨雨之后不仅没有倒下,而且还靠不动产增值积累了庞大的资产。

现在,阿里巴巴宣布要下乡了,要做供销社以前做的、而现在已经不做了的生意。供销社猛然醒悟——原来农村是一片蓝海!你淘宝投资100亿做农村市场,这算不了什么?和我中国供销社能够投入的资源相比,零头而已!

对供销社系统而言,淘宝下乡,无异于抢地盘的“野狮子来了”。

养尊处优多年的供销社系统的遗老遗少们有种也,携带中共中央国务院的《决议》出场迎战来了!

三,抢占农村市场——统一购销和配送,不仅仅是个经济行为

在共产党刚刚执政的时候,投机疯狂,物价暴涨,危机共产党执政地位。在陈云等人主导的顶层设计下,成立了全国性的供销合作体系,工业品下乡由供销社统一采购和配送,粮食以外的农产品进城由供销社等统一采购和销售,其结果可想而知,猖獗一时的囤积居奇、投机倒把、哄抬物价的“市场行为”几乎被彻底消灭,无数“资本家”不得不接受社会主义改造。供销合作社体系为巩固共产党新政权和走上“社会主义道路”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中国经济经过半个多世纪的发展,由(短缺时代、供给不足)追求数量增长收益阶段,进化到(过剩时代、消费不足)追求稳定市场份额收益和定价权收益阶段——走向垄断资本主义阶段。技术垄断、组织垄断和渠道垄断是最基本的垄断手段。淘宝等电商巨头其实追求的是稳定的市场份额收益和定价权收益,淘宝经济其实也是一定程度的垄断经济。假如淘宝有朝一日有了数十年前的供销社体系的作用和地位,会不会在经济领域也进行一场淘宝式的“社会主义改造运动”呢?

淘宝如果是共产党的淘宝或供销社的淘宝,估计供销社的遗老遗少们就不必重新披挂出征了;或许根本不需要中共中央国务院出台这个《决议》了。

淘宝和供销社会走向合作吗?

不可能。这两“狮子王”的竞争是有你无我的竞争!

四、抢占农村市场,钱多不是核心竞争力

中国乡建院是国内长期致力于在村社内部创建“内置金融合作社”、并为各村社发展提供系统性解决方案的专业性机构。知名三农问题专家、中国乡建院院长李昌平认定中国农民的基本组织形式一定是“内置金融村社及其联合社”,而不是别的形式。李昌平说:“各类资本为争夺农村市场必有一场决战,任何市场主体决战农村市场主要靠两种竞争力,即:一是组织农民的能力,二是农民组织服务农民的综合服务能力。”

李昌平认为中国小农经济困境的根本原因是两个:“一是金融供给无效;二是组织供给无效。谁解决了这两个问题,谁就找到了解决三农问题的金钥匙”。

因此,李昌平还认为谁组织了农民,谁联合了农民组织,农村市场就是谁的!

李昌平还说:“延安时期的共产党员,孤零零一个人从延安出发,什么都不带,靠一套群众路线的工作方法,很快能够在落后的农村建立起党小组、党支部、根据地,进而很快能够为游击战、解放战争提供人财物的后勤保障。而今的共产党干部,从机关出发,带上好多钱,把钱花光了——变成了水泥堆堆就算走了群众路线,每年花去数以万亿计的钱,农村依然还是不能自我造血和发电”。在李昌平看来,“延安的共产党员和今天的共产党员是不一样的共产党员,延安的共产党员会群众路线工作方法的,今天的共产党员知道群众路线而不会用群众路线的工作方法”。所以,“谁找到了重新低成本组织农民的方法、谁创建的农民组织模式具有服务农民的综合服务能力,谁就掌握了决胜农村市场的法宝”。

显然,淘宝是不具备李昌平所说的决胜农村市场的核心竞争力的,供销社的遗老遗少们也不具备这种能力。供销社如果不具备重新组织农民的能力,就可以断定供销社不可能重新成为农民的合作组织,也不可能成为真正的农民合作组织的全国性代表,中共中央国务院的这个《决定》所要达成的目标或许就无法实现了。

五,决战农村市场,要从村社内置金融做起

“村社内置金融是重新组织农民的最有效办法;而内置金融村社及联合社是最好的农民组织模式”。这是李昌平常说的两句话。可惜,即使是做农村农业工作的人中能完全听懂这两句话的人也很少。

李昌平在十多年前就开始做村社内置金融合作社,并依托内置金融合作社创建农村综合性服务体系。2010年李昌平和孙君等人组建中国乡建院,形成团队作战,专门从事内置金融村社建设及农村综合发展服务。创造了闻名全国的以内置金融为切入点的新农村建设及农村综合发展——“郝堂模式”。2013年开始,李昌平受聘珠海市政府顾问,在珠海市委政府的领导和支持下,在珠海斗门改革试验区做村社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组织系统建设。李昌平称这个系统为“{(造血厂+储血站)和(发电厂+蓄电池)+万能插座}”系统,是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这个“新体系”具有服务三农的多种功能:1、资金存贷功能;2,土地、房屋及集体成员权抵押贷款功能;3,农村资产资源金融资产化功能(农户可以把自家的资源资产当长期存款或股权等存入内置金融合作社,把分散资源资产整合并成为可流动交易的金融资产);4,农村产权交易所功能;5,线上线下联合“购销+配送”功能;6,村社内部“余额宝”功能和内部结算平台功能(农民可以先消费后结算);7,产业整合功能(集合农民需求,对饲料、肥料等产业有话语权);8,正规金融机构和保险机构服务农民的中介和纽带功能;9,有大数据采集功能;10,敬老养老功能;11,沟通城乡互联互通互惠互利功;12,增强农民及农民共同体主体性,完善村社共同体双层经营体制,壮大共同体经济的功能;13,改善乡村治理和巩固执政基础的政治功能;等等。

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一头连接现代供销社、银行、保险、电商、产权交易所……开发商、投资商等,为他们服务三农、并抢占农村市场配语言、配血型、配接口,解决“最后一公里”难题;另一头连接千家万户分散的传统小农,把分散的、无造血和发电功能的传统小农变为有组织的、有自我造血和发电功能的现代小农。

到目前为止,珠海农村已经发展内置金融合作社6家(每家政府扶持种子资金100万),并形成了有资本金5000万(不含村社)的内置金融合作社联合社(其中,珠海供销社认购1000万)。2015年珠海市内置金融联合社的村社成员将增加到30家。目前,中国乡建院正在会同有战略眼光的投资机构共同发起“中华乡村复兴基金”,计划给每个县市匹配种子资金1000万协助政府和村民创建以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为核心的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并在此基础上组建全国性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的“服务之家”。易农咨询一直跟踪李昌平的农村实践,读中共中央国务院《决议》恍然大悟——原来李昌平所主持的实验和《决议》完全吻合,只是选择了从下而上的路径。

现在的李昌平,一心一意专注于他的“新体系”建设,他说他的“新体系”是城市现代服务体系服务传统“三农”的纽带和中介,是一个开放的“新体系”。如果中国农业银行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中国农业银行就是服务三农的农业银行了,土地抵押贷款就自然发生了,农行的农村存款就会爆炸式增长;如果中国保险公司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中国保险公司就是服务三农的保险公司了,保险公司与千家万户小农信息不对称的难题就轻易解决的,其农村保险业务就会获得低成本的爆炸式增长;如果全国供销合作总社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供销社就可以服务三农了;中国的电商公司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电商在广大农村的资金流、物流、信息流的“最后一公里”难题就解决了,农产品线上交易的质量安全问题也解决了,电商在农村市场上的巨大优势很快就会充分发挥出来;……

李昌平建设的这个“新体系”,在村庄范围内覆盖村民生产、生活及乡村经营治理等方方面面的需求,也是一个“平台”。凡是与农村农业农民相关的部门、机构和企业等,如果不主动接入“新体系”,就可能会被永久的排斥在农村市场之外了。李昌平所做的“新体系”一旦形成全国性联盟,将是一个功能十分强大的“平台”。

中国乡建院不能和淘宝、供销社等相提并论,中国乡建院只有一支经过李昌平亲自打造的、能够低成本创建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的团队,仅此而已!李昌平说中国乡建院是党和政府的基层“基本农民组织”建设的工程队、工作队。但在易农咨询看来,中国乡建院是任何决战农村市场的“巨无霸”的最佳合作者。易农咨询预言:决战农村市场的最终胜利者,可能既不是淘宝、京东,也不是供销社,极有可能是“**保险+**银行+中国乡建院”+N内置金融村社等合伙扶持组建的“华夏内置金融村社联盟”。

政策时评-开启战国时代:供销社回马枪VS电商巨头们农村战略-农事资讯

易农按:供销社回归农村具有重大的政治意义。这标志着中共中央国务院的农村战略已经发生方向性转折。易农认为,农民的组织化已经提上政治议程。当然,这是后话。本文只从经济层面给予分析。欢迎拍砖交流。

开启战国时代:供销社回马枪VS阿里京东电商巨头们农村战略

易农咨询执行董事 贾林州

4月1日愚人节这天,中国中央政府召开全国电视电话会议,部署供销社改革,并以中共中央和国务院的名义出台了《关于深化供销合作社综合改革的决定》。这份文件重新赋予已经退出农村、在城市里吃房租很多年的供销社三大使命:第一,成为服务农民生产生活的生力军和综合平台;第二,成为党和政府密切联系农民群众的桥梁纽带;第三,成为农业现代化建设的重要力量。同时也赋予了供销社三种新职能:第一,金融机构的职能;第二,统筹城乡与三农相关的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购销市场的职能;第三,政策性支农职能。这样看上去,新的中国供销合作社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供销合作社,因为其使命和职能已经远远超出了供销合作本身。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供销合作社综合改革的决定》赋予供销社的新使命和职能,一下子使得供销社比农业部、农信社和农行、保险公司等部门和机构不知重要多少倍、多少倍了。易农咨询认为,这是一件特大的、特大的大事件。

虽然这事件发生在愚人节,但可以肯定这不是愚人的恶作剧。

一,供销社和淘宝京东争夺农村市场的大战正式拉开大幕

今年年初,淘宝宣布出资100亿,实施千县万村计划,解决农民卖难卖难的问题。

2015年4月1日中国供销合作总社李春生说,在对农民产前、产中和产后的服务上,供销合作社必须提供植保、测土配方、产前种子等服务;在产后综合服务上,要搭建平台,让农民享受到便捷化、多样化的服务。通过“新网工程”建设,将解决农产品“买难”“卖难”问题;此外,供销社还要创建覆盖全国的合作银行及金融服务体系。

显然,2015年4月1日,供销社杀出回马枪,正式向逐鹿农村市场的淘宝京东等电商巨头们宣战啦 二,供销合作社为何要和淘宝争夺农村市场

众所周知,供销社从五十年代诞生的那一天起,就承担着连接城乡、连接工农、互联互通、互通有无、互惠互利的使命,供销社几乎遍布城乡的每一个角落。由于众所周知的历史原因,从改革开放以后,供销合作业务逐步退出农村,供销社退守到了镇以上的城市和重点城镇,无数的遗老遗少开始了靠吃城市房产租金的养尊处优的美好生活。也正是靠着在城市和城镇保留的庞大的不动产资产带来的丰厚的租金收入,供销社在经历30多年改革风风雨雨之后不仅没有倒下,而且还靠不动产增值积累了庞大的资产。

现在,阿里巴巴宣布要下乡了,要做供销社以前做的、而现在已经不做了的生意。供销社猛然醒悟——原来农村是一片蓝海!你淘宝投资100亿做农村市场,这算不了什么?和我中国供销社能够投入的资源相比,零头而已!

对供销社系统而言,淘宝下乡,无异于抢地盘的“野狮子来了”。

养尊处优多年的供销社系统的遗老遗少们有种也,携带中共中央国务院的《决议》出场迎战来了!

三,抢占农村市场——统一购销和配送,不仅仅是个经济行为

在共产党刚刚执政的时候,投机疯狂,物价暴涨,危机共产党执政地位。在陈云等人主导的顶层设计下,成立了全国性的供销合作体系,工业品下乡由供销社统一采购和配送,粮食以外的农产品进城由供销社等统一采购和销售,其结果可想而知,猖獗一时的囤积居奇、投机倒把、哄抬物价的“市场行为”几乎被彻底消灭,无数“资本家”不得不接受社会主义改造。供销合作社体系为巩固共产党新政权和走上“社会主义道路”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中国经济经过半个多世纪的发展,由(短缺时代、供给不足)追求数量增长收益阶段,进化到(过剩时代、消费不足)追求稳定市场份额收益和定价权收益阶段——走向垄断资本主义阶段。技术垄断、组织垄断和渠道垄断是最基本的垄断手段。淘宝等电商巨头其实追求的是稳定的市场份额收益和定价权收益,淘宝经济其实也是一定程度的垄断经济。假如淘宝有朝一日有了数十年前的供销社体系的作用和地位,会不会在经济领域也进行一场淘宝式的“社会主义改造运动”呢?

淘宝如果是共产党的淘宝或供销社的淘宝,估计供销社的遗老遗少们就不必重新披挂出征了;或许根本不需要中共中央国务院出台这个《决议》了。

淘宝和供销社会走向合作吗?

不可能。这两“狮子王”的竞争是有你无我的竞争!

四、抢占农村市场,钱多不是核心竞争力

中国乡建院是国内长期致力于在村社内部创建“内置金融合作社”、并为各村社发展提供系统性解决方案的专业性机构。知名三农问题专家、中国乡建院院长李昌平认定中国农民的基本组织形式一定是“内置金融村社及其联合社”,而不是别的形式。李昌平说:“各类资本为争夺农村市场必有一场决战,任何市场主体决战农村市场主要靠两种竞争力,即:一是组织农民的能力,二是农民组织服务农民的综合服务能力。”

李昌平认为中国小农经济困境的根本原因是两个:“一是金融供给无效;二是组织供给无效。谁解决了这两个问题,谁就找到了解决三农问题的金钥匙”。

因此,李昌平还认为谁组织了农民,谁联合了农民组织,农村市场就是谁的!

李昌平还说:“延安时期的共产党员,孤零零一个人从延安出发,什么都不带,靠一套群众路线的工作方法,很快能够在落后的农村建立起党小组、党支部、根据地,进而很快能够为游击战、解放战争提供人财物的后勤保障。而今的共产党干部,从机关出发,带上好多钱,把钱花光了——变成了水泥堆堆就算走了群众路线,每年花去数以万亿计的钱,农村依然还是不能自我造血和发电”。在李昌平看来,“延安的共产党员和今天的共产党员是不一样的共产党员,延安的共产党员会群众路线工作方法的,今天的共产党员知道群众路线而不会用群众路线的工作方法”。所以,“谁找到了重新低成本组织农民的方法、谁创建的农民组织模式具有服务农民的综合服务能力,谁就掌握了决胜农村市场的法宝”。

显然,淘宝是不具备李昌平所说的决胜农村市场的核心竞争力的,供销社的遗老遗少们也不具备这种能力。供销社如果不具备重新组织农民的能力,就可以断定供销社不可能重新成为农民的合作组织,也不可能成为真正的农民合作组织的全国性代表,中共中央国务院的这个《决定》所要达成的目标或许就无法实现了。

五,决战农村市场,要从村社内置金融做起

“村社内置金融是重新组织农民的最有效办法;而内置金融村社及联合社是最好的农民组织模式”。这是李昌平常说的两句话。可惜,即使是做农村农业工作的人中能完全听懂这两句话的人也很少。

李昌平在十多年前就开始做村社内置金融合作社,并依托内置金融合作社创建农村综合性服务体系。2010年李昌平和孙君等人组建中国乡建院,形成团队作战,专门从事内置金融村社建设及农村综合发展服务。创造了闻名全国的以内置金融为切入点的新农村建设及农村综合发展——“郝堂模式”。2013年开始,李昌平受聘珠海市政府顾问,在珠海市委政府的领导和支持下,在珠海斗门改革试验区做村社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组织系统建设。李昌平称这个系统为“{(造血厂+储血站)和(发电厂+蓄电池)+万能插座}”系统,是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这个“新体系”具有服务三农的多种功能:1、资金存贷功能;2,土地、房屋及集体成员权抵押贷款功能;3,农村资产资源金融资产化功能(农户可以把自家的资源资产当长期存款或股权等存入内置金融合作社,把分散资源资产整合并成为可流动交易的金融资产);4,农村产权交易所功能;5,线上线下联合“购销+配送”功能;6,村社内部“余额宝”功能和内部结算平台功能(农民可以先消费后结算);7,产业整合功能(集合农民需求,对饲料、肥料等产业有话语权);8,正规金融机构和保险机构服务农民的中介和纽带功能;9,有大数据采集功能;10,敬老养老功能;11,沟通城乡互联互通互惠互利功;12,增强农民及农民共同体主体性,完善村社共同体双层经营体制,壮大共同体经济的功能;13,改善乡村治理和巩固执政基础的政治功能;等等。

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一头连接现代供销社、银行、保险、电商、产权交易所……开发商、投资商等,为他们服务三农、并抢占农村市场配语言、配血型、配接口,解决“最后一公里”难题;另一头连接千家万户分散的传统小农,把分散的、无造血和发电功能的传统小农变为有组织的、有自我造血和发电功能的现代小农。

到目前为止,珠海农村已经发展内置金融合作社6家(每家政府扶持种子资金100万),并形成了有资本金5000万(不含村社)的内置金融合作社联合社(其中,珠海供销社认购1000万)。2015年珠海市内置金融联合社的村社成员将增加到30家。目前,中国乡建院正在会同有战略眼光的投资机构共同发起“中华乡村复兴基金”,计划给每个县市匹配种子资金1000万协助政府和村民创建以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为核心的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并在此基础上组建全国性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的“服务之家”。易农咨询一直跟踪李昌平的农村实践,读中共中央国务院《决议》恍然大悟——原来李昌平所主持的实验和《决议》完全吻合,只是选择了从下而上的路径。

现在的李昌平,一心一意专注于他的“新体系”建设,他说他的“新体系”是城市现代服务体系服务传统“三农”的纽带和中介,是一个开放的“新体系”。如果中国农业银行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中国农业银行就是服务三农的农业银行了,土地抵押贷款就自然发生了,农行的农村存款就会爆炸式增长;如果中国保险公司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中国保险公司就是服务三农的保险公司了,保险公司与千家万户小农信息不对称的难题就轻易解决的,其农村保险业务就会获得低成本的爆炸式增长;如果全国供销合作总社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供销社就可以服务三农了;中国的电商公司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电商在广大农村的资金流、物流、信息流的“最后一公里”难题就解决了,农产品线上交易的质量安全问题也解决了,电商在农村市场上的巨大优势很快就会充分发挥出来;……

李昌平建设的这个“新体系”,在村庄范围内覆盖村民生产、生活及乡村经营治理等方方面面的需求,也是一个“平台”。凡是与农村农业农民相关的部门、机构和企业等,如果不主动接入“新体系”,就可能会被永久的排斥在农村市场之外了。李昌平所做的“新体系”一旦形成全国性联盟,将是一个功能十分强大的“平台”。

中国乡建院不能和淘宝、供销社等相提并论,中国乡建院只有一支经过李昌平亲自打造的、能够低成本创建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的团队,仅此而已!李昌平说中国乡建院是党和政府的基层“基本农民组织”建设的工程队、工作队。但在易农咨询看来,中国乡建院是任何决战农村市场的“巨无霸”的最佳合作者。易农咨询预言:决战农村市场的最终胜利者,可能既不是淘宝、京东,也不是供销社,极有可能是“**保险+**银行+中国乡建院”+N内置金融村社等合伙扶持组建的“华夏内置金融村社联盟”。

政策时评-开启战国时代:供销社回马枪VS电商巨头们农村战略-农事资讯

易农按:供销社回归农村具有重大的政治意义。这标志着中共中央国务院的农村战略已经发生方向性转折。易农认为,农民的组织化已经提上政治议程。当然,这是后话。本文只从经济层面给予分析。欢迎拍砖交流。

开启战国时代:供销社回马枪VS阿里京东电商巨头们农村战略

易农咨询执行董事 贾林州

4月1日愚人节这天,中国中央政府召开全国电视电话会议,部署供销社改革,并以中共中央和国务院的名义出台了《关于深化供销合作社综合改革的决定》。这份文件重新赋予已经退出农村、在城市里吃房租很多年的供销社三大使命:第一,成为服务农民生产生活的生力军和综合平台;第二,成为党和政府密切联系农民群众的桥梁纽带;第三,成为农业现代化建设的重要力量。同时也赋予了供销社三种新职能:第一,金融机构的职能;第二,统筹城乡与三农相关的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购销市场的职能;第三,政策性支农职能。这样看上去,新的中国供销合作社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供销合作社,因为其使命和职能已经远远超出了供销合作本身。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供销合作社综合改革的决定》赋予供销社的新使命和职能,一下子使得供销社比农业部、农信社和农行、保险公司等部门和机构不知重要多少倍、多少倍了。易农咨询认为,这是一件特大的、特大的大事件。

虽然这事件发生在愚人节,但可以肯定这不是愚人的恶作剧。

一,供销社和淘宝京东争夺农村市场的大战正式拉开大幕

今年年初,淘宝宣布出资100亿,实施千县万村计划,解决农民卖难卖难的问题。

2015年4月1日中国供销合作总社李春生说,在对农民产前、产中和产后的服务上,供销合作社必须提供植保、测土配方、产前种子等服务;在产后综合服务上,要搭建平台,让农民享受到便捷化、多样化的服务。通过“新网工程”建设,将解决农产品“买难”“卖难”问题;此外,供销社还要创建覆盖全国的合作银行及金融服务体系。

显然,2015年4月1日,供销社杀出回马枪,正式向逐鹿农村市场的淘宝京东等电商巨头们宣战啦 二,供销合作社为何要和淘宝争夺农村市场

众所周知,供销社从五十年代诞生的那一天起,就承担着连接城乡、连接工农、互联互通、互通有无、互惠互利的使命,供销社几乎遍布城乡的每一个角落。由于众所周知的历史原因,从改革开放以后,供销合作业务逐步退出农村,供销社退守到了镇以上的城市和重点城镇,无数的遗老遗少开始了靠吃城市房产租金的养尊处优的美好生活。也正是靠着在城市和城镇保留的庞大的不动产资产带来的丰厚的租金收入,供销社在经历30多年改革风风雨雨之后不仅没有倒下,而且还靠不动产增值积累了庞大的资产。

现在,阿里巴巴宣布要下乡了,要做供销社以前做的、而现在已经不做了的生意。供销社猛然醒悟——原来农村是一片蓝海!你淘宝投资100亿做农村市场,这算不了什么?和我中国供销社能够投入的资源相比,零头而已!

对供销社系统而言,淘宝下乡,无异于抢地盘的“野狮子来了”。

养尊处优多年的供销社系统的遗老遗少们有种也,携带中共中央国务院的《决议》出场迎战来了!

三,抢占农村市场——统一购销和配送,不仅仅是个经济行为

在共产党刚刚执政的时候,投机疯狂,物价暴涨,危机共产党执政地位。在陈云等人主导的顶层设计下,成立了全国性的供销合作体系,工业品下乡由供销社统一采购和配送,粮食以外的农产品进城由供销社等统一采购和销售,其结果可想而知,猖獗一时的囤积居奇、投机倒把、哄抬物价的“市场行为”几乎被彻底消灭,无数“资本家”不得不接受社会主义改造。供销合作社体系为巩固共产党新政权和走上“社会主义道路”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中国经济经过半个多世纪的发展,由(短缺时代、供给不足)追求数量增长收益阶段,进化到(过剩时代、消费不足)追求稳定市场份额收益和定价权收益阶段——走向垄断资本主义阶段。技术垄断、组织垄断和渠道垄断是最基本的垄断手段。淘宝等电商巨头其实追求的是稳定的市场份额收益和定价权收益,淘宝经济其实也是一定程度的垄断经济。假如淘宝有朝一日有了数十年前的供销社体系的作用和地位,会不会在经济领域也进行一场淘宝式的“社会主义改造运动”呢?

淘宝如果是共产党的淘宝或供销社的淘宝,估计供销社的遗老遗少们就不必重新披挂出征了;或许根本不需要中共中央国务院出台这个《决议》了。

淘宝和供销社会走向合作吗?

不可能。这两“狮子王”的竞争是有你无我的竞争!

四、抢占农村市场,钱多不是核心竞争力

中国乡建院是国内长期致力于在村社内部创建“内置金融合作社”、并为各村社发展提供系统性解决方案的专业性机构。知名三农问题专家、中国乡建院院长李昌平认定中国农民的基本组织形式一定是“内置金融村社及其联合社”,而不是别的形式。李昌平说:“各类资本为争夺农村市场必有一场决战,任何市场主体决战农村市场主要靠两种竞争力,即:一是组织农民的能力,二是农民组织服务农民的综合服务能力。”

李昌平认为中国小农经济困境的根本原因是两个:“一是金融供给无效;二是组织供给无效。谁解决了这两个问题,谁就找到了解决三农问题的金钥匙”。

因此,李昌平还认为谁组织了农民,谁联合了农民组织,农村市场就是谁的!

李昌平还说:“延安时期的共产党员,孤零零一个人从延安出发,什么都不带,靠一套群众路线的工作方法,很快能够在落后的农村建立起党小组、党支部、根据地,进而很快能够为游击战、解放战争提供人财物的后勤保障。而今的共产党干部,从机关出发,带上好多钱,把钱花光了——变成了水泥堆堆就算走了群众路线,每年花去数以万亿计的钱,农村依然还是不能自我造血和发电”。在李昌平看来,“延安的共产党员和今天的共产党员是不一样的共产党员,延安的共产党员会群众路线工作方法的,今天的共产党员知道群众路线而不会用群众路线的工作方法”。所以,“谁找到了重新低成本组织农民的方法、谁创建的农民组织模式具有服务农民的综合服务能力,谁就掌握了决胜农村市场的法宝”。

显然,淘宝是不具备李昌平所说的决胜农村市场的核心竞争力的,供销社的遗老遗少们也不具备这种能力。供销社如果不具备重新组织农民的能力,就可以断定供销社不可能重新成为农民的合作组织,也不可能成为真正的农民合作组织的全国性代表,中共中央国务院的这个《决定》所要达成的目标或许就无法实现了。

五,决战农村市场,要从村社内置金融做起

“村社内置金融是重新组织农民的最有效办法;而内置金融村社及联合社是最好的农民组织模式”。这是李昌平常说的两句话。可惜,即使是做农村农业工作的人中能完全听懂这两句话的人也很少。

李昌平在十多年前就开始做村社内置金融合作社,并依托内置金融合作社创建农村综合性服务体系。2010年李昌平和孙君等人组建中国乡建院,形成团队作战,专门从事内置金融村社建设及农村综合发展服务。创造了闻名全国的以内置金融为切入点的新农村建设及农村综合发展——“郝堂模式”。2013年开始,李昌平受聘珠海市政府顾问,在珠海市委政府的领导和支持下,在珠海斗门改革试验区做村社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组织系统建设。李昌平称这个系统为“{(造血厂+储血站)和(发电厂+蓄电池)+万能插座}”系统,是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这个“新体系”具有服务三农的多种功能:1、资金存贷功能;2,土地、房屋及集体成员权抵押贷款功能;3,农村资产资源金融资产化功能(农户可以把自家的资源资产当长期存款或股权等存入内置金融合作社,把分散资源资产整合并成为可流动交易的金融资产);4,农村产权交易所功能;5,线上线下联合“购销+配送”功能;6,村社内部“余额宝”功能和内部结算平台功能(农民可以先消费后结算);7,产业整合功能(集合农民需求,对饲料、肥料等产业有话语权);8,正规金融机构和保险机构服务农民的中介和纽带功能;9,有大数据采集功能;10,敬老养老功能;11,沟通城乡互联互通互惠互利功;12,增强农民及农民共同体主体性,完善村社共同体双层经营体制,壮大共同体经济的功能;13,改善乡村治理和巩固执政基础的政治功能;等等。

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一头连接现代供销社、银行、保险、电商、产权交易所……开发商、投资商等,为他们服务三农、并抢占农村市场配语言、配血型、配接口,解决“最后一公里”难题;另一头连接千家万户分散的传统小农,把分散的、无造血和发电功能的传统小农变为有组织的、有自我造血和发电功能的现代小农。

到目前为止,珠海农村已经发展内置金融合作社6家(每家政府扶持种子资金100万),并形成了有资本金5000万(不含村社)的内置金融合作社联合社(其中,珠海供销社认购1000万)。2015年珠海市内置金融联合社的村社成员将增加到30家。目前,中国乡建院正在会同有战略眼光的投资机构共同发起“中华乡村复兴基金”,计划给每个县市匹配种子资金1000万协助政府和村民创建以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为核心的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并在此基础上组建全国性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的“服务之家”。易农咨询一直跟踪李昌平的农村实践,读中共中央国务院《决议》恍然大悟——原来李昌平所主持的实验和《决议》完全吻合,只是选择了从下而上的路径。

现在的李昌平,一心一意专注于他的“新体系”建设,他说他的“新体系”是城市现代服务体系服务传统“三农”的纽带和中介,是一个开放的“新体系”。如果中国农业银行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中国农业银行就是服务三农的农业银行了,土地抵押贷款就自然发生了,农行的农村存款就会爆炸式增长;如果中国保险公司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中国保险公司就是服务三农的保险公司了,保险公司与千家万户小农信息不对称的难题就轻易解决的,其农村保险业务就会获得低成本的爆炸式增长;如果全国供销合作总社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供销社就可以服务三农了;中国的电商公司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电商在广大农村的资金流、物流、信息流的“最后一公里”难题就解决了,农产品线上交易的质量安全问题也解决了,电商在农村市场上的巨大优势很快就会充分发挥出来;……

李昌平建设的这个“新体系”,在村庄范围内覆盖村民生产、生活及乡村经营治理等方方面面的需求,也是一个“平台”。凡是与农村农业农民相关的部门、机构和企业等,如果不主动接入“新体系”,就可能会被永久的排斥在农村市场之外了。李昌平所做的“新体系”一旦形成全国性联盟,将是一个功能十分强大的“平台”。

中国乡建院不能和淘宝、供销社等相提并论,中国乡建院只有一支经过李昌平亲自打造的、能够低成本创建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的团队,仅此而已!李昌平说中国乡建院是党和政府的基层“基本农民组织”建设的工程队、工作队。但在易农咨询看来,中国乡建院是任何决战农村市场的“巨无霸”的最佳合作者。易农咨询预言:决战农村市场的最终胜利者,可能既不是淘宝、京东,也不是供销社,极有可能是“**保险+**银行+中国乡建院”+N内置金融村社等合伙扶持组建的“华夏内置金融村社联盟”。

3.

易农按:供销社回归农村具有重大的政治意义。这标志着中共中央国务院的农村战略已经发生方向性转折。易农认为,农民的组织化已经提上政治议程。当然,这是后话。本文只从经济层面给予分析。欢迎拍砖交流。

开启战国时代:供销社回马枪VS阿里京东电商巨头们农村战略

易农咨询执行董事 贾林州

4月1日愚人节这天,中国中央政府召开全国电视电话会议,部署供销社改革,并以中共中央和国务院的名义出台了《关于深化供销合作社综合改革的决定》。这份文件重新赋予已经退出农村、在城市里吃房租很多年的供销社三大使命:第一,成为服务农民生产生活的生力军和综合平台;第二,成为党和政府密切联系农民群众的桥梁纽带;第三,成为农业现代化建设的重要力量。同时也赋予了供销社三种新职能:第一,金融机构的职能;第二,统筹城乡与三农相关的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购销市场的职能;第三,政策性支农职能。这样看上去,新的中国供销合作社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供销合作社,因为其使命和职能已经远远超出了供销合作本身。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供销合作社综合改革的决定》赋予供销社的新使命和职能,一下子使得供销社比农业部、农信社和农行、保险公司等部门和机构不知重要多少倍、多少倍了。易农咨询认为,这是一件特大的、特大的大事件。

虽然这事件发生在愚人节,但可以肯定这不是愚人的恶作剧。

一,供销社和淘宝京东争夺农村市场的大战正式拉开大幕

今年年初,淘宝宣布出资100亿,实施千县万村计划,解决农民卖难卖难的问题。

2015年4月1日中国供销合作总社李春生说,在对农民产前、产中和产后的服务上,供销合作社必须提供植保、测土配方、产前种子等服务;在产后综合服务上,要搭建平台,让农民享受到便捷化、多样化的服务。通过“新网工程”建设,将解决农产品“买难”“卖难”问题;此外,供销社还要创建覆盖全国的合作银行及金融服务体系。

显然,2015年4月1日,供销社杀出回马枪,正式向逐鹿农村市场的淘宝京东等电商巨头们宣战啦 二,供销合作社为何要和淘宝争夺农村市场

众所周知,供销社从五十年代诞生的那一天起,就承担着连接城乡、连接工农、互联互通、互通有无、互惠互利的使命,供销社几乎遍布城乡的每一个角落。由于众所周知的历史原因,从改革开放以后,供销合作业务逐步退出农村,供销社退守到了镇以上的城市和重点城镇,无数的遗老遗少开始了靠吃城市房产租金的养尊处优的美好生活。也正是靠着在城市和城镇保留的庞大的不动产资产带来的丰厚的租金收入,供销社在经历30多年改革风风雨雨之后不仅没有倒下,而且还靠不动产增值积累了庞大的资产。

现在,阿里巴巴宣布要下乡了,要做供销社以前做的、而现在已经不做了的生意。供销社猛然醒悟——原来农村是一片蓝海!你淘宝投资100亿做农村市场,这算不了什么?和我中国供销社能够投入的资源相比,零头而已!

对供销社系统而言,淘宝下乡,无异于抢地盘的“野狮子来了”。

养尊处优多年的供销社系统的遗老遗少们有种也,携带中共中央国务院的《决议》出场迎战来了!

三,抢占农村市场——统一购销和配送,不仅仅是个经济行为

在共产党刚刚执政的时候,投机疯狂,物价暴涨,危机共产党执政地位。在陈云等人主导的顶层设计下,成立了全国性的供销合作体系,工业品下乡由供销社统一采购和配送,粮食以外的农产品进城由供销社等统一采购和销售,其结果可想而知,猖獗一时的囤积居奇、投机倒把、哄抬物价的“市场行为”几乎被彻底消灭,无数“资本家”不得不接受社会主义改造。供销合作社体系为巩固共产党新政权和走上“社会主义道路”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中国经济经过半个多世纪的发展,由(短缺时代、供给不足)追求数量增长收益阶段,进化到(过剩时代、消费不足)追求稳定市场份额收益和定价权收益阶段——走向垄断资本主义阶段。技术垄断、组织垄断和渠道垄断是最基本的垄断手段。淘宝等电商巨头其实追求的是稳定的市场份额收益和定价权收益,淘宝经济其实也是一定程度的垄断经济。假如淘宝有朝一日有了数十年前的供销社体系的作用和地位,会不会在经济领域也进行一场淘宝式的“社会主义改造运动”呢?

淘宝如果是共产党的淘宝或供销社的淘宝,估计供销社的遗老遗少们就不必重新披挂出征了;或许根本不需要中共中央国务院出台这个《决议》了。

淘宝和供销社会走向合作吗?

不可能。这两“狮子王”的竞争是有你无我的竞争!

四、抢占农村市场,钱多不是核心竞争力

中国乡建院是国内长期致力于在村社内部创建“内置金融合作社”、并为各村社发展提供系统性解决方案的专业性机构。知名三农问题专家、中国乡建院院长李昌平认定中国农民的基本组织形式一定是“内置金融村社及其联合社”,而不是别的形式。李昌平说:“各类资本为争夺农村市场必有一场决战,任何市场主体决战农村市场主要靠两种竞争力,即:一是组织农民的能力,二是农民组织服务农民的综合服务能力。”

李昌平认为中国小农经济困境的根本原因是两个:“一是金融供给无效;二是组织供给无效。谁解决了这两个问题,谁就找到了解决三农问题的金钥匙”。

因此,李昌平还认为谁组织了农民,谁联合了农民组织,农村市场就是谁的!

李昌平还说:“延安时期的共产党员,孤零零一个人从延安出发,什么都不带,靠一套群众路线的工作方法,很快能够在落后的农村建立起党小组、党支部、根据地,进而很快能够为游击战、解放战争提供人财物的后勤保障。而今的共产党干部,从机关出发,带上好多钱,把钱花光了——变成了水泥堆堆就算走了群众路线,每年花去数以万亿计的钱,农村依然还是不能自我造血和发电”。在李昌平看来,“延安的共产党员和今天的共产党员是不一样的共产党员,延安的共产党员会群众路线工作方法的,今天的共产党员知道群众路线而不会用群众路线的工作方法”。所以,“谁找到了重新低成本组织农民的方法、谁创建的农民组织模式具有服务农民的综合服务能力,谁就掌握了决胜农村市场的法宝”。

显然,淘宝是不具备李昌平所说的决胜农村市场的核心竞争力的,供销社的遗老遗少们也不具备这种能力。供销社如果不具备重新组织农民的能力,就可以断定供销社不可能重新成为农民的合作组织,也不可能成为真正的农民合作组织的全国性代表,中共中央国务院的这个《决定》所要达成的目标或许就无法实现了。

五,决战农村市场,要从村社内置金融做起

“村社内置金融是重新组织农民的最有效办法;而内置金融村社及联合社是最好的农民组织模式”。这是李昌平常说的两句话。可惜,即使是做农村农业工作的人中能完全听懂这两句话的人也很少。

李昌平在十多年前就开始做村社内置金融合作社,并依托内置金融合作社创建农村综合性服务体系。2010年李昌平和孙君等人组建中国乡建院,形成团队作战,专门从事内置金融村社建设及农村综合发展服务。创造了闻名全国的以内置金融为切入点的新农村建设及农村综合发展——“郝堂模式”。2013年开始,李昌平受聘珠海市政府顾问,在珠海市委政府的领导和支持下,在珠海斗门改革试验区做村社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组织系统建设。李昌平称这个系统为“{(造血厂+储血站)和(发电厂+蓄电池)+万能插座}”系统,是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这个“新体系”具有服务三农的多种功能:1、资金存贷功能;2,土地、房屋及集体成员权抵押贷款功能;3,农村资产资源金融资产化功能(农户可以把自家的资源资产当长期存款或股权等存入内置金融合作社,把分散资源资产整合并成为可流动交易的金融资产);4,农村产权交易所功能;5,线上线下联合“购销+配送”功能;6,村社内部“余额宝”功能和内部结算平台功能(农民可以先消费后结算);7,产业整合功能(集合农民需求,对饲料、肥料等产业有话语权);8,正规金融机构和保险机构服务农民的中介和纽带功能;9,有大数据采集功能;10,敬老养老功能;11,沟通城乡互联互通互惠互利功;12,增强农民及农民共同体主体性,完善村社共同体双层经营体制,壮大共同体经济的功能;13,改善乡村治理和巩固执政基础的政治功能;等等。

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一头连接现代供销社、银行、保险、电商、产权交易所……开发商、投资商等,为他们服务三农、并抢占农村市场配语言、配血型、配接口,解决“最后一公里”难题;另一头连接千家万户分散的传统小农,把分散的、无造血和发电功能的传统小农变为有组织的、有自我造血和发电功能的现代小农。

到目前为止,珠海农村已经发展内置金融合作社6家(每家政府扶持种子资金100万),并形成了有资本金5000万(不含村社)的内置金融合作社联合社(其中,珠海供销社认购1000万)。2015年珠海市内置金融联合社的村社成员将增加到30家。目前,中国乡建院正在会同有战略眼光的投资机构共同发起“中华乡村复兴基金”,计划给每个县市匹配种子资金1000万协助政府和村民创建以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为核心的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并在此基础上组建全国性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的“服务之家”。易农咨询一直跟踪李昌平的农村实践,读中共中央国务院《决议》恍然大悟——原来李昌平所主持的实验和《决议》完全吻合,只是选择了从下而上的路径。

现在的李昌平,一心一意专注于他的“新体系”建设,他说他的“新体系”是城市现代服务体系服务传统“三农”的纽带和中介,是一个开放的“新体系”。如果中国农业银行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中国农业银行就是服务三农的农业银行了,土地抵押贷款就自然发生了,农行的农村存款就会爆炸式增长;如果中国保险公司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中国保险公司就是服务三农的保险公司了,保险公司与千家万户小农信息不对称的难题就轻易解决的,其农村保险业务就会获得低成本的爆炸式增长;如果全国供销合作总社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供销社就可以服务三农了;中国的电商公司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电商在广大农村的资金流、物流、信息流的“最后一公里”难题就解决了,农产品线上交易的质量安全问题也解决了,电商在农村市场上的巨大优势很快就会充分发挥出来;……

李昌平建设的这个“新体系”,在村庄范围内覆盖村民生产、生活及乡村经营治理等方方面面的需求,也是一个“平台”。凡是与农村农业农民相关的部门、机构和企业等,如果不主动接入“新体系”,就可能会被永久的排斥在农村市场之外了。李昌平所做的“新体系”一旦形成全国性联盟,将是一个功能十分强大的“平台”。

中国乡建院不能和淘宝、供销社等相提并论,中国乡建院只有一支经过李昌平亲自打造的、能够低成本创建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的团队,仅此而已!李昌平说中国乡建院是党和政府的基层“基本农民组织”建设的工程队、工作队。但在易农咨询看来,中国乡建院是任何决战农村市场的“巨无霸”的最佳合作者。易农咨询预言:决战农村市场的最终胜利者,可能既不是淘宝、京东,也不是供销社,极有可能是“**保险+**银行+中国乡建院”+N内置金融村社等合伙扶持组建的“华夏内置金融村社联盟”。

政策时评-开启战国时代:供销社回马枪VS电商巨头们农村战略-农事资讯政策时评-开启战国时代:供销社回马枪VS电商巨头们农村战略-农事资讯

易农按:供销社回归农村具有重大的政治意义。这标志着中共中央国务院的农村战略已经发生方向性转折。易农认为,农民的组织化已经提上政治议程。当然,这是后话。本文只从经济层面给予分析。欢迎拍砖交流。

开启战国时代:供销社回马枪VS阿里京东电商巨头们农村战略

易农咨询执行董事 贾林州

4月1日愚人节这天,中国中央政府召开全国电视电话会议,部署供销社改革,并以中共中央和国务院的名义出台了《关于深化供销合作社综合改革的决定》。这份文件重新赋予已经退出农村、在城市里吃房租很多年的供销社三大使命:第一,成为服务农民生产生活的生力军和综合平台;第二,成为党和政府密切联系农民群众的桥梁纽带;第三,成为农业现代化建设的重要力量。同时也赋予了供销社三种新职能:第一,金融机构的职能;第二,统筹城乡与三农相关的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购销市场的职能;第三,政策性支农职能。这样看上去,新的中国供销合作社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供销合作社,因为其使命和职能已经远远超出了供销合作本身。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供销合作社综合改革的决定》赋予供销社的新使命和职能,一下子使得供销社比农业部、农信社和农行、保险公司等部门和机构不知重要多少倍、多少倍了。易农咨询认为,这是一件特大的、特大的大事件。

虽然这事件发生在愚人节,但可以肯定这不是愚人的恶作剧。

一,供销社和淘宝京东争夺农村市场的大战正式拉开大幕

今年年初,淘宝宣布出资100亿,实施千县万村计划,解决农民卖难卖难的问题。

2015年4月1日中国供销合作总社李春生说,在对农民产前、产中和产后的服务上,供销合作社必须提供植保、测土配方、产前种子等服务;在产后综合服务上,要搭建平台,让农民享受到便捷化、多样化的服务。通过“新网工程”建设,将解决农产品“买难”“卖难”问题;此外,供销社还要创建覆盖全国的合作银行及金融服务体系。

显然,2015年4月1日,供销社杀出回马枪,正式向逐鹿农村市场的淘宝京东等电商巨头们宣战啦 二,供销合作社为何要和淘宝争夺农村市场

众所周知,供销社从五十年代诞生的那一天起,就承担着连接城乡、连接工农、互联互通、互通有无、互惠互利的使命,供销社几乎遍布城乡的每一个角落。由于众所周知的历史原因,从改革开放以后,供销合作业务逐步退出农村,供销社退守到了镇以上的城市和重点城镇,无数的遗老遗少开始了靠吃城市房产租金的养尊处优的美好生活。也正是靠着在城市和城镇保留的庞大的不动产资产带来的丰厚的租金收入,供销社在经历30多年改革风风雨雨之后不仅没有倒下,而且还靠不动产增值积累了庞大的资产。

现在,阿里巴巴宣布要下乡了,要做供销社以前做的、而现在已经不做了的生意。供销社猛然醒悟——原来农村是一片蓝海!你淘宝投资100亿做农村市场,这算不了什么?和我中国供销社能够投入的资源相比,零头而已!

对供销社系统而言,淘宝下乡,无异于抢地盘的“野狮子来了”。

养尊处优多年的供销社系统的遗老遗少们有种也,携带中共中央国务院的《决议》出场迎战来了!

三,抢占农村市场——统一购销和配送,不仅仅是个经济行为

在共产党刚刚执政的时候,投机疯狂,物价暴涨,危机共产党执政地位。在陈云等人主导的顶层设计下,成立了全国性的供销合作体系,工业品下乡由供销社统一采购和配送,粮食以外的农产品进城由供销社等统一采购和销售,其结果可想而知,猖獗一时的囤积居奇、投机倒把、哄抬物价的“市场行为”几乎被彻底消灭,无数“资本家”不得不接受社会主义改造。供销合作社体系为巩固共产党新政权和走上“社会主义道路”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中国经济经过半个多世纪的发展,由(短缺时代、供给不足)追求数量增长收益阶段,进化到(过剩时代、消费不足)追求稳定市场份额收益和定价权收益阶段——走向垄断资本主义阶段。技术垄断、组织垄断和渠道垄断是最基本的垄断手段。淘宝等电商巨头其实追求的是稳定的市场份额收益和定价权收益,淘宝经济其实也是一定程度的垄断经济。假如淘宝有朝一日有了数十年前的供销社体系的作用和地位,会不会在经济领域也进行一场淘宝式的“社会主义改造运动”呢?

淘宝如果是共产党的淘宝或供销社的淘宝,估计供销社的遗老遗少们就不必重新披挂出征了;或许根本不需要中共中央国务院出台这个《决议》了。

淘宝和供销社会走向合作吗?

不可能。这两“狮子王”的竞争是有你无我的竞争!

四、抢占农村市场,钱多不是核心竞争力

中国乡建院是国内长期致力于在村社内部创建“内置金融合作社”、并为各村社发展提供系统性解决方案的专业性机构。知名三农问题专家、中国乡建院院长李昌平认定中国农民的基本组织形式一定是“内置金融村社及其联合社”,而不是别的形式。李昌平说:“各类资本为争夺农村市场必有一场决战,任何市场主体决战农村市场主要靠两种竞争力,即:一是组织农民的能力,二是农民组织服务农民的综合服务能力。”

李昌平认为中国小农经济困境的根本原因是两个:“一是金融供给无效;二是组织供给无效。谁解决了这两个问题,谁就找到了解决三农问题的金钥匙”。

因此,李昌平还认为谁组织了农民,谁联合了农民组织,农村市场就是谁的!

李昌平还说:“延安时期的共产党员,孤零零一个人从延安出发,什么都不带,靠一套群众路线的工作方法,很快能够在落后的农村建立起党小组、党支部、根据地,进而很快能够为游击战、解放战争提供人财物的后勤保障。而今的共产党干部,从机关出发,带上好多钱,把钱花光了——变成了水泥堆堆就算走了群众路线,每年花去数以万亿计的钱,农村依然还是不能自我造血和发电”。在李昌平看来,“延安的共产党员和今天的共产党员是不一样的共产党员,延安的共产党员会群众路线工作方法的,今天的共产党员知道群众路线而不会用群众路线的工作方法”。所以,“谁找到了重新低成本组织农民的方法、谁创建的农民组织模式具有服务农民的综合服务能力,谁就掌握了决胜农村市场的法宝”。

显然,淘宝是不具备李昌平所说的决胜农村市场的核心竞争力的,供销社的遗老遗少们也不具备这种能力。供销社如果不具备重新组织农民的能力,就可以断定供销社不可能重新成为农民的合作组织,也不可能成为真正的农民合作组织的全国性代表,中共中央国务院的这个《决定》所要达成的目标或许就无法实现了。

五,决战农村市场,要从村社内置金融做起

“村社内置金融是重新组织农民的最有效办法;而内置金融村社及联合社是最好的农民组织模式”。这是李昌平常说的两句话。可惜,即使是做农村农业工作的人中能完全听懂这两句话的人也很少。

李昌平在十多年前就开始做村社内置金融合作社,并依托内置金融合作社创建农村综合性服务体系。2010年李昌平和孙君等人组建中国乡建院,形成团队作战,专门从事内置金融村社建设及农村综合发展服务。创造了闻名全国的以内置金融为切入点的新农村建设及农村综合发展——“郝堂模式”。2013年开始,李昌平受聘珠海市政府顾问,在珠海市委政府的领导和支持下,在珠海斗门改革试验区做村社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组织系统建设。李昌平称这个系统为“{(造血厂+储血站)和(发电厂+蓄电池)+万能插座}”系统,是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这个“新体系”具有服务三农的多种功能:1、资金存贷功能;2,土地、房屋及集体成员权抵押贷款功能;3,农村资产资源金融资产化功能(农户可以把自家的资源资产当长期存款或股权等存入内置金融合作社,把分散资源资产整合并成为可流动交易的金融资产);4,农村产权交易所功能;5,线上线下联合“购销+配送”功能;6,村社内部“余额宝”功能和内部结算平台功能(农民可以先消费后结算);7,产业整合功能(集合农民需求,对饲料、肥料等产业有话语权);8,正规金融机构和保险机构服务农民的中介和纽带功能;9,有大数据采集功能;10,敬老养老功能;11,沟通城乡互联互通互惠互利功;12,增强农民及农民共同体主体性,完善村社共同体双层经营体制,壮大共同体经济的功能;13,改善乡村治理和巩固执政基础的政治功能;等等。

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一头连接现代供销社、银行、保险、电商、产权交易所……开发商、投资商等,为他们服务三农、并抢占农村市场配语言、配血型、配接口,解决“最后一公里”难题;另一头连接千家万户分散的传统小农,把分散的、无造血和发电功能的传统小农变为有组织的、有自我造血和发电功能的现代小农。

到目前为止,珠海农村已经发展内置金融合作社6家(每家政府扶持种子资金100万),并形成了有资本金5000万(不含村社)的内置金融合作社联合社(其中,珠海供销社认购1000万)。2015年珠海市内置金融联合社的村社成员将增加到30家。目前,中国乡建院正在会同有战略眼光的投资机构共同发起“中华乡村复兴基金”,计划给每个县市匹配种子资金1000万协助政府和村民创建以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为核心的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并在此基础上组建全国性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的“服务之家”。易农咨询一直跟踪李昌平的农村实践,读中共中央国务院《决议》恍然大悟——原来李昌平所主持的实验和《决议》完全吻合,只是选择了从下而上的路径。

现在的李昌平,一心一意专注于他的“新体系”建设,他说他的“新体系”是城市现代服务体系服务传统“三农”的纽带和中介,是一个开放的“新体系”。如果中国农业银行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中国农业银行就是服务三农的农业银行了,土地抵押贷款就自然发生了,农行的农村存款就会爆炸式增长;如果中国保险公司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中国保险公司就是服务三农的保险公司了,保险公司与千家万户小农信息不对称的难题就轻易解决的,其农村保险业务就会获得低成本的爆炸式增长;如果全国供销合作总社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供销社就可以服务三农了;中国的电商公司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电商在广大农村的资金流、物流、信息流的“最后一公里”难题就解决了,农产品线上交易的质量安全问题也解决了,电商在农村市场上的巨大优势很快就会充分发挥出来;……

李昌平建设的这个“新体系”,在村庄范围内覆盖村民生产、生活及乡村经营治理等方方面面的需求,也是一个“平台”。凡是与农村农业农民相关的部门、机构和企业等,如果不主动接入“新体系”,就可能会被永久的排斥在农村市场之外了。李昌平所做的“新体系”一旦形成全国性联盟,将是一个功能十分强大的“平台”。

中国乡建院不能和淘宝、供销社等相提并论,中国乡建院只有一支经过李昌平亲自打造的、能够低成本创建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的团队,仅此而已!李昌平说中国乡建院是党和政府的基层“基本农民组织”建设的工程队、工作队。但在易农咨询看来,中国乡建院是任何决战农村市场的“巨无霸”的最佳合作者。易农咨询预言:决战农村市场的最终胜利者,可能既不是淘宝、京东,也不是供销社,极有可能是“**保险+**银行+中国乡建院”+N内置金融村社等合伙扶持组建的“华夏内置金融村社联盟”。

政策时评-开启战国时代:供销社回马枪VS电商巨头们农村战略-农事资讯政策时评-开启战国时代:供销社回马枪VS电商巨头们农村战略-农事资讯

易农按:供销社回归农村具有重大的政治意义。这标志着中共中央国务院的农村战略已经发生方向性转折。易农认为,农民的组织化已经提上政治议程。当然,这是后话。本文只从经济层面给予分析。欢迎拍砖交流。

开启战国时代:供销社回马枪VS阿里京东电商巨头们农村战略

易农咨询执行董事 贾林州

4月1日愚人节这天,中国中央政府召开全国电视电话会议,部署供销社改革,并以中共中央和国务院的名义出台了《关于深化供销合作社综合改革的决定》。这份文件重新赋予已经退出农村、在城市里吃房租很多年的供销社三大使命:第一,成为服务农民生产生活的生力军和综合平台;第二,成为党和政府密切联系农民群众的桥梁纽带;第三,成为农业现代化建设的重要力量。同时也赋予了供销社三种新职能:第一,金融机构的职能;第二,统筹城乡与三农相关的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购销市场的职能;第三,政策性支农职能。这样看上去,新的中国供销合作社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供销合作社,因为其使命和职能已经远远超出了供销合作本身。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供销合作社综合改革的决定》赋予供销社的新使命和职能,一下子使得供销社比农业部、农信社和农行、保险公司等部门和机构不知重要多少倍、多少倍了。易农咨询认为,这是一件特大的、特大的大事件。

虽然这事件发生在愚人节,但可以肯定这不是愚人的恶作剧。

一,供销社和淘宝京东争夺农村市场的大战正式拉开大幕

今年年初,淘宝宣布出资100亿,实施千县万村计划,解决农民卖难卖难的问题。

2015年4月1日中国供销合作总社李春生说,在对农民产前、产中和产后的服务上,供销合作社必须提供植保、测土配方、产前种子等服务;在产后综合服务上,要搭建平台,让农民享受到便捷化、多样化的服务。通过“新网工程”建设,将解决农产品“买难”“卖难”问题;此外,供销社还要创建覆盖全国的合作银行及金融服务体系。

显然,2015年4月1日,供销社杀出回马枪,正式向逐鹿农村市场的淘宝京东等电商巨头们宣战啦 二,供销合作社为何要和淘宝争夺农村市场

众所周知,供销社从五十年代诞生的那一天起,就承担着连接城乡、连接工农、互联互通、互通有无、互惠互利的使命,供销社几乎遍布城乡的每一个角落。由于众所周知的历史原因,从改革开放以后,供销合作业务逐步退出农村,供销社退守到了镇以上的城市和重点城镇,无数的遗老遗少开始了靠吃城市房产租金的养尊处优的美好生活。也正是靠着在城市和城镇保留的庞大的不动产资产带来的丰厚的租金收入,供销社在经历30多年改革风风雨雨之后不仅没有倒下,而且还靠不动产增值积累了庞大的资产。

现在,阿里巴巴宣布要下乡了,要做供销社以前做的、而现在已经不做了的生意。供销社猛然醒悟——原来农村是一片蓝海!你淘宝投资100亿做农村市场,这算不了什么?和我中国供销社能够投入的资源相比,零头而已!

对供销社系统而言,淘宝下乡,无异于抢地盘的“野狮子来了”。

养尊处优多年的供销社系统的遗老遗少们有种也,携带中共中央国务院的《决议》出场迎战来了!

三,抢占农村市场——统一购销和配送,不仅仅是个经济行为

在共产党刚刚执政的时候,投机疯狂,物价暴涨,危机共产党执政地位。在陈云等人主导的顶层设计下,成立了全国性的供销合作体系,工业品下乡由供销社统一采购和配送,粮食以外的农产品进城由供销社等统一采购和销售,其结果可想而知,猖獗一时的囤积居奇、投机倒把、哄抬物价的“市场行为”几乎被彻底消灭,无数“资本家”不得不接受社会主义改造。供销合作社体系为巩固共产党新政权和走上“社会主义道路”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中国经济经过半个多世纪的发展,由(短缺时代、供给不足)追求数量增长收益阶段,进化到(过剩时代、消费不足)追求稳定市场份额收益和定价权收益阶段——走向垄断资本主义阶段。技术垄断、组织垄断和渠道垄断是最基本的垄断手段。淘宝等电商巨头其实追求的是稳定的市场份额收益和定价权收益,淘宝经济其实也是一定程度的垄断经济。假如淘宝有朝一日有了数十年前的供销社体系的作用和地位,会不会在经济领域也进行一场淘宝式的“社会主义改造运动”呢?

淘宝如果是共产党的淘宝或供销社的淘宝,估计供销社的遗老遗少们就不必重新披挂出征了;或许根本不需要中共中央国务院出台这个《决议》了。

淘宝和供销社会走向合作吗?

不可能。这两“狮子王”的竞争是有你无我的竞争!

四、抢占农村市场,钱多不是核心竞争力

中国乡建院是国内长期致力于在村社内部创建“内置金融合作社”、并为各村社发展提供系统性解决方案的专业性机构。知名三农问题专家、中国乡建院院长李昌平认定中国农民的基本组织形式一定是“内置金融村社及其联合社”,而不是别的形式。李昌平说:“各类资本为争夺农村市场必有一场决战,任何市场主体决战农村市场主要靠两种竞争力,即:一是组织农民的能力,二是农民组织服务农民的综合服务能力。”

李昌平认为中国小农经济困境的根本原因是两个:“一是金融供给无效;二是组织供给无效。谁解决了这两个问题,谁就找到了解决三农问题的金钥匙”。

因此,李昌平还认为谁组织了农民,谁联合了农民组织,农村市场就是谁的!

李昌平还说:“延安时期的共产党员,孤零零一个人从延安出发,什么都不带,靠一套群众路线的工作方法,很快能够在落后的农村建立起党小组、党支部、根据地,进而很快能够为游击战、解放战争提供人财物的后勤保障。而今的共产党干部,从机关出发,带上好多钱,把钱花光了——变成了水泥堆堆就算走了群众路线,每年花去数以万亿计的钱,农村依然还是不能自我造血和发电”。在李昌平看来,“延安的共产党员和今天的共产党员是不一样的共产党员,延安的共产党员会群众路线工作方法的,今天的共产党员知道群众路线而不会用群众路线的工作方法”。所以,“谁找到了重新低成本组织农民的方法、谁创建的农民组织模式具有服务农民的综合服务能力,谁就掌握了决胜农村市场的法宝”。

显然,淘宝是不具备李昌平所说的决胜农村市场的核心竞争力的,供销社的遗老遗少们也不具备这种能力。供销社如果不具备重新组织农民的能力,就可以断定供销社不可能重新成为农民的合作组织,也不可能成为真正的农民合作组织的全国性代表,中共中央国务院的这个《决定》所要达成的目标或许就无法实现了。

五,决战农村市场,要从村社内置金融做起

“村社内置金融是重新组织农民的最有效办法;而内置金融村社及联合社是最好的农民组织模式”。这是李昌平常说的两句话。可惜,即使是做农村农业工作的人中能完全听懂这两句话的人也很少。

李昌平在十多年前就开始做村社内置金融合作社,并依托内置金融合作社创建农村综合性服务体系。2010年李昌平和孙君等人组建中国乡建院,形成团队作战,专门从事内置金融村社建设及农村综合发展服务。创造了闻名全国的以内置金融为切入点的新农村建设及农村综合发展——“郝堂模式”。2013年开始,李昌平受聘珠海市政府顾问,在珠海市委政府的领导和支持下,在珠海斗门改革试验区做村社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组织系统建设。李昌平称这个系统为“{(造血厂+储血站)和(发电厂+蓄电池)+万能插座}”系统,是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这个“新体系”具有服务三农的多种功能:1、资金存贷功能;2,土地、房屋及集体成员权抵押贷款功能;3,农村资产资源金融资产化功能(农户可以把自家的资源资产当长期存款或股权等存入内置金融合作社,把分散资源资产整合并成为可流动交易的金融资产);4,农村产权交易所功能;5,线上线下联合“购销+配送”功能;6,村社内部“余额宝”功能和内部结算平台功能(农民可以先消费后结算);7,产业整合功能(集合农民需求,对饲料、肥料等产业有话语权);8,正规金融机构和保险机构服务农民的中介和纽带功能;9,有大数据采集功能;10,敬老养老功能;11,沟通城乡互联互通互惠互利功;12,增强农民及农民共同体主体性,完善村社共同体双层经营体制,壮大共同体经济的功能;13,改善乡村治理和巩固执政基础的政治功能;等等。

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一头连接现代供销社、银行、保险、电商、产权交易所……开发商、投资商等,为他们服务三农、并抢占农村市场配语言、配血型、配接口,解决“最后一公里”难题;另一头连接千家万户分散的传统小农,把分散的、无造血和发电功能的传统小农变为有组织的、有自我造血和发电功能的现代小农。

到目前为止,珠海农村已经发展内置金融合作社6家(每家政府扶持种子资金100万),并形成了有资本金5000万(不含村社)的内置金融合作社联合社(其中,珠海供销社认购1000万)。2015年珠海市内置金融联合社的村社成员将增加到30家。目前,中国乡建院正在会同有战略眼光的投资机构共同发起“中华乡村复兴基金”,计划给每个县市匹配种子资金1000万协助政府和村民创建以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为核心的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并在此基础上组建全国性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的“服务之家”。易农咨询一直跟踪李昌平的农村实践,读中共中央国务院《决议》恍然大悟——原来李昌平所主持的实验和《决议》完全吻合,只是选择了从下而上的路径。

现在的李昌平,一心一意专注于他的“新体系”建设,他说他的“新体系”是城市现代服务体系服务传统“三农”的纽带和中介,是一个开放的“新体系”。如果中国农业银行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中国农业银行就是服务三农的农业银行了,土地抵押贷款就自然发生了,农行的农村存款就会爆炸式增长;如果中国保险公司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中国保险公司就是服务三农的保险公司了,保险公司与千家万户小农信息不对称的难题就轻易解决的,其农村保险业务就会获得低成本的爆炸式增长;如果全国供销合作总社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供销社就可以服务三农了;中国的电商公司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电商在广大农村的资金流、物流、信息流的“最后一公里”难题就解决了,农产品线上交易的质量安全问题也解决了,电商在农村市场上的巨大优势很快就会充分发挥出来;……

李昌平建设的这个“新体系”,在村庄范围内覆盖村民生产、生活及乡村经营治理等方方面面的需求,也是一个“平台”。凡是与农村农业农民相关的部门、机构和企业等,如果不主动接入“新体系”,就可能会被永久的排斥在农村市场之外了。李昌平所做的“新体系”一旦形成全国性联盟,将是一个功能十分强大的“平台”。

中国乡建院不能和淘宝、供销社等相提并论,中国乡建院只有一支经过李昌平亲自打造的、能够低成本创建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的团队,仅此而已!李昌平说中国乡建院是党和政府的基层“基本农民组织”建设的工程队、工作队。但在易农咨询看来,中国乡建院是任何决战农村市场的“巨无霸”的最佳合作者。易农咨询预言:决战农村市场的最终胜利者,可能既不是淘宝、京东,也不是供销社,极有可能是“**保险+**银行+中国乡建院”+N内置金融村社等合伙扶持组建的“华夏内置金融村社联盟”。

政策时评-开启战国时代:供销社回马枪VS电商巨头们农村战略-农事资讯

4.

易农按:供销社回归农村具有重大的政治意义。这标志着中共中央国务院的农村战略已经发生方向性转折。易农认为,农民的组织化已经提上政治议程。当然,这是后话。本文只从经济层面给予分析。欢迎拍砖交流。

开启战国时代:供销社回马枪VS阿里京东电商巨头们农村战略

易农咨询执行董事 贾林州

4月1日愚人节这天,中国中央政府召开全国电视电话会议,部署供销社改革,并以中共中央和国务院的名义出台了《关于深化供销合作社综合改革的决定》。这份文件重新赋予已经退出农村、在城市里吃房租很多年的供销社三大使命:第一,成为服务农民生产生活的生力军和综合平台;第二,成为党和政府密切联系农民群众的桥梁纽带;第三,成为农业现代化建设的重要力量。同时也赋予了供销社三种新职能:第一,金融机构的职能;第二,统筹城乡与三农相关的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购销市场的职能;第三,政策性支农职能。这样看上去,新的中国供销合作社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供销合作社,因为其使命和职能已经远远超出了供销合作本身。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供销合作社综合改革的决定》赋予供销社的新使命和职能,一下子使得供销社比农业部、农信社和农行、保险公司等部门和机构不知重要多少倍、多少倍了。易农咨询认为,这是一件特大的、特大的大事件。

虽然这事件发生在愚人节,但可以肯定这不是愚人的恶作剧。

一,供销社和淘宝京东争夺农村市场的大战正式拉开大幕

今年年初,淘宝宣布出资100亿,实施千县万村计划,解决农民卖难卖难的问题。

2015年4月1日中国供销合作总社李春生说,在对农民产前、产中和产后的服务上,供销合作社必须提供植保、测土配方、产前种子等服务;在产后综合服务上,要搭建平台,让农民享受到便捷化、多样化的服务。通过“新网工程”建设,将解决农产品“买难”“卖难”问题;此外,供销社还要创建覆盖全国的合作银行及金融服务体系。

显然,2015年4月1日,供销社杀出回马枪,正式向逐鹿农村市场的淘宝京东等电商巨头们宣战啦 二,供销合作社为何要和淘宝争夺农村市场

众所周知,供销社从五十年代诞生的那一天起,就承担着连接城乡、连接工农、互联互通、互通有无、互惠互利的使命,供销社几乎遍布城乡的每一个角落。由于众所周知的历史原因,从改革开放以后,供销合作业务逐步退出农村,供销社退守到了镇以上的城市和重点城镇,无数的遗老遗少开始了靠吃城市房产租金的养尊处优的美好生活。也正是靠着在城市和城镇保留的庞大的不动产资产带来的丰厚的租金收入,供销社在经历30多年改革风风雨雨之后不仅没有倒下,而且还靠不动产增值积累了庞大的资产。

现在,阿里巴巴宣布要下乡了,要做供销社以前做的、而现在已经不做了的生意。供销社猛然醒悟——原来农村是一片蓝海!你淘宝投资100亿做农村市场,这算不了什么?和我中国供销社能够投入的资源相比,零头而已!

对供销社系统而言,淘宝下乡,无异于抢地盘的“野狮子来了”。

养尊处优多年的供销社系统的遗老遗少们有种也,携带中共中央国务院的《决议》出场迎战来了!

三,抢占农村市场——统一购销和配送,不仅仅是个经济行为

在共产党刚刚执政的时候,投机疯狂,物价暴涨,危机共产党执政地位。在陈云等人主导的顶层设计下,成立了全国性的供销合作体系,工业品下乡由供销社统一采购和配送,粮食以外的农产品进城由供销社等统一采购和销售,其结果可想而知,猖獗一时的囤积居奇、投机倒把、哄抬物价的“市场行为”几乎被彻底消灭,无数“资本家”不得不接受社会主义改造。供销合作社体系为巩固共产党新政权和走上“社会主义道路”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中国经济经过半个多世纪的发展,由(短缺时代、供给不足)追求数量增长收益阶段,进化到(过剩时代、消费不足)追求稳定市场份额收益和定价权收益阶段——走向垄断资本主义阶段。技术垄断、组织垄断和渠道垄断是最基本的垄断手段。淘宝等电商巨头其实追求的是稳定的市场份额收益和定价权收益,淘宝经济其实也是一定程度的垄断经济。假如淘宝有朝一日有了数十年前的供销社体系的作用和地位,会不会在经济领域也进行一场淘宝式的“社会主义改造运动”呢?

淘宝如果是共产党的淘宝或供销社的淘宝,估计供销社的遗老遗少们就不必重新披挂出征了;或许根本不需要中共中央国务院出台这个《决议》了。

淘宝和供销社会走向合作吗?

不可能。这两“狮子王”的竞争是有你无我的竞争!

四、抢占农村市场,钱多不是核心竞争力

中国乡建院是国内长期致力于在村社内部创建“内置金融合作社”、并为各村社发展提供系统性解决方案的专业性机构。知名三农问题专家、中国乡建院院长李昌平认定中国农民的基本组织形式一定是“内置金融村社及其联合社”,而不是别的形式。李昌平说:“各类资本为争夺农村市场必有一场决战,任何市场主体决战农村市场主要靠两种竞争力,即:一是组织农民的能力,二是农民组织服务农民的综合服务能力。”

李昌平认为中国小农经济困境的根本原因是两个:“一是金融供给无效;二是组织供给无效。谁解决了这两个问题,谁就找到了解决三农问题的金钥匙”。

因此,李昌平还认为谁组织了农民,谁联合了农民组织,农村市场就是谁的!

李昌平还说:“延安时期的共产党员,孤零零一个人从延安出发,什么都不带,靠一套群众路线的工作方法,很快能够在落后的农村建立起党小组、党支部、根据地,进而很快能够为游击战、解放战争提供人财物的后勤保障。而今的共产党干部,从机关出发,带上好多钱,把钱花光了——变成了水泥堆堆就算走了群众路线,每年花去数以万亿计的钱,农村依然还是不能自我造血和发电”。在李昌平看来,“延安的共产党员和今天的共产党员是不一样的共产党员,延安的共产党员会群众路线工作方法的,今天的共产党员知道群众路线而不会用群众路线的工作方法”。所以,“谁找到了重新低成本组织农民的方法、谁创建的农民组织模式具有服务农民的综合服务能力,谁就掌握了决胜农村市场的法宝”。

显然,淘宝是不具备李昌平所说的决胜农村市场的核心竞争力的,供销社的遗老遗少们也不具备这种能力。供销社如果不具备重新组织农民的能力,就可以断定供销社不可能重新成为农民的合作组织,也不可能成为真正的农民合作组织的全国性代表,中共中央国务院的这个《决定》所要达成的目标或许就无法实现了。

五,决战农村市场,要从村社内置金融做起

“村社内置金融是重新组织农民的最有效办法;而内置金融村社及联合社是最好的农民组织模式”。这是李昌平常说的两句话。可惜,即使是做农村农业工作的人中能完全听懂这两句话的人也很少。

李昌平在十多年前就开始做村社内置金融合作社,并依托内置金融合作社创建农村综合性服务体系。2010年李昌平和孙君等人组建中国乡建院,形成团队作战,专门从事内置金融村社建设及农村综合发展服务。创造了闻名全国的以内置金融为切入点的新农村建设及农村综合发展——“郝堂模式”。2013年开始,李昌平受聘珠海市政府顾问,在珠海市委政府的领导和支持下,在珠海斗门改革试验区做村社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组织系统建设。李昌平称这个系统为“{(造血厂+储血站)和(发电厂+蓄电池)+万能插座}”系统,是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这个“新体系”具有服务三农的多种功能:1、资金存贷功能;2,土地、房屋及集体成员权抵押贷款功能;3,农村资产资源金融资产化功能(农户可以把自家的资源资产当长期存款或股权等存入内置金融合作社,把分散资源资产整合并成为可流动交易的金融资产);4,农村产权交易所功能;5,线上线下联合“购销+配送”功能;6,村社内部“余额宝”功能和内部结算平台功能(农民可以先消费后结算);7,产业整合功能(集合农民需求,对饲料、肥料等产业有话语权);8,正规金融机构和保险机构服务农民的中介和纽带功能;9,有大数据采集功能;10,敬老养老功能;11,沟通城乡互联互通互惠互利功;12,增强农民及农民共同体主体性,完善村社共同体双层经营体制,壮大共同体经济的功能;13,改善乡村治理和巩固执政基础的政治功能;等等。

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一头连接现代供销社、银行、保险、电商、产权交易所……开发商、投资商等,为他们服务三农、并抢占农村市场配语言、配血型、配接口,解决“最后一公里”难题;另一头连接千家万户分散的传统小农,把分散的、无造血和发电功能的传统小农变为有组织的、有自我造血和发电功能的现代小农。

到目前为止,珠海农村已经发展内置金融合作社6家(每家政府扶持种子资金100万),并形成了有资本金5000万(不含村社)的内置金融合作社联合社(其中,珠海供销社认购1000万)。2015年珠海市内置金融联合社的村社成员将增加到30家。目前,中国乡建院正在会同有战略眼光的投资机构共同发起“中华乡村复兴基金”,计划给每个县市匹配种子资金1000万协助政府和村民创建以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为核心的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并在此基础上组建全国性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的“服务之家”。易农咨询一直跟踪李昌平的农村实践,读中共中央国务院《决议》恍然大悟——原来李昌平所主持的实验和《决议》完全吻合,只是选择了从下而上的路径。

现在的李昌平,一心一意专注于他的“新体系”建设,他说他的“新体系”是城市现代服务体系服务传统“三农”的纽带和中介,是一个开放的“新体系”。如果中国农业银行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中国农业银行就是服务三农的农业银行了,土地抵押贷款就自然发生了,农行的农村存款就会爆炸式增长;如果中国保险公司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中国保险公司就是服务三农的保险公司了,保险公司与千家万户小农信息不对称的难题就轻易解决的,其农村保险业务就会获得低成本的爆炸式增长;如果全国供销合作总社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供销社就可以服务三农了;中国的电商公司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电商在广大农村的资金流、物流、信息流的“最后一公里”难题就解决了,农产品线上交易的质量安全问题也解决了,电商在农村市场上的巨大优势很快就会充分发挥出来;……

李昌平建设的这个“新体系”,在村庄范围内覆盖村民生产、生活及乡村经营治理等方方面面的需求,也是一个“平台”。凡是与农村农业农民相关的部门、机构和企业等,如果不主动接入“新体系”,就可能会被永久的排斥在农村市场之外了。李昌平所做的“新体系”一旦形成全国性联盟,将是一个功能十分强大的“平台”。

中国乡建院不能和淘宝、供销社等相提并论,中国乡建院只有一支经过李昌平亲自打造的、能够低成本创建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的团队,仅此而已!李昌平说中国乡建院是党和政府的基层“基本农民组织”建设的工程队、工作队。但在易农咨询看来,中国乡建院是任何决战农村市场的“巨无霸”的最佳合作者。易农咨询预言:决战农村市场的最终胜利者,可能既不是淘宝、京东,也不是供销社,极有可能是“**保险+**银行+中国乡建院”+N内置金融村社等合伙扶持组建的“华夏内置金融村社联盟”。

政策时评-开启战国时代:供销社回马枪VS电商巨头们农村战略-农事资讯政策时评-开启战国时代:供销社回马枪VS电商巨头们农村战略-农事资讯政策时评-开启战国时代:供销社回马枪VS电商巨头们农村战略-农事资讯政策时评-开启战国时代:供销社回马枪VS电商巨头们农村战略-农事资讯政策时评-开启战国时代:供销社回马枪VS电商巨头们农村战略-农事资讯政策时评-开启战国时代:供销社回马枪VS电商巨头们农村战略-农事资讯政策时评-开启战国时代:供销社回马枪VS电商巨头们农村战略-农事资讯政策时评-开启战国时代:供销社回马枪VS电商巨头们农村战略-农事资讯政策时评-开启战国时代:供销社回马枪VS电商巨头们农村战略-农事资讯政策时评-开启战国时代:供销社回马枪VS电商巨头们农村战略-农事资讯政策时评-开启战国时代:供销社回马枪VS电商巨头们农村战略-农事资讯。金沙好用的线材

展开全文
相关文章
石家庄独特娱乐网站平台

易农按:供销社回归农村具有重大的政治意义。这标志着中共中央国务院的农村战略已经发生方向性转折。易农认为,农民的组织化已经提上政治议程。当然,这是后话。本文只从经济层面给予分析。欢迎拍砖交流。

开启战国时代:供销社回马枪VS阿里京东电商巨头们农村战略

易农咨询执行董事 贾林州

4月1日愚人节这天,中国中央政府召开全国电视电话会议,部署供销社改革,并以中共中央和国务院的名义出台了《关于深化供销合作社综合改革的决定》。这份文件重新赋予已经退出农村、在城市里吃房租很多年的供销社三大使命:第一,成为服务农民生产生活的生力军和综合平台;第二,成为党和政府密切联系农民群众的桥梁纽带;第三,成为农业现代化建设的重要力量。同时也赋予了供销社三种新职能:第一,金融机构的职能;第二,统筹城乡与三农相关的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购销市场的职能;第三,政策性支农职能。这样看上去,新的中国供销合作社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供销合作社,因为其使命和职能已经远远超出了供销合作本身。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供销合作社综合改革的决定》赋予供销社的新使命和职能,一下子使得供销社比农业部、农信社和农行、保险公司等部门和机构不知重要多少倍、多少倍了。易农咨询认为,这是一件特大的、特大的大事件。

虽然这事件发生在愚人节,但可以肯定这不是愚人的恶作剧。

一,供销社和淘宝京东争夺农村市场的大战正式拉开大幕

今年年初,淘宝宣布出资100亿,实施千县万村计划,解决农民卖难卖难的问题。

2015年4月1日中国供销合作总社李春生说,在对农民产前、产中和产后的服务上,供销合作社必须提供植保、测土配方、产前种子等服务;在产后综合服务上,要搭建平台,让农民享受到便捷化、多样化的服务。通过“新网工程”建设,将解决农产品“买难”“卖难”问题;此外,供销社还要创建覆盖全国的合作银行及金融服务体系。

显然,2015年4月1日,供销社杀出回马枪,正式向逐鹿农村市场的淘宝京东等电商巨头们宣战啦 二,供销合作社为何要和淘宝争夺农村市场

众所周知,供销社从五十年代诞生的那一天起,就承担着连接城乡、连接工农、互联互通、互通有无、互惠互利的使命,供销社几乎遍布城乡的每一个角落。由于众所周知的历史原因,从改革开放以后,供销合作业务逐步退出农村,供销社退守到了镇以上的城市和重点城镇,无数的遗老遗少开始了靠吃城市房产租金的养尊处优的美好生活。也正是靠着在城市和城镇保留的庞大的不动产资产带来的丰厚的租金收入,供销社在经历30多年改革风风雨雨之后不仅没有倒下,而且还靠不动产增值积累了庞大的资产。

现在,阿里巴巴宣布要下乡了,要做供销社以前做的、而现在已经不做了的生意。供销社猛然醒悟——原来农村是一片蓝海!你淘宝投资100亿做农村市场,这算不了什么?和我中国供销社能够投入的资源相比,零头而已!

对供销社系统而言,淘宝下乡,无异于抢地盘的“野狮子来了”。

养尊处优多年的供销社系统的遗老遗少们有种也,携带中共中央国务院的《决议》出场迎战来了!

三,抢占农村市场——统一购销和配送,不仅仅是个经济行为

在共产党刚刚执政的时候,投机疯狂,物价暴涨,危机共产党执政地位。在陈云等人主导的顶层设计下,成立了全国性的供销合作体系,工业品下乡由供销社统一采购和配送,粮食以外的农产品进城由供销社等统一采购和销售,其结果可想而知,猖獗一时的囤积居奇、投机倒把、哄抬物价的“市场行为”几乎被彻底消灭,无数“资本家”不得不接受社会主义改造。供销合作社体系为巩固共产党新政权和走上“社会主义道路”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中国经济经过半个多世纪的发展,由(短缺时代、供给不足)追求数量增长收益阶段,进化到(过剩时代、消费不足)追求稳定市场份额收益和定价权收益阶段——走向垄断资本主义阶段。技术垄断、组织垄断和渠道垄断是最基本的垄断手段。淘宝等电商巨头其实追求的是稳定的市场份额收益和定价权收益,淘宝经济其实也是一定程度的垄断经济。假如淘宝有朝一日有了数十年前的供销社体系的作用和地位,会不会在经济领域也进行一场淘宝式的“社会主义改造运动”呢?

淘宝如果是共产党的淘宝或供销社的淘宝,估计供销社的遗老遗少们就不必重新披挂出征了;或许根本不需要中共中央国务院出台这个《决议》了。

淘宝和供销社会走向合作吗?

不可能。这两“狮子王”的竞争是有你无我的竞争!

四、抢占农村市场,钱多不是核心竞争力

中国乡建院是国内长期致力于在村社内部创建“内置金融合作社”、并为各村社发展提供系统性解决方案的专业性机构。知名三农问题专家、中国乡建院院长李昌平认定中国农民的基本组织形式一定是“内置金融村社及其联合社”,而不是别的形式。李昌平说:“各类资本为争夺农村市场必有一场决战,任何市场主体决战农村市场主要靠两种竞争力,即:一是组织农民的能力,二是农民组织服务农民的综合服务能力。”

李昌平认为中国小农经济困境的根本原因是两个:“一是金融供给无效;二是组织供给无效。谁解决了这两个问题,谁就找到了解决三农问题的金钥匙”。

因此,李昌平还认为谁组织了农民,谁联合了农民组织,农村市场就是谁的!

李昌平还说:“延安时期的共产党员,孤零零一个人从延安出发,什么都不带,靠一套群众路线的工作方法,很快能够在落后的农村建立起党小组、党支部、根据地,进而很快能够为游击战、解放战争提供人财物的后勤保障。而今的共产党干部,从机关出发,带上好多钱,把钱花光了——变成了水泥堆堆就算走了群众路线,每年花去数以万亿计的钱,农村依然还是不能自我造血和发电”。在李昌平看来,“延安的共产党员和今天的共产党员是不一样的共产党员,延安的共产党员会群众路线工作方法的,今天的共产党员知道群众路线而不会用群众路线的工作方法”。所以,“谁找到了重新低成本组织农民的方法、谁创建的农民组织模式具有服务农民的综合服务能力,谁就掌握了决胜农村市场的法宝”。

显然,淘宝是不具备李昌平所说的决胜农村市场的核心竞争力的,供销社的遗老遗少们也不具备这种能力。供销社如果不具备重新组织农民的能力,就可以断定供销社不可能重新成为农民的合作组织,也不可能成为真正的农民合作组织的全国性代表,中共中央国务院的这个《决定》所要达成的目标或许就无法实现了。

五,决战农村市场,要从村社内置金融做起

“村社内置金融是重新组织农民的最有效办法;而内置金融村社及联合社是最好的农民组织模式”。这是李昌平常说的两句话。可惜,即使是做农村农业工作的人中能完全听懂这两句话的人也很少。

李昌平在十多年前就开始做村社内置金融合作社,并依托内置金融合作社创建农村综合性服务体系。2010年李昌平和孙君等人组建中国乡建院,形成团队作战,专门从事内置金融村社建设及农村综合发展服务。创造了闻名全国的以内置金融为切入点的新农村建设及农村综合发展——“郝堂模式”。2013年开始,李昌平受聘珠海市政府顾问,在珠海市委政府的领导和支持下,在珠海斗门改革试验区做村社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组织系统建设。李昌平称这个系统为“{(造血厂+储血站)和(发电厂+蓄电池)+万能插座}”系统,是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这个“新体系”具有服务三农的多种功能:1、资金存贷功能;2,土地、房屋及集体成员权抵押贷款功能;3,农村资产资源金融资产化功能(农户可以把自家的资源资产当长期存款或股权等存入内置金融合作社,把分散资源资产整合并成为可流动交易的金融资产);4,农村产权交易所功能;5,线上线下联合“购销+配送”功能;6,村社内部“余额宝”功能和内部结算平台功能(农民可以先消费后结算);7,产业整合功能(集合农民需求,对饲料、肥料等产业有话语权);8,正规金融机构和保险机构服务农民的中介和纽带功能;9,有大数据采集功能;10,敬老养老功能;11,沟通城乡互联互通互惠互利功;12,增强农民及农民共同体主体性,完善村社共同体双层经营体制,壮大共同体经济的功能;13,改善乡村治理和巩固执政基础的政治功能;等等。

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一头连接现代供销社、银行、保险、电商、产权交易所……开发商、投资商等,为他们服务三农、并抢占农村市场配语言、配血型、配接口,解决“最后一公里”难题;另一头连接千家万户分散的传统小农,把分散的、无造血和发电功能的传统小农变为有组织的、有自我造血和发电功能的现代小农。

到目前为止,珠海农村已经发展内置金融合作社6家(每家政府扶持种子资金100万),并形成了有资本金5000万(不含村社)的内置金融合作社联合社(其中,珠海供销社认购1000万)。2015年珠海市内置金融联合社的村社成员将增加到30家。目前,中国乡建院正在会同有战略眼光的投资机构共同发起“中华乡村复兴基金”,计划给每个县市匹配种子资金1000万协助政府和村民创建以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为核心的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并在此基础上组建全国性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的“服务之家”。易农咨询一直跟踪李昌平的农村实践,读中共中央国务院《决议》恍然大悟——原来李昌平所主持的实验和《决议》完全吻合,只是选择了从下而上的路径。

现在的李昌平,一心一意专注于他的“新体系”建设,他说他的“新体系”是城市现代服务体系服务传统“三农”的纽带和中介,是一个开放的“新体系”。如果中国农业银行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中国农业银行就是服务三农的农业银行了,土地抵押贷款就自然发生了,农行的农村存款就会爆炸式增长;如果中国保险公司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中国保险公司就是服务三农的保险公司了,保险公司与千家万户小农信息不对称的难题就轻易解决的,其农村保险业务就会获得低成本的爆炸式增长;如果全国供销合作总社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供销社就可以服务三农了;中国的电商公司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电商在广大农村的资金流、物流、信息流的“最后一公里”难题就解决了,农产品线上交易的质量安全问题也解决了,电商在农村市场上的巨大优势很快就会充分发挥出来;……

李昌平建设的这个“新体系”,在村庄范围内覆盖村民生产、生活及乡村经营治理等方方面面的需求,也是一个“平台”。凡是与农村农业农民相关的部门、机构和企业等,如果不主动接入“新体系”,就可能会被永久的排斥在农村市场之外了。李昌平所做的“新体系”一旦形成全国性联盟,将是一个功能十分强大的“平台”。

中国乡建院不能和淘宝、供销社等相提并论,中国乡建院只有一支经过李昌平亲自打造的、能够低成本创建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的团队,仅此而已!李昌平说中国乡建院是党和政府的基层“基本农民组织”建设的工程队、工作队。但在易农咨询看来,中国乡建院是任何决战农村市场的“巨无霸”的最佳合作者。易农咨询预言:决战农村市场的最终胜利者,可能既不是淘宝、京东,也不是供销社,极有可能是“**保险+**银行+中国乡建院”+N内置金融村社等合伙扶持组建的“华夏内置金融村社联盟”。

北 京 赛 车 官 网 合 法 吗

政策时评-开启战国时代:供销社回马枪VS电商巨头们农村战略-农事资讯....

澳门fedex单号查询哪家好

易农按:供销社回归农村具有重大的政治意义。这标志着中共中央国务院的农村战略已经发生方向性转折。易农认为,农民的组织化已经提上政治议程。当然,这是后话。本文只从经济层面给予分析。欢迎拍砖交流。

开启战国时代:供销社回马枪VS阿里京东电商巨头们农村战略

易农咨询执行董事 贾林州

4月1日愚人节这天,中国中央政府召开全国电视电话会议,部署供销社改革,并以中共中央和国务院的名义出台了《关于深化供销合作社综合改革的决定》。这份文件重新赋予已经退出农村、在城市里吃房租很多年的供销社三大使命:第一,成为服务农民生产生活的生力军和综合平台;第二,成为党和政府密切联系农民群众的桥梁纽带;第三,成为农业现代化建设的重要力量。同时也赋予了供销社三种新职能:第一,金融机构的职能;第二,统筹城乡与三农相关的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购销市场的职能;第三,政策性支农职能。这样看上去,新的中国供销合作社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供销合作社,因为其使命和职能已经远远超出了供销合作本身。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供销合作社综合改革的决定》赋予供销社的新使命和职能,一下子使得供销社比农业部、农信社和农行、保险公司等部门和机构不知重要多少倍、多少倍了。易农咨询认为,这是一件特大的、特大的大事件。

虽然这事件发生在愚人节,但可以肯定这不是愚人的恶作剧。

一,供销社和淘宝京东争夺农村市场的大战正式拉开大幕

今年年初,淘宝宣布出资100亿,实施千县万村计划,解决农民卖难卖难的问题。

2015年4月1日中国供销合作总社李春生说,在对农民产前、产中和产后的服务上,供销合作社必须提供植保、测土配方、产前种子等服务;在产后综合服务上,要搭建平台,让农民享受到便捷化、多样化的服务。通过“新网工程”建设,将解决农产品“买难”“卖难”问题;此外,供销社还要创建覆盖全国的合作银行及金融服务体系。

显然,2015年4月1日,供销社杀出回马枪,正式向逐鹿农村市场的淘宝京东等电商巨头们宣战啦 二,供销合作社为何要和淘宝争夺农村市场

众所周知,供销社从五十年代诞生的那一天起,就承担着连接城乡、连接工农、互联互通、互通有无、互惠互利的使命,供销社几乎遍布城乡的每一个角落。由于众所周知的历史原因,从改革开放以后,供销合作业务逐步退出农村,供销社退守到了镇以上的城市和重点城镇,无数的遗老遗少开始了靠吃城市房产租金的养尊处优的美好生活。也正是靠着在城市和城镇保留的庞大的不动产资产带来的丰厚的租金收入,供销社在经历30多年改革风风雨雨之后不仅没有倒下,而且还靠不动产增值积累了庞大的资产。

现在,阿里巴巴宣布要下乡了,要做供销社以前做的、而现在已经不做了的生意。供销社猛然醒悟——原来农村是一片蓝海!你淘宝投资100亿做农村市场,这算不了什么?和我中国供销社能够投入的资源相比,零头而已!

对供销社系统而言,淘宝下乡,无异于抢地盘的“野狮子来了”。

养尊处优多年的供销社系统的遗老遗少们有种也,携带中共中央国务院的《决议》出场迎战来了!

三,抢占农村市场——统一购销和配送,不仅仅是个经济行为

在共产党刚刚执政的时候,投机疯狂,物价暴涨,危机共产党执政地位。在陈云等人主导的顶层设计下,成立了全国性的供销合作体系,工业品下乡由供销社统一采购和配送,粮食以外的农产品进城由供销社等统一采购和销售,其结果可想而知,猖獗一时的囤积居奇、投机倒把、哄抬物价的“市场行为”几乎被彻底消灭,无数“资本家”不得不接受社会主义改造。供销合作社体系为巩固共产党新政权和走上“社会主义道路”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中国经济经过半个多世纪的发展,由(短缺时代、供给不足)追求数量增长收益阶段,进化到(过剩时代、消费不足)追求稳定市场份额收益和定价权收益阶段——走向垄断资本主义阶段。技术垄断、组织垄断和渠道垄断是最基本的垄断手段。淘宝等电商巨头其实追求的是稳定的市场份额收益和定价权收益,淘宝经济其实也是一定程度的垄断经济。假如淘宝有朝一日有了数十年前的供销社体系的作用和地位,会不会在经济领域也进行一场淘宝式的“社会主义改造运动”呢?

淘宝如果是共产党的淘宝或供销社的淘宝,估计供销社的遗老遗少们就不必重新披挂出征了;或许根本不需要中共中央国务院出台这个《决议》了。

淘宝和供销社会走向合作吗?

不可能。这两“狮子王”的竞争是有你无我的竞争!

四、抢占农村市场,钱多不是核心竞争力

中国乡建院是国内长期致力于在村社内部创建“内置金融合作社”、并为各村社发展提供系统性解决方案的专业性机构。知名三农问题专家、中国乡建院院长李昌平认定中国农民的基本组织形式一定是“内置金融村社及其联合社”,而不是别的形式。李昌平说:“各类资本为争夺农村市场必有一场决战,任何市场主体决战农村市场主要靠两种竞争力,即:一是组织农民的能力,二是农民组织服务农民的综合服务能力。”

李昌平认为中国小农经济困境的根本原因是两个:“一是金融供给无效;二是组织供给无效。谁解决了这两个问题,谁就找到了解决三农问题的金钥匙”。

因此,李昌平还认为谁组织了农民,谁联合了农民组织,农村市场就是谁的!

李昌平还说:“延安时期的共产党员,孤零零一个人从延安出发,什么都不带,靠一套群众路线的工作方法,很快能够在落后的农村建立起党小组、党支部、根据地,进而很快能够为游击战、解放战争提供人财物的后勤保障。而今的共产党干部,从机关出发,带上好多钱,把钱花光了——变成了水泥堆堆就算走了群众路线,每年花去数以万亿计的钱,农村依然还是不能自我造血和发电”。在李昌平看来,“延安的共产党员和今天的共产党员是不一样的共产党员,延安的共产党员会群众路线工作方法的,今天的共产党员知道群众路线而不会用群众路线的工作方法”。所以,“谁找到了重新低成本组织农民的方法、谁创建的农民组织模式具有服务农民的综合服务能力,谁就掌握了决胜农村市场的法宝”。

显然,淘宝是不具备李昌平所说的决胜农村市场的核心竞争力的,供销社的遗老遗少们也不具备这种能力。供销社如果不具备重新组织农民的能力,就可以断定供销社不可能重新成为农民的合作组织,也不可能成为真正的农民合作组织的全国性代表,中共中央国务院的这个《决定》所要达成的目标或许就无法实现了。

五,决战农村市场,要从村社内置金融做起

“村社内置金融是重新组织农民的最有效办法;而内置金融村社及联合社是最好的农民组织模式”。这是李昌平常说的两句话。可惜,即使是做农村农业工作的人中能完全听懂这两句话的人也很少。

李昌平在十多年前就开始做村社内置金融合作社,并依托内置金融合作社创建农村综合性服务体系。2010年李昌平和孙君等人组建中国乡建院,形成团队作战,专门从事内置金融村社建设及农村综合发展服务。创造了闻名全国的以内置金融为切入点的新农村建设及农村综合发展——“郝堂模式”。2013年开始,李昌平受聘珠海市政府顾问,在珠海市委政府的领导和支持下,在珠海斗门改革试验区做村社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组织系统建设。李昌平称这个系统为“{(造血厂+储血站)和(发电厂+蓄电池)+万能插座}”系统,是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这个“新体系”具有服务三农的多种功能:1、资金存贷功能;2,土地、房屋及集体成员权抵押贷款功能;3,农村资产资源金融资产化功能(农户可以把自家的资源资产当长期存款或股权等存入内置金融合作社,把分散资源资产整合并成为可流动交易的金融资产);4,农村产权交易所功能;5,线上线下联合“购销+配送”功能;6,村社内部“余额宝”功能和内部结算平台功能(农民可以先消费后结算);7,产业整合功能(集合农民需求,对饲料、肥料等产业有话语权);8,正规金融机构和保险机构服务农民的中介和纽带功能;9,有大数据采集功能;10,敬老养老功能;11,沟通城乡互联互通互惠互利功;12,增强农民及农民共同体主体性,完善村社共同体双层经营体制,壮大共同体经济的功能;13,改善乡村治理和巩固执政基础的政治功能;等等。

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一头连接现代供销社、银行、保险、电商、产权交易所……开发商、投资商等,为他们服务三农、并抢占农村市场配语言、配血型、配接口,解决“最后一公里”难题;另一头连接千家万户分散的传统小农,把分散的、无造血和发电功能的传统小农变为有组织的、有自我造血和发电功能的现代小农。

到目前为止,珠海农村已经发展内置金融合作社6家(每家政府扶持种子资金100万),并形成了有资本金5000万(不含村社)的内置金融合作社联合社(其中,珠海供销社认购1000万)。2015年珠海市内置金融联合社的村社成员将增加到30家。目前,中国乡建院正在会同有战略眼光的投资机构共同发起“中华乡村复兴基金”,计划给每个县市匹配种子资金1000万协助政府和村民创建以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为核心的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并在此基础上组建全国性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的“服务之家”。易农咨询一直跟踪李昌平的农村实践,读中共中央国务院《决议》恍然大悟——原来李昌平所主持的实验和《决议》完全吻合,只是选择了从下而上的路径。

现在的李昌平,一心一意专注于他的“新体系”建设,他说他的“新体系”是城市现代服务体系服务传统“三农”的纽带和中介,是一个开放的“新体系”。如果中国农业银行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中国农业银行就是服务三农的农业银行了,土地抵押贷款就自然发生了,农行的农村存款就会爆炸式增长;如果中国保险公司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中国保险公司就是服务三农的保险公司了,保险公司与千家万户小农信息不对称的难题就轻易解决的,其农村保险业务就会获得低成本的爆炸式增长;如果全国供销合作总社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供销社就可以服务三农了;中国的电商公司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电商在广大农村的资金流、物流、信息流的“最后一公里”难题就解决了,农产品线上交易的质量安全问题也解决了,电商在农村市场上的巨大优势很快就会充分发挥出来;……

李昌平建设的这个“新体系”,在村庄范围内覆盖村民生产、生活及乡村经营治理等方方面面的需求,也是一个“平台”。凡是与农村农业农民相关的部门、机构和企业等,如果不主动接入“新体系”,就可能会被永久的排斥在农村市场之外了。李昌平所做的“新体系”一旦形成全国性联盟,将是一个功能十分强大的“平台”。

中国乡建院不能和淘宝、供销社等相提并论,中国乡建院只有一支经过李昌平亲自打造的、能够低成本创建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的团队,仅此而已!李昌平说中国乡建院是党和政府的基层“基本农民组织”建设的工程队、工作队。但在易农咨询看来,中国乡建院是任何决战农村市场的“巨无霸”的最佳合作者。易农咨询预言:决战农村市场的最终胜利者,可能既不是淘宝、京东,也不是供销社,极有可能是“**保险+**银行+中国乡建院”+N内置金融村社等合伙扶持组建的“华夏内置金融村社联盟”。

....

江西永利贸易有限公司

易农按:供销社回归农村具有重大的政治意义。这标志着中共中央国务院的农村战略已经发生方向性转折。易农认为,农民的组织化已经提上政治议程。当然,这是后话。本文只从经济层面给予分析。欢迎拍砖交流。

开启战国时代:供销社回马枪VS阿里京东电商巨头们农村战略

易农咨询执行董事 贾林州

4月1日愚人节这天,中国中央政府召开全国电视电话会议,部署供销社改革,并以中共中央和国务院的名义出台了《关于深化供销合作社综合改革的决定》。这份文件重新赋予已经退出农村、在城市里吃房租很多年的供销社三大使命:第一,成为服务农民生产生活的生力军和综合平台;第二,成为党和政府密切联系农民群众的桥梁纽带;第三,成为农业现代化建设的重要力量。同时也赋予了供销社三种新职能:第一,金融机构的职能;第二,统筹城乡与三农相关的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购销市场的职能;第三,政策性支农职能。这样看上去,新的中国供销合作社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供销合作社,因为其使命和职能已经远远超出了供销合作本身。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供销合作社综合改革的决定》赋予供销社的新使命和职能,一下子使得供销社比农业部、农信社和农行、保险公司等部门和机构不知重要多少倍、多少倍了。易农咨询认为,这是一件特大的、特大的大事件。

虽然这事件发生在愚人节,但可以肯定这不是愚人的恶作剧。

一,供销社和淘宝京东争夺农村市场的大战正式拉开大幕

今年年初,淘宝宣布出资100亿,实施千县万村计划,解决农民卖难卖难的问题。

2015年4月1日中国供销合作总社李春生说,在对农民产前、产中和产后的服务上,供销合作社必须提供植保、测土配方、产前种子等服务;在产后综合服务上,要搭建平台,让农民享受到便捷化、多样化的服务。通过“新网工程”建设,将解决农产品“买难”“卖难”问题;此外,供销社还要创建覆盖全国的合作银行及金融服务体系。

显然,2015年4月1日,供销社杀出回马枪,正式向逐鹿农村市场的淘宝京东等电商巨头们宣战啦 二,供销合作社为何要和淘宝争夺农村市场

众所周知,供销社从五十年代诞生的那一天起,就承担着连接城乡、连接工农、互联互通、互通有无、互惠互利的使命,供销社几乎遍布城乡的每一个角落。由于众所周知的历史原因,从改革开放以后,供销合作业务逐步退出农村,供销社退守到了镇以上的城市和重点城镇,无数的遗老遗少开始了靠吃城市房产租金的养尊处优的美好生活。也正是靠着在城市和城镇保留的庞大的不动产资产带来的丰厚的租金收入,供销社在经历30多年改革风风雨雨之后不仅没有倒下,而且还靠不动产增值积累了庞大的资产。

现在,阿里巴巴宣布要下乡了,要做供销社以前做的、而现在已经不做了的生意。供销社猛然醒悟——原来农村是一片蓝海!你淘宝投资100亿做农村市场,这算不了什么?和我中国供销社能够投入的资源相比,零头而已!

对供销社系统而言,淘宝下乡,无异于抢地盘的“野狮子来了”。

养尊处优多年的供销社系统的遗老遗少们有种也,携带中共中央国务院的《决议》出场迎战来了!

三,抢占农村市场——统一购销和配送,不仅仅是个经济行为

在共产党刚刚执政的时候,投机疯狂,物价暴涨,危机共产党执政地位。在陈云等人主导的顶层设计下,成立了全国性的供销合作体系,工业品下乡由供销社统一采购和配送,粮食以外的农产品进城由供销社等统一采购和销售,其结果可想而知,猖獗一时的囤积居奇、投机倒把、哄抬物价的“市场行为”几乎被彻底消灭,无数“资本家”不得不接受社会主义改造。供销合作社体系为巩固共产党新政权和走上“社会主义道路”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中国经济经过半个多世纪的发展,由(短缺时代、供给不足)追求数量增长收益阶段,进化到(过剩时代、消费不足)追求稳定市场份额收益和定价权收益阶段——走向垄断资本主义阶段。技术垄断、组织垄断和渠道垄断是最基本的垄断手段。淘宝等电商巨头其实追求的是稳定的市场份额收益和定价权收益,淘宝经济其实也是一定程度的垄断经济。假如淘宝有朝一日有了数十年前的供销社体系的作用和地位,会不会在经济领域也进行一场淘宝式的“社会主义改造运动”呢?

淘宝如果是共产党的淘宝或供销社的淘宝,估计供销社的遗老遗少们就不必重新披挂出征了;或许根本不需要中共中央国务院出台这个《决议》了。

淘宝和供销社会走向合作吗?

不可能。这两“狮子王”的竞争是有你无我的竞争!

四、抢占农村市场,钱多不是核心竞争力

中国乡建院是国内长期致力于在村社内部创建“内置金融合作社”、并为各村社发展提供系统性解决方案的专业性机构。知名三农问题专家、中国乡建院院长李昌平认定中国农民的基本组织形式一定是“内置金融村社及其联合社”,而不是别的形式。李昌平说:“各类资本为争夺农村市场必有一场决战,任何市场主体决战农村市场主要靠两种竞争力,即:一是组织农民的能力,二是农民组织服务农民的综合服务能力。”

李昌平认为中国小农经济困境的根本原因是两个:“一是金融供给无效;二是组织供给无效。谁解决了这两个问题,谁就找到了解决三农问题的金钥匙”。

因此,李昌平还认为谁组织了农民,谁联合了农民组织,农村市场就是谁的!

李昌平还说:“延安时期的共产党员,孤零零一个人从延安出发,什么都不带,靠一套群众路线的工作方法,很快能够在落后的农村建立起党小组、党支部、根据地,进而很快能够为游击战、解放战争提供人财物的后勤保障。而今的共产党干部,从机关出发,带上好多钱,把钱花光了——变成了水泥堆堆就算走了群众路线,每年花去数以万亿计的钱,农村依然还是不能自我造血和发电”。在李昌平看来,“延安的共产党员和今天的共产党员是不一样的共产党员,延安的共产党员会群众路线工作方法的,今天的共产党员知道群众路线而不会用群众路线的工作方法”。所以,“谁找到了重新低成本组织农民的方法、谁创建的农民组织模式具有服务农民的综合服务能力,谁就掌握了决胜农村市场的法宝”。

显然,淘宝是不具备李昌平所说的决胜农村市场的核心竞争力的,供销社的遗老遗少们也不具备这种能力。供销社如果不具备重新组织农民的能力,就可以断定供销社不可能重新成为农民的合作组织,也不可能成为真正的农民合作组织的全国性代表,中共中央国务院的这个《决定》所要达成的目标或许就无法实现了。

五,决战农村市场,要从村社内置金融做起

“村社内置金融是重新组织农民的最有效办法;而内置金融村社及联合社是最好的农民组织模式”。这是李昌平常说的两句话。可惜,即使是做农村农业工作的人中能完全听懂这两句话的人也很少。

李昌平在十多年前就开始做村社内置金融合作社,并依托内置金融合作社创建农村综合性服务体系。2010年李昌平和孙君等人组建中国乡建院,形成团队作战,专门从事内置金融村社建设及农村综合发展服务。创造了闻名全国的以内置金融为切入点的新农村建设及农村综合发展——“郝堂模式”。2013年开始,李昌平受聘珠海市政府顾问,在珠海市委政府的领导和支持下,在珠海斗门改革试验区做村社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组织系统建设。李昌平称这个系统为“{(造血厂+储血站)和(发电厂+蓄电池)+万能插座}”系统,是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这个“新体系”具有服务三农的多种功能:1、资金存贷功能;2,土地、房屋及集体成员权抵押贷款功能;3,农村资产资源金融资产化功能(农户可以把自家的资源资产当长期存款或股权等存入内置金融合作社,把分散资源资产整合并成为可流动交易的金融资产);4,农村产权交易所功能;5,线上线下联合“购销+配送”功能;6,村社内部“余额宝”功能和内部结算平台功能(农民可以先消费后结算);7,产业整合功能(集合农民需求,对饲料、肥料等产业有话语权);8,正规金融机构和保险机构服务农民的中介和纽带功能;9,有大数据采集功能;10,敬老养老功能;11,沟通城乡互联互通互惠互利功;12,增强农民及农民共同体主体性,完善村社共同体双层经营体制,壮大共同体经济的功能;13,改善乡村治理和巩固执政基础的政治功能;等等。

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一头连接现代供销社、银行、保险、电商、产权交易所……开发商、投资商等,为他们服务三农、并抢占农村市场配语言、配血型、配接口,解决“最后一公里”难题;另一头连接千家万户分散的传统小农,把分散的、无造血和发电功能的传统小农变为有组织的、有自我造血和发电功能的现代小农。

到目前为止,珠海农村已经发展内置金融合作社6家(每家政府扶持种子资金100万),并形成了有资本金5000万(不含村社)的内置金融合作社联合社(其中,珠海供销社认购1000万)。2015年珠海市内置金融联合社的村社成员将增加到30家。目前,中国乡建院正在会同有战略眼光的投资机构共同发起“中华乡村复兴基金”,计划给每个县市匹配种子资金1000万协助政府和村民创建以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为核心的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并在此基础上组建全国性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的“服务之家”。易农咨询一直跟踪李昌平的农村实践,读中共中央国务院《决议》恍然大悟——原来李昌平所主持的实验和《决议》完全吻合,只是选择了从下而上的路径。

现在的李昌平,一心一意专注于他的“新体系”建设,他说他的“新体系”是城市现代服务体系服务传统“三农”的纽带和中介,是一个开放的“新体系”。如果中国农业银行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中国农业银行就是服务三农的农业银行了,土地抵押贷款就自然发生了,农行的农村存款就会爆炸式增长;如果中国保险公司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中国保险公司就是服务三农的保险公司了,保险公司与千家万户小农信息不对称的难题就轻易解决的,其农村保险业务就会获得低成本的爆炸式增长;如果全国供销合作总社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供销社就可以服务三农了;中国的电商公司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电商在广大农村的资金流、物流、信息流的“最后一公里”难题就解决了,农产品线上交易的质量安全问题也解决了,电商在农村市场上的巨大优势很快就会充分发挥出来;……

李昌平建设的这个“新体系”,在村庄范围内覆盖村民生产、生活及乡村经营治理等方方面面的需求,也是一个“平台”。凡是与农村农业农民相关的部门、机构和企业等,如果不主动接入“新体系”,就可能会被永久的排斥在农村市场之外了。李昌平所做的“新体系”一旦形成全国性联盟,将是一个功能十分强大的“平台”。

中国乡建院不能和淘宝、供销社等相提并论,中国乡建院只有一支经过李昌平亲自打造的、能够低成本创建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的团队,仅此而已!李昌平说中国乡建院是党和政府的基层“基本农民组织”建设的工程队、工作队。但在易农咨询看来,中国乡建院是任何决战农村市场的“巨无霸”的最佳合作者。易农咨询预言:决战农村市场的最终胜利者,可能既不是淘宝、京东,也不是供销社,极有可能是“**保险+**银行+中国乡建院”+N内置金融村社等合伙扶持组建的“华夏内置金融村社联盟”。

....

一条龙娱乐优惠活动

易农按:供销社回归农村具有重大的政治意义。这标志着中共中央国务院的农村战略已经发生方向性转折。易农认为,农民的组织化已经提上政治议程。当然,这是后话。本文只从经济层面给予分析。欢迎拍砖交流。

开启战国时代:供销社回马枪VS阿里京东电商巨头们农村战略

易农咨询执行董事 贾林州

4月1日愚人节这天,中国中央政府召开全国电视电话会议,部署供销社改革,并以中共中央和国务院的名义出台了《关于深化供销合作社综合改革的决定》。这份文件重新赋予已经退出农村、在城市里吃房租很多年的供销社三大使命:第一,成为服务农民生产生活的生力军和综合平台;第二,成为党和政府密切联系农民群众的桥梁纽带;第三,成为农业现代化建设的重要力量。同时也赋予了供销社三种新职能:第一,金融机构的职能;第二,统筹城乡与三农相关的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购销市场的职能;第三,政策性支农职能。这样看上去,新的中国供销合作社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供销合作社,因为其使命和职能已经远远超出了供销合作本身。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供销合作社综合改革的决定》赋予供销社的新使命和职能,一下子使得供销社比农业部、农信社和农行、保险公司等部门和机构不知重要多少倍、多少倍了。易农咨询认为,这是一件特大的、特大的大事件。

虽然这事件发生在愚人节,但可以肯定这不是愚人的恶作剧。

一,供销社和淘宝京东争夺农村市场的大战正式拉开大幕

今年年初,淘宝宣布出资100亿,实施千县万村计划,解决农民卖难卖难的问题。

2015年4月1日中国供销合作总社李春生说,在对农民产前、产中和产后的服务上,供销合作社必须提供植保、测土配方、产前种子等服务;在产后综合服务上,要搭建平台,让农民享受到便捷化、多样化的服务。通过“新网工程”建设,将解决农产品“买难”“卖难”问题;此外,供销社还要创建覆盖全国的合作银行及金融服务体系。

显然,2015年4月1日,供销社杀出回马枪,正式向逐鹿农村市场的淘宝京东等电商巨头们宣战啦 二,供销合作社为何要和淘宝争夺农村市场

众所周知,供销社从五十年代诞生的那一天起,就承担着连接城乡、连接工农、互联互通、互通有无、互惠互利的使命,供销社几乎遍布城乡的每一个角落。由于众所周知的历史原因,从改革开放以后,供销合作业务逐步退出农村,供销社退守到了镇以上的城市和重点城镇,无数的遗老遗少开始了靠吃城市房产租金的养尊处优的美好生活。也正是靠着在城市和城镇保留的庞大的不动产资产带来的丰厚的租金收入,供销社在经历30多年改革风风雨雨之后不仅没有倒下,而且还靠不动产增值积累了庞大的资产。

现在,阿里巴巴宣布要下乡了,要做供销社以前做的、而现在已经不做了的生意。供销社猛然醒悟——原来农村是一片蓝海!你淘宝投资100亿做农村市场,这算不了什么?和我中国供销社能够投入的资源相比,零头而已!

对供销社系统而言,淘宝下乡,无异于抢地盘的“野狮子来了”。

养尊处优多年的供销社系统的遗老遗少们有种也,携带中共中央国务院的《决议》出场迎战来了!

三,抢占农村市场——统一购销和配送,不仅仅是个经济行为

在共产党刚刚执政的时候,投机疯狂,物价暴涨,危机共产党执政地位。在陈云等人主导的顶层设计下,成立了全国性的供销合作体系,工业品下乡由供销社统一采购和配送,粮食以外的农产品进城由供销社等统一采购和销售,其结果可想而知,猖獗一时的囤积居奇、投机倒把、哄抬物价的“市场行为”几乎被彻底消灭,无数“资本家”不得不接受社会主义改造。供销合作社体系为巩固共产党新政权和走上“社会主义道路”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中国经济经过半个多世纪的发展,由(短缺时代、供给不足)追求数量增长收益阶段,进化到(过剩时代、消费不足)追求稳定市场份额收益和定价权收益阶段——走向垄断资本主义阶段。技术垄断、组织垄断和渠道垄断是最基本的垄断手段。淘宝等电商巨头其实追求的是稳定的市场份额收益和定价权收益,淘宝经济其实也是一定程度的垄断经济。假如淘宝有朝一日有了数十年前的供销社体系的作用和地位,会不会在经济领域也进行一场淘宝式的“社会主义改造运动”呢?

淘宝如果是共产党的淘宝或供销社的淘宝,估计供销社的遗老遗少们就不必重新披挂出征了;或许根本不需要中共中央国务院出台这个《决议》了。

淘宝和供销社会走向合作吗?

不可能。这两“狮子王”的竞争是有你无我的竞争!

四、抢占农村市场,钱多不是核心竞争力

中国乡建院是国内长期致力于在村社内部创建“内置金融合作社”、并为各村社发展提供系统性解决方案的专业性机构。知名三农问题专家、中国乡建院院长李昌平认定中国农民的基本组织形式一定是“内置金融村社及其联合社”,而不是别的形式。李昌平说:“各类资本为争夺农村市场必有一场决战,任何市场主体决战农村市场主要靠两种竞争力,即:一是组织农民的能力,二是农民组织服务农民的综合服务能力。”

李昌平认为中国小农经济困境的根本原因是两个:“一是金融供给无效;二是组织供给无效。谁解决了这两个问题,谁就找到了解决三农问题的金钥匙”。

因此,李昌平还认为谁组织了农民,谁联合了农民组织,农村市场就是谁的!

李昌平还说:“延安时期的共产党员,孤零零一个人从延安出发,什么都不带,靠一套群众路线的工作方法,很快能够在落后的农村建立起党小组、党支部、根据地,进而很快能够为游击战、解放战争提供人财物的后勤保障。而今的共产党干部,从机关出发,带上好多钱,把钱花光了——变成了水泥堆堆就算走了群众路线,每年花去数以万亿计的钱,农村依然还是不能自我造血和发电”。在李昌平看来,“延安的共产党员和今天的共产党员是不一样的共产党员,延安的共产党员会群众路线工作方法的,今天的共产党员知道群众路线而不会用群众路线的工作方法”。所以,“谁找到了重新低成本组织农民的方法、谁创建的农民组织模式具有服务农民的综合服务能力,谁就掌握了决胜农村市场的法宝”。

显然,淘宝是不具备李昌平所说的决胜农村市场的核心竞争力的,供销社的遗老遗少们也不具备这种能力。供销社如果不具备重新组织农民的能力,就可以断定供销社不可能重新成为农民的合作组织,也不可能成为真正的农民合作组织的全国性代表,中共中央国务院的这个《决定》所要达成的目标或许就无法实现了。

五,决战农村市场,要从村社内置金融做起

“村社内置金融是重新组织农民的最有效办法;而内置金融村社及联合社是最好的农民组织模式”。这是李昌平常说的两句话。可惜,即使是做农村农业工作的人中能完全听懂这两句话的人也很少。

李昌平在十多年前就开始做村社内置金融合作社,并依托内置金融合作社创建农村综合性服务体系。2010年李昌平和孙君等人组建中国乡建院,形成团队作战,专门从事内置金融村社建设及农村综合发展服务。创造了闻名全国的以内置金融为切入点的新农村建设及农村综合发展——“郝堂模式”。2013年开始,李昌平受聘珠海市政府顾问,在珠海市委政府的领导和支持下,在珠海斗门改革试验区做村社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组织系统建设。李昌平称这个系统为“{(造血厂+储血站)和(发电厂+蓄电池)+万能插座}”系统,是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这个“新体系”具有服务三农的多种功能:1、资金存贷功能;2,土地、房屋及集体成员权抵押贷款功能;3,农村资产资源金融资产化功能(农户可以把自家的资源资产当长期存款或股权等存入内置金融合作社,把分散资源资产整合并成为可流动交易的金融资产);4,农村产权交易所功能;5,线上线下联合“购销+配送”功能;6,村社内部“余额宝”功能和内部结算平台功能(农民可以先消费后结算);7,产业整合功能(集合农民需求,对饲料、肥料等产业有话语权);8,正规金融机构和保险机构服务农民的中介和纽带功能;9,有大数据采集功能;10,敬老养老功能;11,沟通城乡互联互通互惠互利功;12,增强农民及农民共同体主体性,完善村社共同体双层经营体制,壮大共同体经济的功能;13,改善乡村治理和巩固执政基础的政治功能;等等。

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一头连接现代供销社、银行、保险、电商、产权交易所……开发商、投资商等,为他们服务三农、并抢占农村市场配语言、配血型、配接口,解决“最后一公里”难题;另一头连接千家万户分散的传统小农,把分散的、无造血和发电功能的传统小农变为有组织的、有自我造血和发电功能的现代小农。

到目前为止,珠海农村已经发展内置金融合作社6家(每家政府扶持种子资金100万),并形成了有资本金5000万(不含村社)的内置金融合作社联合社(其中,珠海供销社认购1000万)。2015年珠海市内置金融联合社的村社成员将增加到30家。目前,中国乡建院正在会同有战略眼光的投资机构共同发起“中华乡村复兴基金”,计划给每个县市匹配种子资金1000万协助政府和村民创建以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为核心的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并在此基础上组建全国性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的“服务之家”。易农咨询一直跟踪李昌平的农村实践,读中共中央国务院《决议》恍然大悟——原来李昌平所主持的实验和《决议》完全吻合,只是选择了从下而上的路径。

现在的李昌平,一心一意专注于他的“新体系”建设,他说他的“新体系”是城市现代服务体系服务传统“三农”的纽带和中介,是一个开放的“新体系”。如果中国农业银行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中国农业银行就是服务三农的农业银行了,土地抵押贷款就自然发生了,农行的农村存款就会爆炸式增长;如果中国保险公司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中国保险公司就是服务三农的保险公司了,保险公司与千家万户小农信息不对称的难题就轻易解决的,其农村保险业务就会获得低成本的爆炸式增长;如果全国供销合作总社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供销社就可以服务三农了;中国的电商公司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电商在广大农村的资金流、物流、信息流的“最后一公里”难题就解决了,农产品线上交易的质量安全问题也解决了,电商在农村市场上的巨大优势很快就会充分发挥出来;……

李昌平建设的这个“新体系”,在村庄范围内覆盖村民生产、生活及乡村经营治理等方方面面的需求,也是一个“平台”。凡是与农村农业农民相关的部门、机构和企业等,如果不主动接入“新体系”,就可能会被永久的排斥在农村市场之外了。李昌平所做的“新体系”一旦形成全国性联盟,将是一个功能十分强大的“平台”。

中国乡建院不能和淘宝、供销社等相提并论,中国乡建院只有一支经过李昌平亲自打造的、能够低成本创建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的团队,仅此而已!李昌平说中国乡建院是党和政府的基层“基本农民组织”建设的工程队、工作队。但在易农咨询看来,中国乡建院是任何决战农村市场的“巨无霸”的最佳合作者。易农咨询预言:决战农村市场的最终胜利者,可能既不是淘宝、京东,也不是供销社,极有可能是“**保险+**银行+中国乡建院”+N内置金融村社等合伙扶持组建的“华夏内置金融村社联盟”。

....

相关资讯
威尼斯人儿童

易农按:供销社回归农村具有重大的政治意义。这标志着中共中央国务院的农村战略已经发生方向性转折。易农认为,农民的组织化已经提上政治议程。当然,这是后话。本文只从经济层面给予分析。欢迎拍砖交流。

开启战国时代:供销社回马枪VS阿里京东电商巨头们农村战略

易农咨询执行董事 贾林州

4月1日愚人节这天,中国中央政府召开全国电视电话会议,部署供销社改革,并以中共中央和国务院的名义出台了《关于深化供销合作社综合改革的决定》。这份文件重新赋予已经退出农村、在城市里吃房租很多年的供销社三大使命:第一,成为服务农民生产生活的生力军和综合平台;第二,成为党和政府密切联系农民群众的桥梁纽带;第三,成为农业现代化建设的重要力量。同时也赋予了供销社三种新职能:第一,金融机构的职能;第二,统筹城乡与三农相关的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购销市场的职能;第三,政策性支农职能。这样看上去,新的中国供销合作社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供销合作社,因为其使命和职能已经远远超出了供销合作本身。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供销合作社综合改革的决定》赋予供销社的新使命和职能,一下子使得供销社比农业部、农信社和农行、保险公司等部门和机构不知重要多少倍、多少倍了。易农咨询认为,这是一件特大的、特大的大事件。

虽然这事件发生在愚人节,但可以肯定这不是愚人的恶作剧。

一,供销社和淘宝京东争夺农村市场的大战正式拉开大幕

今年年初,淘宝宣布出资100亿,实施千县万村计划,解决农民卖难卖难的问题。

2015年4月1日中国供销合作总社李春生说,在对农民产前、产中和产后的服务上,供销合作社必须提供植保、测土配方、产前种子等服务;在产后综合服务上,要搭建平台,让农民享受到便捷化、多样化的服务。通过“新网工程”建设,将解决农产品“买难”“卖难”问题;此外,供销社还要创建覆盖全国的合作银行及金融服务体系。

显然,2015年4月1日,供销社杀出回马枪,正式向逐鹿农村市场的淘宝京东等电商巨头们宣战啦 二,供销合作社为何要和淘宝争夺农村市场

众所周知,供销社从五十年代诞生的那一天起,就承担着连接城乡、连接工农、互联互通、互通有无、互惠互利的使命,供销社几乎遍布城乡的每一个角落。由于众所周知的历史原因,从改革开放以后,供销合作业务逐步退出农村,供销社退守到了镇以上的城市和重点城镇,无数的遗老遗少开始了靠吃城市房产租金的养尊处优的美好生活。也正是靠着在城市和城镇保留的庞大的不动产资产带来的丰厚的租金收入,供销社在经历30多年改革风风雨雨之后不仅没有倒下,而且还靠不动产增值积累了庞大的资产。

现在,阿里巴巴宣布要下乡了,要做供销社以前做的、而现在已经不做了的生意。供销社猛然醒悟——原来农村是一片蓝海!你淘宝投资100亿做农村市场,这算不了什么?和我中国供销社能够投入的资源相比,零头而已!

对供销社系统而言,淘宝下乡,无异于抢地盘的“野狮子来了”。

养尊处优多年的供销社系统的遗老遗少们有种也,携带中共中央国务院的《决议》出场迎战来了!

三,抢占农村市场——统一购销和配送,不仅仅是个经济行为

在共产党刚刚执政的时候,投机疯狂,物价暴涨,危机共产党执政地位。在陈云等人主导的顶层设计下,成立了全国性的供销合作体系,工业品下乡由供销社统一采购和配送,粮食以外的农产品进城由供销社等统一采购和销售,其结果可想而知,猖獗一时的囤积居奇、投机倒把、哄抬物价的“市场行为”几乎被彻底消灭,无数“资本家”不得不接受社会主义改造。供销合作社体系为巩固共产党新政权和走上“社会主义道路”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中国经济经过半个多世纪的发展,由(短缺时代、供给不足)追求数量增长收益阶段,进化到(过剩时代、消费不足)追求稳定市场份额收益和定价权收益阶段——走向垄断资本主义阶段。技术垄断、组织垄断和渠道垄断是最基本的垄断手段。淘宝等电商巨头其实追求的是稳定的市场份额收益和定价权收益,淘宝经济其实也是一定程度的垄断经济。假如淘宝有朝一日有了数十年前的供销社体系的作用和地位,会不会在经济领域也进行一场淘宝式的“社会主义改造运动”呢?

淘宝如果是共产党的淘宝或供销社的淘宝,估计供销社的遗老遗少们就不必重新披挂出征了;或许根本不需要中共中央国务院出台这个《决议》了。

淘宝和供销社会走向合作吗?

不可能。这两“狮子王”的竞争是有你无我的竞争!

四、抢占农村市场,钱多不是核心竞争力

中国乡建院是国内长期致力于在村社内部创建“内置金融合作社”、并为各村社发展提供系统性解决方案的专业性机构。知名三农问题专家、中国乡建院院长李昌平认定中国农民的基本组织形式一定是“内置金融村社及其联合社”,而不是别的形式。李昌平说:“各类资本为争夺农村市场必有一场决战,任何市场主体决战农村市场主要靠两种竞争力,即:一是组织农民的能力,二是农民组织服务农民的综合服务能力。”

李昌平认为中国小农经济困境的根本原因是两个:“一是金融供给无效;二是组织供给无效。谁解决了这两个问题,谁就找到了解决三农问题的金钥匙”。

因此,李昌平还认为谁组织了农民,谁联合了农民组织,农村市场就是谁的!

李昌平还说:“延安时期的共产党员,孤零零一个人从延安出发,什么都不带,靠一套群众路线的工作方法,很快能够在落后的农村建立起党小组、党支部、根据地,进而很快能够为游击战、解放战争提供人财物的后勤保障。而今的共产党干部,从机关出发,带上好多钱,把钱花光了——变成了水泥堆堆就算走了群众路线,每年花去数以万亿计的钱,农村依然还是不能自我造血和发电”。在李昌平看来,“延安的共产党员和今天的共产党员是不一样的共产党员,延安的共产党员会群众路线工作方法的,今天的共产党员知道群众路线而不会用群众路线的工作方法”。所以,“谁找到了重新低成本组织农民的方法、谁创建的农民组织模式具有服务农民的综合服务能力,谁就掌握了决胜农村市场的法宝”。

显然,淘宝是不具备李昌平所说的决胜农村市场的核心竞争力的,供销社的遗老遗少们也不具备这种能力。供销社如果不具备重新组织农民的能力,就可以断定供销社不可能重新成为农民的合作组织,也不可能成为真正的农民合作组织的全国性代表,中共中央国务院的这个《决定》所要达成的目标或许就无法实现了。

五,决战农村市场,要从村社内置金融做起

“村社内置金融是重新组织农民的最有效办法;而内置金融村社及联合社是最好的农民组织模式”。这是李昌平常说的两句话。可惜,即使是做农村农业工作的人中能完全听懂这两句话的人也很少。

李昌平在十多年前就开始做村社内置金融合作社,并依托内置金融合作社创建农村综合性服务体系。2010年李昌平和孙君等人组建中国乡建院,形成团队作战,专门从事内置金融村社建设及农村综合发展服务。创造了闻名全国的以内置金融为切入点的新农村建设及农村综合发展——“郝堂模式”。2013年开始,李昌平受聘珠海市政府顾问,在珠海市委政府的领导和支持下,在珠海斗门改革试验区做村社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组织系统建设。李昌平称这个系统为“{(造血厂+储血站)和(发电厂+蓄电池)+万能插座}”系统,是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这个“新体系”具有服务三农的多种功能:1、资金存贷功能;2,土地、房屋及集体成员权抵押贷款功能;3,农村资产资源金融资产化功能(农户可以把自家的资源资产当长期存款或股权等存入内置金融合作社,把分散资源资产整合并成为可流动交易的金融资产);4,农村产权交易所功能;5,线上线下联合“购销+配送”功能;6,村社内部“余额宝”功能和内部结算平台功能(农民可以先消费后结算);7,产业整合功能(集合农民需求,对饲料、肥料等产业有话语权);8,正规金融机构和保险机构服务农民的中介和纽带功能;9,有大数据采集功能;10,敬老养老功能;11,沟通城乡互联互通互惠互利功;12,增强农民及农民共同体主体性,完善村社共同体双层经营体制,壮大共同体经济的功能;13,改善乡村治理和巩固执政基础的政治功能;等等。

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一头连接现代供销社、银行、保险、电商、产权交易所……开发商、投资商等,为他们服务三农、并抢占农村市场配语言、配血型、配接口,解决“最后一公里”难题;另一头连接千家万户分散的传统小农,把分散的、无造血和发电功能的传统小农变为有组织的、有自我造血和发电功能的现代小农。

到目前为止,珠海农村已经发展内置金融合作社6家(每家政府扶持种子资金100万),并形成了有资本金5000万(不含村社)的内置金融合作社联合社(其中,珠海供销社认购1000万)。2015年珠海市内置金融联合社的村社成员将增加到30家。目前,中国乡建院正在会同有战略眼光的投资机构共同发起“中华乡村复兴基金”,计划给每个县市匹配种子资金1000万协助政府和村民创建以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为核心的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并在此基础上组建全国性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的“服务之家”。易农咨询一直跟踪李昌平的农村实践,读中共中央国务院《决议》恍然大悟——原来李昌平所主持的实验和《决议》完全吻合,只是选择了从下而上的路径。

现在的李昌平,一心一意专注于他的“新体系”建设,他说他的“新体系”是城市现代服务体系服务传统“三农”的纽带和中介,是一个开放的“新体系”。如果中国农业银行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中国农业银行就是服务三农的农业银行了,土地抵押贷款就自然发生了,农行的农村存款就会爆炸式增长;如果中国保险公司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中国保险公司就是服务三农的保险公司了,保险公司与千家万户小农信息不对称的难题就轻易解决的,其农村保险业务就会获得低成本的爆炸式增长;如果全国供销合作总社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供销社就可以服务三农了;中国的电商公司的插头插入这个“新体系”,电商在广大农村的资金流、物流、信息流的“最后一公里”难题就解决了,农产品线上交易的质量安全问题也解决了,电商在农村市场上的巨大优势很快就会充分发挥出来;……

李昌平建设的这个“新体系”,在村庄范围内覆盖村民生产、生活及乡村经营治理等方方面面的需求,也是一个“平台”。凡是与农村农业农民相关的部门、机构和企业等,如果不主动接入“新体系”,就可能会被永久的排斥在农村市场之外了。李昌平所做的“新体系”一旦形成全国性联盟,将是一个功能十分强大的“平台”。

中国乡建院不能和淘宝、供销社等相提并论,中国乡建院只有一支经过李昌平亲自打造的、能够低成本创建新农村现代综合服务“新体系”的团队,仅此而已!李昌平说中国乡建院是党和政府的基层“基本农民组织”建设的工程队、工作队。但在易农咨询看来,中国乡建院是任何决战农村市场的“巨无霸”的最佳合作者。易农咨询预言:决战农村市场的最终胜利者,可能既不是淘宝、京东,也不是供销社,极有可能是“**保险+**银行+中国乡建院”+N内置金融村社等合伙扶持组建的“华夏内置金融村社联盟”。

....

热门资讯